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访问中国维吾尔地区后被要求辞职

0

中共官媒新华社发布照片显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业巴切莱特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线上会面。(2022年5月25日)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关于新疆侵犯人权的言论促使维权人士和中国专家要求她从联合国职位下台。

上周六,在巴切莱特说她鼓励中国政府审查新疆的“所有反恐和去极端化政策”以确保它们完全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后,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维吾尔组织“维吾尔运动”主任罗珊·阿巴斯(Rushan Abbas)要求她辞职。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我对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的实施及其广泛应用提出了质疑和担忧,特别是它们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权利的影响,”巴切莱特对她说。

借用中国的叙述

根据阿巴斯的说法,巴切莱特通过采用北京关于“反恐和去极端化”的说法并试图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合法化,“嘲弄”了联合国人权办公室。

“就像我自己已退休医生姐姐古丽仙·阿巴斯(Gulshan Abbas)一样,她坚持学习医学,因为用她的话说,这是‘帮助人们应对疼痛的一种具体方法,也是一种有助于改善健康的方法,”阿巴斯说。

阿巴斯的姐姐古丽仙·阿巴斯是一名退休医生。今年年满 60 岁。在2018阿巴斯在华盛顿特区哈德逊研究所作为中国新疆拘留营的一个小组发表演讲后不久,她的姐姐古丽仙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被捕,后来以恐怖主义罪名被判处 20 年徒刑。

阿巴斯说,她对巴切莱特访华抱有积极期待,认为作为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和前政治犯,巴切莱特会为新疆侵犯人权的受害者辩护。

“我认为她知道成为一名政治犯是什么感觉,因为她的信仰和她是谁而受到折磨和折磨,”阿巴斯告诉美国之音。 “因此,我对她有一些积极的期望。”

作为 1970 年代中期智利社会主义青年的年轻活动家,巴切莱特与她的母亲一起被监禁并关押在酷刑中心。她的父亲在 1974 年遭受酷刑后去世。她曾担任智利总统,然后于 2018 年 9 月被任命为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上个月,与北京进行了近四年的讨论并要求“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OHCHR)宣布,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及其团队将对中国包括乌鲁木齐市和喀什进行为期六天,从 5 月 23 日至 28 日,的“正式访问”。

“这是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自 2005 年以来对中国的首次国别访问,”人权高专办在其网站上的一份声明中说。

美国政府和一些西方国家的议会以及人权组织指责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族群实施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北京否认这一指控,称新疆的措施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中国法律专家孔杰荣(Jerome Cohen)在推特上表示,巴切莱特“应该辞职或被免去联合国高级专员的职务”。

发布报告

“至少作为留任的代价,她应该被迫最终发布一份关于新疆的诚实报告,”孔杰荣在推特上写道。 “她以一种可悲的企图扭转局面,破坏了人权事业。”

去年 9 月,巴切莱特表示,她的办公室正在敲定一份关于新疆“严重侵犯人权”指控的报告。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言人丽兹·索塞尔(Liz Throssell)表示,与人权高专办的所有报告一样,一旦定稿,该报告将在发布前与中国当局分享,以征求事实意见。

“这份报告需要根据我们在访问中的互动和观察进行更新,” 索塞尔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美国之音。

访问受限

索塞尔表示,巴切莱特对中国的访问“并非旨在进行调查,这需要不受限制的访问”。

“访问受限,部分原因是因为需要一个疫情的‘泡沫’安排,” 索塞尔通过电子邮件告诉美国之音,并补充说,在巴切莱特在新疆期间,她“由 [中国] 政府官员陪同,他们是‘泡沫’安排的部分,和她一起参加了所有的会议和访问”。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她访问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期间,中国当局宣布因疫情封锁该市主要是维吾尔人居住的地区。

上周六,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发表声明称,美国“仍然关注”巴切莱特及其团队的访问以及北京“限制和操纵她访问的努力”。

“我们担心北京当局对访问施加的条件无法对中国的人权环境进行完整和独立的评估,包括在新疆,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正在发生,”布林肯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指责美方对新疆问题“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赵立坚周一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美方对已经被揭穿无数次的虚假说法进行了重新洗牌,企图抹黑和攻击中国。”

周一,英国和德国对中国政府没有为巴切莱特提供“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表示担忧,并敦促高级专员尽快发布宣布的新疆局势报告。

在双方共同努力下,此次访问取得了积极的具体成果。”中国驻华盛顿特区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周一发推文说

采用中国宣传

巴切莱特在中国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选择了一个特定的短语,也被一些专家视为“采用中国宣传”。

“米歇尔·巴切莱特将新疆集中营称为‘职业教育培训中心’,” 乔治城大学历史系教授、新疆历史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在推特上写道。 “那是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名词;原来,在政府文件和大门上,委婉的说法是“教育转化培训中心”。后来添加了“职业”作为掩饰。”

米华健表示,根据泄露的新疆文件中的“营地制度规划令”,新疆营地不提供岗位培训。

在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访华的第二天,BBC 发布了一份关于新疆警方档案泄露的报道,以及中国高级官员关于中国称之为“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或简称 VECT 的集中营的秘密讲话

在她的新闻发布会上,巴切莱特使用了北京常用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而不是拘禁营。

“我参观了喀什监狱和喀什实验学校,前职业教育培训中心(VETC)等地,”巴切莱特在上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 “在我访问期间,政府向我保证,VETC 系统已被拆除。”

“只是称他们为‘VETC’s 是在重复中国的宣传:记者们,请不要采用她的措辞,” 米华健在推特上写道。 “请记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初否认存在集中营。巴切莱特正在帮助宣传不断发展的中国故事。”

2018 年 8 月,联合国的中国官员否认存在拘禁营或他们后来所谓的 VECT,称新疆“没有再教育中心”。

“关于 100 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再教育中心的说法是完全不真实的,”中国统战部发言人胡连和在 2018 年 8 月对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表示

“高级专员有机会看到一个真实的新疆,双方同意进行年度对话,”中国外交部欧洲事务司司长王鲁彤在推特上写道。 “我们欢迎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就人权问题进行坦诚和务实的对话。政治化、双重标准和有罪推定是不道德和虚伪的。”

根据总部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尔昆伊萨的说法,高级专员“通过为中国粉饰其在新疆的暴行罪行提供合法性,彻底辜负了维吾尔社区”。

“无视维吾尔人权组织的请求,高级专员无法进行适当的调查访问,因此弊大于利,”伊萨告诉美国之音。 “在我们看来,高级专员完全破坏了她的办公室履行其职责并要求中国为其人权暴行负责的信誉。”

2022年6月3日 05:44
阿西姆·卡什加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