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回忆:逮捕江青的现场情况

0
新知球 2022-06-12 11:46 Posted on 广东
在解决了毛远新之后,张耀祠便和李鑫、武健华带着中央警卫局处长高云江、行动组员黄介元以及女警卫马盼秋前往中南海万字廊201号江青住处。  张耀祠先去找马晓先。马晓先是江青的护士。1962年马晓先毕业于护士学校,被分配到北京医院高干病房工作。1968年2月17日,中南海成立保健处,马晓先从北京医院调往那里。她先后担任朱德、董必武、李富春的护士。从1974年3月起,担任江青的护士。

那天晚上,马晓先已经下班,穿着拖鞋,正在洗衣服,张耀祠来找她,要她换一双鞋,一起到江青那去一趟。事后才知道,张耀祠在拘捕江青时,把马晓先带上,为的是万一江青晕倒或者发生急病,马晓先可以施行急救。

江青那里,由于工作关系,张耀祠常去,有时一天要去一两趟。正因为这样,张耀祠对那里很熟。在路上,张耀祠遇见江青的卫士周金铭(警卫科派去的警卫参谋)。周金铭已经事先得知要拘捕江青。这是因为江青打算翌日——10月7日去清华大学之后要去天津,所以在10月6日晚饭后周金铭去中南海南楼准备向汪东兴汇报,并为江青备车。在那里,周金铭遇见汪东兴的秘书孙守明。孙守明说,汪东兴正好有事要找他。汪东兴把当晚要拘捕江青的决定告诉了周金铭,并要周金铭严守机密,监视江青,并配合行动。周金铭在见到张耀祠及第三行动小组之后,马上主动交出了武器。

张耀祠问周金铭:“在不在?”不言而喻,这是在问江青在不在屋。

周金铭回答说:“在。”

于是,张耀祠让周金铭带路,一伙人走向201院。张耀祠朝江青住处门口的警卫点点头,就进去了。

周金铭、马晓先带着张耀祠、武健华、李鑫以及第三行动小组进入201院。

当时,江青刚吃过晚饭,正在沙发上闲坐,腿上盖了一条小方毛毯,面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有文件、文具。

在张耀祠刚进来的时候,江青朝他点了点头,仍然端坐着。但是江青一看张耀祠身后还有那么多人,事先没有向她通报就进来了,生气了。她意识到情况异常,便对面前以半圆形队形围着她的张耀祠等人质问道:“你们要干什么?”

今日非比往常,张耀祠在江青面前站定,以庄重、严肃的口气,向她作如下宣布:

“江青(往日,他总称之为‘江青同志’,这一回忽地没有了‘同志’两字,江青马上投来惊诧的目光),我接中共中央指示,决定将你隔离审查,到另一个地方去,马上执行!”

“你要老实向党坦白交待你的罪行,要遵守纪律。你把文件柜的钥匙交出来!”

张耀祠告诉笔者,他当时说的,就是这么两段话。内中“你要老实向党坦白交待你的罪行,要遵守纪律”一句,是他临时加上去的,其余全是汪东兴向他布置任务时口授的原话。

江青听罢,一言不发,仍然坐在沙发上。她沉着脸,双目怒视,但并没有发生传闻中所说的“大吵大闹”,更没有“在地上打滚”。张耀祠说,那大概是后来在审判江青时,江青在法庭上大吵大闹,通过电视转播,给人们留下很深印象,由此“推理”,以为拘捕她时,她也会如此“表演”。

张耀祠说,江青当时似乎已经意识到,她会有这样的下场。正因为这样,江青对张耀祠所宣布的中央命令,并没有过分地感到意外。

江青要求张耀祠把刚才宣布的隔离审查的决定,再讲一遍。张耀祠再一次当着江青的面讲了一遍。

江青听后,问道:“中共中央是什么人决定的?” 武健华说:“中共中央是什么人决定,你难道不明白?”

江青说:“我是说是什么人指使你们来的?”

张耀祠当即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是奉华总理、叶帅的命令,来执行中央决定的!”

江青恨恨地说:“主席尸骨未寒,你们就对我这样。”

张耀祠要江青交出文件柜(也就是保险柜)的钥匙。江青起初不肯交。磨蹭了半天,说不能交给你们。

张耀祠说:“我们会有人接管的,你把钥匙交出来。” 江青说:“那不行,这里许多都是中央的机密,我要对党负责。钥匙,我只能交给华国锋。”

张耀祠说:“那好,你把它装在信封里由我转交。” 她慢慢站了起来,从腰间摘下了一串钥匙──她总是随身带着文件柜(保险柜)钥匙,并不交秘书保管。

她取了一个印有红框的牛皮纸信封,用铅笔写下了“华国锋同志亲启”七个字,下方写了“江青托”。

江青还写了一封信给华国锋:

国峰同志: 来人称,他们奉你之命,宣布对我隔离审查。不知是否为中央决定?随信将我这里文件柜上的钥匙转交于你。

江青  十月六日

然后江青把短信以及钥匙放入牛皮纸信封,再用密封签把信封两端封好,这才交给了张耀祠。

一切都很顺利,也很平静。

有的报道曾经描述江青被捕时的场景:江青听完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宣读的命令之后,忽地跳下床,手指向张耀祠,横眉瞪眼骂“滚!你给我滚出去!警卫员!来人哪!快来人哪!”接着江青又指责这是在“搞阴谋,搞政变”,并反身抓起床头的一只瓷瓶,奋力朝张耀祠砸去。张耀祠闪身躲过,猛扑过去一把将她按住……

显然,那些报道纯属胡编。

江青对于她有一天被赶下台,早就有思想准备。马晓先说,她刚到江青那工作时,江青就对她说过这样一句话:“小马,你到我这工作,要有个思想准备。”我说什么准备,她说将来“我要不就上去,干一番大事业;要不就可能成为阶下囚”。

在准备押走江青的时候,江青提出来要上卫生间。马晓先知道江青有尿急尿频的毛病,就让她上卫生间。这时候,马晓先把江青随身要用的物品收拾好。似乎江青在卫生间磨蹭的时间长了点,生怕有什么意外,马晓先进去了一下,江青这才赶紧出来。

押走江青的时候,没有给她戴手铐。她请马晓先把她常穿的深灰色披风带上。

张耀祠吩咐江青的司机备车,把江青押上她平时乘坐的那辆专用红旗牌防弹轿车。武健华、马晓先上了车,第三行动小组的黄介元也上了车。轿车仍由江青的司机驾驶。江青轿车前、后的卫车是警备车。

张耀祠说,外界传闻给江青“咔嚓”一声戴上锃亮的手铐,然后用囚车押走等等,纯属“想象”。当时,并没有给江青戴手铐,也无“囚车”。他说,江青的司机,也是他的部下,当然执行他的命令。

在如此紧张、重要的时刻,居然也发生幽默的小插曲:江青在车上见到黄介元,误以为他是毛泽东身边的中央警卫团一大队一中队队长陈长江,就跟他套近乎说:“你是长江啊?”黄介元没好气地回答说:“我是黄河!”

轿车驶往不远的地方——10月6日夜里,江青是在中南海丰泽园后面的地下室里度过的。

武健华重新回到怀仁堂,向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报告:“江青已被顺利拘押。”于是,华国锋给姚文元打电话,通知姚文元立即到怀仁堂“开会”。

“四人帮”顺利地被一网打尽。

当天夜里,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都押在中南海丰泽园后面的地下室,只是关在不同的房间中,由8341部队严密看管,并没有像传闻中所言“连夜押往秦城监狱”。

震惊中外的10月6日行动,兵不血刃,未发一弹,“四人帮”便被一网打尽!

晚上9时以后,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三人离开中南海怀仁堂,前往玉泉山。

晚上10时,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就准时在玉泉山9号楼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