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胜寒:代价沉重的羞辱性种族语言—《约翰逊 诉 卡莫纳案》

0

文明的社会就像长城和罗马一样,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立起来的。从美国社会对黑人的称呼演变上,可以看出民权运动成就的一角。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法院,白人法官为了贬低黑人律师,可以直呼其名字,或以 “孩子(son)”“黑鬼(nigger)”叫之,世人觉得是顺理成章之事,毫无奇诡之处。

随着民权运动的蓬勃飞跃,民族良知的彻底觉悟,和普世价值的纵深推广,这些语言羞辱陋习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黑鬼一词已经成为美国人的语言忌讳,这是有前因后果的。

在任何包括法庭在内的公众场所与媒体,如果为了某种原因而必须说出黑鬼二字的话,均以n*gg*r或N-Word代之,N就是Nigger的简称。

黑鬼在英语里,是一个被广泛使用的名词,指的是黑皮肤人种的意思。荷兰、葡萄牙、西班牙、法国、德国等亦是同一意义,并没有任何种族歧视的含意在内。

比如说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在他的《维吉尼亚州笔记(Notes on the State of Virginia)》中,就称呼黑人为黑鬼。

瑟谷德·马歇尔是美国司法史上第一位黑人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是美国的民权英雄。他精彩绝伦的一生,已经记录在超过两百余本的专著里。

笔者在查阅马歇尔在四十、五十时代前后的法庭民权案件辩护纪录,发现他几乎全以老黑(negro),来称呼他的黑人代理人。

马歇尔本身是黑人,他对于老黑一词,并没有反感,他认为事实就是事实,白人的皮肤是白色,黑人的皮肤就是黑色,不会因为后天的爱恶而能够有所改变,他甚至于公开提议,干脆把negro一词,改为Negro,变之为专有名词,让所有的黑人独享之,但这个构想被绝大部分的黑人反对而放弃。

1619年,北美英国殖民地时期,罗尔夫(John Rolfe)为了在维吉尼亚詹姆斯敦(Jamestown),种植农作物与烟叶的劳动力,而购买了一批非洲黑人奴隶,即以黑鬼称呼之。自此美洲白人开始用老黑称呼黑人,用黑鬼藐视非洲黑人奴隶。

由于贩卖非洲奴隶的白人,多以黑鬼称呼其俘虏的奴隶,因而造成了对黑人来说,那是一句充满了种族侮辱的语言,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在民族认同上,开始极度的排斥这个称呼。

罗尔夫来自英国,他有两件使后人经常提起的逸事。

一是他突破西班牙帝国严格禁止出口烟叶种子的禁令,从加勒比海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岛(Trinidadand Tobago)进口了烟叶种子,成为白人烟草农业的先锋;

二是他迎娶了美洲印第安土著波卡洪塔斯(Pocahontas),成为美国历史上有文字记录以来,第一次的异族通婚。

波卡洪塔斯的父亲瓦渾辛纳库克(Wahunsunacock),是波瓦坦联盟(Powhatan Confederacy)酋长,一位世代居留在维吉尼亚的美洲印第安土著领袖。

由于英国白人的入侵,他率领着森纳科马卡族人(Tsenacommacah),采取暴力驱逐手段,来应对入侵者,两族关系紧张,互相屠杀之事,时有所闻。

1607年,英国人史密斯(John Smith)被擒,瓦渾辛纳库克酋长欲亲手宰杀泄愤,波卡洪塔斯用身体挡在史密斯前面,向父亲求情。瓦渾辛纳库克见她真诚,遂饶了史密斯一命。

史密斯返回詹姆斯敦后,告诉亲友,众人纷纷称奇。

在一场1613年的冲突中,波卡洪塔斯被俘虏,成为双方谈判的筹码。在敌人的社区里,这位印第安土著公主不但大开眼界,还与丧偶三年的罗尔夫堕入爱河。

1614年4月5日,在比克牧师(Richard Bucke)主持,和数十名亲友的见证下,结为夫妻。

波卡洪塔斯接受惠特克牧师(Alexander Whitaker)的受洗,成为基督教徒,并改名为丽贝卡·罗尔夫(Rebecca Rolfe)。1615年1月30日,育有一子,取名托马斯(Thomas Rolfe)。

1616年,罗尔夫全家乘着财宝号(Treasure)返回英国度假,伦敦全城轰动,居民争睹她的风采,犹如皇族排场。

1617年3月,在全家三口准备返回北美维吉尼亚时,波卡洪塔斯突然病逝英格兰格雷夫森德(Gravesend),年仅二十一岁。

时年四岁的托马斯留在英格兰,跟随叔父亨利(Henry Rolfe)长大,成年后返回北美,继承父亲庞大产业。

托马斯子孙茂盛,名人辈出,其中最为著名的有两位美国第一夫人:第二十八任总统威尔逊的妻子伊迪丝(Edith Galt),和第四十任总统里根的妻子南希(Nancy Davis)。

越战期间,美国重量级拳王阿里(Muhammad Ali),拒绝入营服兵役,他所坚持不去越南打仗的理由之一,就是“从来没有越共称呼过我是黑鬼!”

1883年,马克·吐温(Mark Twain)在自己的自传《生活在密西西比(Life on the Mississippi)》中用了黑鬼一词,虽然是引用,但是依然争议不断。

马克·吐温在两年后出版的《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Adventures of Huckleberry Finn)》书中,有两百一十五次使用黑鬼字眼。

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遭到民权运动分子的猛力炮轰,甚至于数度提起法律诉讼,要求从将之之排除在学校与公立图书馆之外。

虽然这类的历史案件,极难在法院取胜,但在强烈的反对声中,2010年的版本,已经将书内的黑鬼字眼,全数删除。

科纳尔(Joseph Conard)1897年出版中篇小说《那喀索斯的黑鬼(The Nigger of theNarcissus)》,虽然在内容中没有种族歧视,但由于书名带有语言羞辱字眼,其命运与《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相同。

在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黑人律师格尔纳(Silas Garnar)因有事,致电白人法官莱尔(Garland Lyle)家,法官不在,他妻子没有在电话中,听出格尔纳是黑人,故称乎他为“格尔纳先生”。

这句先生的称呼,冒犯了莱尔的白人至上尊严。在第二天回格尔纳电话时,劈头就警告他说:“下次你再来电话时,要确保首先表明你是个黑鬼,以免莱尔太太再称呼你为先生,我是不喜欢我妻子称呼任何黑鬼为先生的。”

二十世纪初期,黑鬼一词开始变质为轻蔑黑人的词语。

1904年,美国作家约翰逊(Clifton Johnson)发表文章宣布说:“臭名昭著的黑鬼一词,是南方白人故意轻蔑黑人的意识形态。”自此主流社会开始以有色人种(colored)来取代黑鬼。

1909年,在美国近代民权运动发展史上占主导地位的全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宣布成立,即以有色人种为名,直到如今,依然不变。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美国民权运动鼎盛时期,因为这段时期的民权运动,几乎全是以争取黑白平等为诉求,故有黑人民权运动之说,主流媒体适应潮流,又将有色人种改回为黑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随着民权运动的全盘胜利,和美国人民的文明升华,黑人称呼,又被主流媒体淘汰,改之至今依然被普遍采用的非洲裔美国人。

2007年2月28日,由有议会巨人(Giant of the Council)雅号的科姆里市议员(Leroy Comrie)提出,象征式的全面禁止使用黑鬼字眼,纽约市议会以四十九票同意零票反对的压倒性通过决议。虽然没有厘定惩罚条例,但为纽约市的现代文明,跨出重要的一步。

乔治亚州亚特兰大民权律师米勒(Roy Miller),在纽约市议会上作证时指出,黑鬼一词,对非洲裔美国人来说,乃彻头彻尾的不尊重的语言侮辱。”

米勒曾成功地游说奋克与瓦格纳公司(Funk & Wagnalls),在新版的字典中删除这句羞辱性的字眼。

现在别说没有任何法官胆敢再称黑人律师为黑鬼,就算是老百姓如果称黑人为黑鬼的话,必然会吃官司,而且一告一个准。

有法学家认为,黑鬼之说是双重标准的语言,一位白人用之于黑人,是为种族歧视和语言羞辱,但一个黑人用之于另一个黑人的话,则其注释就完全不一样:在某种场合下,是一种友善与昵称。

这个说法在2013年9月3日纽约市曼哈顿联邦法院的一场种族岐视裁决后,将再不复存在。

卡莫纳(Robert Carmona)现年六十一岁,波多黎各裔黑人,与单亲母亲在纽约市公家住屋环境长大,青少年时患上海洛因毒瘾,在政府戒毒所里,被监督人用严厉的语言和慈祥的爱心感动,成功戒毒成功,这个切身经历改变了他的一生。

卡莫纳是纽约市的著名社会工作人士,他自己摆脱毒瘾后,奋发向上,在各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工作系取得硕士学位,与1984年在纽约市东哈莱姆区开创非牟利机构奋斗公司(STRIVE),协助出狱的罪犯、戒酒戒毒后的失业汉、无技术的流浪汉等人提供职业培训,三十年来超过五万人次受惠。

卡莫纳的事迹因为被电视台改编为励志连续剧而使他成为名人,但他的暴躁脾气和激怒骂人毛病,也为他带来法律麻烦。

2012年3月,他的一位黑人女性员工约翰逊(Brandi Johnson),向他抱怨说,他在工作场所的经常的骂人行为,是不恰当的。

卡莫纳盛怒之下,对约翰逊进行长达四分钟的长篇攻击性谩骂,其中八次用到黑鬼的字眼。

在卡莫纳不知情的情况下,三十八岁约翰逊,用手机把整个过程录音,成为日后主要的呈堂证据。

约翰逊的律师夏普(Marjorie Sharpe),在联邦法庭上告诉八位评审团说:“无论什么人种,都没有使用羞辱性词语骂人的特权,法律严格禁止使用羞辱性字眼,尤其是在工作场所,更是不能容忍。”

卡莫纳的律师克雷布斯(Diane Krebs)辩称:

“黑鬼一词在美国传统文化里是双重标准。如果白人谩骂黑人为黑鬼,那毫无疑问是种族歧视性的语言羞辱。但被告是黑人,原告也是黑人,情况就不一样。在西班牙裔和黑人社区里,这句话往往是一种昵称,完全不存在种族歧视的问题。“

克雷布斯告诉陪审团说,约翰逊是一位犯有大窃盗罪(grand larceny)的刑事罪犯,目前被法庭判处要偿还十万元的债务,尚没有清还,因而她的诉讼动机,是值得怀疑的。

坐堂法官立即下令,禁止克雷布斯继续这件与本案无关的事情,陪审团亦不得考虑此事与本案的关联。

八位陪审团全体一致同意:法律无法双种标准,黑鬼就是一句种族歧视性的羞辱语言,即使是同一种族,亦不可成为免于惩罚的特权。

陪审团裁决卡莫纳必须赔偿约翰逊二十九万元的实际损失费,另加三十万元的惩罚性损失赔偿金。

这件极有教育性和警惕性的羞辱性语言判例,应该就此结束,即使提起上诉,胜诉的机会不会太高。

美国联邦法庭极具公信力,平均来说,只有百分之三的案件,有取得上诉胜利的可能,而这类的案件,几乎没有在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取得胜利的可能。

八句黑鬼谩骂,破费五十九万元,几乎看不到任何舆论的支持,这个案例不仅可为世人戒,更是提升文明层次的警钟。

高胜寒

2022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