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非常识:始皇帝“毛主的习”·习近平的权力路(44): 官场基本功:见风转舵从政令,随机应变做工程

0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出席领导宣布活动。 法新社图片

內容简要:

1,陈良宇一案要义回顾:南北分治胎死腹中;

2,令行禁止绝对服从中央;

3,风头过后的“五大百亿”工程;

4,深思熟虑的“歪风邪气”。

习近平接替陈良宇任上海市委书记后对中外媒体宣称:“我们要与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自觉地维护中央的权威,确保中央的政策在上海畅通。” [1]陈良宇下狱的公开原因是社保基金案名义下的贪污腐败,习近平接任理当针对性地改邪归正,他却不批判社保腐败、不宣称清廉守法,而強調效忠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这反面证明了陈良宇下台的真正原因,这也是他接替陈良宇的前提。

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这一集我们主要通过习近平对中央大一统调控指令的做法,看习近平的从政方式,看他的官场基本功。在开始之前,我先简要回顾陈良宇一案。

陈良宇一案要义回顾:南北分治胎死腹中

本系列中的陈良宇一案,我们从他下台的现象和改革业绩进入,根据陈良宇父母的忘年交和陈良宇的律师等知情人后来披露的情况,细说了他的案情和原委;在弄清楚他的冤情之后,我们深入上海开埠的近代历史,通过检阅庚子年间东南互保事件和当代上海的中央文革缘起,探查了上海在中国地缘政治和经济上的独特性。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考察了陈良宇被双规、被下狱的真正原因,即两度强调地方自主权的“东南互保”和与中央分庭抗礼的行动;最后我们依据新华社内参部传出的“陈良宇同志言论选编”,查阅了陈良宇为上海发展而抵制中央集权过程中的分权思想和价值理念,其政治哲学高度不亚于苏共最后一人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我们简要指出了陈良宇事件意义,即在中国已经失败的三种文明之路的基础上,陈良宇的东南互保行动所导向的是第四条道路:削弱集权统治而南北分治、在相互竞争中和平转型的独特道路。

所有上述一切证明,陈良宇一案不是腐败案,也不能仅仅诠释为中共高层集团内部毫无意义的权力之争,而是上海对峙中央、分权消解极权的一场斗争,是中国经济改革时期必然出现的重大现象。陈良宇的命运及其东南互保的失败所启示的是中国政治文明转型的命运。

令行禁止绝对服从中央

回到习近平。我在本系列第31集曾指出,在中共权力路上,权力含金量很高的中国各直辖市委书记官职中,上海这一站是直通中共权力核心的快车票,官至上海市委书记就有望入常,直接进入权力核心,故约定俗成有“得上海者得天下”之说。习近平出任上海市委书记,是他走向最高权力的关键一站。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左)和上海市市长韩正(右)出席宣布新任市领导的活动。

2007 年 5 月 28 日,上海市新任总书记习近平(左)和上海市市长韩正(右)出席宣布新任市领导的活动。

从河北正定县经厦门、福建到浙江,习近平前半段权力路上,虽然一度为躲避外来阻力不断跳槽,但每到一地却也务实勤政,与陈良宇不同的是,他从不违背中央的统一政令,而是绝对服从,尤其在关键时刻,哪怕明知上方指令脱离实际,而且执行将损害地方社稷民生,他也会不折不扣地坚决服从。典型的例子就是2005年中央宏观经济调控时期他在浙江的做法。

宏观调控伊始,浙江的兄弟省份江苏先行,整肃民营企业五百强之一的“铁本钢铁厂”,以行政党纪手段,处理了八名与银行有关的政府负责人,逮捕了中国《新财富》四百“富人榜”榜上有名的铁本钢厂董事长戴国芳。这个厂在江苏省委和常州市委支持下,原计划总投资106亿,扩建成特大型钢铁厂,预计年产量达840万吨,超过上海宝钢;而戴国芳本可直追美国工业起步时代的卡内基(Dale Carnegie),成为中国的钢铁大王。奈何中国的经济与政治联姻,中央集权是自由经济的最大阻力。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为了逃避中央调控的阻力,铁本钢厂的巨大工程计划以“分散化”报批的方式,一度瞒过了中央。[2] ,[3] ——这是断然不能允许的,因此中央宏观调控风暴一起,铁本钢铁厂遭殃。

2004年5月,胡锦涛视察江苏,对江苏整顿经济的做法给予肯定,《新华日报》带动全国舆论,对此行着力渲染。此时习近平治下的浙江省的状况是,“2004年下半年,浙江主要工业经济指标在全国的位次明显后移,增长速度也在全国靠后,与全国工业走势形成了强烈反差“,如此状况,中央的宏观调控计划显然不适于浙江。即便如此,习近平竟然闻风而动,停工快下,坚决与中央保持一致:“在严格执行调控的要求下,浙江省固定资产投资增幅从2003年的38-39%下降到2004年的20.2%,到2005年 再跌倒10.5%。”[4]

如此刹车,需要的是官场从政的智慧,放弃的是市场经济的需要。习近平此举是经过深思熟虑。正是那一年,2004年,习近平作为第三梯队精英的推荐人李锐先生到访,劝其“现在地位不同了,可以向上提点意见“了,习近平拒绝了李锐,他的原话是:“我怎么敢跟你比啊,你可以打打擦边球,我不敢”。[5]这是台面下的真话,平时连意见都不敢提,连擦边球都不敢打的省委书记,整顿时期的风口浪尖上,更要老老实实听话了。

阳奉阴违的“五大百亿”工程

浙江总管习近平,当然知道中央宏观调控政策不依据地方实际情况,不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地方特点,不合适浙江情况,因而是错误的。所以,“当宏观调控风一过,习近平开始大上重工业项目,推出了“五大百亿”工程,总投资4173亿元。”[6], [7]

2007 年 3 月 28 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前往上海首府前向祝福者致意。(法新社)

2007 年 3 月 28 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前往上海首府前向祝福者致意。(法新社)

有报导显示,浙江的“五大百亿”工程并不是中央宏观调控过后启动的项目,而是中央宏观经济调控之前就启动的。确切说,是2003年1月浙江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当年12月启动的。习近平领导的省政府将此项目确定为此后5年浙江“基本建设的重中之重”。项目包括铁路、跨海大桥、港口、高速公路、水利基础设施等10余个大类20多个工程。[8]浙江省为此召开的重点建设暨五大“百亿”工作会议号称“吹响了全面实施五大‘百亿工程’的‘进军号’“。会上,时任省委书记的习近平特别强调:“全省各级党委、政府和领导干部一定要从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深入贯彻党的十六大精神的政治高度,进一步增强主动性、自觉性,切实抓好五大“百亿工程”建设。”[9]

这个工程启动不到5个月,2004年5月,传来了胡锦涛视察江苏,肯定江苏整顿经济的指示。从时间顺序上看,这个五大百亿工程就是习近平闻中央宏观调控之风而动,关停下马的项目,也是宏观调控风一过立即重新启动的项目。

深思熟虑的“歪风邪气”

宏观调控时期,习近平当时有一句名言,许多浙江党政干部都记得清楚,这句名言是:“对宏观调控阳奉阴违,就是歪风邪气。”[10]纵观五大百亿工程生而复死,死而复生的历程,阳奉阴违,先奉后违,深思熟虑地搞“歪风邪气”的正是习近平自己。

关于习近平的这一歪风邪气,有四个看点:第一,江苏企业家戴国芳在江苏地方政府支持下以“分散化”报批的方式瞒过中央,上马一个百亿工程——106亿的铁本钢厂巨大工程,被逮捕归案;而习近平直接上马五个百亿的更大工程,却能毫发无损,原因就在于他接受了胡锦涛视察江苏、肯定处置戴国芳钢铁集团的暗示——不服从中央权威的没有好下场,立即关停下马。第二,如前述,这一绕过红灯,及时转向的作法,正是习近平踏上陈良宇的业绩,步上陈良宇的位置,几个月后进入北京权力中心的官场秘诀之一。第三,戴国芳刑拘五年,出狱后东山再起,干的依然是钢铁,与他本人出狱后的心智升级一样,现在他生产特种钢材,创建现代化钢铁厂“江苏德龙”,投资百亿,年销售可达千亿,不仅成为中国镍铁合金产业的“龙头”,他已经走向国际市场,“德龙镍业印尼项目除了兴建冶炼厂外,还将建设港口、发电站、水泥厂及不锈钢深加工项目,总投资高达50亿美元“。[11]戴国芳在跌倒的地方站起来重操旧业,靠得是他人品正,人脉好,以及对钢铁事业的激情。[12]习近平的五大百亿工程也再度上马,大张旗鼓,靠得是他的阳奉阴违、绕行政令的官场基本功和媒体切割式的报导,即遮掩五大百亿工程上马后遭遇中央调控而下马的起落历程,而以报导习近平的业绩为目的,把这一工程再度上马,说成是他的起步建设业绩。第四,戴国芳的枭雄再起和习近平的权力直通,说明中央的宏观调控是一场官僚机构的政治游戏,政令一出,从者保官甚至升迁,违者毁业乃至坐牢,风头一过,则万事大吉。习近平的本事就在于,对中央权力察言观色,闻风而动,保住官位。

——2007年3月24日,习近平到上海履新次日,上海市召开党政负责干部大会,会上针对新任上海市委书习近平的任命资格,中组部长贺国强代表中共中央宣布:“习近平同志政治上强,有较高的思想政策水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中央的决策部署态度坚决。他熟悉党务工作和经济工作,工作思路清晰,宏观决策能力较强,领导经验丰富,组织领导和驾驭全局能力强。”[13]——打倒的前任是一个号称贪污腐败的官员,接替者的特长却是其政治觉悟和与中央保持一致的态度。中组织部的这一背书,与习近平自己的表态异曲同工,明眼人一看可知,陈良宇被整治的真正原因是抗拒中央大一统,习近平顶替的关键优势是服从中央权威。上海在习近平上任后,真正开始成为中共中央的新上海。

习近平履新上海后的作为,进一步凸显他的官场基本功炉火纯青,下次我们就看看这方面情况。自由亚洲,北明非常识,我是北明,下次再会。

注释:

[1](《习近平——站在中国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领导人》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66。

[2] 江苏“铁本事件”始末/ NEWS.SOHU.COM 2004年05月10日/来源:京报网-北京日报/

[3]《习近平——站在中国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领导人》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54。

[4] 习近平的上海使命/新华网浙江频道/2007-03-27 。

[5] 参阅本系列第27集 李锐引导习近平用心良苦

[6] 《习近平——站在中国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领导人》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55。

[7] 习近平的上海使命/新华网浙江频道/2007-03-27。

[8] 一说投资总额3000多亿。

[9] 孙小静:浙江新策:五大“百亿工程”ttp://www.sina.com.cn /人民网2003年12月23日。

[10]  习近平的上海使命/新华网浙江频道/2007-03-27。

[11]人民网:钢铁大佬戴国芳出狱东山再起 10亿美元印尼建厂/2015年12月15日/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12] 同上

[13] 《习近平——站在中国历史十字路口的中共新领导人》/时报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3月版 p.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