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北京被指严重侵犯人权

0
FILE - Michelle Bachelet, UN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speaks to the media about the Tigray region of Ethiopia during a press conference at the European headquarters of the United Nations in Geneva, Switzerland, Nov. 3, 2021. The United States wants China’s government to give “unhindered and unsupervised access” to the U.N. human rights chief Michelle Bachelet when she visits China and its western Xinjiang region in May, Ambassador Sheba Crocker, the U.S. permanent representative to U.N. institutions in Geneva, said Wednesday March 9, 2022. (Martial Trezzini/Keystone via AP, File)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5月23日起对中国新疆进行为期一周的访问。美国希望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5月访问中国及其西部的新疆地区时”不受阻碍和不受监督”。 AP – Martial Trezzini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5月23日起终于获得在中国新疆考察人权一周的机会,但一些国家和国际人权组织对北京当局能否允许联合国代表团“不受限制的”考察颇存疑问。

这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2005年以来首次访华,巴切莱特此行主要去新疆的乌鲁木齐、喀什以及广东等地访问,“与一批国家的和地方的官员会晤”,以及“与民间组织的代表,商界代表,大学学者会谈”,预定在访问结束之日在广东一所大学举行新闻发布会。国际社会正在密切关注,巴切莱特能在多大程度上了解到新疆人权问题的真相。

一些国际人权组织现在担心,对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所称的新疆发生的“种族灭绝”进行国际独立调查的希望可能会落空,中共政权可能利用巴切莱特之行来粉饰维吾尔人的处境甚至为自己洗刷罪名。

国际人权组织指控中国当局在新疆反人权的行径主要有:

大规模关押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调查,中国当局在新疆建立集体关押中心,集中关押了一百多万维吾尔穆斯林以及其他少数民族的穆斯林。

北京反驳称,这不是“集中营”,而是“职业培训教育中心”,旨在帮助当地人就业以及去除伊斯兰极端主义影响。

但大量曾被关押过的见证人指控在关押中心内部发生了强奸和暴力行为,关押中心处在严密的监视系统之下,通常被用来进行政治灌输。

法新社对2018年中国政府文件的研究显示:中心守卫人员配备着催泪弹、以及可致人于瘫痪的电棒,配有红外线监视系统的关押中心周围铁丝网密布。

大量中国政府文件外泄,尤其2019泄漏的新疆秘密文件,使得外界有机会更深入地了解北京实施大规模关押的战略意图。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东亚研究教授托宾(David Tobin)获得的文件清晰地显示了新疆官员是如何被动员起来系统镇压穆斯林的。

其中一份文件是2016年出版的手册,详细介绍了审讯技巧,并敦促官员警惕阿訇或 “两面派 “的宗教信徒。

强迫劳动

中国还被指控招募维吾尔人参加与从服装到汽车等行业的国际供应链相关的强迫性的”劳动力转移 “计划。北京则声称,这些举措是为了给低收入农村居民提供工作机会以减少贫困。

但研究表明,当局强迫数以万计的人在一些与拘留营系统有关的田间和工厂工作。去年,美国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进口由新疆强迫劳动制造的产品。4月份,中国宣布已经批准了两项反对强迫劳动的国际公约。

强迫结扎

一些大学学者和非政府组织活动人士称,自2017年以来在新疆实施了严厉的节育措施,包括限制生育名额和进行绝育手术,被指是蓄意减少少数民族生育的计划的一部分。

北京当局反驳了这些说法,认为出生率的下降反映了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规范的变化。根据当地政府的统计数据,2017年至2019年,新疆一些少数民族县的人口增长急剧放缓。

甚至在中央政府敦促主要是汉族的人口生育更多孩子以避免人口危机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文化湮灭 

据研究人员和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称,近年来,北京当局对维吾尔人的宗教、文化和语言习俗发动了毁灭性行动。

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称,自2017年以来,新疆约有16000座清真寺,占该省总数的三分之二,在政府政策下被摧毁或损坏。

2019年,法新社记者对该地区的访问中,目睹了几个被夷为平地或被用作其他用途的宗教圣地。

据指出,维吾尔人还受到不能使用自己语言的压力,并被要求放弃祈祷、拥有可兰经和留长胡须等伊斯兰习俗。

作者:安德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