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及中国的战略选择

0

中国战略思想库 2022 年第四期特别报告

俄乌战争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及中国的战略选择

主 持 人:王 建

主要发言人:纪明葵 王湘穗 黄 平 刘军红 丁宁宁 陈兴动 赵燕菁 乔 良 王 建

随着俄乌战争的升级,其性质已经突破了地区冲突的界限。对此,思想库临时举行内部会议,就战争的当前局势和未来走势,以及对世界格局的影响进行了充分讨论,并提出有关中国战略选择的建议。

一、普京对全球变化和趋势认识不清,很难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普京对当前世界变化和趋势认识不清,对于战争的影响深度估计不足。作为本次战争的交战方——俄罗斯和乌克兰,都将是战争的受损方。即便最后在各方妥协下,俄罗斯实现了去年12月份与北约关于安全保障条约草案中提出的部分目标,如排除北约进一步扩张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可能等,俄罗斯也是事实上的输家之一。战争伊始,俄军的进攻显得仓促和准备不足,到底是因为轻敌还是有意为之,这一点专家们有争议。但可以确定的是,普京执政的二十多年时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他对此认识不足,也就无法预判战争影响的深度。

战争打响的一刻,相关利害方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参与进来,新的世界战争是广义上的经济战。战争信息传播方式上,已经不同于伊拉克战争时期仅靠一个半岛电台,目前战况正通过互联网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实时更新;战争的影响正逐渐从海运扩展到陆路和航空运输,并逐步影响区域贸易连接;跨国资本开始撤离非安全区,跨国项目停滞;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全球能源格局发生改变。以上都反映出:战争不再是简单的军事冲突,不再是攻城掠地,而是多方以多种形式共同参与进来的广义上的经济战。

战争性质的变化,决定普京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随着战争性质的变化,国土边界问题已经不是战争中最为重要的方面,所以普京即便取得了战事上的胜利,却也将付出更大的代价。目前俄罗斯正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惩罚:

1.俄在投资和金融上被西方孤立和抛弃。英国石油公司(BP)董事会宣布,将退出其在俄罗斯石油公司 (Rosneft Oil)的股权,拜登声称G7将对俄罗斯采取“毁灭性”制裁,美欧甚至抛出了金融领域的核弹,要把俄罗斯从SWIFT系统上剔除;

2.俄大企业被制裁。俄罗斯的国有企业、有关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大公司被列入了西方惩罚名单;

3.对欧洲向俄的出口进行管制。限制欧洲对俄有关半导体等机械设备相关的关键技术产品的出口;

4.禁止俄罗斯在国际金融市场上融资。俄罗斯已经无法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融资,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

5.对俄的海运、航空等交通运输被禁止。西方国家已经联手对俄进行制裁和打击,这将给俄罗斯带来巨大的损失;

6.西方国家以同仇敌忾的姿态公开支援乌克兰,谴责俄罗斯,包括最近的联合国投票情况,都显示出俄罗斯已经陷入四面楚歌。

二、欧洲客观上不得不依赖北约,但主观上则更迫切要独立于美国

欧洲在这场战争中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还将拖慢欧洲统一步伐,甚至倒退。

欧洲客观上不得不更加依赖北约和美国,统一步伐再次放慢。欧洲目前不仅面临着东西欧洲、南北欧洲以及新老欧洲的内部矛盾,在形式上也没有实现一体化,包括财政未统一,外交和防务无法独立,主要依靠北约和美国。英国脱欧以后,德法曾提出要战略自主,默克尔也曾表示欧洲不能再依靠美国,马克龙则提出要搞一个多重速度发展的欧洲。然而一场俄乌战争,充分暴露了欧洲在安全上的缺陷,依靠美国和北约将是不得已的选择。

战争也促使欧洲更想脱离美国的控制,欧美裂痕进一步加深。我们在上次报告中就已经分析过,俄乌战争的重要推动方之一就是美国,其目的是维护其金融利益和进一步控制欧洲,这一点欧洲应该也充分认识到了。欧洲是本次战争的另一个失败者,这不仅是因为其战略目标不清晰,更是由于力量对比悬殊决定的,欧洲的独立化倾向在美国的军力面前一文不值。当前和未来,欧洲必然要面对能源短缺、资本外流的损失和风险,这将使欧美的裂痕进一步加深,但是否也会推动欧洲与俄罗斯和解,这种可能性需要关注。

三、全球能源和贸易都将受到影响,世界很难再回到和平时代

首先从战争的影响来看:一是对俄罗斯的影响,上文已经分析过,不再赘述;二是对全球能源的影响,随着对俄罗斯的禁运,必然会造成全球能源供应的短缺。而欧洲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将大规模去俄罗斯化,并用中东和北非的油气来替补,不过由于欧洲对俄罗斯的油气依赖过大,所以投鼠忌器,也不敢完全切断;三是对国际贸易的影响,俄罗斯是国际能源和粮食的重要供应方,乌克兰提供的制成品出现短缺也会对一些跨国企业产生影响;四是对中国影响,比如中俄贸易结算不在SWIFT系统下,仅仅通过CIPS是否足够?毕竟中俄之间贸易主要是通过欧元结算,只有17%左右的贸易是通过CIPS来结算。同时,中俄之间的油气运输、双方互持的债券将受到怎样的影响,目前还不清楚。

世界进入百年大变局中,欧亚大陆再次失序,世界难以回到和平年代。从欧洲来看,英国虽然脱离了欧盟,但在北约的层面上又回到了欧洲。战争不仅对欧洲资本市场造成恐慌,影响了其经济基本面,更为严重的是,难民问题将再一次重创欧洲。虽然目前很难判断战争会扩大到什么规模,但可以肯定的是欧亚大陆秩序已经被打乱。而从世界范围来看,俄乌战争拉开了全球失序的大幕,世界已经很难回到相对和平的时代,国家主权不可侵犯的原则正在受到破坏。

四、美俄在俄乌战争中存在某种默契,战争只是序幕、高潮尚未到来?

美俄都需要这场战争,即便不存在合谋,也存在某种默契,战争更多是虚拟之战。从俄罗斯方面来看,确实存在安全问题,但此次军事行动更多是借势而为、借题发挥。俄罗斯在政治上有建立安全空间和势力范围的目标,包括把乌克兰东部两个州变成独立国家,同时巩固克里米亚局势,以及实现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和确定乌克兰在法律上的中立化等。但普京的短期目标,是想推高油价和巩固国内执政地位以谋求连任,普京在位的二十多年,俄罗斯经济每况愈下,能源之外没有任何有比较优势的产品。为了摆脱经济困境,短期内快速积累资本,需要通过战争来推高油价获取风险溢价;另外,普京个人不甘心政治生涯结束,还想冒险突围争取领导俄罗斯下一个十年。

从美国来看,长期目标是希望通过这场战争来巩固其所谓的民主联盟,进一步控制欧洲,遏制俄罗斯;短期内,要搞乱欧洲,不仅可以促使资本回流美国,维护金融资本利益,也可以为拜登中期选举做好铺垫。所以,从本质上来看, 本次战争更多是虚拟之战,而非单纯为了领土和地缘政治的实体之战。也因此,美俄虽然目标不同,但都需要在欧洲有这样一场战争。

如果以上的分析是成立的,那么这场战争在短期内就很难结束,必然是一场拖延战,目前战争还只是序幕,美国有可能在三月中旬加入战争。俄罗斯现在已经对乌克兰形成了战略包围,是有实力迅速结束战争的,但一直采取 围而不打的拖延战术;而美国则一直在推波助澜,不断拖长和扩大战争的时间和范围。有专家分析,预计本月中旬,随着美国通胀高企和预计加息时点的到来,美国有可能亲自下场,参与到战争中来,在没有达到化解国内金融危机的目的之前,美国不会允许战争结束,因此目前只是战争的序幕,高潮还没到来。美国届时是以北约的方式参战还是直接派雇佣军,尚未可知,但目的就是在加息的同时,继续搞乱欧洲,使得国际资本继续回流到美国,托住美国资本价格,从而实现资本市场的软着陆。当然,也要看到,如果战争的关键方俄罗斯转变了认识或无法继续维持战事,普京也可能找个台阶提前结束战争。

五、支持俄罗斯但不必过分对其依赖,中美关系可能缓和但仍要防范

从俄乌战争爆发到现在,中国的对外态度总体上是恰当的,也为以后对欧、对美、对俄甚至对乌开展工作奠定了基础。这场战争对于中国来说,是如何更好的处理与俄罗斯、美国的关系,从而把危机变成机遇。

俄罗斯完全倒下对中国不利,战争将导致俄更靠近中国,中国可以暗中支持但不能过分依靠。俄罗斯短期内完全倒下去对中国是不利的,虽然我们外宣上不能选边站,但可以暗中支持,让俄与美欧形成对峙,双方对峙时间越久,相互消耗越大。这次战争导致俄与美欧完全撕破脸,一旦战争结束,俄罗斯将更加依赖中国,中国的能源需求可以得到更好解决,贸易方面将有机会取代欧洲。但我们不要在战略上依赖俄罗斯,中国的国力是其十倍之大,军事上也有自保的能力。

这次战争给中美缓和带来了可能性,要利用好窗口期,但不能对美国抱有太多幻想,美国不会放弃遏制中国的目标。我们一直强调美国是分为实体利益集团和虚拟利益集团的两个美国,金融资本更需要中国,因此在拜登执政的窗口期,要抓住机会缓和两国关系,一旦代表实体集团利益的特朗普上台,全球化将继续退步,美国回到北美大陆,德国会重备武装,俄罗斯和欧洲走近,日本谋求正常化,加上韩国、印度的崛起,中国外部环境特别是周边环境将会恶化,所以短期内中国也需要美国和美元支撑的全球化,中国不能越过美国,一步走到世界舞台中央。而对于美国来说,要维持大国地位,需要以中美跨越太平洋的产业和 金融的虚拟互补为经济基础。从世界政治格局来看,需要一个中美共享共治的过渡阶段。但也有专家提醒,美国的战略重心一直没有从亚太转移,表明其战略博弈对象仍然是中国,因此中国也不能在此刻选边站西方,美欧不会接受中国的崛起,对此要有清醒认识。

六、中国要保持中立不必急于回应,要抓住主导构建世界新秩序的战略机遇期

综合来看,在俄乌问题上,我们有以下几点建议供决策层参考:

第一,从战争态势上来看,战事拉的越长,将越消耗欧美俄三方,总体上对中国是有利的,因此不必急于促成战争结束。战争削弱了美欧俄老列强的国力,中国需要做的是隔岸观火,不参与战争。但需要警惕的是,一旦美国加入,战争可能会失控,一定要避免核战争的爆发。

第二,不管是对于俄罗斯还是美国、欧洲,对于各方的要求中国不必急于回应。要等到各方消耗殆尽或将要倒下去时,才是中国出手的良机。不要把国家利益和道德、道义等同,道德是实现国家利益时的一面旗帜。

第三,中国不能卷入战争,要保持目前的中立态度。无论是从战争期间的斡旋,还是战后主持新秩序的建设来看,目前中国的中立态度,都将更有利于日后承担起仲裁者的角色。特别是,中国一定不能陷入美国的圈套而完全倒向俄罗斯,从而给西方舆论所谓中俄邪恶轴心以口实。

第四,中国要以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为旗帜,占领道德制高点,抓住机遇,重塑战后世界新秩序、新格局。中国要避免新冷战分裂的局面,求同存异,辩证地认识整个世界格局的复杂性,并以务实的视角去处理对美、对俄、对欧的关系。只有有效地控制大国的地缘关系,才能更好地超越意识形态去处理政治、经济和环境问题。要坚定不移地提出任何国家都必须尊重别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以得到世界的理解和认可。只有顺应世界主流价值观,得到大多数国家的支持和响应,中国才能成为新世纪的领导者。

第五,中国要学会做仲裁者和规则制定者,积极主导全球治理。如果各方有求于中国,我们该如何当好协调者、组织者,甚至是新规则、新秩序的构建者,目前没有任何机制、人力和经验,因此现在需要思考和准备。当前形势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契机,中国要把世界危机变成中国的战略机遇,推进国际秩序向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积极主导全球治理。

执笔人:乔亚妮

审稿人:王 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