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九十五)——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0

在整理制作电子版《李锐口述往事》时,我将父亲的这本口述从头到尾又捋了一遍,感慨万千。父亲的一生与美国这个国家,可以说有着不解之缘。他寻找、追随中国共产党即起源于从美国碾辗而来的宣传:

记得在一九三六年上半年,我收到一份从美国转寄给武大学生救国会的共产党的”八一宣言”,是用一种很薄的打字纸打印的(现在记不清楚这份宣言当时如何利用的,好像翻印过,从房门缝塞到一些同学的寝室内)。读过从上海传来的,斯诺写的《西北印象记》(《西行漫记》的节译本)后,更加坚定了我们寻找共产党的决心了。(P.72)

他在延安解放日报社工作时,报纸的副总编余光生是从美国共产党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员的:

副总编余光生,交通大学电机系毕业的,一九二八年到美国密西根大学读铁路、公路建设硕士,一九三二年加入美国共产党,后来也到《救国时报》去了,三九年回国,解放后担任过铁道部副部长(丁关根作过他的秘书)。(P.101)

1952年10月,父亲从湖南省委宣传部长任,调北京中央政府燃料工业部水力发电工程局任局长,他拜的第一个专业老师陆钦侃先生,是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的:

我一路跟陆钦侃坐火车、住宾馆,让他给我上课,讲水电的基本常识,特别是讲他在美国的经验,他所经历的事情。(P.251)

1979年,历经20年的放逐、监禁,平反复出后的父亲随康世恩领队的中国能源代表团出访巴西、美国,第一次亲眼见到那个对他影响不可谓不深的国度:

我对水电能源的反思就是从一九七九年的巴西、美国之行开始的。懂得了人家在一个世纪里面,为什么开发得那么好,就是人家确确实实是从价值规律来的。人家是股份制,火电的股票不稳定,因为它会随煤的价格波动,但是水电没有这个因素,因此股值稳定,前面讲了,它的股值还高于火电,大家都愿意买。而我们搞经济不是这样,不同来源的电混在电网里吃大锅饭,水电的优势发挥不出来……(P.318)

应该讲,他们那里看不到什么失败的东西,人家是真正按市场经济的规律办事。所以,到美国一看,我的整个思想就完全通了,科学与民主确实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普世规律。(P.319)

另一个感触很深的事情是,在美国,人与人之间互相是非常尊重的、平等的,没有我们这种上、下、高、低的概念,尊、卑、长、幼没有那么厉害。(P.319)

到巴西、美国的那次考察,应该说是大开了眼界,不仅仅是看了他们的水电事业,而是从整个资本主义的经济也好,建设也好,社会文明的程度也好,都有了一个初步的、全方位的了解。这次出访,应当讲,对于我们自己一贯自诩的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在我脑子里面是没有了;不单是水电,而是从整个的社会生活和制度来讲,人家的资本主义更符合人类发展的规律。(P.320)

父亲在他的”口述”中,对邓小平坚持的中国政治体制进行了彻底的反思:

在我们这个体制内,人决定一切,有得力的人,事情就办得好一些,人不行,事情就办不好。(P.321)

小平一直认为:无产阶级专政不能丢,政治体制改革是行政机构的改革,本质还是要高度集权,这样才能保持高效率。苏联出兵阿富汗,党内一次会就拍板了,这是我们的优势。美国三权分立,谁说了算?干不成事情。我们绝对不能有一点西方议会的影子。(P.377)

我是1991年6月来到美国的。在奥巴马第二次当选之前,我不大关注美国的政治,觉得这个国家总归是在宪法框定的制度下运作的。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无非是左边晃晃、右边晃晃,摇摇摆摆地、缓慢地行进在正确的道路上。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后,美国的精英们、媒体们、政客们,几乎是同声一气地”逢川必反”,让我觉得美国有点不对劲儿了。2021年拜登政府执政后,美国更是变得越来越像”人决定一切”的中国,”价值规律”被国家政策取代,”三权分立”几近不复存在,立法、执法、行政,都是一个腔调,与执政党不同声,就是国家的敌人,需统统送进监狱。

这种变化俯拾皆是。仅说能源,总统拜登一道行政令,一天之内就将正在建设的拱心石输油管道砍掉,国家的能源转而由政府推行的”绿色能源”政策主宰,搞得中产阶级,特别是中产以下的国民苦不堪言。我家的车保险、房屋财产保险、汽油、食品、日常用品加在一起,哪里是政府宣布的8.5%的通货膨胀能够打住的。毫不夸张,每月必不可少的日常消费暴增了一千多美元。与此同时,据说加州政府还要加税。再说司法,现任总统儿子明摆着的犯罪,调查不了,审不下来;希拉里选举团队明摆着的造谣欺诈,调查了,却判不了;而2020年1月6日数百无辜民众被关押在大牢里,不得保释;纽约州总检察长对猖獗的犯罪不闻不问,却对川普家族先定罪,后取证地死缠滥打;新任命的女性大法官不知道什么是女人,不知道生命起于何时;最高法院裁决讨论稿泄露近一个月,查不出是谁干的;立法的众议院议长可以将一个小小发廊的店主挤兑得放弃生意远走他乡;无冕之王的媒体异口同声,把将亨特的电脑交给FBI的修理铺小老板生生说成是与俄罗斯人勾结构陷拜登……当年,美国的左派们将他们推崇的中国共产党的”理想”先出口到西方又返销回中国,蛊惑了一大批中国知识青年投入到共产党的怀抱;历经几十年的耕耘,他们的共产主义思想开始在美国本土大放异彩。

父亲李锐生前将他的日记、会议记录、信件等,八十年近千万字的资料捐献给胡佛档案馆,本意是希望这些资料不会被中国共产党毁掉而成为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的社会公器。他从未想过,这些映现他个人一生之路的史料,会成为美国人的一面镜子。”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李锐保存在胡佛档案馆的资料,实实在在是中国这句古训的实例。我真地希望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精英们,能以李锐的一生为镜,明了美国正在发生什么。

2022年5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