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纵览:当局强制实施汉语政策,藏语倡导者行动被禁;边巴次仁访美

0

藏语倡导者扎西文色扎西文色代理律师梁小军提供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西藏纵览邀请您与我一起纵览西藏。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获悉,在当局下令该地区的酒店经营者将他拒之门外后,一名前往中国西部西藏地区促进语言权利的西藏活动人士被拒绝入住。据了解,这位藏人文化权利捍卫者扎西文色自去年从监狱获释以来,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监视。与此同时,中国当局正在网上设立项目,以推动藏族学校的汉语学习,而藏族村干部也被告知要“说中文”。此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近日訪問華盛頓,这是他自2021年當選司政以來的首次訪問。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一名居住在该地区的藏人近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独家专访时表示, 35 岁左右的西藏前政治犯扎西文色自 4 月 6 日起一直在中国青海省旅行。这位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知情人士说,

“他在果洛、热贡和黄南的多所藏族学校停留,倡导在藏族学校使用藏语。但他被拒绝住宿,并被同仁和黄南的酒店辞退。我们没有关于他目前下落的任何信息,谈论这个是危险的”。

扎西文色后来被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他会住在他兄弟的家中,当地官员要求前往该地区的任何人都必须接受为期 15 天的新冠病毒隔离。消息人士还称,他们仍然担心他的人身安全,当局继续监视他的行动。

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一名藏人走近呼吁释放扎西文色的图片(美联社)

流亡印度达兰萨拉的一名藏人走近呼吁释放扎西文色的图片(美联社)

青海玉树市居民扎西文色因“煽动分裂罪”判刑,刑满后于 2021 年 1 月 28 日获释,目前受到当局近乎持续的监控。

在旅途中,扎西文色参观并发布了果洛藏族自治州达日县和热贡藏族学校的照片和视频,中国当局在这些地方禁止使用藏语教学。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说,

“然而,在 4 月 7 日入住热贡的一家酒店后仅 30 分钟,在县警察指示不让他留宿后,酒店就让他离开。而他在 4 月 8 日和 9 日寻找酒店的尝试,也在警察告诉酒店不要给他住宿之后失败了”。消息人士并称,扎西文色去果洛藏族自治州的一个警察局投诉时不被允许进入该警察局,并被告知那里没有人可以和他说话。消息人士还补充说, “后来他还到热贡县纪委提出申诉,但被结案了。4 月 10 日之后,他在微博社交媒体账户上发布的所有细节都被中国当局删除,所以现在很难了解他的健康状况”。

总部设在伦敦的西藏观察研究员白玛嘉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西藏的前政治犯被列入中国政府的黑名单,而且经常难以找到工作或在酒店住宿。白玛嘉说,“当然,我们目前非常关注扎西文色”。

虽然当局声称维护所有少数民族接受双语教育的权利,但藏语学校被迫关闭,西藏的学龄儿童经常只能接受普通话的教育。

中国内蒙古的蒙古族和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穆斯林维吾尔族也采取了类似的政策。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正在网上设立项目,以推动藏族学校的汉语学习。

自由亚洲电台近日获悉,随着当局推进旨在限制藏人使用其母语的运动,西藏农村地区的中国官员正在强迫村干部用汉语讲话。

据一位居住在西藏的消息人士称,去年年底发起的研讨会现在要求当地行政人员只能用中文开展业务,并告诉他们必须支持北京强制实施的语言政策,并“以身作则”引导西藏民众。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为西藏东部工布地区领导人举办了为期 10 天的研讨会,以促进书面和口语汉语作为他们的主要交流语言”。

消息人士指出,现在已经在工布举办了六场讲习班,其他讲习班在西藏的许多其他地区举办,该消息人士并补充说,藏族村落的工作人员都被要求用汉语说话和交流。

青海一所以藏语教学、并教授西藏文化的“Sengdruk Taktse(狮龙宫殿) ”民办中学,被迫关闭。(自由西藏官网)

青海一所以藏语教学、并教授西藏文化的“Sengdruk Taktse(狮龙宫殿) ”民办中学,被迫关闭。(自由西藏官网)

流亡的西藏研究人员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此举是中国进一步推动削弱西藏人民与其民族文化和身份的联系。

总部位于伦敦的西藏观察的研究员白玛嘉说,近年来,中国政府强制在西藏学校和宗教机构使用普通话,他指出, “但现在这些政策正在对所有藏人实施,这是对西藏语言和文化的中国化尝试”。

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的研究员尼沃(Nyiwoe)补充说,中国强制在西藏城市使用汉语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所以现在他们要在乡村和农村地区实施这些政策。

据中国官方媒体 4 月 8 日报道,当局同时启动了一项由中国 5G 网络支持的新计划,通过在学校之间的在线教学、研究和交流中使用普通话来“改善”西藏的教育。现居纽约的西藏和中国事务分析员贡嘎扎西评论说,

“这个使用 5G 网络的计划旨在加快和扩大中国政府本已严厉的现行政策,以使西藏境内的藏语汉化” 。

一位居住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的藏人说,尽管中国政府政策限制藏族儿童学习母语,但西藏的许多家长现在正在学校外创造教学机会。该消息人士也拒绝透露姓名,他表示,

“我们现在在拉萨有小型托儿中心,孩子们在那里学习藏语和藏族舞蹈和歌曲,并鼓励他们穿藏族服装。不过,没有特定的科目用藏语教授,因为中国政府对藏语教学施加了非常严格的限制。至少教这些孩子藏族歌舞将有助于保护我们的文化和语言”。

青海Sengdruk Taktse(狮龙宫殿)民办中学,被迫关闭,任教最久的女教师仁钦吉(Rinchen Kyi)8月1日在果洛被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逮捕。(自由西藏官网)

青海Sengdruk Taktse(狮龙宫殿)民办中学,被迫关闭,任教最久的女教师仁钦吉(Rinchen Kyi)8月1日在果洛被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名逮捕。(自由西藏官网)

另一位拉萨居民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一直在教他的孩子用藏文阅读和写作,并背诵藏文祈祷文。他补充说,

“他现在可以很好地背诵他的祈祷文,而且他的藏文字迹也很好。我想借此机会要求所有流亡藏人保护我们的语言,并始终与您的孩子说藏语。没有我们自己的语言,我们将没有身份。”

中国共产党以汉语教学取代当地语言教育的努力,不仅在藏人中引发了愤怒,而且在新疆说突厥语的维吾尔社区和中国北部内蒙古社区也引起了愤怒。

2020 年秋季,停止在蒙古族学校使用蒙古语的计划引发了数周的班级抵制、街头抗议以及防暴部队和国家安全警察在整个地区范围内的镇压,蒙古族人将这一过程描述为“文化种族灭绝。”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近日抵达华盛顿进行会谈。在近日与美国国会和政府代表举行的一系列会谈中,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会见了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乌兹拉·泽亚,讨论喜马拉雅地区的地位。

应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邀请,西藏流亡政府的民选领导人边巴次仁将在华盛顿逗留至 4 月 29 日,并将在下周访问加拿大。

4月25日与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乌兹拉·泽亚(Uzra Zeya)会面后,在国务院举行了午餐会,有七位外国大使出席,其中包括来自捷克共和国、丹麦、加拿大和英国的大使。

边巴次仁在讨论后的讲话中指出,自泽亚去年被任命为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以来,她一直积极支持西藏在中国统治下争取更大自由的斗争。边巴次仁说,

“她与华盛顿特区的西藏办事处代表进行了第一次虚拟会面,并会见了国际西藏运动和西藏基金等其他团体,还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等西藏媒体的采访”。

边巴次仁表示,前国务院特别代表在提出对西藏问题的担忧时,从未如此引人注目或公开发言。

司政说,关于如何恢复中国与西藏流亡政府之间对话的讨论将继续“而且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得到解决”,他重申藏人行政中央支持接受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的“中间道路”方法,但敦促保障藏语、宗教和文化权利的更大自由。边巴次仁补充说,

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边巴次仁(左)。(西藏之页)

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边巴次仁(左)。(西藏之页)

“我们敦促西藏境内的藏人不要失去希望,因为我们在流亡中将继续尽最大努力为西藏宣导”。

从 2002 年开始,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特使与中国高层官员之间曾进行了九轮会谈,但在 2010 年停滞不前,再也没有恢复。

周一与泽雅会面的人士还包括西藏失踪班禅喇嘛的驻锡地扎什伦布寺南印度分部的住持泽嘉仁波切表示,他和边巴次仁在会谈中敦促泽亚“采取更强硬的立场,加强努力解决西藏问题与达赖喇嘛尊者重返西藏。”

美国现在还必须执行《西藏政策与支持法案》,美国立法推动当局接触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泽嘉仁波切说,根敦确吉尼玛在被达赖喇嘛承认为前班禅喇嘛的继任者后,于 1995 年在中国被拘留时失踪。

班禅喇嘛失踪后,中国政府迅速提出了自己的候选人坚赞诺布,称他为“真正的”班禅喇嘛”。坚赞诺布在藏人中仍然很不受欢迎,藏人认为他是北京的傀儡。

4 月 25 日是失踪的班禅喇嘛 33 岁生日,世界各地的西藏流亡社区都在庆祝。印度议会上议院前议员迪克西仁波切在评论周一的纪念活动时称,班禅喇嘛“对世界各地的佛教徒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宗教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