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才: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第二次全会开幕词

0

各位嘉宾,党员同人:
你们好!

很惭愧,担任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主席七年来,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的大会上发言,和大家见面。前几年我个人忙于学习、工作谋生,同时因为海外复杂的大环境以及退出海外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困境,没有更多地介入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的工作,海外委员会的党务主要由忠和、老宋、国兴等在主持。我们之间保持着沟通,我通过他们了解着我们这个组织的发展和现状。

在今后的道路上,可能会有更多艰辛,但我会继续保持关注、支持,希望有机会更多参与。

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是在习近平统制中国后,中国国内没有实践中国民主党的公开空间的情况下无法进行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实践活动被迫化整为零在海外发展中国民主党的权宜之计。中国民主党的事业终究在中国国内。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只是在现在这个习近平统制中国的黑暗时期保持中国民主党火种的尝试。

我们这个并不大的组织,七年的历程,虽然没有宏大的、波澜壮阔的发展,但也确实让我感到很欣慰。

一来,七年时间我们坚持了下来,核心团队始终保持着稳定与团结。这很不容易,异议人士在民主自由的国家和环境里,很容易分散、各持己见,不容易保持团结和凝聚。而我们保持七年不变,这个稳定性让我看到了坚持的希望,也看到了我们这个组织的中坚力量、骨干成员们坚定的民主理念、信心与立场。

二来,我们的组织七年来的积极作为,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低调务实维持存在,积极帮助逃亡海外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坚持帮助国内受到迫害的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我们很多朋友收入低,生活压力大,但还在尽自己所能捐钱、筹钱去帮助别人。这种民主党人的精神,被我们这些朋友和同人们一直呵护和维持着。我认为,这种精神就是未来民主中国的火种和希望,保存这个火种,比什么都重要。

三来,我们的组织也在发展壮大,这不是从人员数量上看,而是人员结构。我们在年轻化。创立组织的一代中坚核心,他们在着力引导组织的年轻化,愿意无私退出。可能在未来数年内,我们会实现一个稳重地更替。目前已经吸收了一些中青年人进来,培养他们,给他们机会锻炼。可以预期,年龄结构的优化,将使组织更具活力,更有战斗力。

中国民主党从组党以来已经有二十多年了。长时间不能取得进展,长时间被专制独裁政权压制,当看到专制的力量似乎越来愈强大,GDP已经世界第二,很多朋友可能会灰心丧气。不少朋友,最近这些年在此消彼长的环境中消沉了,甚至放弃了。我们能够理解,人首先是为自己和家人存在的。目前似乎是在中国民主运动的最低潮,国内被死死压住,国外被不断渗透、收买、分化、瓦解。我们面临的困难很多、很大。某种程度上看,中共政权、习近平集团似乎取得了很多成功。

但是民运人看事物,应着眼于长远,中国民主党成员从一开始就准备坐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j的监狱。中国的民主运动需要一代一代的不断努力终会成长成参天大树。而且中国社会应该从皇权到民权到人权的历史进程,虽然会迂回曲折,但是这个历史进程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对此坚定信念。

因为看到这个历史大趋势,我们不会在最低谷时期失去希望,失去斗志,我们依然要看到高山,看到峰顶。所以在最低潮时期,在这个黑暗时代时期,坚持着立场才是重要的,最低潮时期坚持继续前行的,才是最可靠、最可敬的民主党人。

在最低潮时期,希望大家保持健康,保持乐观,保持信念,保持我们的存在,保留我们的火种,保留我们的希望。民主宪政是大势所趋,我们终究会赢的,中国肯定能建立宪政民主制度,中国人肯定能实践自由公民社会。

这些天,我一直在沉思我要不要在这里谈论一下我的对海外民运的辩护 。一些人总是说海外民运一事无成。不得不说,如果中国国内没有环境和气候的情况下,确实海外民运很难有大的作为。这个有很多原因。(1)中共特务的破坏是一个重要的原因。(2)没用条件有一批专职民运队伍,大多数民运人士需要自我谋生。而特务且可以专职的干。所以很难跟有大量税收收入和国库收入的中共斗争。我们清楚地认识到,由于中国四十多年的开放改革,中国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方面,在中国从事政治民主的活动肯定会带来很大的压力和挑战,在形势很严峻和危险的情况下是很难有大批民众参与的。另一方面,由于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巨大变化,对于广大民众和杰出人士,即使很多人有民主理念,由于现实中国政治的严峻形势,民众宁愿从事经济和社会活动也不愿意参与政治民主活动,即使维权运动由于中共压制和镇压也佷难展开,更不要说大规模的政治民主运动了。而中国国内没有大规模的民主运动的条件,海外是很难能有更大的作为的。这个也是海外民运很难有作为的原因。中国国内也一样。虽然我们谈坚持和努力,但我们知道天时地利人和的道理。现在黑暗中的坚持是重要的。习近平确实对中国国内和海外民运的严峻打压,形成了中国开放改革之后的长久的政治民主化的黑暗时期,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可能也是为下一个更大的中国民主运动提供了潜伏时期,我们中国民主党海外的坚持和国内的联络为下一个中国民主运动的发展和成功保留了很好的火种。我们现在每个人都要作为未来各个方面和地方的领导人自我培养和组织培养,多发展和联络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发展杰出人物进入我们的队伍,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中国民主党的杰出联络人。我们共同为未来中国宪政民主转型做好思想和组织准备,继续努力,一旦机会来临或者在一定条件下,我们创造机会,回到中国开创出崭新的局面。让我们一起共同努力,每个参与中国民主党的人,都要经常想,我未来要成为怎样的我,中国民主党未来要成为怎么样的政党,我们未来要引导中国走向何方即我们认知和我们经常讲的中国民主党要推进和创造我们期望的中国宪政民主转型,我们要对世界作出怎样的贡献。

最后,我祝大家身体健康。

谢谢你们。

王有才

2022年4月9日

—网友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