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十名新疆事务学者致信联合国人权高专,促其“不受政治干预”尽快发布新疆报告

0
9

这张2017年11月2日的照片显示新疆库尔勒一座监狱的入口。据当地人说,监狱内有正在进行的政治教育项目。

华盛顿 —

在200多个人权团体星期三发表公开信对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的新疆之行表示不满并要求其辞职之际,来自美国、英国、德国、奥地利等国的数十位新疆问题学者日期也对巴切莱特有关新疆的言论“深感不安”。他们敦促人权高专办在“不受政治干预或进一步拖延的情况下”发布推迟已久的新疆人权报告,并且在报告中纳入学术界的研究共识。联合国人权事务高专办公室表示,巴切莱特结束中国之行时的声明不构成对新疆人权状况的全面评估。

这些学者在6月3日联名写给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的信中说,巴切莱特结束中国之行后在有关新疆的表态“无视”了学者们在这个问题上的学术研究结论,甚至还与这些结论“矛盾”。他们的研究认为,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的政策,包括将预计100多万的维吾尔等穆斯林少数群体进行法外监禁,构成反人类罪。

参与联署的37名学者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奥地利和瑞典等九个国家。他们说,在巴切莱特前往中国之前,她的办公室还向其中两位学者咨询了意见,但是他们的研究结论没有反应在巴切莱特的声明中。法国《世界报》和美国Vice新闻网站星期二(6月7日)最早报道了这封联名信。

巴切莱特上个月前往中国进行了为期六天的访问,行程包括新疆,这是时隔17年来再次有联合国人权事务负责人访问中国。但是她的访问都在中国以防范新冠病毒传播的名义而安排的“闭环”中进行,没有外国记者陪同。

在巴切莱特访问中国期间,中国官方媒体说,她对中国保护人权的努力和成就表示了“钦佩”,她的办公室为此澄清说,这位人权高专的讲话被中国官媒错误引用。

巴切莱特在中国的记者会上说,在新疆,她向中国政府提出了疑问和关切,包括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缺乏独立的司法监督,而中国政府保证这些系统已经拆除。她说,她敦促北京审议其反恐政策,以确保这些政策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联署的国际学者认为,巴特莱特没有谴责中国政府的政策,反而还重复中国政府的宣传,将拘留营称为“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人权高专巴切莱特的话重复了中国政府所称的他们在新疆的暴行都是‘反恐’努力的一部分。我们的研究以及中国政府自己的文件都显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学者们在公开信中写道。

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学教授金德芳(June Teufel Dreyer)是37名联署学者之一。她通过电子邮件对美国之音说:“公开资料当中的大量证据显示中国政府在新疆的令人震惊的人权侵犯,我们对米歇尔·巴切莱特在这个话题上的言论惊愕不已。”

资料照片: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金德芳。

资料照片:美国迈阿密大学教授金德芳。

她和其他学者在公开信中说,这些证据,“加上幸存者的证词和卫星图像,提供了可以被可信地称为种族灭绝项目的详细图景。”

他们说,虽然很多拘留营最近被关闭了,但是没有证据显示整个系统已经完全关闭,而是大量被拘押者被转移到了正式的监狱或强迫劳动项目中。除此之外,他们在信中指出,维吾尔妇女被系统性地强制绝育、节育和堕胎,汉人则被鼓励多生孩子;当局将拥有古兰经或者不吃猪肉和饮酒这样简单的宗教实践定为刑事犯罪,拆除朝圣地点、清真寺和维吾尔人的墓地。

参与联署的学者还包括乔治城大学的新疆问题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英国纽卡索大学学者乔安娜·史密斯·芬利(Joanna Smith Finley),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印第安纳大学中国少数民族和新疆问题专家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

他们在信中敦促人权高专办“在没有政治干预或进一步拖延的情况下”发布有关新疆问题的报告,并且将他们提供的这些信息充分纳入报告当中。

他们说,这些信息不只是一两个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而是“独立于中国政府、毕生致力于那一地区研究的整个学者界的一致共识。”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至今还没有公布一份有关新疆人权问题的报告。在2021年9月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巴切莱特就曾表示,她的办公室正在对报告“进行最后的敲定”。然而,这份报告至今仍未公布。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回复美国之音的电邮置评请求时表示,他们“认识到并且珍惜”学术界在新疆问题上的深入研究,他们在做出相关评估时考虑相关信息,并“感谢”那些愿意与他们分享信息的人。

人权高专办公室说,巴切莱特的中国之行“不是一次调查使命”,“她结束访问的声明,从其访问的性质来看,不构成全面评估。”他们说,巴切莱特向中国国家和地区最高领导层级“直接”提出了许多人权议题,并敦促对有关在新疆侵犯人权的“非常严肃的报告”展开调查。

不过人权高专办公室没有说明预计何时会发布有关新疆人权的报告,只是表示报告正在“更新”,而且在发布前会与政府分享,征求事实性的意见。

中国政府一直否认新疆存在人权侵害,称任何有关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的指控是“少数人炮制的涉疆谎言”,还以“恶意传播谎言和虚假信息”为由制裁了研究新疆的芬利和郑国恩等人。

最近,中国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声称前美国驻华外交官曾在美国商界的内部酒会上“承认炒作新疆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要求美国就此“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近40名新疆问题学者在给巴切莱特的联名信中说,当2017年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人开始悄无声息地消失、被关进在监狱和拘留营之后,研究新疆问题的国际学者就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并且在过去四年中做了扎实的研究,发现“中国犯下的反人类罪的规模远远超出大规模拘押项目。”

他们说,虽然他们对于北京在新疆实施暴行的原因看法不一,但是在对中国政府在新疆做了什么的理解是一致的。他们说,感谢巴切莱特访问新疆,但是对她的访问以及相关声明“深感不安。”

巴切莱特的中国之行也受到人权组织和西方国家的批评。

星期三(6月8日),230多个人权组织发表联名公开信,要求巴切莱特辞职。他们认为,人权高专通过套用中国政府的说辞,“给北京掩盖其罪行的企图披上了合法外衣。”

在此之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对“中国限制和操纵” 巴切莱特的访问表示关切。英国和德国也对中国政府没有为巴切莱特提供“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表示担忧,并敦促高级专员尽快发布有关新疆局势报告。

金德芳教授说,她支持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要求巴切莱特辞职的呼吁,但是她认为,学者的联署信、人权组织的呼吁以及西方政府的担忧,恐怕也无法推动联合国发布一份不受政治干预的新疆报告。

她对美国之音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个和其它议题上的政治影响力——世卫组织有关大流行病的做法,将台湾排除出国际民航组织机制,等等——显示出联合国在这些以及其它议题上没有公信力。”

2022年6月10日 04:51
莫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