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黎安友(2):谈中国共产党政权合法性问题

0

中俄联手不是秘密。图为习近平与普京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美联社2019年6月5日资料照)

华盛顿 —

俄罗斯发动的针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目前依然在进行中。中国共产党当局对发动战争的俄罗斯普京当局予以明里暗里的支持。在俄乌战争开始时,中共当局对“铁链女” 案件的看似掩盖的处理方式导致许多中国人担心自己或自己的家人会成为下一个“铁链女”。尽管中共当局在国内国外的行为被许多人认为没有合法性可言,但中共政权却依然能长年“溃而不崩”,为什么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从政治科学的角度提出了他的分析和解说。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2018年11月1日)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2018年11月1日)

自从中国共产党1949年在内战中通过武力夺取政权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批评者就不断抱怨说,中共政权从来就不在乎什么合法性的问题。它持续不断地出尔反尔,踏人民的基本权利,包括践踏它一直承诺给予人民的权利,违背它高调提出的各种各样的原则。

批评者指出的中共政权出尔反尔不在乎合法性的最明显的例子包括,中共主导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被选举权,但在当今中国哪个公民胆敢独立参选并坚持进行竞选活动,便会被抓捕判刑;中共政权声言尊重联合国宪章,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但却拒绝谴责攻打乌克兰侵害其领土完整、狂轰滥炸其居民区的俄罗斯。中共当局还调遣其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为俄罗斯洗白,配合俄罗斯污蔑乌克兰,同时大力封杀中国国内反对俄罗斯侵略的言论。

在“铁链女” 问题上,中共政权再度使批评者抱怨它不在乎合法性的问题。“铁链女” 是今年年初扶贫志愿者在江苏徐州丰县发现的一名女子,被用铁链拴在墙上20多年,据说生育了八个孩子铁链女案曝光之后,众多中国人认为政府不但不去认真调查反而是竭力掩盖该案,并对网路舆论进行全面的封杀,对试图了解真相的人进行堵截和抓捕。这种局面导致众多人担心绑架和贩卖人口是得到中共政权加持的产业,并因此担心自己和自家人的人身安全。

政治科学学者一般认为,一个缺乏合法性的政权是难以持久的。然而,像中共政权这样的缺乏合法性的政权却能长期 “长治久安”。合法性这一概念在政治科学中是否还有用?在讨论中国政治的时候,合法性的概念是否还有解释力?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政治科学教授黎安友表示,在观察和讨论中国政治的时候,需要结合实际从多方面考虑合法性的问题;从政治科学上看,合法性问题还是政治学学者们在继续探讨的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以下是黎安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记录摘要的第二部分。黎安友所表达的是他的个人看法,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

合法性这个概念还有多少用处或解释力

金哲问:有人说,中共政权尤其是习近平政权一次又一次地祸害民众、祸害社会、祸害国家,它早就没什么合法性(legitimacy)可言了,但偏偏这样的一个政权可以有惊无险甚至长治久安。您认为在讨论政治科学和中共政权的时候,合法性这个概念还有多少用处,或者还有多少解释力?

黎安友答:这个真是一个迷。因为很多的我认为是可靠的西方学者的研究,包括抽样调查,包括用别的方法在中国进行的研究,都发现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合法性也就是老百姓对政权的支持度比很多别的国家都要高得多。但为什么呢?你刚才提到中国政权祸害老百姓的例子都是很对,但为什么共产党到现在为止(还有这样的支持率)?。

当然以前有些时候,就政权支持度(regime support)而言,比如说89六四时,有很多人怀疑这个政权。但后来它又恢复了它的合法性。这是为什么呢?原因有很多方面。一个是宣传,(中共政权)他们控制了媒体。一个是爱国主义,他们鼓励爱国主义情绪。再一个是中国人的传统文化态度,也就是他们看重权威、看重集体。

怀疑政权的大概是中产阶层。中产阶层虽然人数很多,但在中国总人口当中还是少数。但他们也可能怕乱,害怕动摇这个政权社会就会乱。(中共政权支持度比较高)还有一个因素是经济继续发展,中国就能继续建立社会福利制度,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准。

你刚才也提到了疫情控制问题,这个问题显示出共产党还是不自信,还是认为人民对它的支持还是脆弱的。如果出现纰漏,人民对政权的支持程度可能会很快下降。就跟苏联和东欧各个共产党政权解体的时候一样,它今天很强,第二天就不见了。他们害怕这种局面出现。中国共产党每一天都在培育老百姓对党的支持。

以执政业绩来支撑合法性又如何

问:我们刚才讨论的政权合法性的问题。毛泽东曾明确声言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也就是明确地、骄傲地宣示其权力来自武力胁迫而不是民众的同意。近些年来,中共政权合法性问题显然也成了中共的一种心病。这种心病被许多观察家注意到了。您在中共成立100周年纪念日前夕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标题就是 “中共充满焦虑的百岁生日”。为了伸张或证明其合法性,中共现在又声言其合法性来自它的执政业绩。请问,业绩这种说法对维护中共来说究竟多么有用或多么无用?

答:有相当的帮助,因为我们要承认中共的表现和政绩是非常可观的。从90年代初一直到最近几年他们的经济增长率一直是两位数,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成绩,是非常可观的。老百姓的生活水准不断提高。连今年他们都说要追求5.5%的经济增长率,这个比别的成熟的经济体的增长率都高。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达到这个增长目标,但这个增长率还是不错的。

他们建立了初步的社会福利制度,在国际上也很大程度地提高了中国的威望和地位。但是它(中共政权)还是面临很多很多的问题,因为老百姓对经济发展的要求是无限的。所以是你今年给我多少,我明年还要得更多。例如环保的问题,我作为一个老百姓很不满意,不能不发牢骚。我要求你政府马上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不容易解决。

最近发生拐卖女性的案件(注:即铁链女案)这个案件可以说是一个个案,但它代表很长期的、深层的问题。虽然你是一个能够控制一切的政权,但是这个问题(你解决不好)。而这并不是政府允许的一个现象,这是政府从政策方面反对的一个现象。但是政府很难控制,因为地方上的权力结构,地方官不愿意解决这个问题。而中央政府没有办法强迫地方官,因为这个现象是受到草根社会支持的。这个问题很复杂。

这个问题一爆光,很多的老百姓表达了他们的不满。我举这个例子是要说明,我们刚才提到的业绩合法性是非常脆弱的,非常容易被打破。某一个现象会让大家深层的不满爆发出来,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是说,你过份依靠业绩合法性的话,有一定的危险。因为这个东西星期一很强,星期二就没了。你要一个星期七天都要给老百姓送货,给他们想要的东西。

所以共产党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依靠业绩合法性,它也要依靠我们刚才所提到的爱国情绪,包括意识形态。所以共产党不断的在推行所谓的四个自信。四个自信的意思就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要求第一是党员,第二是知识分子,第三是所有的中国人支持这个概念。因为他要老百姓爱党,爱这个新路线,新理论,新社会主义文化,这就是四个自信。但这个东西好象不太成功,因为这种概念太空洞,太虚无。

深层的与不那么深层的合法性

问:我现在想追问一下。您刚才提到中共在业绩方面还不是乏善可陈,它有一些很明显的业绩和很明显的成就。但是与此同时,以疫情防控为例,它想追求业绩,想追求疫情防控,结果现在造成了民怨沸腾。大家都看到全国几千万人、上亿人搞核酸检测,其实都完全是无用。西方的专家也说无用,但是对老百姓造成了非常非常大的痛苦,甚至是生命损失。有很多人在医院里不能手术,只能等死。

但是对于中共另一些人,他们肯定是发财了。比如说搞核酸检测的,搞隔离酒店的,他们发了财了。所以说中共追求业绩的同时,对中国人民造成了损害。还有“铁链女”,这不是中国当局喜欢的。但是底下的那些人,他们可以由拐卖妇女中获取利益。所以黎教授,您对中共的这种追求业绩的同时,底下的官员损害人民根本利益。对中共的这种基本的追求业绩的目标构成了损害。您怎么看?中国能解开这个死结吗?

答:很危险。过分依靠业绩的合法性,对任何一个政权来说都应该是非常危险。因为你怎么能够百分之百成功?每一次面临挑战一直成功?这个非常危险,这是一个政治科学理论的问题。

但我自己认为所谓的合法性有深层的合法性和有表面的合法性。或者不是表面,只是深度不太深。作为一个政治科学的学者,你要分析某一个国家政权的合法性,你可能会测量到它的合法性很高,它支持率是70%或者什么的,但它还是很脆弱,容易被打破。

另外一个国家,你比方说乌克兰,现在有很多问题,包括很多腐败问题。它的业绩不像中共那么好,至少是没有达到中共那么大的经济增长。 但是乌克兰人民爱他们的国家,爱他们的独立。中共可能也有这种深层的合法性的一些因素。

但假如中共想要能够借用中国人的爱国和中国人为了对自己民族的热爱,能够借用这样东西来支持它的政权的话,那就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就美国而言,我们的制度现在有很多问题现在,特别是政治的极端化、两极化,(但合法性还没出现大问题)。

金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