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应让达赖喇嘛尊者自由返回西藏-纪念西藏抗暴63周年国际网络会议

0
15

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共同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周年纪念日 © 欧洲之声

3月10日,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都要举行纪念活动。在他们的眼中,这一天是西藏人民的“起义日、抗暴日”。而从中国政府角度看,这是一个“武装叛乱日”。1959年3月,达赖喇嘛在藏人反对中国统治的武装冲突失败后离开西藏,在印度建立了西藏流亡政府。此后数十年,藏人捍卫自身权益的斗争从未停歇。今年迎来西藏“抗暴日”63周年之际,活跃在世界各地的捍卫人权团体和志士像往年一样,以各种形式举办纪念活动。“2022年国际藏汉人民共同纪念“3-10”西藏自由抗暴63周年“活动以视频方式于3月7日举行。我们请这次活动的主办人之一、欧洲之声理事会主席廖天琪女士来谈谈与本次活动相关的话题。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每年举办“3-10“纪念活动的意义。

廖天琪:西方有一种「记忆文化」,这是德国学者扬。阿斯曼(Jan Assmann)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所提出的文化理论。它涵盖历史、宗教和文化各个领域,其中非常强调的就是集体记忆。因为二十世纪德国民族经历了几次巨大的灾难,不但挑起了战争,更犯下反人类的罪行。要避免人们随着时间的流逝,遗忘以往梦靥式的经历和一切罪责问题,所以提出这种「记忆文化」,就是要发挥悬梁刺股的警示作用。

随着政权的交替,在极权国家,政府左右民意,刻意要人民对某些以往发生的事「失忆」,这样更便于政权篡改、掩盖史实,实施愚民政策。这种情形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格外明显。中国二十世纪的历史,在中共官方的纪录下就是一本烂账,残缺不全、模糊不清、黑白颠倒。大部分大陆的中国人对于西藏的近代史缺乏知识,提到1959年的西藏抗暴,达赖喇嘛的流亡,他们脑子里只「西藏平暴」的概念,并不知道当年中共解放军如何占领西藏,如何镇压迫害喇嘛教人士,如何屠杀僧俗平民。我曾经翻译过班旦嘉措的《雪山下的火焰》那本书,知道中共政权在西藏犯下的弥天罪行。一个淳朴自然的佛教文化民族,被突然强加了马克思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要检举自己的亲属、宗师、邻里,要他们去侮辱自己心中的神明,每天有汉人解放军的刺刀相对,不论僧俗,男女老少都赶到工场去当苦力,这都是中共建政之后,对藏人犯下的罪行。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是1951年藏人代表在北京的胁迫之下被迫签署,而当时年轻的达赖喇嘛不得不接受的。但是他流亡之后就推翻了这个屈辱的十七条。总之,这些话题在中国不能碰,不能研究,那么我们在自由世界就要发声,就要提倡「记忆文化」。年年纪念3月10日不只是纪念63年前这一天发生的事,而是要刷新我们对西藏的关注,还藏人一个公道,归还他们的故乡、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让他们自由地拥抱自己的历史、宗教、文化和自我认同。

法广:本次活动的目的之一,是化解汉藏之间的矛盾。汉藏之间有着怎样的矛盾?这种矛盾是如何产生的?最好的化解方式是什么?

廖天琪不同民族有着自己的文化、语言和习俗,汉藏两个民族,一个是农业社会,一个是游牧民族,汉人信佛教的很多,藏人的喇嘛教跟佛教都属大乘佛教,是同根同源,随着地域和时间的流逝,向不同的方向发展去了。本来这两个民族之间没有什么特殊的矛盾,我们如果阅读二十世纪中期之前关于西藏的一些文献和文学,作为汉人,只感到一些异域的好奇,两个民族不同文不同种,彼此互不相涉。中共1949年取得中国政权之后,就开始重新定义中国和西藏的领土和主权的归属。这本也无可厚非,但是狭隘的民族主义心态,和缺乏宽容慈悲的宗教情怀,把世间一切事物、生命都物质化,占据、拥有、同化(改造)是共产党人心中唯一的一把秤。以这样的思维和处世态度来面对民族问题,就人为地制造了许多矛盾冲突。近代受到列强欺凌压迫的汉民族,被毛泽东那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煽动起来,好像打了鸡血,感到自己不但站起来,还能骑在别人的头上,真是快意恩仇,万分痛快。所以中共对西藏摆出占领者,殖民主的姿态,藐视、歧视、丑化他们的文化、语言和宗教。极力要把藏人改造成共产主义的新人类。普通汉人老百姓被中共洗脑,相信藏人社会野蛮、残忍、落后,而且「西藏自古就属于中国」。这种错误的认知使得汉藏之间的矛盾加深,仇恨也随之产生。

最好的化解方式,当然是双方民族敞开胸怀,求同存异,增进彼此的了解。解铃还需系铃人,中共政权应当改变其狭隘的民族政策,让达赖喇嘛自由地返回西藏,以解藏人心中的忧虑和牵挂。当然,想习政权改变思维和做法,是一厢情愿的。短时间内做不到,但我们在自由世界的汉人应当尽一己之力,为化解汉藏的矛盾,尽杯水车薪的努力。

法广:西藏的话题十分敏感,也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就目前而言,对藏人来说,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

廖天琪现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惊醒了西方国家的「绥靖」之梦,了解到跟独裁专权国家是没有什么妥协和商量的余地的。我们看到中国把自由的香港打趴了,「一国两制」不复存在,下一步是否要解决台湾问题?很难说。因此大幅度地向西方社会敲警钟,让他们注意到西藏被占领,资源被剥削,从去年起,他们还直接面临文化灭绝的命运。如今孩童们在学校都不能使用母语,而必须学习汉语汉文,同时中共还一步步改变藏人的畜牧习俗,在社会上把一些媚俗的汉人的消费娱乐文化带给纯朴的藏族,以软实力来解构这个民族的精神和宗教文化,这是极为可怕的,假以时日,一二十年功夫,藏人也就汉化了。我认为,中共的高科技很容易把单纯的藏族人变成掌中玩物,让他们失去民族认同和宗教情怀。因此,达赖喇嘛尊者必须尽快地返回西藏,他回去后,就能重振藏人的精神和道德价值观,尊者的慈悲和智慧能够支撑藏民族的灵魂,让他们不会受到数据化带来的冲击。

法广:最后请介绍一下,今年的纪念活动以怎样的形式展开?

廖天琪:今年的活动依然受到疫情影响,只能在网络上举行,这样也有好处,真是可以邀请到全球五大洲的人士参加。比较特殊的是,这次会议有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的议员和工作人员参加,为会议增加更广的视角和份量。会议的主題是「支持中間道路」,这听上去好像沒有新意,但是我想再度强调达赖喇嘛提出「中间道路」,的确是极具智慧和慈悲心肠的。中共错误的民族政策制造了问题,而受害者提出了以和平手段来化解矛盾冲突,解决问题。这是仁者、智者的了不起贡献。因此我们选择这个题目作为会议的重心。

参加会议的人士除了上面提到的达兰萨拉的嘉宾外,还有世界各地的藏人、汉人和国际人士。民运界的领军人物如魏京生、王丹、王军涛,学者如胡平、王维洛、陈破空、严家祺、媒体人如长平、王安娜,西方的学者、记者、人权活动家都将应邀出席,我就不一一叙说了。

总之,几十年过去,西藏问题依然悬而未决,那么多藏人失去家园,无枝可依,达赖喇嘛年迈还不能返回故土,中共政权绑架了中国人民,犯下欺压少数民族的罪行,这不但是国际不能容忍的行为,我们汉人更不能坐视不管,否则我们就是犯罪的同谋。

作者: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