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习近平统治能力广受质疑

0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left, and Premier Li Keqiang talk after the closing session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in Beijing, Thursday, March 11, 2021. China’s ceremonial legislature has endorsed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s latest move to tighten control over Hong Kong by reducing the role of its public in picking the territory’s leaders.(Roman Pilipey/Pool Photo via AP)

2021年3月1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幕会后交谈。 AP – Roman Pilipey

尽管从党国体制看,身兼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是强大无比的,今年秋天自我接班似乎也不应成为问题。

一些观察家指出,习近平在党内,在民间引起的反对越来越多,尤其不得人心的清零政策加剧了这一趋势,但支持率高低,在中国这样的体制下并不重要。美国华盛顿特区美国大学专制政权专家约瑟夫.托里吉安指出, “中国的政治不是人气的竞争,这个标准不是获得权力的决定性因素”。『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分析,在这种独裁体制下,领导人无须乎多数民意或多数党意的支持,也能高居权力宝座。

然而,中共向来强调“民心”“党心”,尤其强调领袖得到了“人民的爱戴”。而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最近一系列有关“抗疫”的讲话中,也特别强调之所以“坚决清零不动摇”是为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清零若成功,将使“亲自指挥”抗疫的习近平成为“英明领袖”。

现在中国出现的情况使习近平的这种说法自相矛盾。媒体人石扉客描述了这一悖论,“上海封城40多天,市民们前半截最担心的是就医问题和物质保障问题,后半截最担心的是被集中隔离和被入户消杀,总之唯一不担心的就是病毒本身。”

上海清零抗疫,严厉封城,造成严重的人道灾难,实际的结果背离所谓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病毒引起的损失根本无法与次生灾害造成的后果同日而语。

上海居民的不满到了什么程度,一个拒绝被警察强拉去方舱的青年发出的“我们是最后一代”的吼声就是一个明证。在一个被强迫实施计划生育数十年结果发现人口剧减、当局匆忙改弦易辙鼓励青年夫妻多生孩子的背景下,这句宁肯断子绝孙,宁愿躺平也不愿屈服的誓言,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狂热的清零政策使得习近平所说的“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在上海,在许多实施严酷清零政策的地方失去了公信力。从上海民间传出的种种说法可知,人民怨怒冲天,受到的屈辱一言难尽。

中国战略智库分析研究员邓聿文指出,中共向来强调所谓党心民心,习倘若真正在乎这点,他应该看到,党心民心正在发生不利他的变化。他认为,上海抗疫出现的种种乱象让越来越多的人对习的能力和统治失去信心。

而法国世界报分析,中共自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我给你繁荣,你给我服从的某种程度的政权和人民之间达成共识正在破裂。

习近平罔顾经济只顾巩固个人权力的清零举措,导致中国经济出现罕见的衰退,四月份的经济数据甚至连一些中共的宣传人员都承认“惊心动魄”。

而彭博经济研究所评估,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会跌至2%,远低于官方设定的5.5%,这将是被称之为“十年浩劫”的中国文革结束的那一年—1976年以来最低的水平。专家分析造成这一经济严重下跌的原因与习近平的清零、封城,停产,切断供应链,不能旅游,均有重大关系。

习近平自上台不久就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手中拿走了经济决策权,现在经济局势危矣,李克强频频发表讲话,如同救火队长一样抢救经济。

李克强抢救经济给人造成习降李升的错觉,习的权力没有任何减少,李似乎也不可能从习手中夺取权力,一些报道援引党内知情人士称,李希望对未来的总理人选起到作用,他能做到吗,存疑。但是李的行动,至少衬托出习亲自指挥的狂热清零,使中国经济倒退到了什么地步。

中国的经济被清零清到这种地步,也绝不是李克强凭着三板斧就能力挽狂澜的,而一些分析认为,习在这个关头,更不可能承认清零失败,他绝不会认输,清零已和他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各级官员来说,不清零,等于对习本人不忠。

民怨,党内对习的不满削弱了习的威信,“救经济”一派似乎很有声势,在“党心民心正在发生不利他的变化”的情况下,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失去“党心”后,且的确存在着强大的反对习近平的力量的局面下,习可能会采取更加严酷的斗争手段来巩固权力。

法国中国问题专家高德蒙(François Godement)指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我们自1970年代末以来所了解的其他中共最高领导人不一样。新皇帝是一个对内强硬、对外扩张的人,有决心,也很顽固。斗争,是他最喜欢的方式之一。

政治学家吴国光预测在七八月份以前,习会对党内高层政治人物进行清洗,“他要借此来进一步威慑党内精英,使得各种各样有可能挑战他的力量不敢有所动作,甚至也不敢发出进一步的声音。但同时也借机清除他不喜欢的人,空出位子来提拔他所喜欢的人等等。”“二十大代表在阴影下,战战兢兢走进会场”,一致通过习近平连任,而这一连任很可能通向终身制。

一些专家指出,有关二十大的人事安排将是衡量习的政权是否真正稳固的重要指标。比如习的亲信,上海市委书记李强能否入常就是检验习近平权威的一个标志。有人认为李强仍然能够入常,否则将严重削弱习的威信,但邓聿文的看法是,上海防疫搞得天怒人怨,李强入常亦非铁板钉钉。他预料,中国的清零政策照这样走下去,20大前,还会出现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