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警察档案:中国镇压维吾尔人的机器是这样运作的

0

在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前往中国尤其是新疆访问的背景下,包括法国世界报在内的全球多家国际媒体5月24日星期二同时披露了从新疆警方电脑泄露出来的一些资料,这些资料被称之为是“新疆警察档案”(Xingjiang Police Files)。

法国世界报的相关文章表示,这些数以千计的来自中国警方的文件,被交给一名德国的研究人员,现由包括《世界报》在内的国际媒体发表,它们揭露了中国镇压维吾尔人的机器的运作,讲述了在拘禁中国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营地里的情况。

根据世界报,从周二披露的“新疆警察档案”文件中,可以看到一份标注日期为2018年的“上课时杜绝扰乱和逃跑的指示”。根据这一指示,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疏附县(音Shufu)的“职业培训中心”里,纪律是这样的:如果学生不听指挥的话,武警可以鸣枪示警。如果学生不屈服于威慑、继续让情势紧张、或试图逃跑或夺取武警们的武器的话,他们就会被杀死。

上述指示是从泄露的大约10万份警方文件中摘录出来的,这些警方文件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专门用于中国共产党所说的维吾尔人的“教育转化”的。

从周二披露的“新疆警察档案”文件中,还可以看到2018年9月25日特克斯县拘留中心的一次防暴和防止入侵的演习的情况。这一演习持续了四分钟。当天下午4点28分,有七名警察其中三名是戴头盔的警察,他们制服了一个人。4点30分,一个手拿着长长警棍的看守挡住走廊的路。4点31分,被制服的人头上被戴上头罩、手上被戴上手铐,脚上还拴上了脚链。4点32分,被制服的人戴着手铐,坐在“老虎凳”上接收审问。世界报指出,这些做法在2015年就已被联合国视为酷刑工具。

根据世界报,这些警方文件是由一位不求回报的消息人士提供给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的,它们在中国境外得到了十四家国际媒体的核实。自2019年以来,郑国恩及一些非政府组织对这些警方文件进行了一系列的披露,他们对揭露北京对新疆的镇压带来了决定性的新亮点。

这些文件包括从2000年到2018年期间的数千个电脑文件、包含2万多个被逮捕的维吾尔人的姓名,452个登记册、无数的指示、简报和警察工作报告。它们来自喀什地区的疏附县公安局和伊犁地区的特克斯县公安局的电脑。这些文件通常用非常官僚和抽象的语言写成,从内部描述了所谓的“职业培训”营地其实是武装和强制性组织,描述了警察安全力量的实地部署。

郑国恩表示,“喀什地区疏附县公安局的内部档案包含该地区28万6千名居民的个人信息,显示了2018年有12.1%到12.5%的少数民族成年人遭受了某种形式的拘禁、再教育、拘留或监狱”。当时,疏附县的新的“职业培训中心”里有8千人,有登记册记录了所有这些人的个人数据。这么大比例的人被拘留,甚至都超过了斯大林时代。一份报告指出,“这比中国全国监禁率高64倍”。

此外,这一次的披露,首次公开了大约5000张3到94岁的维吾尔人的登记照片,其中许多人是农民,这些照片拍摄于2018年1月至7月期间,它们或者是在疏附县派出所拍的,或者是在疏附县的再教育中心拍的。其中的2884张照片,照片上的人的身份都得到了准确的辨认,最小的15岁,最大的73岁。由于不知道这些人今天是否拥有自由,为了保护他们,《世界报》选择了不暴露他们的身份,并对他们的照片进行模糊处理。

作者:阿曼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