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胜寒:美国沙皇的政治命运招魂曲

0

川普总统的前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在任时,非仅不肯配合川普的民主党偷票阴谋论,还公开声明,他看不到任何大规模作弊的事件,导致被自动炒鱿鱼,打包回家。

1月6日国会山暴乱后次日,巴尔公开抨击川普说:"川普策划暴民向国会施压“ "总统昨天的行为是对他的公职的背叛"。

将于3月8日出版厚达六百页的《一件又一件该死的事(One Damn Thing After Another)》,巴尔爆料所谓的大规模选举舞弊阴谋论说,“不是选举被偷了,是川普他自己输了选举!”。

巴尔形容川普其人,极具羞辱性:“他的人就像一袋腐烂的坚果”。

几个月前,ABC记者卡尔(Jonathan Karl)采访巴尔,问他关于大规模选举舞弊阴谋论时,巴尔的回应是:"那全是些臭狗屎!”满嘴谎言的美国沙皇,最后骗到身败名裂的,就是他自己。

巴尔在新书中形容他和川普的关系,是“植根于交易价值”。

对于川普意欲在2024年再度竞选的看法,巴尔说,“那将令人极度沮丧,川普既没有气质,也没有说服力,来提供美国所需的那种积极领导。“

巴尔呼吁共和党人说,“持续的好战个性,削弱了川普和他的行政能力,共和党应该物色新的候选人。”近距离的观察和亲身感受,使巴尔给了人们一个颠覆性的美国沙皇丑陋嘴脸。

巴尔在新书里,为川普盖棺论定说:“川普在乎的只有他自己,国家和责任,完全是次要。”

巴尔在新书中说:“川普周围,都是阿谀奉承的人,包括许多来自政府以外的糟糕联系,这些人给他灌输了令人欣慰,但不受支持的阴谋论偏见,导致他刚愎自用,不再听从专家的意见,个性变得狂躁和不讲道理,并且喜欢脱轨行事。”

川普对巴尔新书的反应是,“我早就对巴尔失去了信心,他害怕、虚弱,和可悲 。”

川普与巴尔翻脸的稻草,是在选举结果后,川普和他的阿谀奉承狗头军师们,正在祭出民主党偷票阴谋论,巴尔却对美联社记者打脸川普说,没有偷票那回事。

美国沙皇得知后,暴跳如雷,对着巴尔咆哮说:“你一定是讨厌川普的!你一定真的是讨厌川普的!”

《一件又一件该死的事》爆料巴尔和川普的翻脸过程,极度具有震撼力。

全国大选结果出来之后,川普败北,但死不认输,在白宫召开会议,研究如何甩锅给民主党,当然包括如何抹黑拜登在内,意图借此翻盘,能够死赖在白宫,拒绝移交政权。

当巴尔告诉美国沙皇说,这次选举的监控力度,是史无前例的强大的,他没有任何证据来支持大家的选举阴谋论。

川普高声翻白眼说:“你要宰掉我了!你要宰掉我了!你把地毯从我脚下面拉起来了!”

巴尔受辱之后,现场立即提出辞职抗议。

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川普,川普红着眼睛,用巴掌敲拍着桌子,大声吼叫说:”你的辞职已经接受了!你现在已经完了,你不需要回办公室了,立即直接回家去吧!“

巴尔指控川普的谎言,是导致1月6日国会山致命袭击的因素:“煽动有一个法律定义,川普的声明在任何美国法院都不符合该定义”。

这评论使美国沙皇非常感冒,他公开咒骂巴尔说:“他是一个沼泽生物(swamp creature),当激进左派想要弹劾我时,他被摧毁了,对抗暴徒,需要一个非常强大和特别的人,但巴尔不是那个人。

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介绍《一件又一件该死的事》说,“巴尔接受川普的司法部长职位时,是一项慎重而艰难的选择,事实证明,这的确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在职期间,巴尔是不乏成为审查和争议的对象,批评者经常将他贴上阿谀奉承盟友不良行为的标签。生动、直率,不仅对川普的评价至关重要,而且在关键时刻,如何看待权力和正义,也很重要。”

美联社记者意大利希尔(Hillel Italie)评论《一件又一件该死的事》说:“巴尔最初是川普最热心的盟友之一,愿意代表总统牺牲司法部的独立性。他最具争议的行动之一,是特别检察官穆勒,在通俄门的调查,在完整报告公开之前,巴尔以有利于川普的方式公布了结果,尽管穆勒明确表示,他不能免除总统触犯妨碍司法公正的嫌疑。”

巴尔不是政治家,甚至不是合格的政客,更没有什么宏观的抱负,充其量只是一位唯利是图的三流官僚。

川普靠牛皮和谎言夺得白宫,一上任就破坏美国政治传统中的裙带关系禁忌,重用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斯纳,在白宫胡搞,留下千古骂名。

川普是著名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恶迹斑斑,磬竹难书。他的仇恨穆斯林政策,是先定案再找证据,荒唐透顶。

评论川普的著作,大概有数十本之多,但论对川普具有杀伤力的,只有三本:

第一本,是川普亲侄女玛丽(Mary Trump),在2020年7月14日出版的《太多了,永远不够:我的家人如何创造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World's Most Dangerous Man)》  。

第二本,是川普十余年的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于2020年9月8日出版的《不忠:回忆录(Disloyal: A Memoir)》。

第三本就是本文所说,将于2022年3月8日出版的《一件又一件该死的事》。

这三本书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可以说是美国沙皇的政治命运招魂曲。

撇开个人是非恩怨,仅就与川普的关系而言,这三本的权威性,是不容置疑的。

数次被新闻记者公开要川普对三K党表态,他不是装聋作哑,就是顾左右而言他,死不表态。美国历史上有五位三K党总统,没有什么使人惊讶之处。从三K党对川普当选的狂热来看,川普即使不是三K党,最少也是一位准三K党。

川普一进白宫,屁股还未把椅子坐热,就签署了拒绝六国穆斯林入境美国的行政命令。从他重用声名狼藉的塞申斯(Jeff Sessions)为司法部长,班农(Steve Bannon)为战略顾问的安排来看,就可观察出川普内心的狭隘心态。

美国人民,花了三百五十年的时间,才从种族主义的泥泞中挣扎出来,在全民皆朝着普世价值的社会大步迈进的年代,未来的美国,最不需要的,就是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三K党总统。

高胜寒

2022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