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社公布新疆疏附县监狱1万多名维吾尔人名单 该县每25人中就有1人涉恐怖主义

0

美联社16日公布被囚禁在新疆疏附县监狱一万多名维吾尔人的名单,平均每25人就有1人被以恐怖主义相关罪名判刑入狱,监禁率堪称世界第一。 AP

美联社16日公布被囚禁在新疆疏附县监狱的一万多名维吾尔人的名单,该县平均每25人中就有1人被以恐怖主义相关罪名判刑入狱,监禁率堪称世界第一。海外维族人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批评中国政府以莫须有罪名掩盖非法大量监禁维族人的罪行,并呼吁赴中国调查新疆人权的联合国专员,勿被中共捏造的表象蒙蔽。

美联社日前取得并部份核实一份名单,其中包含中国新疆南部疏附县监狱的1万多名维吾尔人姓名,罪名主要是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或中国政府经常用来定罪异议分子的“寻衅滋事”,而非谋杀窃盗等刑事罪。刑期介于2年至25年,平均为9年,大都在2017年被逮捕,多数人仍在狱中。

该报导并指,被关押者来自不同性别和年龄阶层,而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维吾尔人”。疏附县居民约26万多人,平均约每25人就有1人因恐怖主义罪名被判入狱,监禁率世界最高,比美国高出10倍以上。另根据中国2013年的国家统计数据,疏附县的监禁率也比中国整体高出30倍以上。

美联社指出,中国政府残酷镇压维吾尔人,宣称是反恐战争。这份名单是迄今出现被关押最多的维吾尔族人清单。中国当局则否认以维吾尔人为目标,新疆地区政府称,判决是依法执行的。在国际社会强烈批评下,中国官员宣布于 2019 年关闭维吾尔人被关押的短期法外拘禁营。但至少有数千名维吾尔人仍被以莫须有的恐怖主义指控,被关数年甚至数十年。

2021 年 4 月 23 日,警察站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的外门。中国官员带领美联社记者参观了一个由“培训中心”改造成的看守所 达坂城占地 220 多英亩,估计至少关押 10,000 名囚犯——使其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拘留中心,也是地球上最大的拘留中心之一。 (美联社)

2021 年 4 月 23 日,警察站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的外门。中国官员带领美联社记者参观了一个由“培训中心”改造成的看守所 达坂城占地 220 多英亩,估计至少关押 10,000 名囚犯——使其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拘留中心,也是地球上最大的拘留中心之一。 (美联社)

海外世维会:从名单找出自己亲人 名单是真实的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曝光的名单,只是冰山一角,中国在当地建集中营,强制将上百万维吾尔人不经任何司法程序而关押到集中营里。”

迪里夏提表示,数据客观、公正地印证中共对维吾尔民族进行反人类迫害是普遍性、系统性的。“不分男女老少,纳入统一清洗、镇压的范围,同时中共对外宣称保障维吾尔人权、尊重维吾尔的生活方式,企图误导国际社会。曝光数据名单再次揭露中国的谎言,期待国际社会能意识到,跟中国政府对话解决不了问题,只有采取强硬制裁,迫使中国政府作出停止在当地推行种族灭绝和系统性迫害的行为。”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里夏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报导提及有在挪威、美国、土耳其的很多海外维吾尔人找到自己的亲人在名单上,因此这份文件的真实性没有疑问,暴行是真实且正在发生。其他还没被判刑、被关在集中营强制劳动的维吾尔人更多,相信会有更多名单出来。”

哈萨克人:多名同学只因信奉伊斯兰教被中共指控恐怖分子被抓

从新疆逃出的哈萨克人赛尔克坚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将在新疆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都视为恐怖分子,只因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平日会祈祷、周末做礼拜。事实上中国政府在新疆严格管制枪支、连刀子都管控,手无寸铁怎么当恐怖分子?他的同学陆续被抓、被扣上恐怖分子的罪名,但他们都不是恐怖分子。2019年中共开始也对哈萨克人扣上恐怖分子罪名判刑,最少三年,最多无期徒刑。中共订有72条罪名,违反任一条就被关进集中营或监狱。

赛尔克坚说:“新疆自治区,不让一个人出去到外国,也不让一个人从外面进来,新疆简直就是一个大的露天监狱,2017年后我就回不去中国,在里面的兄姐也得不到签证不让他们出国。人没有说话的自由,也不能聊在哈萨克斯坦听到什么,甚至去年三月有人在微信分享哈萨克斯坦的歌曲都被判刑三年。”

2021 年 4 月 23 日,警察站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的外门。中国官员带领美联社记者参观了一个由“培训中心”改造成的看守所 达坂城占地 220 多英亩,估计至少关押 10,000 名囚犯——使其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拘留中心,也是地球上最大的拘留中心之一。 (美联社)

2021 年 4 月 23 日,警察站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的外门。中国官员带领美联社记者参观了一个由“培训中心”改造成的看守所 达坂城占地 220 多英亩,估计至少关押 10,000 名囚犯——使其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拘留中心,也是地球上最大的拘留中心之一。 (美联社)

伊里夏提说,名单此时曝光,很可能是为唤醒参与调查新疆人权的联合国成员明白不要单方面相信中共的说法。

学者:联合国调查期间 中共以“反恐”名义掩盖集中营酷刑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员侍建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去新疆访问调查,中国要做些准备。“他把一些可以暂时,或已在再教育营关一段时间、经过改造达到某种程度的人放出来。另对他觉得没法放出来、对伊斯兰信仰比较虔诚、比较阿拉伯化的就转入监狱,以反恐的角度宣称他们犯了恐怖主义罪名。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去看时,就可交代再教育营已结束,都是犯了中国反恐法。当然是会有争议的。”

侍建宇说,对疏附县1万多人被关进监牢并不惊讶,但中共以“反恐”为名将受质疑。5月10日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才发表公开声明提及,恐怖主义破坏信任、造成恐惧,反恐无庸置疑,但发现很多政权以反恐为名公然侵犯人权,如未经正常审判程序,对政治异见者污名化,或对整个种族、民族、特定宗教进行歧视,鼓吹暴力对待、敌意对待,这是不对的。虽然点名叙利亚、伊拉克,没有提到中国,但与去新疆调查访问时间有重叠。

侍建宇提到,疏附县在南疆,属传统、务农型态的维吾尔聚居地,约从九零年代大量传入伊斯兰教,训练一些人毕业后到清真寺主持礼拜,中共认为挑战到其极权统治,视为极端伊斯兰教信仰蓬勃发展的地方。如果流出的资料可信,正常民主国家不会有这么高的比例被关进监牢并被安上恐怖主义罪名,一定是政治诉求没有得到满足。或以反恐为名欺负、歧视一个民族或宗教。

1/25男女老少都是恐怖分子?民族自决?迫害宗教自由?

侍建宇强调,中共很难合理化其“反恐”指控:“如果一个社会超过二十五分之一 的人都是恐怖分子,这可能就不叫恐怖主义,可能叫做民族自决?或要叫革命?或你就是迫害他宗教自由? 这比例是不是太夸张?几乎每二、三个家庭里就有恐布分子,简直那个地方全都是恐怖分子,还包括男女老少,更莫名其妙。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我觉得中国是没办法解释清楚的。”

侍建宇认为,中国若无法对联合国解释清楚,将遭批判挑战,或许二十大之后,中共会改以其他名义,如立什么国民教育法等法律名称,重开教育营,也可能不再用反恐法关押人。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梒青 网编 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