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41): 陈良宇离心分权模式辨析(续4): 陈良宇的“东南互保”中

0
9

陈良宇 法新社图片

内容简要:

1.针对上海抵制,胡锦涛宣布“中央决定,必须实施”;

2.上海改善民众福利二度带头,东南及兄弟省再度跟进;

3.国务院出尔反尔,中央再度压制;

4.上海执意不从,再度展开调研并扩散研究报告;

5.胡温明暗两手扼杀两度东南互保分权而治。

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这一次我们看陈良宇被双规前一年,2005年,在国务院会议上抵制宏观经济调控指令之后,中央和地方的反应;看上海在进一步的民政需求中与中央的博弈。

胡锦涛宣布“中央决定,必须实施”

上海一方诸侯竟在国务院会议上公开反对中央统一政策,还拿出沿海五省数据,证明国务院政策的错误,前所未有。

会议难以为继。温家宝请出中共中央主席胡锦涛出席会议,在次日会上,胡锦涛代表中央宣布:国务院宏观调控政策乃是中央的决定,必须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这是对陈良宇欲携五省地方诸侯挑战中央集权的正式回应。

不过这个回应徒有其名,至少对上海是这样。陈良宇回到上海,继续表达不满,陈述他关于房地产供求关系的市场理论,还开始质疑党的执政能力:“党的执政能力必须体现在注重依法律来解决纠纷上,不是体现在领导同志的权力大小上。”他公然蔑视国务院权威:“国务院领导同志对一个鸡毛蒜皮具体事件的批示,算是那一条法律?”[1]

囿于上海帮和中央帮在中常委中的人数比重,囿于江泽民还是实际操盘手,胡温中央一时难以阻止上海自行其是。

从这次国务院全国各省大员会议(2005年4月中旬)到中共中央以“双规”的方式公开整治陈良宇(2006年9月24日),总共有近一年半的时间。这期间,中央和地方之间潜在对峙局势并未静止。

上海改善民众福利二度带头,东南及兄弟省再度跟进

陈良宇在这次国务院会议上针对大一统概念提出的“沿海五省”和“地方利益”的概念、强调的科学发展观和“市场机制”的道理、陈述的“政府干涉导致恶性竞争”的意见,各省与会者只要有自己地方的务实经验,都会心领神会。

而陈良宇不仅以上述概念和思想直接挑战中央,他还特别喜欢介绍“上海经验”,不是别的上海经验,是抵制中央政策的上海经验。他在上海亦说亦做,成为各地方实际上的表率。[2]

上海带头,全国看齐。国务院宏观调控各省大员会议的次年,2006年,上海“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拟定的提高社会低保劳保发放标准的决定及其相应措施,得到京津两市和山东、江苏、福建、广东、海南以及习近平时任省委书记的浙江省等沿海六省的正面响应,这些省市分别决定跟进。甚至各省公布提高当地的社会低保劳保标准这一信息的时间,都与上海一样,在2007年元旦或春节前夕。

正如庚子国难期间的“东南互保”不仅是沿海省份的联合行动,也带动了内地如陕西、四川的追随一样,上海的行动不仅激发沿海六省两市的积极响应,而且影响到重庆市和四川、江西、安徽等省。这些地方希望采取同样的行动,却没有足够的财力独立执行,于是向中央提出申诉:上海带头、沿海地区跟随,给他们这些“兄弟省市”带来巨大社会压力。他们要求中央给他们财政补贴,以便也能提高自己省份的社保劳保标准。这些兄弟省份说:否则他们在自己省市的工作就很难做。[3]

——形成了中国东南部各诸侯联合起来、独立于中央的互动局面。这不是风行腐败的互动,是直接提高民众福利,把发展经济赚到的钱还给百姓,直接放到他们的口袋里的互动。从地缘政治与经济角度看,这是陈良宇带动下,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出现的第二次东南互保行动——依然是针对具体政策发展出来的地方自治行动。

国务院出尔反尔,中央再度压制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上海和东南部各省举动的反应还算通融,他指示上海可以先做试点,沿海省市缓行一步,试点之后再慢慢研究。

因为要当家管理国家民众的吃喝拉撒柴米油盐,中共政权中的历届总理大部分比总书记务实些,也容易从实际出发解决问题。但是温家宝这一指示两三天后就改弦易调了:他继而传达了中共中央常委会的讨论意见,据悉是总书记胡锦涛的个人意见:在《社会保障法》出台之前,上海不要动,不要改变现行的社会低保劳保发放标准。[4]领衔沿海地区、独立行动的上海被明令禁止,自2005年国务院会议后,这是胡锦涛第二次出面替温家宝做主,坚持中央大一统指挥。

上海执意不从,再度展开调研并扩散研究报告

假使上海俯首,唯命是从,东南沿海的跟进计划当然也就此胎死腹中,后来的一系列变故包括上海的政治地震,都不会发生。

但是陈良宇依然视中常委的建议为乱命而不从。这一次抵抗与一年前抵抗中央宏观经济调控计划一样结实,如我在本系列32集中简要提及的,上海劳保局局长祝均一组织起相应的研究班子,根据研究成果和数据,论述社保标准不应统一指令、硬性规定,而应根据各地不同情况分别处理。这当然就需要地方自主,分权而治。研究班子写出了相关的研究报告,不只一个,是系列报告。这些报告不仅在上海内部交流,也发给了兄弟省市,还散发到了中央有关机构以及部分全国人大代表。

资料图片:2002 年 2 月 27 日,上海市市长陈良宇在上任的第二天,与副市长周慕尧(左)在上海为外国媒体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法新社)

资料图片:2002 年 2 月 27 日,上海市市长陈良宇在上任的第二天,与副市长周慕尧(左)在上海为外国媒体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法新社)

事情扩大化了,这一举动说明陈良宇决心独立自主地处理上海社保劳保问题。

最令中央忌惮的不仅是报告本身,陈良宇处理这些系列报告的做法是超越中央权威,为东南地方诸侯联手行动、扩大自身权益制造舆论,鸣锣开道。

中国在经济改革出现了分权而治的苗头和可能性。如果温家宝重民本、尚仁政、而且有卓识,有勇气,他应该把上海的努力视为中国走向政治文明的一次机会,允许就此一具体问题展开讨论,为地方分权开启一道门缝。 有效的、稳步的、和平的改革,往往来自现实中的具体需要;任何合理的发展,都是从生活中生长出来的,而不是单凭理想虚拟的。在1949年中国易帜为极权体制之后,中国实行政治文明转型的梦想,已经经历了经济改革(1976)产生中产阶级的期待落空、也经历了街头运动(1989)导致专制政府垮台的努力的失败,此后还会经历红二代上台(2013)产生内部变革的幻想的粉粹。而上海的东南互保(2005—2007)是在经济改革中自然而然形成突破口,它指向东南沿地区区域自治,无论从中国当时的经验还是后来的教训看,它都是一条安全、和平、渐进、平稳的走向文明的道路。可惜中国没有戈尔巴乔夫式的政治家,没有叶利钦式的决断力,不能成就司徒雷平那样的真正为国家民族百年长远大计实施手术的改革家。东南互保,分权而治,在中国广袤土地上本来拥有的地缘上的可能性,被扼杀了。

胡温明暗两手扼杀两度东南互保分权而治

针对上海试图领衔东南地方诸侯联手自主的做法,中共中央的决定派驻中纪委检查组进驻上海,针对上海社保基金一案进行调查。

中央集权统治大于国计民生,重于地方建设,高于改革需要,是绝对不能分化和削弱的。事实上,早在2005年四月的国务院会议上,陈良宇针对中央大一统调控指令的第一个抵抗回合后,胡温政府虽然囿于形格势禁而未动声色,却在那时就暗中开始了一系列动作,准备整治陈良宇:“收集材料、高层密室议论、交易,特别是胡锦涛安排在上海任市委副书记的王安顺的眼线,掌握了陈良宇的一些贪污腐败的材料……”[5],如此下力的准备黑材料,时间长达近两年之久。[6]

很少有人能经得住这样的调查,尤其是大刀阔斧改革期间的陈良宇,即便严格自律,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瑕疵。

到2006年,中央决定为阻止东南沿海省市联手自行其是,以社保基金案为由派纪检组进驻上海而遭到上海抵抗时,胡温政府对当时上海局势的理解显示,他们完全背离中国国计民生的立场,站在中央权力阶层的立场:温家宝对吴官正表示,他认为上海已经是一个“懂得利用官民结合的特殊的利益集团”,他中国贫穷地区的局势也持同样的判断。[7]

自49年中共执政,官民矛盾是中国所有社会矛盾中最尖锐而无法调和的矛盾,原因就在于中共自己是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中国几乎所有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个特殊利益集团的存在,因为这个利益集团掌握了立法、司法、行政、言论、军事大权,而没有任何与之抗衡的力量。如今中国终于有了官民一体的现象,说明上海官员体恤民情、为民执政,利国利民。能够“利用官民结合”的所谓“特殊利益集团”肯定比集一切权力与一身而奴役人民的中共利益集团有利于人民,这是不需要论证的。标炳为人民服务中央政府,应该欢迎这样的官民结合的利益集团,而不是实施打压。实施打压,只能再一次证明中共这个最大的利益集团绝不允许自己之外的任何利益群体独立存在,一旦独立,就是挑战中央集权。

陈良宇2005年四月首次抗拒中央大一统的宏观经济调控计划,携东南五省并为之做出表率;2006年二次抗拒中央对提高社保劳保标准的禁令,带动东南各省和其他兄弟省举步跟进,其论据更加充分、目的更加明确、范围再度扩大,舆论越过各省直达中央机关和人大代表。这两次东南互保、分权离心行动,是中共中央把他从中共特殊利益集团中彻底清除、并被判刑下狱的真正原因。

这是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下次我们探讨陈良宇“东南互保”分权离心的认知和思想,以便更深地了解他所代表的中国的命运。我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北明。下周见。

注释

[1] 杨中美《习近平——站在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领导人》p.150/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2] 参阅笑笑:胡锦涛被套牢  陈良宇是赢家不是输家/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10/05/06。

[3] 同上。

[4] 同上。

[5] 这些所谓“贪污腐败”情况请参阅本系列此前相关章节。

[6] 引自并参见杨中美《习近平——站在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领导人》p.156/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7] 笑笑:胡锦涛被套牢 陈良宇是赢家不是输家/“中国民主正义党” cdjp.org/2006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