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林彪父子阵亡录

0

图片作者提供

拙文《当代斩首的三大版本》上网后,同道中人表示,「林彪斩首」一节「君为首发」,似有充实之必要。林彪斩首者,即要林彪死于叛逃之中也。很多学者、专家、见证者,对「林彪事件」大量的研究、陈述和专著,往往偏重于毛林关系的探讨(诚属必要),而忽略于「斩首」,即林彪之死的发掘与解析。中共官方对重大历史真相的隐蔽与误导,难免造成史观的局限性。

有孙一先撰述九一三现场的多篇文字,值得一再推敲。孙氏在913坠机事发时,任中国驻蒙古大使馆二秘,和大使许文益(原大使张爱萍之弟,回国文革被打断肋骨,中蒙外交断了五年,孙当过两年临时代办)于9月15日,及蒙方大批人员一道乘专机从乌兰巴托抵达温都尔汗,再坐70公里汽车,首次到达坠机现场。时已傍晚,孙负责查看尸体及拍照。当时看见许多物件及武器:七支手枪、二把微型冲锋枪、43发子弹。九人尸陈三堆,杂物中见一空军大院出入证,姓名林立果(无人知是谁)。中蒙同意对尸体土葬,当日连夜完成挖坑棺殓,16日再赴现场举行下葬式。孙三次在现场大量拍照350张。中方这次视察前,已有苏联、蒙古人员捷足先登到现场,被拿走一个引擎、黑匣子及其他重要物件。

孙一先是913事件独特的现场见证者,参与中蒙五次会谈,也是9月21日返抵北京,当晚即向周恩来汇报事件的唯一证人。随即被「软禁」在外交部14天,参与其拍摄现场照片的冲印,解说,出席多次面谈、会议,从而身临了解党政、军方上层对913事件的态度与决策……1973年任中国驻联合国军事参谋团团长。出版《在大漠那边:林彪坠机真相》。 913事件迄今51年,中共官方坚守「叛党叛国、自取灭亡」的政治结论,其他问题采取封闭政策。本文选自孙着和多种中外最新资讯,探讨几个要点。

1、飞机自杀式的黑夜坠毁——坠机原因很多人忽视一个最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一架大型客机的夜航降落。 256号三叉戟在山海关机场起飞的仓皇状,众所周知,然后就是它的航线(325°直向伊尔库茨克)、拦击(无)、油耗状况,现也比较清楚。最后是「野外降落」,失火爆炸,机毁人亡。有专家指出,这种大客机的正常降落,驾驶员必须有3000米以上对落地点的能见度,可是256号处在完全的黑暗中!无机场夜间导航信息、连月光也没有,飞机没有强力的照明灯,甚至没有放开起落架。这岂不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自杀行为!中共空军专家组竟认为「降落场地是经过选择的」,从何说起?潘景寅作为资深的机长,他有勇气独自强行起飞,选择顺利航线,可以理解。但是,降落问题呢?在山海关到温都尔汗的113分钟,他有想过「黑暗中迫降」的可能性和九死一生的危险性吗?质言之,如果没有可靠的降落点,夜航必死无疑。其他问题皆无意义。

2、油料不足而迫降之说可疑——该三叉戟每小时的耗油量是4.5吨,256号起飞时油量为12.5吨,到温都尔汗估算只剩约2.5吨。假若飞伊尔库茨克,尚需6吨油。以林立果思路,似不存在夜航问题,可顺利飞到目的地,在设备完善的苏联机场降落。但既然飞伊尔库茨克已不可能,这条不归路,有无其他选择?附近有两个机场:温都尔汗与乌兰巴托,都够油前往。前者很近,但没有夜航设备(9月14日蒙古领袖泽登巴尔命令空军司令半夜飞温都尔汗现场视察,在温机场每百米一桶汽油灯代替导航),后者乌兰巴托首都机场,降落应无问题。但显然不在256号预期所在。在913事件35周年时(2006),日本共同社记者获得蒙古政府1971年关于林彪坠机的调查报告,长16页。该报告否定林彪飞机因燃油不足而迫降坠毁的说法。记者访问当年当地治安最高长官奥特根扎尔。介绍1971年10月蒙苏专家对林彪飞机失事进行共同调查的报告,对燃油不足表示怀疑,说坠机的「大火范围极广,烧了很久」。蒙苏两国专家一致认为,「导致坠毁的直接原因是机内发生了争斗。一方想去苏联,一方想回中国。」他们发现机上有8支枪,一支已上膛。但林彪身上没有发现弹孔。

3、中共回避机上打斗之说——我曾特地引用邓小平1980年对美国记者透露此事,说飞行员(潘景寅)是好人、经过搏斗、飞机迫降……其实,大陆很多关注者都知道这件上了人民日报的新闻。很多作家对这件事,却是一笔带过、闪烁其词而存疑。当局则从未表态,忌邓权威,又怕节外生枝。另一疑点,周恩来处理林彪事件,可谓一手遮天,权力薰天。但有些处置显得诡异而令人费解。周听孙汇报时,对飞机坠落毫无兴趣,说到死者,聚精会神,仔细端详;对策上,林彪大败露,毛除了心患(张春桥请政治局人喝酒)。但周却大力号召备战,似乎苏联伐兵在即,显然是在迎合毛当时的反苏神经病。孙一先描述过,苏蒙空防非常松懈,完全没有什么战争气氛。孙难忘一个细节:孙汇报现场看到一个小册子,想拿走,蒙方不给。周顿时变脸呵斥:「你是不是党员?看到国家机密处于危险中,为什么不惜牺牲生命去保卫?」第二天,周又派人来向孙道歉,说批评过头了……周是否泄露了他曾经这样和潘景寅说话?四大金刚之一海军司令李作鹏说,坐了十年牢才明白,「中央不是怕林彪跑,而是怕他不跑。」

4、潘景寅的角色——机长潘景寅是中共专机首席驾驶员,为宋庆龄、毛泽东、林彪开过飞机。也有多次飞伊尔库茨克的经验。这次非凡的夜航,他承担了双重角色的责难:一方面为林彪「驾机投敌」效劳,另方面又有中共卧底杀林之嫌,邓小平称他是好人,为党牺牲。不妨先看一方面:① 9月12日下午6时,潘下令加油15吨,从北京西郊机场到山海关;在913深夜起飞前半小时又下令加油,都是为了远航;② 起飞10分钟已经校定直向伊尔库茨克航线(林彪登机前曾问到伊尔库茨克多远?飞多长时间);③ 蒙古政府缴获256机上资料有山海关直飞伊尔库茨克的航线图——说明潘景寅在913坠机前「北飞苏联」的预谋上,和林立果是互相配合一致的。另一方面:是否中共卧底? ①林立衡(豆豆)于912夜10时多,告密「林彪被狭持外逃」后,在北京的周恩来即部署阻止256起飞。期间两小时,周完全有机会和潘景寅直接通话,提出「为党国机密不惜一切」之类的要求。 ② 但搏斗并未得到证实,蒙苏的报告,均称没有发现开枪中弹痕迹。即使在乘客知悉飞机掉头回飞之际,搏斗的可能性也不大。机上成员已经无法摆脱同归于尽的恐惧。

5、生死决于瞬间——可以想像,当飞机回旋在温都尔汗黑暗无边的异国上空时,机上人处于听天由命状态,但潘景寅明白,这个生命共同体的存亡,已在瞬息之间。叛徒与否还能困扰他吗?迫降求生的侥幸心理,也许是他唯一的思维。他无法选择乌兰巴托机场(据林立衡交代,立果有派人赴苏联络,未及蒙古,潘一时能否顾及这个处于敌国的机场?)他也不可能选择周围三个苏军机场(难度更大?)。根据尸位的分析,飞机翻转抛出三组人:潘景寅和叶群从驾驶舱抛出;林彪和三机械员从卧舱出(保卫首长);林立果、刘沛丰、杨振刚从会议舱出(武器在手)。蒙苏专家分析,潘景寅和林立果出舱落地时,可能未死,有挣扎状。总之,潘景寅接到周恩来甘为死士的指示时,他可以抱着对伊尔库茨克的希望,不会想到生与死。但回头寻找平坦降落点时,则是选择了死中求生,换言之,潘景寅的人性,此时压倒一切!共军与蒙苏调查结论也是基于这一价值判断——都认为是飞行员「有操纵下」的迫降错误导致毁灭。而这错误如减速、放油、放起落架与轮胎,并非难事。只能认为,千钧一发之际,潘景寅已无能为力做足技术要求。

6、林立果忠孝两全——尘归尘、土归土。林彪以其913之死成为一个彪炳史册的人物。他的政策在60年代追随毛泽东,个人崇拜,表现严重的军旅局限性。但是当政风暴过后,从中共九大政治报告始、不设国家主席、天才论、批陈伯达,四人帮崛起……林彪有所思,与毛分道扬镳而变得比较理性。 1971年透过林立果的反叛,不失为五七一工程的后台,进而两个「林彪手令」,最后踏上256三叉戟的不归路——只不过两年,接班人尸骨无存,留下的遗言是:「伊尔库茨克还有多远?」他至死还是一个脱下战袍,未握权杖的偶像。我们听到的只有周宇驰自杀前呼喊过「林彪万岁!」。而那嗜血帝王,吞噬了数千万饥民后,心态日益冷酷,竟敢棘手屠龙将元帅彭德怀打入死牢,文革「万岁万万岁」。林彪斩首之后,连头骨也懒得要回。林彪以文革兴,而于高潮中亡命叛逃,使文革神话碎成一地鸡毛,将毛之一生荣耀抹去大半。他以一死敌一国而完成一代名将的独立人格。

年轻一代不甘坐以待毙。林立果与父母同葬荒原,以忠孝两全之风节殉刺秦壮举。不愧为20世纪虽败犹荣的一代英烈。 913前五天,林立果在北戴河对其姐立衡有一次诀别之谈:「中国已是世界上最封建的国家,主席把一个大国搞成这个样子……忽左忽右,一贯的政治冒险,五八年大跃进惨败,文革也冒险,全国大武斗,不是靠了军队,差点亡国。现在又和美国拉关系,基辛格小流氓来中国,主席还见他,丢尽了中国的脸。」他告诉立衡,形势不好,他们会跑,可以从香港跑,他和周宇驰都会开飞机。 「从这里到苏修只要40分钟,我已经派人到苏联联系。我有三万美金在国外……你要好好想想,关键时候。咱们要合作。实在要跑,你也得走。」立衡:「那当然。」可是,到了912深夜,她向8341部队张宏告密,几次和中南海张耀祠通电话,成为周恩来应急决策的最重要依据。当张宏通知她:「北京指示你们还是跟着一块上飞机。飞机上有我们的人,你们放心好了。」立衡说,我死也不走。张耀祠又来电话要她跟着走,不要惊动他们。立衡哭着说:「飞机上他们有敢死队,拼不过的,我死也不能跟着走。」(见余汝信君新著《风暴历程》)

7、朝闻道,夕死可也——反抗专制统治的精英力量,有迹可寻的是,出身贵族的青年军官和义士。当年戊戌变法六君子被斩首的谭嗣同,其父为湖北巡抚兼湖广总督;刺杀希特勒的施道芬堡上尉也是出身德国贵族的青年军官;在所谓第三世界的许多政变与革命,都由军方勇士发起。林立果的起义,虽然失败,但众多研究者都对其内涵予以肯定,《571工程纪要》已成为「讨毛檄文」的同义词。对毛的批判令无数幸存者肃然起敬。 913事件后,毛周对军队进行至少两年的大清洗,涉及数十万人。从中央军委、三总部、海空军、广州、武汉、南京等大军区。军级以上被解除职务的高干达38人。空军被视为「重灾区」,副军职以上被撤职审查的干部43人。这些高级军官或为林彪「死党」,或为「上贼船」,被撤职、判刑或长期关押,家破人亡,被株连家属亲友无数……其中不乏冤案,但反映林彪路线与思想和913事件的参与者、同情者,已相当广域地泛滥于军中、党政系统和社会层面。

林彪父子策动的这场571武装起义,遭到残酷镇压,却敲响了毛王朝的丧钟。毛泽东以阶级专政为名,实行独裁统治三十年(1949-1978),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其屠杀政策超过张献忠、洪秀全,数以千万计民众死于无辜;其专制霸道超过秦始皇,数千年文明毁于蛮荒般的泛滥。在权力高层发动无休止的清洗运动,是毛的残暴象征,任何改良企图都被扼杀,八亿人口,敢怒不敢言,独夫之心,日益骄固。从高岗、而彭德怀、而刘少奇,到林彪,终于升级到不共戴天地步。此前党内若有思想路线之争,林彪则是要对「无产阶级专政元首」实行斩首。将毛的革命理想主义「粉碎性破坏」,「毛的身体被彻底打垮」(史家高华语)。这是何等的大义凛然!面对如此悲壮的一门忠烈,与其探幽索隐,不如浩叹其「朝闻道夕可死」的铁血精神。

林家投苏,是913事件中,不可忽视之点。迄今不乏对毛之「联美反苏」心仪者。须知,当年之苏修,和今日之普京俄国是两个大异其趣的历史范畴。毛1960-1970年代之「反修」,是对抗一个与美国寻求和解、防止核战,对内开始自由化蜕变的政权,并成为发动文革的伟大纲领。今人观之,反修《九评》和《571工程纪要》恰是暴政与反暴政的鲜明对证。林立果声称广州另立中央南北分治,那是烟幕弹。林彪对毛外交早有异评:「好端端一个外交形势,耽误了二十年。」林立果骂基辛格「小流氓」,料非无据。 1968年美国总统大选,尼克森基辛格合谋,借助陈香梅之手,贿赂西贡阮文绍,破坏巴黎和会,使约翰逊的竞选优势崩盘,尼克森侥幸当选1969总统。约翰逊怒斥尼克森的叛国行为! (林立果可能知悉此事。此丑闻2018年才解密),毛拉尼克森反苏,1972年尼基访北京,给尼连任加油,尼克森终以水门事件下台。这完全是两个美国政治流氓和一个共产独裁者玩的权力游戏,集卑劣无耻之极。既给913后的毛输血,又出卖自由台湾(跟着又有毛公然干预美国大选,1976邀尼克森秘密访京,将福特搞下去的戏码……)。毛留下的外交失败和丑闻,罄竹难书。林彪投靠苏修乃是走向光明和进步的抉择。

(2022年4月14日 纽约)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