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小舟:乌克兰抗俄之战的伟大意义

0
爆发于2022年2月24日的乌克兰抗击普俄侵略之战,被广泛认为是二战后最为重大的战争事件。
虽然乌克兰抗俄之战尚无最终结果,但是,这场战争的意义已经在层重硝烟中隐然浮现,在断壁残垣中依稀升华,在漂杵血海中冉冉映射。
其一:乌克兰抗俄之战,彰显了自由民主理想对民族精神的伟大升华与淬炼。
在关于乌克兰抗俄之战的推特视频中,一些俄罗斯坦克上飘动着原苏联旗帜,杀气腾腾地传递出前苏联极权扩张主义的不散阴魂和沙皇俄国“开疆拓土”专制霸权意志在普京权力体制中的合二为一,令很多乌克兰人民愈发深刻地感受到彻底摆脱源自俄罗斯大地的专制统治魔爪的极端重要性。不少持械入伍的乌克兰耄耋老人在视频中明确无误地表达了他们对前苏联专制统治的刻骨愤恨以及“宁殉自由死,不为专制奴”的决绝意志和悲壮豪情。自由民主意志对民族精神的伟大升华与淬炼,在轰轰烈烈、悲壮慷慨的卫国之战中充分体现出来。千千万万个乌克兰“坦克人”走上街头,以血肉之躯和必死之心拦阻俄罗斯坦克、军车、钢枪的视频,震撼了世界各民族的同样向往自由民主的人士的心灵,模糊了世界各国无数善良、正义人士的双眼,注定成为二十一世纪自由民主理想感召下的民族精神奋然崛起的经典画面和标志符号。无数巾帼换上
戎装、总统议员身先士卒,可歌可泣,义薄云天,一直紧紧攫住亿万正义目光和无数自由魂魄。
虽然乌克兰人民得道多助、援军如潮、援物如山、援资如流,在浩大声援中屡挫强敌、战绩显赫,但仍然付出了令人不忍直视、泪眼模糊的惨烈牺牲。一个个似幻实真、悲壮伟丽的意象与图景,交叠呈现、反复跃动在笔者眼前:
为了捍卫自由祖国,碧眼金发的美女战士,在枪林弹雨中,最后一次在冥冥之中感受着似乎依稀可闻的《乌克兰仍在人间》,抱着爱犬一起倒下;为了续写民主之梦,海外游子回国参战,在弹片纷飞中,最后一次吸吮着祖国春天的清爽空气,吻别了肥沃的故土;为了使子孙后代不沦为普京暴政的奴隶,碧空之下,废墟之畔,已经老迈龙钟的老伯、大妈,依旧战志昂然,手持钢枪,在播种了金黄向日葵的沃土上摸爬滚打、刻苦训练;为了痛打四处伸展的专制魔爪,昨天相拥哭泣送别妻儿的年轻帅哥战士,潜伏在第聂伯河边旁边的茂密森林中,用他心爱的毒刺导弹,再次击落一架横行无忌的俄罗斯战机。
这分明是一群超凡脱俗的自由天使,为了民主之邦和子孙后代,以近乎完美的体貌、智勇、气质、精神,翩然下凡人间,手持正义之剑,以弱抗强,视死如归,与以普京为前锋的隐性新邪恶轴心进行着殊死搏杀和神圣之战。各种视频与图片,令人一次次肃然起敬,唏嘘感慨,又不禁心如刀割,潸然泪下。
经此一役,一个再度群体诠释了何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的伟大乌克兰,向世界宣示了何为真正的、正面的民族精神和民族主义。在普京大帝的帝国之梦轰然坍塌之际,一种被自由民主理想升华与淬炼的民族精神升腾而起,一个在庞大帝国武力威慑下、在家园废墟上依旧歌唱自由的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民族巍然矗立,成为世界各民族争取自由民主的伟大榜样。
其二:乌克兰抗俄之战成为世界民主自由力量大联合的号角和序幕。
从根本上说,在乌克兰抗俄之战过程中,国际正义力量的罕见联手,源于邪恶政权的勾结与聚集。而主体邪恶势力,源于共产党势力,即前苏联加盟国的苏共势力和既得利益集团,和被国际绥靖主义、全球化利益链“变狼为虎”的中共政权。在新沙皇普京磨刀霍霍、陈兵备战、坦克聚集俄乌边境之前,一个横跨亚欧大陆的新邪恶轴心已具雏形,“中共–普俄–北韩金家–伊朗政教合一政权–叙利亚军政权–缅甸军政权--阿富汗塔利班”的潜在同盟或隐性同盟隐约浮现,新冷战氛围已在除阿拉伯半岛、南亚次大陆、西北太平洋岛链、东南亚岛国之外的亚欧大陆边缘氤氲与聚集。至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柬埔寨、老挝等国,亦难脱这个隐性新邪恶轴心的权界,至少亦属边缘地带。而诸如君主专制不断加强的泰国、虽有一定革新但共产党依旧一手遮天的越南、威权回潮的蒙古等国家,在隐性新邪恶轴心与民主同盟发生集团性、高烈度对抗之际,倘能骑墙,已属难得。这个隐性新邪恶轴心和二战时期的“轴心国”有些区别,前者综合能量远胜后者,但联合方式相对松散,最热衷于对内高压而非对外扩张,或者说,对外扩张或恫吓大致为了对内高压和巩固专制,其危害对象主要是本国人民,次者为隐性新邪恶轴心中的他国人民,再次为隐性新邪恶轴心之外的民主国家或专制国家。
专制势力虽倚仗暴力镇压和愚民手段作威作福、穷奢极欲,却亦知多行不义必自毙、内外左右皆敌人,迫于生存危机、基于臭味相投,比较喜欢拉帮结伙,交流专制经验和独裁心得,在专制利益范畴互通有无,共欺人民,同拒民主。在此情况下,对抗流氓政权集团之中的任何政权的自由之战的价值,就超越了国界,施恩于异域。流氓政权的合作关系愈是密切,愈是亲如一家,对其中任何一个政权的抗争价值就愈大。
因此,伟大的乌克兰天使战士们,他们不仅为美丽故乡而战,不仅为自由之邦而战,不仅为民主理想而战,不仅为对抗专制而战,还为人间正义而战,为东欧人民而战,为远在东方、素不相识、被新邪恶轴心
蹂躏压榨的亿万大陆民众而战,为世界所有的被专制暴政威逼、渴望自由民主的人民而战。
正因为世界所有的正义善良的人们不忍心让一群圣洁的自由天使在世界反专制的第一线独自鏖战,才吻别亲人、告别故土、飞离祖国,加入天使战士的伟大队伍,和他们并肩奋战,共抗俄军。至于捐款捐物、网上声援者,更是多不胜数。在中文推特、Youtube等平台,关于支持乌克兰的信息持续刷屏,传播热度不减,千万中文网民用文字、绘画、视频等方式对乌克兰人民传送着无限敬意和最高礼赞。
其三:乌克兰抗俄之战再度暴露了中共与普俄的邪恶同盟对世界民主国家的巨大威胁以及对此进行反制的重大意义。
在隐性新邪恶轴心中,中共与普俄是两大巨头。就中共政权与普俄政权关系而言,中共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与普京政权进行捆绑,蛇鼠一窝,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共同压榨两国人民,实现专制结盟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进行经济、资源等垄断领域的互补,增加彼此的专制能量,“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打击中共、普京任何一方的正义力量,客观上都是在帮助两国人民脱离本国的专制统治,间接施恩于两国之中的最不幸、最底层的民众。
乌克兰天使般的自由战士以及同样伟大的援乌国际志愿军对普京侵略军的英勇作战和有效打击,促使欧美民主国家以及世界民主国家进行有效联合,共同反制“中共-普俄”这一能量巨大的邪恶专制轴心同盟,催化“中共-普俄”之间的各种利益链条和共犯性质的关联产生或隐或显的连锁反应,加速“中共-普俄”任何一方
的专制统治的崩溃和民主宪政的建立。
一种可能以及相关意义分析:
普京接连被乌克兰及各国天使战士挫败,在国际制裁的巨大压力下,独裁权威和军政实力衰微,俄罗斯在民变浪潮下发生军变与政变,推翻普京政府,新政府为解决巨大困境和消除国际制裁,愿同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前苏联与沙俄)霸权侵略政策的受害国谈判,答应赔偿,日本趁机收回北方四岛(南千岛群岛)。
俄罗斯境内的离心力量不甘被裹挟牺牲、加上早就蠢蠢欲动,遂公投建国,俄罗斯四分五裂,俄罗斯的外东北地区本就远离俄罗斯经济重心、且经济独立性差,在俄罗斯四分五裂的情况下经济困难,抗议如潮,外东北华人和亲中俄罗斯人呼唤与中国合并,于是,在中国,收复失地、一雪国耻的民族情感和声浪剧增,但因习共政权企图继续扶持俄罗斯新专制势力上台,对民族大义和国家失地置若罔闻,大陆民众悲愤之下,在台湾民众、海外华人和国际正义力量支持下自发组织志愿军,分散进入外东北后“化零为整”秘密聚合,习共鞭长莫及、镇压无力,极大地激发了大陆民众的抗争意志,再加上乌克兰抗俄辉煌胜利和俄罗斯剧变的激励、诱发作用,大陆民怨总爆发,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习共在四面楚歌中倒台。民主中国建立,外东北回归。蒙古的亲普京亲中共势力倒台、群龙无首、秩序混乱、经济一落千丈,遂经中国蒙古族牵线,与民主中国政府协商,决定以全民公投方式促使蒙古回归。民主中国改旗易帜,严惩罪大恶极的中共官僚和鹰犬,充分实现转型正义,宪政立国,永久取缔共产党,利用所没收的中共库藏和贪官密藏的不义之财和国营企业的巨大利润大幅度提升全民福利和社会保障。
第二种可能以及相关意义分析:
乌克兰抗俄连获大捷,普京灰头土脸地撤军,彻底撕下“政治强人”的面罩与伪装,色厉内荏的本质暴露无遗,被迫与不可战胜的乌克兰钢铁正义之师签订“城下之盟”,得以保存残余专制能量,并在中共经济支援下暂时镇压了国内抗争,但是其政权亦元气大伤,国内抗争运动继续酝酿,要求普京下台的呼声四起,习共基于“物伤其类”之虞、出于“打造专制国家共同体”的野心和在“隐性新邪恶轴心”中称霸的企图而扶持普俄,继续用民脂民膏向“俄爹”输血,进一步引发国际警觉、加剧国内抗议。
在俄罗斯内外交困、收复外东北失地的呼声渐趋高涨的情况下,习近平继续孝顺“俄爹”、巴结“普哥”,其“量中华之物力、乞俄爹之欢心”“以无尽之撒币、博普哥之一笑”的丑恶卖国嘴脸和保权居心,将进一步使社会各阶层对其加剧反感与厌憎,其连任企图会遭遇更大压力。最重要的是,普京的近乎疯狂的侵乌之举会让党内外人士对习近平可能连任之后的极可能爆发的犯台之战更增不安与疑虑。
众所周知,习近平对普京的崇拜是发自内心的,习近平曾如此谄媚普京:“普京总统是我交往最密切的外国同事,是我最好的知心朋友,我十分珍视同普京总统这份深厚的情谊。”习近平更在谄媚普京之际表露深层心迹:“我觉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虽然普习二人都有渴求独裁的权力性格,但独裁资质大不相同。普京的克格勃经历和矫健干练的武士风度,让只能以“扛200斤麦子走十里山路不换肩”自诩蛮力无尽、大腹便便的习近平自惭形秽;普京对独裁大权的长期牢控也让垂涎连任的习近平艳羡不已;普京在钢琴演奏方面的才华,更让只能频繁卖弄书单掩饰其不学无术的习近平可望而不可即。正是自知独裁资质差距甚大,习近平才会对普京无比崇拜,大有将“昔以苏联为兄”转化为“今奉普京为师”之倾向。
普京既然要持续连任,与其“性格很相似”的习近平也就要以连任为第一要务。普京既然近乎疯狂地悍然侵乌,习近平就极有可能不顾一切地攻击台湾。虽然习近平的民族主义言行是无耻伪装,根本不如普京的民族主义那么真诚,但是,既然两人如此相似,普京能达到的疯狂扩张的“境界”,习近平也很有可能用自己的个性、素质、方式去“接轨”,例如,其企图超越普京“霸业”的野心,不时体现的昏聩,未来极有可能发生和不断加重的老年痴呆症,再加上奴才们的长期逢迎吹捧造成的飘飘然、刚愎自用,以及对“千秋独裁霸业”的痴迷,对大权的贪恋,对民主制度发自骨子的敌视,都是可能导致其犯台的因素。但是,既然普京都无法打败没有天堑之险的乌克兰,独裁能力比普京不知相去多少的习近平,又怎能打赢有海峡天险、同文同种、军事力量强悍、且与美日盟友关系更为密切的台湾?
当然,习近平犯台而惨败,这是很多大陆民众乐见的结果,但党内高层和既得利益集团绝不希望看到如此结果,因为,中共败于台湾,很可能意味着中华民国反攻大陆和党内斗争加剧、大陆民变蜂起,最终导致中共政权崩溃。中共高层和既得利益集团可不想和习近平一起沉船。普京的疯狂侵乌和可以预测的失败,以及习近平崇拜普京、效法普京并试图超越普京的独裁性格,会让党内高层和既得利益集团对此深感忧虑,无形之中会在党内某些高层中增强倒习的默契与氛围,增加了习近平连任失败的可能。
如果习近平的连任图谋被党内力量挫败,即便仍是中共掌权,但根据历史经验,回到习近平上台之前的政治状态的可能性不大,新的中共领导在反思和纠正习近平时代的部分错误路线之际,会产生无法逆转的前进惯性,很可能走向开明专制。虽然这种可能的结果仍与民主宪政有很大距离,并不符合世界政治文明的主流发展方向,但是,总好于习近平时代。为了收揽人心、维护专制统治,新的中共领导会对习近平时代、尤其是习近平时代末期的重大问题进行纠正。
当然,关于乌克兰抗俄之战争的伟大意义,并不限于上述三种。依据不同的现实因素和逻辑节点,会推导出其他意义。不论是哪种意义,都可大略归于一点:由于乌克兰天使战士们的英勇奋战和国际正义力量的源源不绝的支持,紧密勾搭的普俄政权和中共政权必然会受到关联性的打击,客观结果都有利于自由民主力量和相对进步的力量。乌克兰天使般的自由战士以及伟大的援乌国际志愿军的气壮山河、史诗一般的战斗篇章,极大地激励了大陆民众抗争中共专制统治、实现民主宪政的意志与勇气。在乌克兰天使战士奋勇抵抗以普俄为前锋、以中共为后援的邪恶轴心的伟大民主保卫战激烈进行时,亿万中国网民亦围绕“铁链女”事件和相关事件与中共专制势力开展了一场没有硝烟的网络博弈,并有少数勇士在巨大网络声浪的支持下,突入戒备森严、不是战场而胜似战场的丰县事发地点,展示了不输于乌克兰天使战士的道德勇气和人性力量,极大地振奋了无数心系铁链女的正义人士的抗争意志。
伟大的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在英国下议院发表视频演讲,其中援引了丘吉尔在该议院所发表的著名演讲《我们将战斗到底》中的名言:“我们将在海上作战,我们将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保卫我们的土地,无论代价如何。我们将在树林里作战,在田野里作战,在海滩上作战,在城市和村庄里作战,在街道上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还想说:我们将在弃土堆上作战,在卡尔米乌斯河和第聂伯河的岸边作战!我们不会投降!”
伟大的乌克兰天使战士,您们必然得道多助,您们的精神,已经洒播到遥远的东方,已经备受您们激励与感动的中国大陆民众,会和您们一起奋斗,捍卫人间正义,奋争自由民主,直面打压,承担牺牲;会继续在网络博弈,在现实博弈,在丰县博弈,在云南博弈,在有“铁链女”的任何地方博弈,在不公不义遮天蔽日的地方博弈,在专制势力猖獗跋扈的地方博弈,在民智部分开启的都市博弈,在民智尚未开启的山乡博弈,在民主意识相对较强的高校博弈,在自由理念相对稀缺的党校博弈,在官衙大院博弈,在昏暗囚室博弈,直到中华大地彻底粉碎专制铁链,迎来民主宪政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