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亿资产仅估价6.8亿元拍卖 河北大午集团数十亿资产被官方强夺

0

2019年,在中国非洲猪瘟肆虐全国之际,孙大午主动披露了集团内上万猪死亡,并希望官方给予检测并如实发布结果,也因此捅开了河北全面隐瞒疫情的黑幕。 法新社资料图片

河北高碑店法院周二下午发出拍卖通告,称对大午集团的资产进行拍卖,而评估公司声称,集团资产估价仅为6.86亿人民币(1.079亿美元),孙大午的亲友和集团员工指出,这是一场被官方彻底操控的系统性迫害,集团至少51亿人民币(8.029亿美元)资产被强夺只是整个迫害事件中的一环,孙大午及其家族的命运也是中国理想主义企业家的悲剧缩影。

28日保定当地的评估公司做出的总价6.86亿评估报告刚送达,29日下午,高碑店法院就发出了对大午集团进行拍卖的通告,并且拍卖公司征集竞拍方的通告,也几乎同步发出。

大午集团的一份公开申诉材料指出,集团仅有形资产就超过51亿元,加上品牌、智慧财产权等无形资产,大午集团过百亿被如此低估并强制拍卖,严重侵犯了整个集团员工的基本权益。

但据大午集团的声明显示,他们的这些意见还没有送达法院,法院就已经强行启动了拍卖程序,完全无视集团的申诉。

孙大午的朋友陈敏在朋友圈指出,尽管大家对当地政府的蛮横早已有心理准备,但这种赤裸裸的抢劫,依然让人愕然。

2020年8月4日的公开维权,被指是大午集团遭全面打压的原因之一。(知情人提供)

2020年8月4日的公开维权,被指是大午集团遭全面打压的原因之一。(知情人提供)

估价仅为实际价值的百分之一

大午集团的员工匿名发布了一份视频,列举了这家名为「保定诚信资产评估」离奇的评估价格,比如,集团新建的楼盘,一套100平米的精装修房,每平米仅被评估为70元人民币(11.02美元),一套房仅7000元人民币(1102.031美元)。而徐水当地一套清水房的房价,3月份每平方米的平均价是7885元人民币(1241.35美元)。

她说:100平精装修,70元一平,总价7000元。再看一下这栋楼,15层45套房,平均一百平,总价30万。再看这,这里总共有616套房,六个商铺,100多个车位,总价400万。这不是段子,你看,这就是高碑店法院委托的评估机构的评估书,这种评估是在开玩笑吗?

孙大午的亲属周三告诉本台记者,评估公司所评估的价格,只是实际价格的1%。除了评估价格离奇的楼盘,连企业新上的1500万新设备,也仅被估价150万。而这个所谓6.86亿的评估价格,还包括了各分公司账上本来就有的3.5亿元现金。也就是说,包括数百套新建楼房、大午学校、大午医院、温泉酒店,以及种禽公司在内的所有优质资产,仅被估价3.4亿。

官方按需估价 彻底清零大午集团数十亿奋斗

孙大午的朋友、资深律师杨斌指出,保定方面的这次评估,是以清偿所谓非法集资的名义进行。官方认为扣除账上的现金后,大午集团还需要6.8亿偿还这些集资款,所有有形资产就直接被折价这个数了事。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的公开维权是遭打压的原因之一。(知情人提供)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的公开维权是遭打压的原因之一。(知情人提供)

杨斌说:然后按照生效判决,我原来有一个那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所以就是按照这个生效判决,他需要退赔,还有一部分罚金,这加起来应该是不到11个亿吧,案发之后呢,这大午的账上是有几个亿的,这个政府工作组完全控制的不让动,那现在法院又说拍卖公司呢,这些都是政府安排好了的,就这么回事啊,大家都认为很荒唐啊。

另一位孙大午的亲属还告诉本台记者,对于孙大午家族来说,这个劫难几乎是灭顶之灾。更让他们痛苦的是,孙大午从严要求自己和亲属要以集团员工的角度考虑问题,不能谋取私利,但现在他们连最基本的生活都难以保障。

孙大午亲属:他对我们从来的教育,就一直是考虑大家的利益,以至于造成今天这个结果。有些政府那个派驻的人跟我们说过一句话,我们家将来在保定是没有这个发展的空间了,也善意劝我们去海南发展。但是我觉得对我们来说都不现实,我的家人都在河北,我能去那儿?其实走出了河北又能怎么样,这个企业说起来有这么多资产,从我们个人上的公平的都是靠工资在生活,从来没人谋求个人私利,可是发展到现在这个结果,连罚金我们都只能是去借去凑。

经办人称该案是国家机密

本台记者联络上了当地一位评估公司的内部人士,他强调,大午集团被以超低价评估,是政府在做决定。具体参与评估的人,现在都被以保密的名义,集中管理起来了,不得与外界接触。

评估公司:这个我不,我不清楚,这个项目是保密的,参与的人都认识,现在都没有在这儿,都被忘记了,都是封闭式的,关闭了,这个是保密的,我们能了解到的就是国家的事儿。

我们亦多次致电保定诚信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但该机构的电话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高碑店法院指定的河北华信拍卖有限公司连络人刘永鑫告诉本台记者,目前对竞拍人有门槛要求,比如,要有经济实力,并且还要承诺接手后继续运营企业,以及政治要求。

但他拒绝透露官方要求的政治因素是甚么,也拒绝透露究竟是哪些人在参与竞拍。

刘永鑫说:要求竞买人呢,应具备一定的资金实力和经营规模,具有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要书面承诺成交以后,要保证企业继续正常经营,承担已知和未来可能产生的债务。还有政治要求。关于竞买人的情况,这个我也不能回答出,这是我答应要保密的。这么大的资产,这个不是说咱们买个玩具,对不?这个事我不能评价。

本台记者多次致电高碑店法院,但该院一直拒接电话。保定市政府,也没有回应本台记者的采访请求。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维权遭暴力镇压后,孙大午(左)在北京拜会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右)。(孙大午社交帐户图片)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团维权遭暴力镇压后,孙大午(左)在北京拜会原中国政法大学校长江平(右)。(孙大午社交帐户图片)

孙大午 中国企业家的悲剧样本

创业37年,两度入狱。而此次更是让整个家族和高管团队,都集体遭受残酷打压,去年7月28日,他自己更被以8种罪名重判18年。

2019年2月,在中国非洲猪瘟肆虐全国之际,他主动披露了集团内上万猪死亡,并希望官方给予检测并如实发布结果,也因此捅开了河北全面隐瞒疫情的黑幕。但其要溯源非洲猪瘟蔓延的原因的做法,更让河北、甚至是北京方面感到不安。

2020年11月11日深夜当地警方突袭大午集团之前,他和他的团队因8月份和当地国有农场的纠纷而遭暴力镇压,数十名员工受伤,包括大午妻子在内的多名高管也一度被抓。

此前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孙大午明确说他不是一个受官员喜欢的人,甚至也明显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打压,甚至是风险。

但其被捕前,记者曾问他为何不选择移民时,他让助理发来一份他的公开表态,称全家不考虑移民海外,也不往外转移资金,他坚信努力去改变一些东西。

在他被重判后,曾一度愤怒的大午集团的员工们在压力下继续沉默。大午温泉酒店的一个服务员在被问及她的感受时,她一声叹息说:「这辈子都不会遇到这样好的老板了。」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