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择雅:中文能力恶化,不是因为减少文言文

0

 

2022-06-01 00:00 更新:2022-06-02 11:17
by 雅言出版社发行人 – 颜择雅 (亲子天下杂志123期 2022-06-01出刊)

许多人有感现今年轻人中文能力滑落,难道跟文言文在国文的占比减少有关?雅言文化创办人颜择雅有不同的观点。

每次文言文成为公众议题,媒体都会指出,文言文在高中国文的占比已在一○一课纲调降多少,一○八课纲又降多少。阅听大众于是产生一种错觉,以为中学生接触的文言文愈来愈少。

事实却可能相反。如今中学生,至少有志挤入前段校系的那些,读过的文言文可能是比联考世代还多的。原因,是升学考有考,考多少要打开考卷才知道,考题中的选文还没有范围。试以今年一月、给高三生考的学测为例,题干来源就有陈寿《三国志》、庄子〈逍遥游〉、张岱《陶庵梦忆》、刘基《郁离子》、纪昀《阅微草堂笔记》,而且选文都超过百字。

别忘了,台湾所有升学考都一样,不只考知识的运用力,也考反应速度。因此这些考题,考的都不仅仅是理解力,还包括速读。这种速读能力光靠课本上那几篇选文是无法培养的,只能倚赖坊间出版的文言文素养参考书。

今年跟国文有关的两则新闻,都引来「去中国化」的批评。一是台大学生会提议大一国文改列选修,一是民进党立委郑运鹏提议国考废考国文。他引用二○○八年考试委员说过的一句话:「年轻人不应把青春浪费在古文上。」从社群网站的讨论看起来,这句话还真引起许多共鸣。

许多年轻人都不喜欢文言文,这点是没疑义的。我却怀疑二、三十年前的年轻人有多喜欢文言文。至少我国中时,数学老师一讲起人生经历过的苦事,都会讲到背古文。

就算年轻世代真的拥护「去中国化」好了,但什么是因,什么是果?是先有「去中国化」的念头,才对文言文产生厌倦,还是实在被逼读太多文言文了,才对中国古典倒尽胃口?

前文虽然以今年学测考题为证据,推论如今中学生必须读很多文言文,一定还是有很多人半信半疑。真读了很多文言文,不就是「满腹诗书」,不就应该中文一级棒吗?怎如今不只大学老师,连媒体或出版业主管,也普遍认为年轻人的中文程度在滑落?

排挤青少年阅读时间的原因,我认为不是电动或网路,最有可能的是补习和做练习题。

常听到的理由是,年轻人花太多时间上网、打电玩,没在阅读。我亦不太赞成这种归因。

年轻人花很多时间上网、打电玩是真的,但这种行为排挤的恐怕不是阅读。例如,我中学时期花很多时间「煮电话粥」,或跟同学相约看电影、打球或溜冰,这些应该才是上网、打电玩最可能取代的活动。因为满足的同样是社交或是游戏的心理需求。

青少年阅读时间是否有减少,我没看到台湾的统计数据。我却确定有两种跟国文相关的时间投入,近年是增加的:补习与做练习题。最可能排挤阅读的,应该是这两种活动。

君不见《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的狼师就是「国文名师」,如今街头也到处都有「国文名师」大型看版?这在八、九○年代会觉得很不可思议。当年大学录取率低,中学生也流行补习,热门补习科目却只有数学、英文、理化。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才加入国文。

国文为什么变成需要补习?简单回答:国文不再是「背科」了。

小学生写不出造句、周记? |提升中高年级读写力的推荐书单

立即索取

在八、九○年代,国文是「背科」,考生只要熟读课本,应付联考的非作文部分就游刃有余。但一纲多本之后,大考中心为了不偏袒任一出版商的教科书,考题经常不碰任何教科书的选文。从此,熟读课本不再保证高分。

不考课本考什么?大考中心说是考字音字形、成语、阅读理解。资质特优的学生平时只靠多阅读,就可以轻易获取高分。大多数学生却要做很多习题,才能取得考试手感。出版界因应需求,就针对字音字形、成语或阅读理解,编写各种题库书与参考书。许多学生宁愿花钱补习,就是相信补习名师的重点整理,可以节省做习题的时间。

文言文参考书变多,则是更近的事。原因可追溯到二○一○年公布的PISA排名,在阅读力方面,上海夺第一,台湾排名二十三,成绩比韩国、香港、新加坡都糟。 《天下》杂志在二○一一年四月就有篇〈台湾阅读力垫底怎么办? 〉的报导。

几年后,讨论出的一种解方是「考题PISA化」,也就是著重跨科整合的阅读理解。若只是白话文考题PISA化,临时抱佛脚或补习就帮助不大,只能靠平时多阅读。问题是文言文也PISA化,题干加长。这样,中学生只好补习, 或多做「文言文阅读素养」练习题了。

平时已经花很多时间补国文,或做各种字音字形、成语、阅读素养的练习题了,那变得不爱阅读,或就算阅读也只选轻小说与动漫,不是很合理吗?

重点来了:都花那么多时间在补国文,做练习题了,为什么中文还变糟?

补习需要读讲义,做练习题需要读题目和解答。这种阅读可加强辞汇是确定的,因为讲义与练习题里面有大量的字音字形、成语的知识。阅读素养的练习题则有助于训练整合、归纳、抓重点的能力。但这些加起来,对于培养写作力还是帮助有限。

培养写作力的那种阅读,中文通称「欣赏」。 「欣」是心情好,「赏」是得到乐趣。补习能心情好到哪里?做练习题就是为了模拟考试,当然不会有乐趣。

另外,培养写作力也需要多写。如今中学生虽然常做报告,报告内容却常是从网路抓整篇文字。且不说这算不算抄袭(美国会说算),至少无助于写作力。让中学生把练习文言文阅读素养的时间,拿去练习作文,这对中文能力应该会比较有帮助。

要让中学生没必要再练习文言文阅读素养,只能让文言文全面退出升学考,或至少不放在必考科目。以美国为例,高中虽有教莎剧,在SAT升学考试里,莎剧选段的阅读理解却不可能出现在必考的语文测验,只可能出现在选考的文学测验。

当然很多人还是希望中学生多接触文言文。对这种人,我的建议是请他们另想办法,例如分级认证。熟背《唐诗三百首》就一张证书,《世说新语》也一张。 《古文观止》比较难,也许可分初级、中级、高级三张。让孩子以轻松的心情,去自由累积,拿到认证还可以放在学习历程档案里面。这种办法如果受到欢迎,搞不好还可以推广到上海、香港、新加坡去。

—作者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