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土:疫情之下的上海人

0
因昨日上午在大润发超市大有斩获,购得鸡蛋、牛奶、丝瓜、茄子、白萝卜、苦瓜、番茄、蘑菇、猪肉、排骨,并粉丝包、肉包、面包,关键是,买了绿豆、黄豆各一袋,万一封控到4月5日尚不得解封,就可在家发绿豆芽、黄豆芽了。前两天泡发的绿豆已冒出了芽尖。
因冰箱早已放不下了,将此前装海鲜的泡沫塑料箱子里放上冰袋,权充冷藏箱,存放蔬菜。有此防疫物资在手,心下安定不少。但千虑一失,大葱只剩一根半,大蒜只有两骨朵。
早饭后再出门,想买点大葱、蒜头。路遇一阿姨遛狗,狗狗正对着小树撒尿,她说:“囡囡,侬今早还可以出来白相,明早开始就要蹲屋里厢撒尿拉屎了。侬要乖一点。”
却原来居委会通知里说,自4月1日3时起至4月5日3时,小区实行封控管理,全体居民要做两次核酸检测,“不叫号不出门,不下楼”“要严格执行‘足不出户’的规定,做到不出门,不出楼栋,不去地下车库和露天区域等小区户外空间活动,不散步运动,不聚集攀谈,不遛宠物”。
对面的清美超市货架依然是空的;转弯处的小菜店已关门;宝华寺对面的高平菜场大门紧闭。
到良鹰买包子,每个由2.5元涨至3元,涨幅20%。交城路南侧几家小菜店倒是有些青菜,却无大葱、蒜头。西兰花10元一斤,西葫芦9块一斤,比平日菜价翻了一番不止。一路上不时遇见拎着莴笋、绿叶菜等走过的人,个个神兜兜的。奶站光明鲜奶已卖光,只买了桶酸奶回家。
不是我过虑,而是先于浦西于3月28日晚开始封控的浦东,住那里的同事反映,在网上很难抢到菜。还有一尚未找到工作的毕业生,住出租屋,网上买不到东西,手里只剩下了五包方便面。
在比宜德超市,见有快递员及穿蓝色工装者,购买整箱的方便面与矿泉水,大约也是在为4月1日至4月5日的封控不能出门做准备吧。
进小区时,门卫告知,下午六点就不让进出了(一直要封控到4月5日)。
信箱里的报纸已有五天没取了。电视机也好长时间不开了。
刷手机,知浦东航昌路376弄小区一哮喘病人,因医治延误、抢救无效而去世,至可痛心。
另读钱森的《上海3月31日抗疫日记》:
我是浦东新区洋泾街道永安小区的居民。我们楼于19号就被单独封控,我于23号被诊断为阳性患者,仅有咳嗽和轻微流涕,我感觉身体状况恢复后于28号自己买了抗原自测棒两次自测结果为阴性……我于(30日)6点钟上了转运车,今天(31日)凌晨5点才被耀华路、济明路的隔离点接收,我与30余名阳性患者在一辆车上11个小时……
而在隔离点,“两人一间,我与一位医生住一间病房。地上墙上全是灰尘,房间门无法关闭只能敞着,有简单行军床。没有热水。没有药品,没有核酸检测。没有任何医护条件”。
而他最大的希望是,“早日核酸,早点回家”(刊“森碟legal漫谈”微信公众号)。
此前,也曾看到过入住设在体育馆里方舱医院之阳性患者欢快跳舞的视频,“方舱里飞出欢快的歌”。今日读钱先生的文章,就觉身上发冷,始知并非所有被隔离的阳性患者都如方舱医院跳舞的人那般愉悦。
还有那有家难回的上海人。友人发来一段群聊记录。一上海小伙于3月4日驾车带父去苏州游玩,返沪时封城,只出不进,有家难回。于是他带着父亲,先后辗转常州、连云港、南京、安徽、芜湖、常熟、上饶、三清山等地,最远的去了青海。
许多地方见他是上海来的,行程码带星,拒绝接纳,有两三周,他吃住在服务区,没洗过澡。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去了哪里,哪里就有确诊病例,现在,他的行程码上共有六颗星!就这样,他跑啊跑,油费加高速费近2万元。做核酸检测80次(每日两次还多?)!
其母一人留守在上海的家。群友安慰他心态真好!并且多亏他出去了,如留在上海,小区被封,物资短缺。
看他的经历,我就联想到三年前武汉封城时,有江城人正巧在外地,有家难回的事。没想到三年时间过去了,这一幕又开始重现!
无语,只希望这个小伙子和他父亲能早日回到上海的家中。
“上海发布”的最新通知来了,4月1日3时至4月5日3时,全市轨道交通、公交交通几乎全部停运。
有人将此封控比作过春节,今天是大年夜,然后是大年初一至初五,可在家品美食、刷手机,初五早晨再迎接财神云云。可我不这么看。哪有在春节期间有家难回的?哪有大过年的被集中隔离的?小区封门,单位停工,公共交通停运,整座城市几乎完全停摆,自1998年举家迁沪至今,我从未遇到这番景象也。
昨天,一移居瑞士的网友在朋友圈分享道:
瑞士官宣:4月1日开始至2023年春天,新冠患者不需要再隔离,取消公共交通和医疗机构口罩制,SwissCovid手机程序关闭,新冠从此和其他流感一样处理, COVID-19科学工作组也将于明天即2022年3月31日解散。各州各自管理疫情病毒,疫情时代结束了!
好不令人羡慕。
有居住在日本的网友发来一组照片,是东京与箱根的,从图中可见,在车站、商业街、赏樱之所等公共场所大部分人依然戴着口罩,但人流如织,一切已恢复了正常,虽然东京每日仍然新增上万确诊病例。
有人指责上海防疫失败。然一位日本大学老师却不这么看。他认为,“上海可能是做得最好的”“其实,尽量保持正常生活和正常经济运行……否则不但生活大乱,其他疾病本不会死人的也可能会面临绝境……”
多说无益。既然全市封控已经来临,大家也为此做好了准备。希望阳性病例尽可能少些,希望被隔离的患者得到更加人性化的照顾,更希望老弱病残能够平安度过此波疫情。
保重,朋友们!
二零二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