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伏瓦 :被淹没在身份里的女性

0
先知书店 先知书店店长荐书 2022-06-17 19:03 Posted on 北京
Image
被淹没在身份里的女性
文:波伏瓦  编:先知书店
今日的女人正在废除女性神话,她们开始具体地肯定她们的独立,但她们不是毫无困难地、完整地经历她们作为人的状况。
她们由女人抚养长大,生活在一个女性世界中,她们的正常命运是婚姻,婚姻使她们实际上仍然从属于男人;男性的威信远远没有消失,它依然建立在牢固的经济和社会基础上。
因此有必要仔细研究女人的传统命运。女人是怎样学会适应她的生存状况的,她是怎样感受的,她封闭在什么样的天地里,她被允许逃避哪些约束,这就是我竭力要描绘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明白,女人要继承沉重的过去的传统,尽力铸造新的未来,会面对哪些问题。
当我使用“女人”或者“女性”这些词时,我显然没有参照任何原型和任何不变的本质,我的大部分结论都以“教育和风俗的当下状况”为依托。这里并不是要陈述永恒真理,而是要描述每一个女人的特殊生存内在的共同实质。
Image
最令她们感到痛苦的是淹没在一般性中,是千百万人中的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家庭主妇、一个女人;相反,在孩提时,每个小姑娘都以特殊方式经历她的状况;她不知道存在于她和她的同伴们涉世未深之间的相似性;通过她的父母、老师、朋友,她的个体性得到了承认,她认为自己是其他任何人不可比拟的,独一无二的,有希望获得独特的机会。
现在她激动地转向这个小姐妹,而她曾经放弃过这个小姐妹的自由、要求、至高无上,多少出卖了她。她变成了女人,留恋她曾经是的那个人,她力图在内心重新找到那个死去的孩子。“小姑娘”这个词触动她,但这几个词更有分量:“奇怪的小姑娘”,复活了失去的新奇。
Image
谈论一般的“女人”,和谈论永恒的“男人”一样荒谬。可以理解,试图决定女人是否高于、低于或者等于男人的一切比较,都是劳而无功的,他们的处境截然不同。
如果比较一下这些处境,很明显,男人的处境无限地优越,就是说,男人有更多的具体可能性将自由投入到世界中;由此必然得出,男人的成就远胜过女人的成就,女人几乎被禁止做任何事。
然而比较男女在各自范围内怎样运用他们的自由,先验地是毫无意义的尝试,因为他们都恰好是自由地运用自由。各种形式的自欺陷阱和欺骗,都同样地窥伺着男人和女人;两者的自由都是完整的。
正是由于自由在女人身上是抽象的和空洞的,所以它只能在反抗中本真地承受,这是向没有可能建造任何东西的人打开的唯一道路;她们必须不接受处境的限制,竭力开辟未来之路;逆来顺受只是放弃和逃遁;对女人来说,除了致力于自己的解放,没有任何其他出路。
Image
解放女人,就是拒绝把她封闭在她和男人保持的关系中,但不是否认这些关系;即使她自为存在,她继续也为他而存在,双方互相承认是主体,就对方来说却仍然是他者。
他们关系的相互性,不会取消人类分为两个不同类别而产生的奇迹:欲望、占有、爱情、梦想、冒险;那些使我们激动的词:给予、征服、结合,将保留它们的意义;相反,当一半人类的奴役状况和它带来的整个虚伪体制被消灭时,人类的“划分”将显示它的本真意义,人类的夫妻关系将找到它的真正形式。
女性地位是衡量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最好指标。21世纪的今天,中东穆斯林世界、非洲地区甚至当下某些过度保守区域,女性依然是作为生育工具,遭受着生理和心理有形无形的摧残。
 
这些都清晰地暴露出,对于女性社会处境、女性权利问题,很多人都缺乏清醒的认识。女性获得基本权利的道路,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触手可及、平坦无阻。
波伏瓦认为,有关女性固有的社会认同,主要来自社会文化的建构。也就是说,来自一个女孩从童年家庭到走向社会,这一过程中潜移默化的教化。除了波伏瓦,从来没有人如此系统论述女性,如此冷酷却透彻的女性自我解析。有读者说:她使我对性别的种种疑惑一扫而空;她使我感到:我从来都不了解自己。
真正洞悉自己处境,了解自身局限,在“女人”之前,先视自己为“人”,并争取“人”的命运,这是波伏瓦《第二性》示意的出路。她启发了全世界女性,并改变了很多人的思考方式。《第二性》不止是女性“圣经”,也是人类的“圣经”,值得所有人细细阅读和深刻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