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的“红色文化”已经成为习近平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0
12

薄熙来案庭审现场(视频截图)

我们《夜话中南海》专栏上期文章《薄熙来当年重庆“打黑”的总后台其实是习近平》在文学城转载后,网友“菲斯普的里尔克”发表评论说:“薄是坏并不蠢,习是又坏又蠢”;网友“彼采荇兮”则跟帖感慨:“又坏又蠢的,把坏而不蠢的搞下去了,看来不是物竞天择啊。逆向淘汰也没这么个淘汰法的”;网友“中国梦姑”的跟帖是,“总后台可能谈不上,薄熙来看不起习近平。比较大可能是,思维一致。”

关于薄熙来看不起习近平的话题,笔者2013年曾在本专栏的《习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来的故事》一文中有所介绍。说的是薄熙来受审之前,笔者即已经收到过一个关于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之间“友情互动”的“段子”:说的是王立军被中纪委和国安部收押之后交待了大量薄熙来的“政治罪行”,其中之一就是他当面阿臾习近平,却又在背后诋毁和贬低习近平。具体内容是,薄谷开来曾亲口告诉他王立军,说薄熙来问谷开来:“习阿斗要君临重庆了,你是不是也要见一见?”王立军说,薄谷开来当时叮嘱薄熙来“一定要多给立军安排一些在习近平面前的表现机会”。

在中共政权已经以薄熙来“重庆打黑”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了全国范围内的“狠狠打击网络谣言”的严峻形势下,如上段子是不是“谣言”实难断定。但薄熙来打小就看不上习近平的说法,绝对是大多数中国人还不知“网络”是何种东东的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里,就传到笔者耳朵里的故事。当时是因为笔者的一本《中共太子党》招致读者反馈无数,其中之一就是一位“太子圈”内的人士亲口向笔者讲述,习近平小时候是随着薄熙成和薄熙宁称薄熙来为“二哥”的。

习近平与薄家男丁中的老四薄熙宁同庚,薄熙来和薄熙成分别年长他四岁和两岁。自幼喜欢踢足球的习近平被全家逐出中南海之前的惯常玩伴是薄熙成和薄熙宁,而对当时身材也比他习近平高出一截的薄熙来只有仰视的份儿。幼时的敬畏决定了日后的习近平一旦被薄熙来“辅佐”,肯定就真的成为“阿斗”了。

至于习近平与薄熙来“思维一致”的话题,笔者在本专栏上月的一篇文章《薄熙来当年的重庆举措全是为习近平搞的政治试点》,以及过去几年来陆续发表的《习近平和薄熙来抢夺“红色文化”专利权》、《薄熙来本应是习近平主政的最得力助手》、《习近平发动“扫黑除恶”等于是在要求全党全国向薄熙来看齐,向王立军学习》等多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过了为什么说当年“民众在网络直率地批评重庆当局践踏人权,让红色文化沉渣泛起”,不但根本不是薄熙来和王立军最后“崩盘”的原因,而且在薄熙来和王立军双双入狱之后,习近平恰恰是在整个中国施行了一条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红色文化”已经从薄熙来时代的沉渣泛起演进至“红”遍整个中国,“红色文化”事实上已经成为习近平“新时代”的主旋律,是习近平“百年复兴”和“中国梦”里不可或缺的核心内容之一。

2007年,习近平成为政治局常委,薄熙来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重庆市委书记后,习近平曾在中央书记处会议和宣传工作会议等多个场合推崇过薄熙来在重庆的一段指示内容,大意是“新闻媒体必须坚持红色主旋律,绝不能怕被说‘左’,有意回避红色文化”。

薄熙来倒台之后,中共高层曾有内部指示要求大力宣传习近平的“红色基因”论,特别解释“红色文化”、“红色精神”都是红色基因的组成内容。从2004年开始,习近平随时都不忘强调“要把红色基因融入血脉,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

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后,习近平的浙系亲信黄坤明全面接掌中宣部。此公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曾特别提到,不能因为薄熙来在重庆时大力提倡过“红色文化”、“红色传承”、“红色基因”,就在这类宣传上有所顾忌……。 “红色基因”和“红色传承”这两个词其实说到底,还是薄熙来从我们习总书记那里传承过去的。

为了证明“红色文化”以及“红色基因”、“红色传承”之类的陈词滥调“不是薄熙来的发明”,这个黄坤明特别跑了一趟福建,在当地的“红色教育基地”大讲了一番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的重要论述,是正在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核心内容,是习近平早在福建省担任领导职务时即已经大力提倡的。

习近平和一群太子党的照片。(Public Domain)

习近平和一群太子党的照片。(Public Domain)

接下来,黄坤明的中宣部又组织文章,专门论述所谓“红色文化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进程中创造的,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为核心的先进文化”。说是习近平从十八大以后多次强调,“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论述了红色文化若干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揭示了红色文化的形成根源和主要内容,建构起系统而完整的“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

中共官媒的相关宣传文章中,把这个“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列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说是“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的主要内容十分丰富,意义深刻,主要包括: 继承红色基因,是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的核心;弘扬红色精神,是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的实践品质;传承红色文化,是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的最高追求。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定位准确、拓展有力,习近平红色文化思想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文化建设思想,还丰富和弘扬了中国共产党的文化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也丰富和发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体系……。”

难怪有人讽刺说,将来薄熙来一旦恢复自由之身,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习近平就谁是“红色文化”的始作俑者打专利官司。

今年3月,仍然还是在位的十九届中央委员、前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突然被宣布“因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调查”后,即有传闻说,这个沈德咏就是因为曾经替薄熙来鸣不平的“酒后失言”,从而失去了本有可能的晋升副国级的机会。而如今,退居二线已经好几年时间了却又突然被整肃,与他当初的“酒后失言”是否有关,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会有分析。这里先分析这个沈德咏当初是怎么在薄熙来的女副官动员之下,到重庆力挺“唱红打黑”的。 

话说当年薄熙来在重庆主导唱红打黑期间,曾对中央官媒记者说过:“(唱红打黑运动)已为重庆广大市民所接受,参与面高达97.3%、满意度达96.5%。邦国、庆林、长春、近平、国强、永康等中央领导同志来渝时,都给予充分肯定。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习近平和薄熙来。(AFP)

当时的那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共9个,薄熙来点出了6个,剩下的3个是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国务院总理接班人李克强。

除了如上6个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当时副国级的相关领导人中,到重庆挺薄立场最为鲜明的是主管中宣部的刘云山和主管公安部的孟建柱。

据笔者所知,当时的薄熙来还给了自己的女副官张轩一个非常具体的任务,就是让她利用自己在法院系统的人脉,到北京去说服最高法院的主要负责人到重庆为打黑站台。

张轩领命之后具体是怎么运作的我们不得而知,反正结果是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始终没有去过重庆,但时任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则欣然前往,被薄熙来当面大大感激了一番。而且他去重庆的时间,比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国务院国务委员兼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和公安部长孟建柱都要早。

据重庆当地官媒报道:2009年8月15日,市委书记薄熙来会见了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沈德咏说,在熙来书记领导下,重庆开展“唱红打黑”,建设“五个重庆”,实施“民生10条”、“共富12条”,推进“民主法治建设”,每一项重大举措,都为广大人民群众带来了实惠,促进了全市经济社会科学、健康、协调发展,令人十分钦佩。尤其是“打黑除恶”斗争,影响大,效果好,真正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本质特征,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真心拥护。在“打黑除恶”案件刑事审判中,重庆司法部门把握好了政治方向,坚持法制精神,依法打击,不枉不纵,不偏不倚,宽严相济,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对重庆的“打黑除恶”,最高院责无旁贷,坚决支持!我们要全力以赴做好司法审判工作,为推动重庆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提供良好的司法保障。

薄熙来则说,这些年,重庆将“打黑除恶”与反腐败相结合,打掉了一批“保护伞”,有效地净化了社会环境。在此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支持,全市人民真心拥护,大大坚定了政法干警们“敢与恶鬼争高下”的信心。

其实,当时的沈德咏与薄熙来之间的这段对话,简单理解就是你重庆方面以“打黑除恶“为名,想杀哪个,想杀多少,我最高法不折不扣,及时核准就是了。

当时的沈德咏从重庆回到北京后,即要求手下人着手整理“重庆打黑的先进经验和事迹”,报送周永康和习近平等人。客观上,进到了促使周永康和习近平亲临重庆,“眼见为实“的推动作用。

也正是沈德咏的力主甚至是亲自主笔,重庆司法机关的“打黑唱红”居然还被写入最高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2010年)》。

前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Public Domain)

前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Public Domain)

在这份4万多字的《年度报告》中,多次提及重庆。说是最高法院一年来“积极参与‘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依法严惩黑恶势力犯罪。全年新收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673件,审结622件,判处罪犯3989人,同比分别上升27.22%、21.01%和23.61%,其中1802人被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重刑率达45.12%。重庆等地一批为非作歹、欺压残害群众的黑恶势力首犯及充当保护伞的官员被依法严惩,表明了国家打黑除恶的决心,广大人民群众衷心拥护。”

作为重庆“打黑”的最重要成果之一,文强案也被这份报告重点提及。此外,当时的重庆法院系统近十项措施也被写入这份最高法的《年度报告》,这一数字遥遥领先于其他法院,如开展“唱读讲传”和“三进三同三个一”活动等。

沈德咏是2018年6月被宣布免去最高法院副院长职务的,时年64岁。在此之前的2018年3月,他已经被安排出任了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的主任。今年3月21日,中纪委和国家监察委发表沈德咏“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审查调查”的公告后,全国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当月底就“审议通过了关于免去沈德咏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职务,撤销其委员资格的决定(草案)”。

但是,到目前为止,他沈德咏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职务在身,那就是第十九届中央委员。

另外值得关注的就是,他是截止目前唯一落马的一个一级大法官。中共的大法官制度分首席大法官和大法官。而一级大法官的头衔,只给最高法院里享受正省部级待遇的常务副院长和最高军事法院院长。

按照中纪委权威人士的说法,凡是在正省部级岗位上退位的老干部,只要是被中纪委公开宣布了“接受审查调查“,那么其罪状肯定是已经严重到了足以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的地步;而且在移交司法之后,十之八九都会领刑无期,甚至死缓。而未来等待沈德咏的下场会是什么,我们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详细分析。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