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小舟:“十五孩”事件以及官媒曝光原因探析

0
引言:
近日,中共准官方平台、墙内网络垄断大鳄百度,突然发布一条热搜:《广西通报“夫妇生育15孩”事件:不存在拐卖妇女、强迫婚姻等》。该新闻的原始发布者是上海报业集团推出的财经类新媒体:“界面新闻”。但这条“15孩”新闻显然超越了界面新闻以财经、商业新闻为核心的范畴。
联想到传播热度迄今犹存的徐州丰县“铁链女”(八孩母)事件,因此,此次由中共官方传媒主动推出的“十五孩”事件及其相应的传播背景颇为耐人寻味。
一、中共官媒报道中的“十五孩”事件简述
在中共官方报道中,关于“十五孩”事件的大致背景和经过如下:
“2016年网传容县梁二夫妇生育15孩一事,近期再次引发网民关注。”出于此因,广西省于3月4日组成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核实。
官方调查结果是:梁二与陆某兰于1994年同在广东中山市某建筑工地打工时相识并恋爱,在亲友见证下按当地风俗结婚,从1995年到2016年,两人共生育4男11女。在此期间,不存在拐卖妇女、强迫婚姻等情况。从2000年到2016年,当地公安机关为15孩办理了户口登记。2015年,经脱贫攻坚精准识别,梁二户成为贫困户,在教育、医疗、低保等方面受到帮扶。2020年,因梁二户家庭年人均收入超过当地农村低保标准线,低保被取消。
但是,依据地方政府“四个不摘”政策要求,梁二一家继续获得跟踪帮扶,梁二夫妻享受慢病管理,15孩身体健康,全家享受家庭签约医生等健康帮扶政策。在此事件中,当地部分官员因“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工作不严不实,婚育法治宣传不扎实,婚姻登记服务管理不到位,计划生育服务管理不到位,户籍管理存在漏洞,对2016年调查发现的问题整改不力”等问题而被处以“(集体)作深刻检查”、“党内警告”、“政务警告(记过)”、“诫勉”。曾任容县副县长、公安局长的赵冬夫,在此事件中“失管失察,造成不良影响”,但因其他严重违法问题被“双开”,故而就此事责任“不另作处理”。
根据中共官方报道简述了“十五孩”事件后,为了便于后续分析,我们还必须对报道下方的“网友”评论进行审视。
原因很简单,在官媒报道并由百度推出的“热搜”事件下方的所谓“评论”区,充斥着大量的五毛贴。尽管任何人都可以输入留言,但是,能否以“评论”形式被显示出来,就是一个大问号。谓予不信,输入“董瑶琼”“习包子”“大撒币”“六四屠城”“刘晓波”“零八宪章”“高智晟”“法轮功”等,试试看?“热搜”报道后的每一条“评论”发布的背后,可谓是机关重重,审核层层,各具“苦心”,以求精准实现评论用途,与该报道的宣传目标和舆情导向高度一致。因此,所谓的“评论”区,其实是透视报道本质与目的的不可或缺的一扇窗口。
排行第一的“评论”是:
“那些鼓励叫好的都不知道是什么心态,这两人完全就是不考虑自己是否能够养活小孩和提供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就不断生,而且这些小孩还是在国家未开放二胎政策之前生的,那就是违法行为。”
排行第二的“评论”是:
“可以可以 中国最坚强勇敢的女人 值得新时代 害怕生养的女性学习”(注意:这个账号是一个女性头像)。
排行第三的“评论”是:
“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女性。务必做好帮扶,让这家人能顺利把孩子抚养成人。”
排行第四的“评论”是:
“回家探亲得开一个19座中巴车,要不然超载”。
排行第五的“评论”是:
“二十一年生了十五个孩子呀。这十五个孩子带大真能累死了。”
但是,该评论有两条回复“评论”:
“孩子多了根本不用家长带,大的照顾小的,小的跟着大的玩,根本不粘大人。”
“大的带小的,家务也孩子做,反而是比独生子女要好一点,就是赚钱压力大。”
好,材料整理完毕。下面开始分析。
二、关于“十五孩”事件的真实性分析
鉴于中共官媒谎言无尽,且在类似于此的“铁链女”(“八孩母”)事件“处理”过程中连篇累牍地肆意愚民,因此我们不得不分析中共官媒所报道的“十五孩”事件的真实程度。
如果事件是假的,或者存在虚假成分,那就是说,真实事件中存在着不利于党国专制统治的因素。但是,如今既然能被中共官媒报道出来,事件之中的“敏感因素”必然早被中共消除或控制。何况此事从2016年迁延迄今,该被“和谐”的因素,应当早就进入普通人无法触及之处了。
因此,依靠民间独立调查搞清事件真相的几率无限趋零。
依据常识和逻辑判断,就大陆偏远农村的情况而言,在偏远地区、尤其是偏远山区发生“超生”事件的概率还是较高的。徐州丰县,地处中原,乡村人口密集、交通便利、信息自发传播渠道较广,还曝光了不止一起的“铁链女”事件和类似事件。在人口密度很低、交通不便、信息自发传播渠道有限的南方偏远山区,“被迫生八孩”事件自然发生概率更大,何况还是官方所称的“主动超生”。
因此,这一事件或许存在一些虚假成分(如,所谓的“脱贫攻坚精准识别”),亦应有相当程度的真实性。
三、探析中共官媒主动曝光“十五孩”事件的原因
(一)试图补救“铁链女”事件造成的舆情危机和专制统治风险
“铁链女”事件体现了中共专制制度的巨大弊端和危害,具有得天独厚的传播条件,以井喷之势传播海内外,迄今为止仍存有一定的关注和传播热度,为习共当局带来重大舆情危机和不可预测的专制统治风险。
而“十五孩”事件,在中共官方的“独具匠心”的报道中,只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家庭自主性质、没有人权侵害的超生事件。而且,在官方报道和五毛“评论”的渲染下,“超生”事件也被披上了一层“超生英雄”、“母亲伟大”、“瑕不掩瑜”的闪光外衣;生花妙笔之下,超生家庭在中共各级政府、尤其是习近平执政后的长期“宽容”的执法和温情脉脉的“仁政”下得以“人丁兴旺”、脱贫奔富。
这,哪里还是什么丑闻“曝光”,分明以曝光“丑闻”之名行谄媚当朝之实、以曲意逢迎之笔写歌功颂德之章,为习近平精心谱写一曲“新时代”颂歌,为其增加“民意”基础和连任资本!
再加上“十五孩”事件的构成要素和传播过程基本被中共控制,中共再也不怕类似于“铁链女”事件那样的真相曝光和舆情反转,遂胸有成竹地通过官媒进行单向性、导向性传播,以弥补“铁链女”事件造成的舆情危机和专制统治风险。
(二)为习近平的执政涂脂抹粉,标榜习近平的所谓的“精准扶贫”“开放三胎”等超越前任的所谓“政绩”
官方报道中云:“2015年,经脱贫攻坚精准识别,梁二户成为贫困户,在教育、医疗、低保等方面受到帮扶。”试图将习近平这个“大撒币”成瘾、肆意挥霍民脂民膏、“以贪反贪”、罔顾民瘼、自私透顶的大独裁者变相粉饰成一个“扶贫”有功的“仁君”形象。
在排行第一的“评论”中,五毛观点是,在“国家未开放二胎政策之前生的”就是违法。那么,对于愿为党国当“生育英雄”“伟大母亲”(“评论”之语)者、希望韭菜多生多育者而言,“习大大”在任期间废除了二胎制,还推出三胎制,就是“功德无量”(可以连任的“政绩”资本之一)
而且,在排行第一的“评论”中,“两人完全就是不考虑自己是否能够养活小孩和提供一个好的生活条件就不断生”,貌似客观公允,其实不然。细品,不难看出,此语的另一层意思是,如果“能够养活小孩和提供一个好的生活条件”,那就不妨多生,可以多生。如报道中称,在习近平执政的“新时期”(引自排行第二的“评论”),多生,不仅没有罚款,可上户口,还有“低保”等各种补助和福利。若果真如此,对于部分大陆家庭而言,何乐而不生?在五毛评论的渲染吹捧下,对比此前的严格计生的胡赵、江朱、胡温时期,习近平简直是“仁德”无边、“政绩”显赫啊,此等“圣君”,岂无连任“民意”乎?
(三)试图回归或部分接轨毛泽东时代的“扩奴”式生育轨道
习近平上台后,在各个方面不同程度地加大了回归毛泽东时代的力度。在刺激生育、试图实现畸形的人口增长等方面,亦不例外。
在以民为仆、愚民为奴、残民以逞的任何专制暴政统治下,对所谓的“生育权”、“生育自由”的畸形实现和激励,绝对不是或大概率不是什么好事。在所谓的“康乾盛世”时期,人口激增,最大的结果,无非是庞大愚民、顺民数量不断增加,使得彼时中国的积贫积弱、积愚积钝的情况不断加重,增强了满清专制愚民统治的稳定性,加大了抗争难度和社会转型的成本,太平天国席卷半壁也未能击败满清,辛亥革命虽然成功但也留下严重后遗症。
毛泽东时代如出一辙,为了扩大极权奴隶的数量、为了在极有可能再度发生的类似“朝鲜战争”的大规模战争中广泛使用人海战术、增加备用炮灰的数量,毛共全然不顾中国大陆的自然资源的贫乏(近半疆土都是无法居住或生存难度极大、生存成本极高的沙漠、戈壁、崇山峻岭、高寒地带)、经济基础的极端薄弱和严重缺少合适的生育保障条件、母婴生活环境,无节制地扩大人口数量。
由于毛时代人口激增,邓时代不得不推行残酷的“计划生育”,但也并没有显著降低人口数量。中国大陆的人口数量一直是世界第一。这是由于传统非理性生育观念和中共专制制度之恶的综合作用,“一胎”家庭比例并不高,大部分体制外或体制边缘的城镇家庭都是两胎,农村则普遍是两胎、三胎。但是,总体而言,由于邓时代的人口增长速度低于毛时代,导致不同年龄段的人口增长失衡,使得人口老龄化问题愈发严重。
习近平上台后,尽管经济状况比毛时代有了一定进步,但是,由于贫富悬殊不断扩大,大部分大陆民众依旧处于相当于凭空和绝对贫困状态,生育环境依旧不好,子女养育的各种成本依旧沉重(这里指的是父母对子女的成长环境和条件有一定责任心或较强责任心的情况,“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穷养孩子”的方式除外)。最重要的是,中共的愚民手段和奴化机制不仅从未有过根本性的弱化,而且在习近平时代还不断加强。因此,可以说,不断接轨毛时代的习近平,其放开三胎和对所谓的“生育自由”“生育权”的畸形实现,和毛泽东时代的“扩奴”式生育没有本质区别。
别说专制独裁腐败国家下的所谓“生育自由”“生育权”是严重畸形的,就是民主国家,诸如印度、孟加拉国、菲律宾等国,由于人口激增和相应的自然资源、经济基础、某些方面的制度设计不相适应,因此人口激增问题也成为阻碍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一大因素,应该引发我们的深思。
但是,习近平为了维护权贵阶层的利益,为了继续维持和长期固守压榨性、与民争利的专制独裁体制,为了保证“韭菜”的数量,试图回归或部分接轨毛泽东时代的“扩奴”式生育轨道,变相鼓励“韭菜生育观”。
在“十五孩”事件的官方报道下面的所谓“评论”中,习共当局的无耻而险恶的目的已然昭然若揭了:变相鼓励“韭菜生育观”,尤其是变相鼓励农村“韭菜”为“人丁兴旺”“三胎多胎”的党国权贵之家的穷奢极欲、家族扩大而多生廉价劳力和专制奴才,试图将底层大陆女性愚弄、异化成生育机器,使底层大陆男性沦为“孩奴”。
简而言之:既然奴隶主生了一大堆,奴隶不生更大一堆,那还怎么行?所谓“狼多肉少”,“十羊九牧”。奴隶主多了,奴隶少了,就等于奴隶主的既得利益减少,那些企图一直“坐江山”、欺人民的人间恶魔会甘心吗?!
仔细分析,“十五孩”事件的官方报道下面的五毛留言,一个祸心昭彰、异常无耻的目的是,试图对大陆女性进行针对性的愚弄,将她们变成生育机器。
由于大陆女性的学历能力、社会地位、经济条件、权利意识和自由观念不断提高,加上“男多女少”的环境对女性自我价值期许的客观拔高,因此大陆女性的生育愿望不断降低,这不仅急坏了那些将女性作为“传宗接代”工具的男权主义者,也愁煞了那些企图千秋万代将大陆人民当韭菜的独夫民贼和权势团伙。这一倾向在“十五孩”事件报道以及下方的五毛论调中凸显出来。例如:
“可以可以 中国最坚强勇敢的女人 值得新时代 害怕生养的女性学习”。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账号是一个女性头像,意图营造女性发言的假象,试图增加该“评论”的运愚弄效果。但这条“评论”中的“新时代”三字彻底暴露了谄媚习皇、丑恶奸险、无耻之极的五毛嘴脸!其习惯性的空格分隔句子的方式,意图扮演很多女性网友不在意标点符号的留言风格,但空格分隔的整体运用暴露出明显的做伪痕迹,欲盖弥彰!
再如:
“伟大的母亲,伟大的女性。务必做好帮扶,让这家人能顺利把孩子抚养成人。”这句评论将“伟大”二字加在被专制社会榨干了生育价值的女性身上,透露出毛时代不以人为人、将人当作工具、鼓励妇女多生炮灰和奴才的洗脑手法的腐臭与邪恶,虚假透顶、虚伪至极,不伦不类,厚黑绝伦。
又如:
“回家探亲得开一个19座中巴车,要不然超载”。
这句话的问题,首先在于,将严肃问题玩笑化,从而在彼此的哈哈一笑中消解了认真的思考和对问题本质的揭示。
远超社会平均生育数量的生育问题,是一个极端严肃的问题,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人,都会认真思考过度生育给社会带来的各种问题与压力。生育数量和政治体制、经济水平、劳动效率、创新能力、文教水平、社会道德、自然资源必须相适应。不然,在专制统治下,只有人口的激增而无其他因素的匹配,天文数字的人口就会沦为专制暴政的庞大奴隶,加重民主转型的困难。我们绝不能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而无视客观情况和价值理性、盲从“反对计生”“放任生育”;即便有了民主宪政体制,但无其他因素的加持,人口暴增也会对社会发展形成巨大压力,印度、孟加拉国、菲律宾都有人口暴增难以遏制并严重影响社会良性发展的惨痛教训。
因此,对于大陆专制统治下的过度生育、放任生育的问题,我们亦应严肃对待,这不仅仅是社会责任感的问题,也是如何关注女权、尊重人权的问题。而“回家探亲得开一个19座中巴车,要不然超载”这一“评论”,纯粹是将过度生育当作一种庸俗趣味,消解、罔顾了女性在连续生育中所承受的巨大痛苦与牺牲,更是无视专制统治加上过度生育会带来的各种恶果(例如,加剧底层内卷、阶层固化,遏制民智开启,降低愚民统治的成本,加强愚民教育的批量化效果),在将女性充作生育工具的社会性助力过程中起到了“平庸之恶”“冷血看客”的作用。
“十五孩”事件的官方报道,还变相宣传“多生可改变性别比失衡”的观点,企图为“多生必然改变性别比”的谬论提供依据。因为报道称,15个孩子是“4男11女”。当然,这一目的也间接服务于“最大目的”,变相宣扬多生多育。
“十五孩”事件的官方报道后的五毛“评论”,为多生之家“出谋划策”,企图降低人们的生育顾虑。
如,“评论”称,“孩子多了根本不用家长带,大的照顾小的,小的跟着大的玩,根本不粘大人。”“大的带小的,家务也孩子做,反而是比独生子女要好一点”。
好一个“不怕多生”“自立更生”!为了变相宣传“韭菜生育观”,习共当局及其五毛居然把孩子当成养娃工具,罔顾孩子的天性、人权和成长环境,让孩子的稚嫩肩膀承担起与其年龄、能力和责任完全不相称、不相符的“监护人”重任、“带孩子”重负,真可谓“连孩子都不放过”!!如此漠视公平正义底线和儿童基本权利,简直是黑心烂肺的歪理邪说!!
“十五孩”事件的官方报道,还变相纵容官员对“多生超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官方报道中,对涉事官员的责任罗列了一堆貌似严厉公允、有板有眼、铁面无私、违法当究的说辞。但事实上,对中共官场的显隐规则和黑暗现实稍有所知,就明白,所谓的“警告”之类的处罚,就是“领导罚酒三杯,彼此哈哈一笑”。
此等恶例一开,“三胎制”或收效甚微或形同虚设(或者,“三胎制”本就是对其变相放纵生育的意图的一种掩饰),让习近平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卑劣目的,回归或部分接轨了毛泽东时代的“扩奴”式生育轨道。今后,或如毛时代那样,一些大陆底层民众重启生育狂热,再度将中国大陆置于人口激增的危机之中。但习近平则受其益,通过变相放任生育、扩大韭菜数量获得了一些支持连任的(底层)“民意”基础和“官意”基础,为继任者或世袭者留下了所谓的“人口红利”、维持了“血汗工厂”赖以存在的人口条件。
结论:
固然,“逢共必反”是不对的,但是,在习共当局倒行逆施、欺世愚民日甚一日的黑暗现实下,对于习共当局所主动推出的、大批五毛捧场的任何新闻报道,我们都有必要加一个偌大问号。
尤其是对习共官媒就负面消息或疑似负面消息的主动报道,更应多方判断、深入分析其真实性、客观性和背景、动机。本文通过分析习共当局对“十五孩”事件的报道和五毛的“评论”,揭开其险恶画皮和丑恶居心,在舆论层面送上迎头一棒!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