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维吾尔人因 “宗教极端主义”罪名被分别判刑,一人已死亡

0
19

一名推着孩子的维吾尔妇女。AFP

新疆一名维吾尔女性退休人员因“非法宗教活动”正在服刑10年。另一位维吾尔农民为了救妻子免遭强制堕胎而遭到判刑并死在狱中;阿不都热西迪. 奥布力(Abdureshid Obul)因生了第四个孩子,被指控犯有宗教极端主义罪。此外,一名曾担任中国 2008 年夏季奥运会火炬手的维吾尔知名排球教练阿里木江.买合木提(Alimjan Mehmut),因“与大胡子男交往”被判入狱8年。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进一步来了解有关情况。

新疆地区一名退休的维吾尔邮政工作人员巴依姆罕.马木提(Ba’imhan Mamut 于)2017 年首次被拘留,后来因健康问题从再教育营获释,据她居住在美国的女儿和该地区的官员说,她于2020年再次被捕,并因参与“非法宗教活动”而被判处10年徒刑。

她的女儿努尔比娅(Nurbia)说,巴依姆罕.马木提是和田地区的一名退休邮政工人,她于 2017 年首次被拘留,并于获释前在一个再教育营里待了两年。努尔比娅因安全原因拒绝透露她的全名, 她说,她在 2017 年与父母失去了联系。巴依姆罕·马木提的身份证上写着
她的最后住址是乌鲁木齐市赛巴格区青峰路297 号。

努尔比娅说,此前,巴依姆罕曾在和田市居住多年,当时她在县邮电局工作。

努尔比娅通过她在中国境内社交媒体上的联系网络发现,她的母亲于 2017 年被带到再教育营,后来在健康危急的情况下被释放。她被告知,她的母亲和其他被拘留者被关押时,在冰冷的牢房中不被允许穿袜子和鞋子。努尔比娅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后来我被告知我的母亲被带到了一个集中营,并得知那是和田的一个集中营,但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

努尔比娅认为她母亲的健康可能受到营地内条件的影响,她说,

“她后来因健康状况被释放,特别是无法站立或行走。 我了解到集中营里的被拘留者,即使是袜子也没得穿,更不用说鞋子了。”

努尔比娅表示,巴依姆罕.马木提在 2019 年获释后,因健康问题接受了治疗,但当局在 2020 年再次将她带走,并于 2021 年判处她 10 年刑期。

努尔比娅说,她的母亲正在喀什的一所女子监狱服刑。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若生病,会在当地警察的监督下接受治疗,一旦康复就再返回营地。

当自由亚洲电台联系乌鲁木齐市赛巴格区警方以了解有关巴依姆罕的更多信息时,工作人员拒绝通过电话提供信息,并表示需要以书面方式询问有关她的下落,该工作人员说,

“如果你想寻找她的消息,你必须携带相关政府部门的通知。”

和田邮局的一名安全官员表示,他不知道巴依姆罕的现况,他说,

“她入狱已经一年了”。

乌鲁木齐市青峰路派出所的一名民警,得知巴依姆罕原籍为和田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联系和田有关部门,以了解有关巴依姆罕的信息。该民警说,被带到再教育营的人,已经被移交给他们原来家乡的警察。

和田县邮局附近派出所的一名官员证实,巴依姆罕因“参与非法宗教活动”被判处10年徒刑,但表示不知道她被关押在哪里。他说,

“她已经 60 多岁了。 她因宗教极端主义罪被判处10年徒刑。”

而一位了解情况的维吾尔人和当地警方官员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一名维吾尔农民,因为将怀孕的妻子从新疆家乡搬走以防止当局强迫她堕胎而被判入狱,他在服刑 8 年期间于 2020 年死亡。

据一位现居住在国外的同县维吾尔人说,2012 年夏天,中国于田县兰干乡的阿不都热西迪. 奥布力从和田搬来,将他的妻子从强制堕胎中解救出来。

阿不都热西迪 和他的妻子在孩子出生一年后返回家乡。他们回来后,村警察拘留并审讯了他一个星期。消息人士称,他在接受“政治再教育”后被释放,并因违反政府计划生育政策支付了 2 万元人民币(3,150 美元)。

在政府的政策下,居住在农村地区的少数民族家庭只能生育两个孩子。

阿不都热西迪和他的妻子在怀上第四个孩子,并是一个儿子时,已经生了三个孩子。

消息人士称,2017 年,随着中国官员加大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力度,以“宗教极端主义”罪名拘留了数十万穆斯林社区的成员,当局重新认为阿不都热西迪的行为是一项需要更严厉惩罚的罪行。

消息人士并称,尽管阿不都热西迪已经支付了罚款,但当局再次将他送往再教育营,该消息人士要求不具名,以便他可以自由发言。

消息人士还说,当年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突然激增。

阿不都热西迪在再教育营里待了两年,之后因搬迁妻子以避免强迫堕胎而被判处八年徒刑,政府称这是反政府行为,是宗教极端主义的一个例子,是对社会资源与秩序的破坏。

消息人士指出,他在服刑仅一年后就在于田监狱去世,当局将他的尸体交给了他的家人。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到的于田县的中国政府官员证实,阿不都热西迪在狱中死亡。

当被问及最近在监狱中死亡的居民时,一名没有透露姓名的赛巴格村警察提到了阿不都热西迪的名字,并证实了流亡维吾尔人提供的信息。该警察表示,他因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被判处八年徒刑,并且已经因病去世两年了。”

警察并说,阿不都热西迪去世时大约 50 岁。

新疆当局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前后不一,时而严厉打击,时而放过。但观察人士说,近年来,该地区维吾尔人的强迫堕胎人数已达到创纪录水平。

作为 2017 年开始的镇压行动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实施了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强制绝育和堕胎。

此外,一名流亡维吾尔人和一名当地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对伊斯兰习俗和文化的日益严厉打击下,一名国家级维吾尔排球教练因“与大胡子男子交朋友”而被判处 8 年徒刑。

根据总部位于挪威的维权组织 “维吾尔援助” Uyghur Hjelp 提供的信息,阿里木江.买合木提正在阿克苏的一个拘留中心服刑,该组织记录了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失踪和被监禁的维吾尔人。

他的名字也在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的维吾尔火炬手名单上,这些火炬手近年来因对少数民族群体的更广泛镇压而被监禁。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的报道发现,新疆当局以打击宗教极端主义为幌子,越来越多地限制受穆斯林影响的维吾尔人传统,例如留胡须和各种服装、婚礼和葬礼、施舍以及以穆罕默德或其他伊斯兰人物的名字给孩子命名。

运营“维吾尔援助”网站的维吾尔语言学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阿里木江是过去几年被当局带走的喀什体校至少六七名教练之一。被捕者中还有另外两名排球教练。他表示, 通过他们的消息来源,他们了解到喀什体育学校的 阿里木江.买合木提和他的同事依济孜江(Ezizjan) 和依济斯克日(Ezisqari)都被捕了。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了体校以获取有关阿里木江的信息,但一名官员表示,当局没有逮捕任何教练,并在提及阿里木江的名字后,拒绝回答有关前教练的问题。他说,他们学校没有一个叫 “阿里木江.买合木提”的人。

但喀什当地一名中国政府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阿里木江因“与大胡子男人较往”而被捕,这意味着他通过手机或其他方式与当局认为可疑的穆斯林维吾尔人联系。 该警察说,阿里木江两年前被判刑。

阿不都外力指出,作为喀什体育学校的教练,阿里木江不仅在体育界享有盛名,而且在更大的维吾尔社会中也因其在社区中的积极性而享有盛誉和尊重。

他说,阿里木江是维吾尔社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中国政府在 2017 年开始的严厉镇压中逮捕了他。

许多人以“从事宗教极端主义” 或分裂活动为名被带走,阿里木江是至少八名来自喀什的维吾尔人之一,他曾担任奥运火炬手,但多年后被捕。

最近几周,自由亚洲电台做了阿不都克尤木.萨买提和阿迪力·阿不都热衣木的报道,在与新疆当局确认他们被拘留后,证实已遭逮捕并被判刑。

作为一名维吾尔人,曾在 2008 年北京夏季奥运会上担任火炬手,并且是一名医生,阿不都克尤木.萨买提正在服刑 18 年。 阿迪力·阿不都热衣木也是前奥运火炬手和前中国政府官员,因观看反革命视频而被判处 14 年监禁。

美国和其他数个西方国家的立法机构,因这些对维吾尔人的宗教习俗和文化的严厉限制,以及过去五年来任意逮捕和拘留约 180 万人在再教育营中为由,指控中国犯有种族灭绝罪。

北京方面否认这些指控,但几乎不允许外界进入新疆;这是一个面积与伊朗或美国阿拉斯加州相当的大山和沙漠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