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 :清零、铁链女、红色基因等破解 

0

图片来源欧洲头条

清零与毛思想的血缘关系 

当前,病毒清零,俨如政治运动,但新冠病毒受清零一度减弱,转变为奥密克戎,都难见成效。上海拟20解封,又过11天,2600万上海人,仍处于划地为牢的困窘与苦难中。

有人以普金大战乌克兰受损,对比习近平大战病毒均受困对比,还以习规定今年经济增长必须超美国,联想老毛那超英赶美的1958年大跃进豪言,又复活了。

其实,毛泽东推行的55次政治运动,唯我独尊那对异议异心的宰尽杀绝到天下只他一人声音,岂非在意识形态的清灵运动?镇压反革命,毛说上海杀数少了,他拍脑袋拍出千分之六的数字,上海几百万人,就应杀反革命6000人以上。反右时,毛说把地主子女弄去劳教,让他们断子绝孙!这不是“清零”思想的反映吗?到文革,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北京大兴县活埋残余的地主,应是对地主阶级,作为阶级的清零了,80多岁地主老媪抱着3岁孙子时,泥土掩埋下来,孙子呼奶奶:迷眼!奶奶安慰孩子说:等一会儿,就不迷了。这细节记在公安部派员调查的记隶里。

林彪赴机场逃走前,林立衡向周恩来汇报后,问她怎么办?得到的指示是叫她也跟上飞机。若林立衡跟去了,林家岂不也断子绝孙了吗?

毛时代这种清零活动,被清的从地富反坏右五类,到文革,再扩大到叛徒、汉奸、走资派等21类,这清零到党内,从刘少奇清到林彪,从文胆大秘陈伯达到田家英,还到党内大秀才从邓拓到吴晗,最后,清到毛的心腹骨干四人帮,包括他老婆江青与侄儿毛远新。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才止住清零。近年来,定于一尊后,清除不尊的异已者,又回到毛式清零,与当前病毒清零,好似互为因果。

老毛清零,还有最典型的1958年除四害运动。发动全民除麻雀。老毛不问动物学家,不问生态学家,就像给地主戴一顶封建剝削的冤枉帽子,给麻雀也戴一顶害烏的帽子,鼓动几亿人,昼夜不停地对麻雀清剿,还真见不到这种小雀了。后来,被动物学家与生态学家,解剖麻雀,从剖开肠胃,证明麻雀主要吃的是害虫,才停止毛的寃假错案清零,扩大到麻雀的荒唐,暂时停止。

笔者记忆里,中东教派与种族灭绝,其残酷与野蛮。也近乎清零的宰尽杀绝,萨达姆倒台,揭露与挖出他9个库尔德人万人坑的清零,仍未如他愿,库尔德人在斗争中扩大,被清除这世界的,倒是萨达姆这类独裁者哩。

铁链女外的金银链女性奴 

徐州丰县生8个娃的铁链女事件曝光,如石破天惊,引世界震怒。这种性奴曝光,无异于在其百年辉煜的宣传,狠狠地打了一个嘴巴。

当然,惊动伟光正的救火队,县一级弄个云南少数民族弱智女来搪塞无助,反更露出马足。再由市一级救火队来平息。不仅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老话生效,今天网络的眼睛更雪亮。很快就识破那铁链女,是20多年前四川南充12岁失踪的李颖,其亲人要求作基因比对,他们由省一级政法公安弄出个调查报告,终于把这件邪恶事件,大事化小地敷衍塞责掩盖了。

其实,徐州铁链女生八娃的性奴,是这专制极权暴力,最黑暗面的曝光。反映了抢夺与霸占的匪性,从土地打家劫舍充革命开始,到士地、劳力垄断,达到一切资源垄后,性资源也要垄断。他们以权谋私谋财谋色的贪婪,反映权力失去监督后的无法无天的扩大到毫无限制。

徐州铁链女生8娃,暴露了市县乡村权力交乂玩弄后,留在农家作儿媳进行掩盖。这便是成立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几十年的政权,政客党棍就是拐卖玩弄妇女的黑手黑帮。这种以权谋色的活动,反映在

村匪乡霸的的乡长村长一级,民间谣谚讽刺他们:“夜夜都在做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他管辖的权力,垄断政治经济文化资源后,如蒙古统治者有享受汉人女子初夜权的特权一般。霸了土地还霸女子,民间赌咒他们共产共妻的老话不又变新现实吗?

在铁链女曝光时,还曝光世界网球女冠彭帅,早就是副总理级的性奴,孟子说梁恵王的:“上下交争利,而国危矣”共竞极权,既上下交争利与权,还上下交争性。虽由枪杆子高压与笔杆子洗脑欺骗,似乎其国不危,但其维稳费超军费,不仍透露孟子之言击中要害吗?

而另一对联嘲讽中上层官僚的“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藏那绿卡,不也应对危险危机,北島诗早揭露的卑鄙者的通行证吗?

因此,改革开放初年,赵紫阳取销人民公社,解放了中共的农奴。但极权制存在黑箱操佧的性奴,却在膨脹恶化。曝光徐州的铁链女,是低级类,彭帅及电视台养的较高档性奴,末必不可称拴的是银链,另种银链性奴吗?不过多些活动的空间而已。

中共这养性奴风气,又是党魁毛泽东带头相关。汪东兴这大太监遭江青恨,就与他拉皮条相关。毛泽东享用嫔妃级的性奴,无不经他物色送寝,从张玉凤到孟锦云,从空政文工团胨慧敏到机要室打字员谢静宜等,还应包括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献给老毛的上官云珠,她们,未必不可称与铁链女同命的金链女的性奴吗?据说老毛咏梅的诗“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斓熳时,她在丛中笑”还是赠上官云珠的。惹出江青借文革报复,上官云珠哭叫着喊:我没有勾引毛主席呀。这类宮廷秘密故事,应是写《民国演义》傅东华那类笔墨,来续写《红朝演义》的素材,别担心,这互联网时代,绝对有人讲好中共真实的故事的笔杆,包括胡锡进类马屁文人。都在故事里是指鹿为马那种倿臣角色了。而红朝的铁链女、银链女、金链女这些各等级的性奴故事,一定有人绘声绘色记录网上。

臣同志、臣教授等非中国特色吗 

老夫读张鸣教授文章,称大学里不尊文化本位,只尊官本位。教授不及处长吃香。不少人有教授身份,还要争取个处级师级的官衔,才有身份似的。反映了教育文化,受到党化与官府的控制。

我脑里飘来民国许多军人,虽是老粗,官高位显,并不向教授耍威风。就是名声不好,以贿选总统遭人骂的曹辊,却尊师重教,他热心办出河北大学,每月给教授发薪,他捧着盘中红纸包的500大洋,恭敬地奉给教授,且谦卑地说:兄弟是老粗,不懂教育,有劳诸位先生了。并不以以权压教,用枪杆子臣服笔杆子,看到文史里记他这故亊,便他这点谦卑,岂不也有几分可爱?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写那铁狮子胡同军阀镇圧学生,死伤30多人。并非段祺瑞下令开的枪,但是,他承担了责任,这点男子汉气慨,不也可嘉。并以终身素食作忏诲。而他还有敢抗苏俄吞併四倍于台湾外蒙的唐努烏梁海,派徐树铮收回来,受到梁启超的和贊。

那时,文化本位并不低于官本位。民国时,学校校长与县长工资相同。而今日军队排长月薪万多元,超过不少教授。官本位高于文化本位,张鸣教授认为在党官面前,如臣教授了。多少党员在书记前,不也是臣同志吗?红色军阀之霸道,岂不远甚于北洋军阀吗?

红色基因的剖析与考证 

最近,强调红色基因的坚持与传承,不绝于耳。颇令人猜疑、难道不是文革谭立夫那血统论的变调复辟,颇值得辨析与破解了。

若以中共党首毛泽东思想称红色基因,可他那打土豪分田地,乃抢掠犳匪性,倒有民企孙大午经营的现代大企被抢劫事件证明:毛泽东那基因并未削弱,而是扩大,并改用党法王法去掠夺了。

可叹这枪杆子出政权作基因,便是暴力崇拜,与塔利班等何异。暴烈权力崇拜发展到顶峰,就是文革造神,造出的毛神,全民要行礼如仪的早请示晚汇报,被美国记者斯诺来撞见,老毛只好辨解: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这应是红色基因了?可斯诺更正说:毛是斯大林加秦始皇。认为老毛无马克思主义,只三国演义。那么,他们的基因里,又是古典暴力加现代暴力之接合。从 “定于一尊”又尊出个现代素始皇,既非进化也非革命,而是复辟基因在作怪了哩!

多年前,老夫听陕北作家狄马唱《东方红》的原始版,还未全脱信天游那白马调,倒悟出红色基因在此谚谣中闪现,那歌,算是他们红歌的早期祖宗了,乃唱的:

“三八枪,没盖盖,当兵的八路没太太,等到打下榆林城,呼儿赫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如挖一挖这抢女学生的原始思想,在鲁迅《阿Q正传》睡土谷祠里阿Q做的梦,就是到秀才娘子那宁波大花床去睏觉。转化为渴望榆林城的女学生,而今天再升级为舞台歌星电台明星了。

老夫发现这伙暴力崇拜的强人,他们追求的理想,离不开他们的唯物主义,这唯物,又被食与色的追求强化。如今打开中共电视,除了崇拜权力,便是食与色的诱惑力。所以,在他们辞典字典里:由人性的异化,使“幸福”一辞,早被“性福”异化。

由此,在当代中俄两大国权力者基因里,俄国人的基因里,有彼德大帝,中国人的基因里,是秦始皇,总与西方人的华盛顿的平民基因与希腊罗马遗传的公民基因对立,正对立出文明与野蛮的决战,难道不是令人头脑一醒的装腔作势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