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纵览:达赖喇嘛表示“中间道路”对西藏和中国人民都有利

0
11

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官网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近期在印度罕见的政治声明中表示,对北京统治下的西藏地位问题采取中间道路不仅仅是关乎政治,而且是对西藏和中国人民都有利。达赖喇嘛并且表示,与此同时,年长的藏人必须培养年轻一代的藏人,并将他们的文化知识传递下去。此外,达赖喇嘛近日特别接见了印度拉达克高僧提克塞仁波切和前印度国会议员图丹次旺等人,并接受了他们的邀请,计划在今年7月 至8月前往拉达克访问,这将是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这位西藏精神领袖首次访问拉达克。另有相关消息指出,中国当局释放了三名因经营“非法”土地权利组织而被判入狱的藏人,并另有 3 人将于 6 月获释,但其余三人被判 7 年徒刑。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据报道,达赖喇嘛4 月 7 日在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的传统雪顿节即酸奶节上说,“[中间道路]不仅仅是一种政治和行政方法,反而这是一种实用的方法,对藏人和中国人都是互惠互利的,藏人可以在其中保存他们的文化和宗教,维护他们的身份。我们不能诉诸暴力,将中国人从我们的土地上驱逐出去”。

西藏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70多年前被武力侵略并入中国。在关于如何最好地促进生活在北京统治下的藏人权利的辩论中,一些藏人呼吁恢复西藏以前的独立性。

然而,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采取了一种称为“中间道路”的政策方针,该方针接受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地位,但敦促在中国的宪法规定下保障少数民族享有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加强语言权利。

这位流亡精神领袖说:“尽管中国政府不断压迫西藏境内的藏人,但藏人还是忍受了这一切。所以流亡藏人必须努力工作,中国的残暴政策不会持续太久,总有一天会改变。”

达赖喇嘛说,西藏争取更大自由的斗争历时数代,他表示, “因此,年长的藏人必须培养年轻一代的藏人,我们可以将我们的藏语、文化、宗教和传统信仰传递给他们。”

从 2002 年开始,达赖喇嘛的特使与中国高层官员就中国西藏地区的更大自治问题举行了九轮会谈,但在 2010 年停滞不前,再也没有恢复。

达赖喇嘛曾是西藏的传统统治者,自 2011 年将其政治职责移交给民选流亡领袖司政以来,几乎没有公开发表政治声明,现在他认为自己只是西藏的精神领袖。

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在法会上。(达赖喇嘛官网)

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在法会上。(达赖喇嘛官网)

不过,监测中国宗教自由的在线杂志《寒冬》的负责人马尔科·雷斯宾蒂(Marco Respinti)表示,达赖喇嘛继续为他的人民的利益而努力。雷斯宾蒂说, “西藏人民的利益应该是可以实现的,而不仅仅是一些乌托邦。当中国共产党政府实际上是在对西藏人、维吾尔人和蒙古人进行文化种族灭绝时,达赖喇嘛自己承担了制止恐怖和采取具体行动的道德责任。 “中间道路”方法试图将这两件事结合在一起,设想未来的互动和交流。”

雷斯宾蒂说,中国共产党仍然决心摧毁西藏的民族和文化认同,只寻求“完全向其极权主义力量投降”。 “中间道路是藏人可以提供给中共的最后一个崇高的机会,但中共无意接受。”

另据西藏之声报道,在印北达兰萨拉举办的第25届雪顿节藏戏盛会于4月13日圆满结束,当日主要嘉宾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堪布索南丹培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藏戏是源自民间并代代相传至今的重要艺术形式,也是西藏文化的瑰宝。因此,这需要我们继续传承和保护,尤其是当中共系统性破坏西藏文化和宗教时”。

与此同时,堪布索南丹培表示,很高兴看到这次出演者中大部分为青年人,因此他赞扬年轻一代藏人在延续西藏传统戏剧方面做出的努力,鼓励他们再接再厉。

据悉参加流亡社区“第25届西藏雪顿节庆典”的8个藏戏表演团体分别来自印度、尼泊尔和美国。而下一届雪顿节藏戏盛会将于南印孟戈特的藏人社区举行。

此外,消息人士近日表示,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将于今年稍晚时访问印度西北部的拉达克,这是他自两年前新冠病毒疫情开始以来首次离开住所。

此次访问将于 7 月至 8 月期间进行,是应拉达克的一个高级代表团的邀请进行的,拉达克是一个战略敏感地区,2020 年 6 月,数千名印度和中国军队在这里发生冲突,双方都报告了死亡事件。

代表团成员、印度议会上议院前议员印度拉达克高僧提克塞仁波切和前印度国会议员图丹次旺,以及拉达克寺院协会主席桑珠强巴等人于4月18日宣布了此行的消息。提克塞仁波切在 4 月 18 日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达赖喇嘛居所觐见后说道,

“我们在特别会见达赖喇嘛尊者时提出了这个要求,他同意今年夏天访问拉达克和祝福信徒。”

代表团成员图丹次旺说,达赖喇嘛最后一次访问拉达克是在 2018 年并在那里待了 19 天,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近年来一直无法再次访问。图丹次旺补充说, “现在,拉达克人民听到这个消息会非常高兴,我们都非常高兴”。

消息人士还称,中国当局在西藏禁止了达赖喇嘛 7 月 6 日的生日庆祝活动,近年来在拉达克举行了大型集会庆祝达赖喇嘛的诞辰。

另据了解,中国当局释放了三名因经营“非法”土地权利组织而被判入狱的藏人,另有 3 人将于 6 月获释,但其余三人被判 7 年刑期。

相关消息指出,中国青海省当局已经释放 了2018 年因倡议促进土地权利的“非法组织”而入狱的 9 名藏人中的 3 人。据流亡藏人消息人士称,该组织中的另外三人将于 6 月获释。

居住在印度的一位,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索南嘉和另外没有立即被确认的两人,他们结束了遭到判处的刑期,并于今年早些时候获释。消息人士并补充说,

“今年 1 月,索南嘉和另外两人在服完刑期后获释。扎西次仁和另外两人定于 www.premereautodetail.com/columbia-md/6 月获释,也是在服完刑期后”。预计将获释的另外两人的姓名还未经证实。

虽然消息人士称第二个三人组的刑期将于 6 月到期,但“也不确定” 他们是否会如期地被释放。

达赖喇嘛访问在南印洛色林佛學院。(达赖喇嘛官网)

达赖喇嘛访问在南印洛色林佛學院。(达赖喇嘛官网)

据消息人士称,其余三人的案件被送回重审,再次被判处七年徒刑。他说:“到现在为止,他们已经服过的监狱刑期都失效了。”

2019 年 4 月,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青海同仁县霍尔加村数名藏人要求中共当局退回该村的集体土地,而于2018年遭当局拘捕。2019年当局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名义对九名藏人判处三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据来自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 (TCHRD) 的信息指出,青海同仁县霍尔加村的 9 名藏人,因经营“非法组织”而被县人民法院判处 3 至 7 年的刑期。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并称,当局还指控这些人——更登索巴、竹宾次仁、本德多杰、扎西次仁、索南嘉、达杰、沙沃次仁、卡赞嘉和曲桑——篡夺了已建立的村委会的职责,“敲诈勒索”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第二位流亡藏人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九名男子于 2018 年 7 月被拘留,并于 8 月被正式逮捕,目前正在同仁县的一个大型监狱中服刑。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

“虽然监狱离霍嘉尔村很近,但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们的家人和亲戚从未被允许与他们见面。索南嘉在狱中的健康状况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好,不过我们对他目前的健康状况知之甚少,即使他已获释。该地区的人们都害怕谈论它,并试图避免谈话。”

第二个消息来源还表示,仍在狱中的六人的健康状况也不确定。

西藏消息人士在早些时候的一份报告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两年前,同仁县的一家西藏寺院曾呼吁归还以前租给一所师范学院但在该师范学院搬迁时被当地官员没收的财产。

消息人士称,该财产占荣沃寺总财产的三分之一,于 2016 年被没收,此后僧侣一直请求归还。

中国在藏区的开发项目经常导致与藏人的对峙,藏人指责中国企业和地方官员不正当地侵占土地,扰乱当地人民的生活。许多项目导致暴力镇压,抗议组织者被拘留,并对当地民众施加巨大压力,要求他们服从政府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