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七个「斯坦」变成一个国家

0
 明白知识er 明白知识 2022-03-13 11:00
2022年3月11日,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在边境线上,再次发生正面交火。
那么,如果它们合并成一个「斯坦国」,这样的冲突是不是就会随之消弭?
读了这篇文章,也许你就会有答案。
实际上,世界上一共有八个「斯坦」国,主要分布在中亚和南亚,它们是:
1、巴勒斯坦(Palestine);
2、巴基斯坦(Pakistan);
3、阿富汗(斯坦)(Afghanistan);
4、乌兹别克斯坦(Uzbekistan);
5、吉尔吉斯斯坦(Kyrgyzstan);
6、土库曼斯坦(Turkmenistan);
7、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
8、哈萨克斯坦(Kazakhstan)。
其中,巴勒斯坦的英文名是Palestine,没有波斯语的-stan词根,虽然名字里都有「斯坦」,但它与其他七国属于完全不同的范畴,因此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而阿富汗虽然中文译名没有斯坦,但它的英文名是Afghanistan,仍然是一个斯坦国。
所以实际上,目前被国际所承认的,受波斯文化影响而来的「斯坦」国共有七个。
Image
◎ 本文所讨论的七个「斯坦」国的分布图。
图片来源:YouTube@RealLifeLore
「斯坦」在波斯语中的含义是「地方」「地区」,而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土库曼、塔吉克和哈萨克都是民族名。
这样一看,这些国家名字的含义其实非常简单:乌兹别克族生活的地方、吉尔吉斯族生活的地方,以此类推。
「阿富汗(斯坦)」中的「阿富汗」,是波斯语中「普什图族」的意思,因此,「阿富汗(斯坦)」也就是普什图族生活的地方。直到现在,普什图族也是阿富汗境内人口最多的民族。
「巴基斯坦」一词,缘起说法之一是乌尔都语「圣洁的地方」的意思,与民族无关。乌尔都语本身又与波斯语相互影响,也就是说,「巴基斯坦」这个名字,是波斯语在现下的残余。
这七个国家的地理位置,恰好位于陆权理论的提出者麦金德(H. J. Mackinder)所说「世界岛」的枢纽地带,根据他的陆权思想,控制了枢纽地带的权势,就具备了控制世界的潜力。
但是,历史上,这七个国家分分合合,却始终不曾完全统一,成为同一个国家。
它们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又是否可能整合为一个新的世界强权呢?
回溯这些国家形成的过程,也许我们能找到「斯坦国」诞生的可能性。
Image
◎ 「斯坦国」示意图。
图片来源:YouTube@RealLifeLore
/ 01 / 
七个「斯坦」从何而来
虽然它们现在是七个独立国家,但是事实上,中亚的五个「斯坦」直到20世纪,才在苏联的划分下正式建国。
在这之前,中亚一直处于多民族混居的状态中。每个国家内部都有许多民族,每个民族也都零零碎碎地散居在各个国家之中。
Image
◎ 阿富汗各民族分布图。
图片来源:SPUTNIK
1924至1936年,在苏联主持下,陆续成立了乌兹别克共和国、土库曼共和国、哈萨克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和塔吉克共和国。
至此,中亚的五个「斯坦」都出现在了历史舞台。
但是,要等到1991年它们脱离苏联,宣告独立时,「斯坦」才会作为后缀,出现在正式的国名上。
这仅仅是比较粗略的分类,事实上,仍有大量民族混居在一起,以民族名命名的国家中,也不乏其他民族居民的存在。这些民族之间还时常爆发冲突。
如果要追溯这些民族的历史,则会发现,它们的国名和它们国家中主要民族的历史密切相关
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是七个「斯坦」国中唯二属于东伊朗语系的,其它五个都是突厥语系。
「塔吉克」本是11世纪时,突厥游牧民族对「中亚地区」使用「伊朗语」并信仰「伊斯兰教」的大量居民的称呼,后来,这些居民自己也认同了这个名称,自称为「塔吉克族」。
而阿富汗是10世纪之前就已经形成了的古老「普什图族」聚居地,但直到1919年才宣告成为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正式国家。
在突厥语系国家中,「乌兹别克」是突厥语中「自己当家作主」的意思,在公元6-15世纪之间,由中亚地区零散的蒙古游牧民族组合形成。在15世纪末,他们集体迁徙到中亚的河中绿洲地带生活,并将自己族群正式命名为「乌兹别克」。
「吉尔吉斯」取自传说中该民族的第一位首领「吉尔吉斯拜」,直到16世纪,他们才在沙俄政府的驱逐下,在楚河流域建立起比较正式的聚居区。
「哈萨克」是突厥语「自由人」「逃亡者」的意思,事实上,他们也是成吉思汗时代从蒙古族中分裂出来的一支,在15世纪末,才形成正式的民族。
「土库曼」在土库曼语中是「突厥人」的意思,是15世纪突厥群落中的核心部落。但他们始终过着游牧的生活,没有建立集中的国家。
巴基斯坦则与民族无关,它之前一直是英属殖民地,直到1947年才宣告独立。
可以说,这七个「斯坦」国的背后,是整个中南亚地区长达十几个世纪的民族动荡,是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不断分散为更小的部落,又不断融合成新的民族的结果。
Image
◎ 油画:1868年6月8日晨,俄军主力进入撒马尔罕(卡拉津),这幅画展示了中亚各民族之间的战乱场景。
图片来源:Wikipedia
那么,如果它们真的合并起来,是会重蹈动荡的覆辙,还是建成强盛的国家?
也许我们可以根据现有的资料,进行大胆的想象。
/ 02 / 
如果它们变成一个国家
(1)世界舞台上耀眼的「亚洲大国」
「斯坦」七国除了哈萨克斯坦,面积都较小,地理条件恶劣,经济条件差,如果沿着现有路线发展,它们都难以成为具有国际话语权的强国。
但如果它们合并为一个「斯坦」国,将成为全世界都无法忽视的,一个惊人的亚洲大国。
根据2017-2021年间各国国土面积测算与人口普查数据,「斯坦国」预计达到544万平方公里,超过印度,成为世界第七大国和亚洲第二大国。
而人口数预计达到3亿1470万以上,超过印尼,成为世界第四人口大国,仅次于中国、印度和美国。
同时,「斯坦国」还将是世界上九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一。巴基斯坦的空基与陆基核打击能力,以及目前存疑的海基核弹,都将成为「斯坦国」立国最大的底气。
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还是少有的「年轻态」国家,在许多国家都因老龄化焦头烂额时,它们的年轻人却因为国内不发达,不得不外出到别国打工,以侨汇的形式支撑本国的经济。
如果建立「斯坦国」,他们就不再需要背井离乡,到异国寻求发展机会。这也意味着「斯坦国」不需要像其他国家那样,为本国缺少劳动力发愁。
更何况,「斯坦国」还有令人瞩目的能源储备量,其中以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最为惊人:
土库曼斯坦有排在世界前五的天然气储量,按该国天然气公司负责人2017年的说法,甚至可以达到世界第一位。但由于产能建设、勘探水平等等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较好的开发。
哈萨克斯坦的油气储量也非常可观。濒里海盆地地区已探明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占全世界的17.2%和7.5%,有「第二个中东」的美誉,开采潜力极大。
此外,乌兹别克斯坦目前已探明的金、铀、铜、钾盐的储量均处于世界前十。
Image
◎ 乌兹别克斯坦的穆伦套金矿(Muruntau Gold Mine),开采量目前排在世界金矿第一位。
图片来源:MT
可以想见,当它们合并为「斯坦国」时,当一个国土面积庞大、人口众多、劳动力丰富、能源储量极大的新国家在亚洲腹地冉冉升起时,全世界都将为之侧目。
(2)合并后,资源能够得到更好的开发和协调。
乌兹别克斯坦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国家之一。联合国2019年水资源评估报告显示,当前全球各国平均用水压力(Water Stress)为11%,而乌兹别克斯坦国内的用水压力超过75%。乌国国民常年挣扎在缺水的困境之中,生活难以为继。
Image
◎ 乌国牧民赶着羊群,经过干涸的土地。
图片来源:HA
这是因为,乌兹别克斯坦90%的用水都依赖阿姆河和锡尔河,而这两条河流的上游分别是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两国,乌是下游国。
在苏联时期,整个中亚地区实行统一的水资源调配模式,因此,乌兹别克斯坦境内没有爆发水资源问题。
而苏联解体后,原有的调配体系崩塌。塔国和吉国国内能源匮乏,电力严重不足,故大力开发河流水电来满足用电需求,这导致下游的乌国农业用水极度短缺。
特别是塔国筹建罗贡水电站之后,乌国和塔国矛盾升级,双方几乎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
截止到目前,罗贡水电站只启用了两个机组,第三个预计于2024-2025年间投入运营。届时,这两国的命运还是未知数。
Image
◎ 建设中的罗贡水电站。
图片来源:DONISHJU
虽然塔国和吉国缺乏能源,但前文已经叙述过,「斯坦」国的能源储备,其实是极为丰富的。
如果它们成为一个国家,现在土国和哈国的能源可以运抵吉国和塔国地区,解决电能危机。这样就可以释放河流水电,缓解乌国的用水危机。
同时,吉国富裕的年轻劳动力可以到土国和哈国,支援该地区能源开采。乌国成熟的矿业与重工业技术也可以移植到这两国,实现五个地区的「五赢」。
(3)打通交通要道,能源运输与交通互联将变得更加便利。
如果成立「斯坦」国,现在各国交通不便的情况,将得到直接逆转。
这七国之中,有六国都是内陆国,乌兹别克斯坦更是「双重内陆国」(所有邻国也全都是内陆国)。
而巴基斯坦,则是中亚国家通向海洋的最短路线。
Image
◎ 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可以直接通往阿拉伯海,历史上就是战略要地。
图片来源:Wikipedia
「斯坦国」成立后,可以直接建设连通哈萨克斯坦腹地到巴基斯坦海港的巨大铁路网和管道网,中亚地区丰富的资源能够直接运送到世界各国,转换成源源不断的外汇。
现在,巴基斯坦和中亚国家互联互通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和中亚五国之间隔着阿富汗。而阿富汗的动荡局势,以及它和巴基斯坦忽明忽暗的国际政治关系,是交通建设的巨大隐患。
如果它们变成一个国家,这个问题也就不复存在。阿富汗将作为「斯坦」国的一部分,并入整体交通建设之中,而不存在国与国之间的龃龉。
(4)「伊斯兰化」问题,「斯坦」国有可能会变成伊斯兰国。
冷战后,全球化高歌猛进,但另一方面,则是民族、宗教势力在部分地区的复兴。在西方国家以外,认同政治往往跟暴力和激进的特征联系在一起。
2021年8月19日,塔利班在阿富汗宣布,正式建立阿富汗伊斯兰国,重掌阿富汗政权。
「阿富汗塔利班」最初是由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的一些「普什图族」青少年组建的,他们极度认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即应该严格按《古兰经》的教义生活。在他们的观念中,《古兰经》不是简单的经文,而是每时每刻都要践行的生活指南。
Image
◎ 几名塔利班武装分子在车上。
图片来源:Wikipedia
同时,他们还对自己「普什图族」的民族身份极为认同,排斥其他民族,进而得到了国内普什图族人的大力支持。
但阿富汗国内的其他民族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拥护自己民族的首领,组织自己的武装势力,与其他民族进行对抗,必要时,他们还可以向他国的本族人「求救」。
Image
◎ 艾哈迈德·马苏德(1989-),阿富汗政治家,该国国内塔吉克民族武装的首领。
图片来源:Wikipedia
虽然现在这些部队都已经以游击队的形式,转入地下活动。但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卷土重来,塔利班时隔二十年重建政府,就是最好的例证。
可以说,阿富汗内部的复杂和混乱,就是「斯坦」七国之间混杂着宗教分歧与民族仇恨的复杂关系的缩影。
具体的民族问题将在下文中分析,这里要谈的是,如果建立「斯坦国」,它会像阿富汗这样,成为伊斯兰国家吗?还是会成为一个世俗国家?
苏联解体之后,为了重建民族认同,中亚各国内部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伊斯兰化」,并修建起大量的清真寺和伊斯兰神学院。
其中,2015年,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登记的清真寺已经多达2669处,超过了世俗学校的数目。
Image
◎ 吉尔吉斯斯坦的一处清真寺。
图片来源:Wikipedia
伊斯兰化的趋势,还表现在奉行原教旨主义的极端宗教组织的崛起。
2020年1月,乌兹别克斯坦内务部发布声明,称抓获了一批「圣战者运动」的成员。该组织作为极端伊斯兰恐怖组织,早在2016年就被明令禁止在乌国境内活动。
而像「圣战者运动」这样的极端伊斯兰组织,在「伊斯兰化」的大背景下,并不鲜见。
「瓦哈比主义(Wahhabism)」「萨拉菲(Salafi)」「巴亚特(Bayat)」「伊斯兰国(ISIS)」……我们随手就能列出一串伊斯兰组织的名字,它们活跃在斯坦七国之间,挑动伊斯兰化趋势,威胁这些国家的安全。
与此相抗衡的,是各国的民族主义政策和「中亚化」趋势。
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阿坦巴耶夫就曾表示:
「何谓吉尔吉斯人的民族精神价值?首先指的是玛纳斯、我们的传说、吉尔吉斯人的歌舞以及母语。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其他规则,包括宗教规则排挤这些精神财富。」
Image
◎ 身着传统服饰的吉尔吉斯族人。
图片来源:iExplore
2018年3月15日,中亚五国的首脑在阿斯塔纳召开峰会,当时的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直言:
「中亚国家需要借助『再一体化』实现共同发展,而『再一体化』的意识形态不是伊斯兰教。」
这反映了,至少在目前,中亚各国是坚决反对伊斯兰化的。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斯坦国」伊斯兰化的可能性并不大。
当然,这都是根据现有情况的推测,或许,成立了「斯坦国」,塔利班等极端伊斯兰武装会相互汇合,形成更强大的势力,进而掌握斯坦国的命脉,也未可知。
(5)「斯坦国」可能会使用一种新的官方语言。
现在,斯坦七国各自有国家语言,如哈萨克斯坦说哈萨克语,塔吉克斯坦说塔吉克语,而巴基斯坦说东伊朗语系的乌尔都语。
但这些国家中,同时能说俄语和英语的人也占到很大一部分。
例如,在哈萨克斯坦,俄语仍然是国家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使用的一种官方语言,也是各民族之间习惯的一种族际交际语。许多普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会使用俄语交流。
但相对而言的,是苏联解体后,为了重塑民族认同感,各国大力推行本民族语言,打压、限制俄语。
吉尔吉斯斯坦直接在宪法中规定吉尔吉斯语为国语 ,还明确规定只有通晓国语的人才有资格参加总统选举。
哈萨克斯坦的语言法中也明确规定 ,国家公务员必须会熟练使用哈萨克语。
如果成立「斯坦国」,截然不同的语言问题将会是横亘在这些区域国民之间的巨大障碍。不能沟通,就谈不上人口流动和融合,更不可能产生统一的国家认同感。
也许,这些国家会重新拾起俄语,甚至直接与国际接轨,将英语作为官方语言。
也可能,他们会组织语言学家,根据共同的突厥语和东伊朗语传统,结合各地的语言习惯,重新设计一套新的语言。
但可以想见的是,很长时间内,各地的原有语言都将作为「方言」存在,将这个国家无形地分割为许多板块。
语言的问题,也会成为这个国家面临的一大基础性问题。
(6)社会生活的碰撞:女性命运发生变化。
在女性地位方面,斯坦国内部也将存在巨大的差异。
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塔利班,时至今日还规定,女性必须穿着「布卡」。
Image
◎ 穿着布卡的阿富汗女性。
图片来源:Wikipedia
「布卡」原本是「普什图族」的传统服饰,后来被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推崇,成为他们心目中贞洁女子的必需品。它完全覆盖头脸和身体,只有双眼处留有网眼方便视物,是所有罩袍款式中最为严苛的。
女性如果拒绝「布卡」,则可能招致宗教上的严厉谴责,甚至被家人「荣誉谋杀」。
2016年,26岁的巴基斯坦网红巴鲁奇(Qandeel Baloch)就因为拒绝伊斯兰装束,并在Facebook上提倡女性穿衣自由,在她的老家旁遮普省被亲生弟弟公开「荣誉处决」。
在当年7月15日,即被杀害的当天,她才刚刚在Facebook上写道:
「我不认同有必要把我们贴上标签仅仅为了迎合社会的意识形态,我只是一个思想自由、自我解放的女性,并且我爱这样的自己。」
Image
◎ Facebook已经将她的账号设置为「缅怀追思」,在主页上,我们还可以看到她生前发布的一些所谓「不道德」的照片。
图片来源:Facebook@Qandeel Fouzia Baloch
今年2月14日,在经过上诉后,巴基斯坦法院由一审的无期徒刑改判她弟弟无罪,即刻将其从监狱释放。
而塔吉克斯坦政府妇女事务委员会、宗教事务委员会及内务部工作人员曾在2017年8月3-13日,同国内8000余名日常生活中穿戴宗教服饰「希贾布」的女性进行了「预防性谈话」。
这次谈话意在强调,「希贾布」不是塔吉克斯坦的传统民族服饰,为下一步的「去伊斯兰化」作铺垫。
而90%的女性表示,「希贾布」是丈夫和成年子女的要求,如果丈夫不反对,她们随时都愿意脱下这身罩袍。
但事实远不如想象中美好,甚至有远在俄罗斯打工的丈夫给妻子打电话,称如果她脱下「希贾布」,就立刻与她离婚。
在这些国家,女性的地位相对卑下,饱受伊斯兰教的压迫。而在另一些国家,女性的处境则要正常许多。
在吉尔吉斯斯坦,过去游牧时的习惯得到了保持,妇女历来没有蒙面纱和着罩袍的传统。
2010年,吉国更是选出了本国第一位女总统奥通巴耶娃。
Image
◎ 萝扎·奥通巴耶娃(Roza Otunbayeva),吉尔吉斯斯坦前总统,也是中亚地区第一位女性领导人。
图片来源:Wikipedia
这在现在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简直不可想象。
虽然1988年,巴基斯坦也曾经选出了伊斯兰国家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领导人——「铁蝴蝶」贝·布托,但她的改革一直饱受阻力。

Image

◎ 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戴着纱巾(大陆习惯简译为贝·布托)。
图片来源:Wikipedia
2007年,她刚回到祖国,就遭到自杀式爆炸袭击并身亡。短暂的改善过后,巴国的女性地位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我们很难想象如果「斯坦国」成立,这个国家中的女性将怎么生活。因为这七个国家之间,女性地位的差距实在悬殊。有人坚持穿民族传统服饰,有人执意着短袖短裤。而男性的态度,也将影响她们的选择,特别是她们亲属和丈夫的要求。
也许,自由的女性会被迫披上罩衣,也许,她们都能重获新生。
/ 03 / 
关山难越
对于「斯坦国」的可能性,我们已经进行了展望,那么回顾现实,它们真正成为一个国家,概率又有多大?
答案是,可能性极小。
无论是各国出于自身情况的考量,还是别国维护自己利益的立场,「斯坦国」都鲜有出现的可能。
(1)矛盾尖锐:没有国家让步,就不可能合并。
有些问题通过商讨,是有可能缓解或是解决的。
然而这些国家之间,还存在着一些「非此即彼」的对立,如果没有国家放弃自己的立场,它们就不可能合并。
通过现实我们可以推测,它们放弃固有立场的概率极低,因此,它们从一开始,就不会考虑合并的选项。
例如,土库曼斯坦是联合国签署的绝对中立国,承诺不会拥有任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巴基斯坦是世界上九个有核武器的国家之一。
Image
◎ 巴基斯坦展示他们拥有的核弹头。
图片来源:Wikipedia
要么土国放弃中立国的立场,要么巴国销毁核武器,而这显然都是不太可能的。
再例如,巴基斯坦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不承认亚美尼亚主权的国家,而其他几个国家都有亚美尼亚人生活,也与亚美尼亚有经贸合作往来。
要么巴国承认亚美尼亚的主权,要么其他国家全部与亚美尼亚断交,这对于各个国家来说,也是不太现实的。
可以说,只要这样的矛盾还存在于「斯坦」七国之间,「斯坦国」就只是一个幻想,而永远不可能成为现实。
(2)民族矛盾复杂,各国内部亦有争端。
前文中我们提到过,「斯坦」七国都有各自的主要聚居民族,同时还有大量的杂居民族和跨界民族。
而「斯坦」七国国民们对本国的认同感,远远低于对本民族甚至本部落的认同。
国家作为「想象的共同体」,还未完成自身的建构。
一个生活在阿富汗的乌兹别克族人,会更倾向于自己的乌兹别克族属性,甚至与其他国家的乌族人交好,而不是与阿国的普什图人、塔吉克人等,尽管他们都属于阿富汗国民。
就算是同族,其中也有复杂的分支。例如,同是普什图族,在巴基斯坦的普什图人却更习惯称自己为普什图-帕坦人。他们以帕坦人的身份,与阿富汗的普什图人争夺土地,围绕着《杜兰协定》爆发了一系列的激烈冲突。
在争端面前,他们不以自己是哪国国民为先,而首先维护自己的民族乃至部落的利益。
Image
◎ 阿富汗人正在举行悼念仪式,悼念在巴阿冲突中丧生的人。
图片来源:ParsToday
1990年6月4日,吉尔吉斯共和国的吉族农民和乌兹别克族人发生大规模械斗。在当时的首都伏龙芝,吉尔吉斯人就举行了示威游行,要求吉国政府帮助本族人。在他们眼中,乌兹别克族人是这块土地上的「外来者」。
直到现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议会中,90%的议员都是吉族人。在哈萨克斯坦,哈族官员的比例也高达80-90%。他们维护国家稳定的方法是——无视其他民族的利益,把本国当成本民族的后花园,和外国本民族族人的大本营。
很难想象,这样一片民族矛盾尖锐,且极难调和的地区,要怎么握手言和,建立一个统一的国家。
单单各民族议员在议会中所占的比例,就足以让这些民族的族人打到不可开交。
甚至,「斯坦」七国也许面临的,根本不是合并,而是分裂。现有的七个国家分散成更小的单民族聚居国,可能才是它们的国民真正想要的。
(3)国家结构奇特,政府的要求远不及各部落的看法。
阿富汗国内是传统的部落社会,大致呈现出三级的结构:家族、村庄和部落。而它们之间的关系则十分松散,各自处于高度自治的状态,即「谁也管不着谁」。
英国人类学家盖尔纳指出:「阿富汗权力平衡存在于部落民之间,以及不同的部落组织之间。」
没有部落的许可,政府想要收税、征兵,或是施加任何控制都行不通。
正如一句阿富汗谚语的形容:
「我反对我的兄弟,我和我的兄弟反对我的堂兄弟,我、我的兄弟和堂兄弟一起反对外面的世界。」
如今,阿富汗80%的冲突和矛盾都由地方的传统管理者解决,政府的权威只限于城市之中,不触及乡村的广大人民。
Image
◎ 2019年阿富汗部落首领大会,从他们的装束上,我们可以直观感受到这些部落之间的巨大差别。
图片来源:RFI
吉尔吉斯斯坦也是类似的情况,血缘和姻亲的宗族关系仍然是社会的主体,政府也要利用这一传统来处理争端。部落是社会上最受民众认可的主体,而政府也被描述为「某部落人的政府」。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说,「斯坦国」要想成立,不是各国政府能决定的,而是各国内部的家族和部落决定的。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么新国家就算勉强成立,也可能不会接受太多的整合政策,甚至会随着动荡而陷入分裂。
而让成百上千彼此仇视、高度自治的组织互相接纳,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除非满足于松散的邦联形态,或者,除非天降「紫微星」,出现让这些部落首领都一致认可的超级领导人,否则,就算政府有意联合,「斯坦国」也只能是泡影。
(4)其它国家的反对,「斯坦国」太有威胁。
我们可以想象,这几国甚至不需要达成明确的意向,只要有领导人透露出相关意愿,就会有许多国家表示抗议,甚至直接出手加以阻止。
早在1920年1月,突厥斯坦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当时的领导人就流露出想把突厥斯坦变为俄国境内所有讲突厥语的民族的统一体。这立刻引起了莫斯科领导人的警惕,最后不了了之。
对于俄罗斯而言,「斯坦」七国如果联合,意味着整个中亚和半个南亚都团结起来,像一只猛虎蹲伏在俄罗斯的西南部,对它在后苏联时代掌握话语权极为不利。
「斯坦国」还将面临加不加入北约的问题。
就如上文所描述过的,分开的七国是草,合并的「斯坦国」则是个宝。
加入北约,整个亚洲的局势都将雪上加霜。亲近俄罗斯,那就是活脱脱的「小苏联」。
七个「斯坦」中最大的哈萨克斯坦更是一个知名的「亲俄」国家,一直与俄罗斯保持着极其亲近的关系。
无论如何,美俄都不可能让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成形。
在话语权的问题上,土耳其与美俄的顾虑类似。
苏联解体后,土耳其一直试图联结同属突厥语系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以达到软性的「突厥一体化」。
Image
◎ 2021年11月12日,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六国在「突厥语国家委员会」基础上成立了「突厥国家组织」,这意味着这些突厥语系的国家将会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图片来源:AA
哈国、土国、乌国和吉国一边不敢「得罪」俄国,一边悄悄和土耳其利用共同的突厥传统「暗通款曲」。
特别是吉尔吉斯斯坦,由于国内立法相对自由,和土耳其迅速搭建起了密切关系。
当然,土耳其对自己的定位是:绝对的潜在领导者。
如果「斯坦国」成立了,一方面,突厥语系的国家联系更紧密,更有可能达成深度合作,另一方面,谁领导谁将变成未知数,土耳其自然不愿意陷入如此被动的地步。
印度则更为恐惧。印度和巴基斯坦两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只是勉强达成一致,而近年来,由于中亚资源运输必须经由印巴中的一个,才能连接海运,这两国之间更是矛盾不断。
一旦「斯坦国」成立,它将成为整个中亚通道的不二选择,而印度就彻底失去了原来的「肥肉」。
「斯坦国」在克什米尔争议等问题上,也有了底气,这对印度来说,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Image
◎ 印巴两国军人正在对峙。
图片来源:min.news
对于外高加索三国(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等小国而言,既多了一个可以依附的对象,又多了一个可能带来损害的敌人。出于现实考虑,它们也不会希望身边出现一个如此庞大的国家。
「怀璧其罪」,单单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矿产资源,就足以让「斯坦国」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周围各国都不会让它有诞生的机会。
因此,「斯坦国」大概率只能留存在美好的想象中。■
参考资料
王四海.魏锦.对土库曼人及其民族国家构建的若干认知——基于历史与现实观察视角.青海民族研究.2021-09.
史谢虹.吴宏伟.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人传统社会探析.新疆师范大学学报.2014-02.
刘东.论乌兹别克斯坦与塔吉克斯坦罗贡水电站建设矛盾及发展趋势.中亚研究.2020-07.
牟仲清.试论中亚塔吉克民族的形成.中亚民族研究.2012-06.
于静洁.阮宏威.史尚宇.乌兹别克斯坦水资源变化及其对供给压力的影响.水利工程.2021-02.
卓雅.一场关于服饰选择权的无硝烟战争——新世纪巴基斯坦妇女服饰在电影艺术中的女权投射.国际电影研究.2021-02.
侯艾君.中亚的伊斯兰化与现代化:互动及其前景.宗教.2018-10.
王治来.中亚通史(四卷本).新疆人民出版社.2004-02.
熊坤新.平维彬.阿富汗跨境民族问题及其对地缘政治的影响.中国民族报.2016-05.
Afghanistan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UNDP.2007.
Reallifelore.What If Every Country Ending In「Stan」United.YouTube.2020-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