中共是镇压哈萨克斯坦民众抗议活动的重要帮凶?!对华援助协会采访哈萨克族人权活动家赛尔克坚·比拉什系列3

0
17
Kazakh rights activist Serikzhan Bilash speaks to reporters outside a courthouse in Almaty, Kazakhstan, February 13, 2019. Picture taken February 13, 2019. REUTERS/Mariya Gordeyeva

(对华援助协会-2022年2月22日)

记者:赛尔克坚先生,有人注意到你在哈萨克斯坦的影响力。今年, 1 月 2 日哈萨克斯坦爆发了大型的抗议浪潮,有人將你和另一位哈薩克斯坦的活動人士穆赫塔尔·阿布利亚佐夫(Mukhtar Ablyazov)相提並論,有人称那位活動人士幕後參與其中,但他本人流亡西方,如果你和他都在哈薩克斯坦,抗议的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显然他们是乐观的意识到没有你在场,那里的抗议活动难以成功,他们是把你看作是抗议成功的关键,你是怎麼看待他們对你的期许?

赛尔克坚:如果我在那里的话,其实当时现场抗议活动中就有人公开建议我回去领导这场和平抗议。但我想,我若回去,就会被一枪毙命。哈萨克斯坦国家的独裁制,绝对不会容忍我回去。

其实,这次抗议活动,不是反对派发起,是民众自发的,因为油价飙升爆发抗议的,并没有一定的组织性。石油气价格下降,很多人也就满意了。

这次抗议示威活动,我没有号召民众上街。哈萨克斯坦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挤压了很久的积怨在心头,这次是像火山爆发一样,因为哈萨克人一直被独裁政府统治着很不爽。

记者:你怎么看电视画面中出现的暴力现象,特别是阿拉木图的一座建筑物被焚烧的镜头。这到底是民众愤怒的破坏结果还是当局的嫁祸行动 (false flag operation )?

赛尔克坚:在阿拉木图的抗议,那些和平游行示威者被故意抹黑,在示威者还没到市政府大楼那里,政府大楼早已经被点燃了,是哈国国家安全局假装成便衣烧的,假裝老百姓,政府的工作人员早已撤离。抗议者在离政府大楼三、四公里外远远就看到政府大楼烧着了,示威者是步行走到共和国广场的。

政府大楼有燃烧弹,汽油,早已准备好的,故意抹黑游行示威者,这样总统就可以下令格杀勿论,不需要警告就可以屠杀。这引起全世界的反对,这就是独裁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为自己总统的宝座,他们不管你老百姓的死活。

记者:抗议浪潮掀起来之后,新总统托卡耶夫要求俄罗斯的普京派兵镇压抗议者,局势很快对抗议者不利。他们大概抓了多少人?哈国目前的政局如何?

赛尔克坚:哈萨克斯坦政府把抗议者当成恐怖分子,一下子就搜捕了两万名人,大规模逮捕和酷刑一直在持续进行。一些已经被埋在地下的尸体也被挖了出来,以通过照片比对核实是否是参加抗议者的尸体。

记者:无法想象,那些被拘者情况如何?

赛尔克坚:托卡耶夫在哈萨克开始了斯大林式的虐待和折磨。哈萨克斯坦当局大规模逮捕和平游行示威的民众,在警察拘留他们之后,用熨斗折磨他们。哈萨克斯坦公民用熨斗给自己外衣背后留痕迹,以此讽刺和抵抗哈萨克斯坦警察在拘留所用熨斗酷刑逼供,折磨和平示威者。大规模的非法逮捕和酷刑逼供在哈萨克斯坦正在进行当中。全球袖手旁观,无动于衷。

一只狗被杀了,州长出来道歉并表示哀悼。死了这么多无辜的和平示威者,避而不谈,难道几千个哈萨克人的命不如一条狗的命?

记者:在短时间内抓捕到这么多的抗议者?事情很不简单。

赛尔克坚:哈萨克斯坦所有街道的监控摄像头都是由中国的海康威视生产的。总统托卡耶夫还亲自参观过这家公司,并和公司管理层会面。华为公司曾被哈萨克斯坦第一位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授予“最受信任奖”。哈萨克斯坦所有的国家互联网路由器都是由华为在中国生产。阿拉木图每几十米都有一个中国产的监控装置。

海康威视和华为两家公司被美国列入制裁名单。去年 11 月,拜登总统签署“ 2021 年安全设备法”。该法案禁止制裁名单上的公司在美国获得网络设备执照。

记者:看来哈萨克复制了中国式的脸部识别系统,全天候监控民众的一举一动。你觉得中国势力盘踞哈萨克斯坦,难道普京乐见中国势力在哈萨克斯坦坐大吗,普京在哈萨克斯坦境内会实施反中共的政策吗?

赛尔克坚:现在的新总统是普京的傀儡,他其实是前总统的人,以为是可靠的接班人,成立了一个傀儡总统。哈国政坛现在很乱,我们都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消息。

总统组织了新政府,但都是原来的班子。没有改革的迹象。普京跟老总统关系好,不满他跟北京亲密。他跟中国签署合同。哈萨克的石油地下资源都买给中国的公司。普京和哈萨克人都不满意。

 记者:普京进军哈萨克,现在又在乌克兰周边顿兵十五万,真实意图真的是恢复苏联的势力版图吗?

赛尔克坚:普京愚弄了全世界,他确实比西方软弱的精英阶层高明,阴暗,狡猾。他把西方注意力故意引导并聚焦在也许不会发生的乌克兰-俄罗斯战争,现在轻而易举的占领了哈萨克斯坦。他开始掠夺哈萨克斯坦前独裁者家族的巨额非法财产。他发财了。

斯大林曾杀死 250 万乌克兰人和450 万的哈萨克人。乌克兰是走向了独立,得到西方的支持,但是哈萨克被遗忘了。全世界在关注乌克兰和俄罗斯的局势,普京的傀儡托卡耶夫却大胆的正在采取法西斯式的镇压哈萨克斯坦的民众。

记者:普京派兵进入哈萨克斯坦后,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关系可能会更紧密,或者说受到俄罗斯的控制。

塞尔克坚:总统托卡耶夫最近访问了俄罗斯,签署了 11 项卖国协议。独立的哈萨克斯坦国不复存在。哈萨克人再一次被俄罗斯帝国主义占领了。

记者:中国视哈萨克斯坦为自己的后花园,如果哈萨克斯坦因为普京的派兵,调整对华政策,中国的势力和利益在哈萨克斯坦会否因此受挫?

 塞尔克坚:中石油和中石化在哈萨克西部城市建立许多的工作基地;但哈萨克斯坦变成普京的傀儡后,将为中共“一带一路”计划设下障碍,中共在哈萨克斯坦 30 年的渗透白费。中共现在想要推广冬季旅游来向哈萨克斯坦的民众示好。

记者:你的机构也在抗议城市阿拉木图,这座城市的地位如此重要吗?

赛尔克坚:阿拉木图是原首都,這是哈薩克最大的城市,也是交通枢纽,人口全国最多,约4-5百萬。哈萨克斯坦国家总人口约一千九百万人口,这里占据四五百万,很重要的一个城市。我的机构就在这座城市。

记者:阿拉木图市民众的游行示威后,对你的机构有造成什么影响吗?当局对你的组织有新的行动吗?

赛尔克坚:这次爆发游行示威后,我们机构的负责人被抓 2 次,哈国便衣特工殴打他,出来后,他发了图片给我,满脸都是血。他释放后,另一位就是哈萨克斯坦首都的机构负责人也被逮捕了,他被拘留了 10 天 。

我们组织的骨干分子的家庭,哈国安全局全天候监控,门前停着没有挂牌照的国家安全局的车辆,24 小时开热气,开着发动机,外面冷啊,就在车里 24 小时监督所有骨干分子。八小时轮流,两三个人一班。在没有牌照的车里,在哈国没有牌照的车根本不可能开的,这些没有牌照的车都是哈国安全局的。

记者:你的组织有多少人受到监控?

赛尔克坚:50 多人都被严格监督。都是便衣监控。他们的房子面前轮流值班监控。我的机构在全国各地,包括:翻译,收集证词的人都受到严密的监视。

记者:目前它还能运作吗?

赛尔克坚:我们的组织还在运作,但没有得到审批,至今也没有给我们答复。即使我们机构工作人员被监控,但我们还在运行,二个月前,徒步旅行 4 千多公里,继续组织收集证人证词。虽然受监控,但继续活动,前后访问 100 个城镇上的家庭。以饭馆做为临时工作地点,又收集到大量的新疆集中营被抓证据。

记者:这些证人有受到报复吗?

赛尔克坚:哈国国家安全局去找提供爆料的人,找他们以及家人亲戚都被找麻烦,恐吓他们,孩子们不可以上大学啦等,找出任何方法,给他们的工作添麻烦。反正打击方式很多。属于前苏联的嘛,克格勃的嘛!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