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琅 | 权力与财富:什么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

0
17
先知书店 先知书店店长荐书 2022-05-21 19:00 Posted on 北京
Image
权力与财富
什么才是真正的资本主义?
文:刘琅  编:先知书店
若是突然有人问你:什么是资本主义?或许,学富五车的你也会大脑一片空白。这是个浅显易懂但却颇费脑筋的问题。那么,我们先来看看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定义”。
凡事,定义都很难。其实两千余页的《资本论》对“资本”和“资本主义”,都没有下过定义。或许这也正是马克思的非凡之处。他只说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他那个时候的“现存社会制度”。所以,他批判资本主义,也就是批判当时那个“现存社会制度”。
Image
▲卡尔·马克思(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
马克思反对资本主义,不等于反对资本。把小农经济时代分散的生产资料集中起来转变为以货币为表现的社会投资,这当然是历史的进步。所以马克思从未反对这种组织形式。他反对的是在联合起来的生产资料即资本面前,劳动者却仍是分散的。他反对的是资本只为资本家私人服务。马克思并不反对资本,他所主张的是,劳动者阶级必须打破国家,即资本家支配的,建立在战争国债基础上的政治形式,而以劳动者的联合体代替之。
打住,若是如此这般地往下说,必然越说越玄。诚然,所谓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自马克思时代以后,特别是进入20世纪之后,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很快就不是马克思那个“现存”的货色了。所以,著名才子郎咸平教授在清华大学的演讲中也讲到:“《资本论》的结论就是资本主义必定灭亡。我可以告诉各位,马克思心目中的原始的资本主义确实已经灭亡了。”
郎教授的意思是:拜托,时过境迁斗转星移,现代西方资本主义已经走过了几个发展阶段,起码不再是“初级阶段”了。在其初级阶段,是重商主义(保护主义)时代的原始积累资本主义。那个阶段的资本主义实际也是国有制为主的资本主义(路易十四时代著名的东印度公司就是一个国家背景的垄断组织)。
Image
▲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伦敦的大楼 | 在欧洲历史上,17到19世纪间存在过七家东印度公司
中间阶段(第二阶段)是经济殖民主义全球化的古典自由主义(亚当·斯密时代),那时的确是小企业为主而且自由竞争的私有制资本主义。19世纪的古典自由资本主义的运行方式是同自由主义模式所描述的情况相接近的。当时企业的规模一般较小,因此任何一个私营企业都难以在市场中占据垄断地位。
然而现代形态(第三阶段)的资本主义,即20世纪形成的发达资本主义,其经济形态已不是离散型私有化的自由资本主义。现代资本主义在本质上和功能上都是混合所有制基础上的国家资本主义,而不是亚当·斯密模式的“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资本的所有权与经营权早已经分离——其力量强大的秘密也正在于此。
分配方式上,西欧、北欧一些国家的经济,具有高度的社会化性质,在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非常接近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当初构想的社会主义模式。
就连前苏联和多数东欧国家,尽管经历了90年代的制度剧变,社会保障体系在基本上并未废除,因此仍在发挥社会稳定阀的作用。这也是它们虽然引入了私有化和西方的多党制政治制度,国家却至今没有发生大的动乱的原因所在。
然而,中国左右两翼的理论家都对当代资本主义的社会生活和实际情况缺乏全面和正确的研究和了解。一方由于无知而误解当代资本主义的福利体制,认为它是所谓“欺骗”无产阶级的伪善。另一方则有意忽视甚至掩盖当代资本主义制度中的社会保障制度这一面,把当代资本主义宣传为单一私有化放任自由竞争、鼓励两极分化以至抛弃失败者的社会达尔文体系。
亲爱的,今天的资本主义,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还是旧时代的那个“资本主义”吗?早就不是了,甚至可以说,也已经是新旧社会两重天了。
Image
▲现代西欧,尤其是北欧,公民的福利保障是全世界最高的
其实,谁都能够感觉出,现代西方国家的“资本主义”,早已不是19世纪的资本主义了。重大变化的表现是什么呢?比较重要的,例如,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19世纪末期提出要建立“社会保障体系”,保障每一个德国人,而不只是资本家。
但是,社会保障制度思想的本身,给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带来一个根本的变化,它使得人民不再害怕自己的国家。美国也是在“罗斯福新政”的最初两年,开始实行社会保障制度。
一百多年来,目前的西欧,特别是北欧,已经建立起相当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保障每一个公民。但是,为什么咱们中国经济学家就可以以“改革”和“市场经济”的名义,让穷孩子们读不起书,让穷病人得不到医疗,把改革之前原本就很微弱的一点点“社会保障体系”,又完全摧毁掉呢?而且还振振有词!他们究竟是仅仅“补资本主义的课”?还是一头钻进“当代资本主义”之前的那个马克思时代的“资本主义”洞眼里去了?
不管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离不开资本,问题在于它为谁所用,它所创造的财富属于谁。在马克思看来,共产主义就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即在协作和对生产资料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在这一点上,即法权关系上,当代无论是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其它国家,都没有发生本质的改变,即没有实现以联合起来的劳动,支配联合起来的生产资料。资本为少数人垄断的本质从未改变。但是,马克思也指出,当资本为少数人垄断的时候,资本主义就是钱生钱的欺诈游戏,因为这时候资本家不必通过市场交换和生产领域就能在金融机构之间赌博生利。
在资本主义社会,每个人都是他人的敌人。最诡异的是,就连资本家自己也不例外。当资本家玩弄资本的时候,他们自己变得越来越骄奢和无能,最后被代理人爬到委托人头上。在这个意义上讲,资本主义的灭亡确实是不可避免的。
今天我们需要对资本主义作出重新认识,因为以前只是用汉语词意去分析资本主义这个外来概念,其结果往往大谬。资本主义更准确的说法是自由企业制度/市场经济社会。在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共性是“从权力得到财富”,由此可以推导出资本主义的社会共性是:“用财富得到权力”。
Image
已故外交家吴建民曾说,看错世界,要倒大霉的。当下最大的困局就是,很多人既不了解财富创造的真正过程,又对其背后脆弱的“资本主义秩序”横加指责、万般刁难。在这之前,实在应该先弄清楚到底什么是资本主义。对于国人而言,了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要且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