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跨国镇压让流亡维吾尔人担忧

0

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2021年6月24日发布新报告《无处可逃 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压迫》(图片来自维吾尔人权项目和阿克苏斯中亚事务协会发布的报告)

根据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境外的数千名维吾尔人成为北京跨国镇压的目标。

38 岁的维吾尔人艾哈迈德·塔利布(Ahmed Talib)于 2018 年 2 月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UAE) 被驱逐到中国, 据他的妻子阿曼尼萨·阿卜杜拉(Amannisa Abdulla) 称。 34 岁的阿曼尼萨·阿卜杜拉有两个 9 岁和 4 岁的孩子,现在住在土耳其。 “阿联酋的国际刑警组织打电话给我,说他们于 2018 年 2 月 27 日驱逐了我的丈夫,”阿卜杜拉对美国之音说,并补充说当时阿联酋当局听从了中国的要求,却无视了这家人无罪的声音。

奥克萨斯中亚事务协会研究主任布拉德利·贾丁(Bradley Jardine)是伍德罗·威尔逊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最近一份题为《钢铁长城:中国跨国镇压维吾尔人的报告》的作者,他说,将塔利卜被驱逐到中国是近年来面临类似驱逐的数百名维吾尔人之一。 “中国在全球 44 个国家实施拉网,影响了 1500 多名被拘留或驱逐出境的维吾尔人。”

他还告诉美国之音。“还有数千人经历过网络攻击或对其家庭成员的威胁。” 贾丁表示,中国在法治薄弱、司法不透明的国家最为活跃。 “尽管中国与伙伴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怡和说。 “这些很少被援引,相反,合规的国家更有可能以可疑的理由指责维吾尔居民违反移民签证条款并将他们驱逐出境,这涉及更少的官僚主义和更少的国际关注。”

“我的丈夫(在中国)大学毕业后于 2010 年来到迪拜,”阿卜杜拉告诉美国之音。 “他从 2012 年到 2015 年在迪拜的一家物流公司工作,后来于 2015 年在阿联酋开始了自己的在线零售业务。”

据阿卜杜拉称,2018 年 2 月 9 日,她丈夫在中国的兄弟联系了塔利卜,并紧急要求塔利卜向阿联酋警方发送他的非犯罪记录。 “当地警察(新疆)来到我丈夫的兄弟家,要求塔利卜向他们发送阿联酋警方的无犯罪证明,”阿卜杜拉告诉美国之音。 阿卜杜拉说,塔利卜于 2018 年 2 月 10 日在阿联酋政府网站上申请了无犯罪证明。 “第二天,我丈夫收到阿联酋警方发来的短信,敦促他访问沙迦当地警察局,”阿卜杜拉告诉美国之音。

根据阿卜杜拉的说法,塔利卜对阿联酋警察局的访问是一个陷阱,最终会将他带回中国。

“我的丈夫说警察取了他的指纹,正在等待中方对他的指纹做出回应,”阿卜杜拉告诉美国之音,并补充说他们当时不知道阿联酋当局和中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二天,阿联酋警方将塔利卜转移到迪拜。

“他们得到了他的 DNA,取了他的血液和尿液,”阿卜杜拉说。 “我丈夫告诉我他们是按照中方的要求做的。

在被拘留几天后,阿布扎比的国际刑警组织将塔利卜从迪拜拘留所带到了 Al Waspa 监狱。

“他们(国际刑警组织)告诉我,我的丈夫将被驱逐回中国,”阿卜杜拉说。“就这么定他们说。”

国际刑警组织没有回答阿卜杜拉关于他们为什么将塔利卜驱逐到中国的问题。

“他们(国际刑警组织)说,无论他犯了什么罪,他都会在中国处理,”阿卜杜拉说。 “如果他没有犯罪,那他在中国把事情改正后,就可以回来找你了。”

塔利卜于 2 月 25 日最后一次致电阿卜杜拉。

“我丈夫说,国际刑警组织告诉他,他将被驱逐回中国,”阿卜杜拉说。 “‘给我们的孩子起名叫阿米娜或阿卜杜拉。如果我有什么事,就去土耳其吧。更安全,”他说。”

阿卜杜拉说,她丈夫被驱逐回中国后,她带着儿子前往土耳其。

2019 年 10 月,阿卜杜拉从新疆消息人士处获悉,她的丈夫确实被驱逐回中国,并被关押在新疆监狱。

“我们于 2020 年在土耳其获得了难民身份,” 阿卜杜拉说。

阿卜杜拉说,最近几周她和她的儿子发生了几起危险事件,她担心自己和孩子在伊斯坦布尔的安全。

“几周前,我和我的女儿在一次肇事逃逸事故中幸存下来,我的儿子在学校门前被一个陌生人拖进一辆黑色汽车后逃跑了,”阿卜杜拉告诉美国之音。

她认为,这些不为人知的袭击事件发生是因为她积极向维吾尔法庭作证,并与媒体谈论她丈夫于 2018 年 2 月被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非法绑架并驱逐到中国的行为。

去年 12 月,在经过一系列听证会后,位于伦敦的非官方独立人民法庭维吾尔法庭裁定,中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对维吾尔人实施了种族灭绝罪。

据贾丁称,除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外,中国还使用“日常”策略,包括数字威胁、网络钓鱼攻击、恶意软件以及通过威胁新疆亲属的方式进行胁迫。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现任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告诉美国之音,在中国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近20年里,他感到无助、尴尬,并在许多国家和机构被视为罪犯。

“中国政府给我贴上了这个带有政治色彩的标签,这阻止了我进入一些国家,并导致我在韩国、意大利、土耳其、美国和瑞士被拘留和审讯,” 艾沙说。

根据《钢铁长城:中国对维吾尔人的跨国镇压》的报道,有超过 5000 名维吾尔人在国外受到中国政府的恐吓和骚扰。

“另外 5,532 起中国政府针对海外维吾尔人的案件,使用恐吓和骚扰来监视和压制他们,” 报告称。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他不了解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关于中国将维吾尔人从阿联酋等国驱逐出境的报道。

“我想重申,涉疆问题纯属中国内政,”刘说。 “我们要向那些造谣者指出,他们的谎言早已被揭穿,他们不可能成功地阻挠中国新疆的稳定、发展和繁荣,他们的恶意只会以失败告终。”

“我们也敦促有关智库和学者停止编造谣言,停止误导公众,”刘说。

阿西姆·卡什加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