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奎德、程铁军:请关注贱卖大午集团资产:制止谋杀中国民企

0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 (美联社)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程铁军教授,宾汉顿大学社会学博士

  • 大午集团资产即将被廉价拍卖

   2022年三月底,《河北法制报》刊登署名”河北华信拍卖有限公司“的公告,要对大午资产“法拍”,把市值上百亿的大午资产,恶意贬低到五亿多。(例如康养小区的电梯精装房,市价7千元/平米,“估价”才70元/平米,仅为百分之一。) 还特别说明,大午员工不许购买,竞标者需要符合“政治标准”云云。

此种非法拍卖民营企业的行为,引起舆论大哗,是当下中国愈益反法治化的典型标志。

  • 背景

2020年11月11号凌晨,中国知名企业家、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办人孙大午被警方带走,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大午集团被高碑店市数百武警,破门而入,包围搜查,大午家人及高管群体,全部抓捕。随之,政府工作组进驻大午,夺走公章,冻结资金,监视员工,几近白色恐怖。

一群大午员工,被无理关押八个多月,才于2021年7月“草草过堂”。尽管拿不出想象罪名,难驳律师团队的无罪辩护,照样严判不误,孙大午获刑18年,多人被判重刑,解往异地关押。

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关于大午公司案已进入评估、拍卖程序的通知书(维权网截图)

河北省高碑店市法院关于大午公司案已进入评估、拍卖程序的通知书(维权网截图)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有员工9000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孙大午先生是一位有自己的理念和独立见解的企业家,被称为“儒商”。

此前,孙大午有过几次卷入法律官司的记录。其中有两起事件格外引人注目。一次是2003年4月大午集团公司因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小康社会的建设及难点》、《悼念李慎之》、《两位民间商人关于中国的时局及历史的对话》三篇文章而受到警方的警告。警方称这些文章“严重损害了国家机关的形象”,并下令整顿网站,停业6个月,罚款15000元。 另外,孙大午还对帮助过他的维权律师许志永多加赞扬。

另一次是所谓“非法集资罪”,2003年5月,孙大午因集资1.8多亿元而身陷囹圄,他的两个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总经理孙德华等都被警方扣押。

当时包括《凤凰卫视》、《南方周末》在内的许多官媒,都一窝蜂报道“大午非法集资案”,外媒记者,也可到大午现场采访。法学泰斗江平等著名律师和顶尖学者,更出面为大午免费辩护。舆论压力惊动朝廷,胡温御批,出面解困,最终对大午从轻发落,以“判三缓四”收场。

正在大午集团库房内巡视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左)

正在大午集团库房内巡视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左)

这次“儒商”的孙大午人生中第二次被拘,大午集团财产将被贱卖,情况严峻,不容乐观。而此次面对冤假错案 官媒集体禁声。

多米诺骨牌即将倒下

在习近平中共整肃民企的恐怖气氛下,言论环境大不如胡温年代。官媒视而不见,噤若寒蝉;只有自媒体单打独斗,虽然数量众多,但影响有限。重判孙大午并贱卖大午集团财产,等于发出了一个“杀鸡取卵”的恐怖信号,势必引发陷于财政困境的当局起而效尤。而如果任由他们的胡作非为得手,这势必将产生连锁反应,掀起又一波抢夺合法资产的“国进民退”潮,其严重后果,必将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国运兴衰。

中国民营企业危矣!

但有人质疑说,“马云、马化腾等大款们,成千上万亿资产,都被党国据为己有了,也没见什么严重后果。而位于荒郊僻壤的大午集团,撑死上百亿,就算悉数充公,不过伤害一个家族而已。尽管也不合市场规范,但对全国而言,不会伤筋动骨。至于上升到国运高度吗?“

但是,这种仅仅从资产规模的角度出发的质疑,低估了大午集团和孙大午现象在中国的社会意义和精神价值。

大午集团航拍图。(微信@李寻的酒吧)

大午集团航拍图。(微信@李寻的酒吧)

孙大午的示范效应

孙大午的“私企立宪”理想

孙大午犯禁的原因之一,是想通过“私企立宪”,找出一条“既能勤劳致富,又能避免两极分化”的稳妥道路,也就是“私有,公治,共享”的“资本社会主义”模式。

“私有,公治,共享”思想的来龙去脉,在《孙大午的“资本社会主义”梦》(留美博士程铁军撰写)一书中,说理透彻,值得反复思考。孙大午与其他企业家不同之处也正在于此。

“私企立宪”的核心内容,集中体现在“私有,公治,共享” 的六字箴言里。如今看来,大午模式已初见成效,这集中表现在如下三方面:

  • 家族私有,产权明晰,这是保证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前提条件。孙大午认为,“财产不能公有,权力不能私有”,是一条颠簸不破的真理,所以才提出“资本社会主义”的探索思路。所谓深化改革,主要就是明晰产权,保障市场地位平等,从而实现要素最佳配置。根本出路还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土地私有,g根本关键是产权没有明晰到个人。
  • 孙大午的“劳资共和”理念“:(企业)公治,(财富)共享”,体现孙大午的社会主义理想追求。他反对产权不清效率低下的空想社会主义大锅饭,也反对劳资对立、两极分化的恶性走资,比较欣赏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希望实现“劳资共和,财富共享,水涨船高,共同富裕“。

企业公治。大午认为,虽然集团的资产属于家族所有,但“企业应该由能人管理,利润应该让职工共享”,所以,他们实行民主选举,董事会和理事会,都通过无记名投票选举产生。

财富共享。在他的教育示范下,全家人勤劳朴素,从不分享股权红利,只拿跟其他高管相当的薪水。企业规定,员工最高和最低年收入,差距不能大于十倍(低的两三万,高的二三十万)。

  • 高管集体入狱,公司屹立不倒。许多参观过大午集团的朋友,都曾经怀疑,孙大午是否“垂帘听政”?万一他这个能人不在了,是否真能继续有效维持企业运转。这次可好,企业高管全部被抓,但多数分公司,基本运作正常。在政治法高压、疫情肆虐、宏观经济不景气的三重压力下,集团整体继续盈利,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法新社视频截图)

中国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法新社视频截图)

孙大午事件映射出的官场心态

  • 多数头脑清醒的基层官员,对大午集团有同情心,但无法影响决策层;
  • 少数贪官污吏,因吃拿卡要遭到抵制,或者其它原因结下私仇,对大午集团恨之入骨。他们人数虽少,但能量超大,可以添油加醋,谎报军情,逐级影响上层决策,最终对大午痛下杀手;
  • 各级党政一把手,在人才倒筛选过程中,争相攀比谁更左,乐于推动国进民退,把打压和消灭民企,当成升迁的垫脚石。这种左倾歪风,在三北(西北、华北、东北)普遍存在。

党国高层的政治走向左转,究竟是领导人的认知误区?还是明知死路,一意孤行?

关于“误区说”和“对立说”。 

  • 孙大午和大午集团的命运,相当程度标志着中国走向

他甚至比马云、马化腾等更具标杆性。如果中共这次整治孙大午完全得手,这将加速中国的经济与政治的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