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峰:中国房地产与中共政权的命运

0

天亮时分:房地产绑架中共命运,现在房地产崩了;敏感时刻,新疆绝密档案公布;联合国人权专员不该去新疆(政论天下第704集20220524) – 禁闻网

在中国政府眼中,房地产就像是一条发狂的恐龙,既要利用它看家护院撑门面,又害怕遭到其反噬,但政府又不能让这条狂龙死亡,一旦死亡,中共政权也要为它陪葬。因为中国的房地产与中共政权早已形成了一个畸形的命运共同体。

中国最大的财富就是房地产

据日经中文网2021年12月20日报道,2020年世界整体的净资产达到510万亿美元,比2000年的160万亿美元增长3倍。按国家来看,中国达到120万亿美元,增长17倍,比国际平均增长多出14倍。从国家财富的份额来看,中国排在世界首位,占全世界的23%;美国占17%(89万亿美元);日本占7%(35万亿美元)。中国的国家总财富在2013年首次超过美国,2020年达到美国的1.3倍。

中国财富增长的背景是房地产泡沫过大。据易居房地产研究院统计显示,中国50个主要城市的住宅价格2020年涨至平均年收入的13倍,相比2015年的10倍进一步走高。深圳达到40倍,上海市达到26倍,在各大城市,其房地产泡沫远超经济危机的警戒线。

据《中国住房存量报告:2021》披露,2020年,中国住房市值为62.6万亿美元(约445万亿人民币) ,占国家总财富量的52.16%;同年美国的住房市值是33.6万亿美元,占国家总财富量的37.78%;日本10.8万亿美元,占国家总财富量的30.85%;英法德三国住房市值合计只有31.5万亿美元。

从住房市值与GDP比例来看,2020年,中国的GDP为14.72万亿美元,住房市值是GDP的414%。同年,美国是148%、日本是233%、德国是271%、英国是339%、法国是354%。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美国的住房市值与GDP比例最高为169%。在20世纪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灭前,住房市值与GDP比例最高为391%。中国住房市值与GDP比例较高源于人地错配,一二线高房价,三四线高库存,导致全国住房市值高。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一是中国的房地产泡沬已远超当年的美国和日本的危机爆发警戒线;二是中国一半以上的国家财富是房地产,房地产一旦崩盘,中国政府就无法正常运转;三是中国政府的过度投资已导致城市住房空置率过高,许多投资都成了无效投资。

为救房市中国政府怪招齐出

中国的地方政府都是依靠卖地款和房地产税来维持正常运转。据中房研究院2021年12月发布的榜单中显示,土地财政依赖程度超过100%的就有12个城市,依次分别为温州、昆明、福州、杭州、太原、合肥、武汉、西安、广州、南京、佛山、郑州。其中,温州位居榜首,其土地财政依赖度高达179%、昆明为163%、福州为153%、杭州140%。广州为107%。这些城市一旦停止卖地,政府就要关门。这也是各地政府不顾住房空置率超高也要大搞房地产的原因。由于近几年经济下滑严重,房地产行业也受到极大的打击,为了救房市,各地方政府可谓是怪招齐出,目的是希望维持财政收入不要下滑。案例1:福建平潭区下达“房价限跌令”。平潭是大陆距离台湾最近的一个临海城市,曾被“炒房团”包围,房价从2013年每平方米3000元,一路飙升到2万多元。如今,降价50%还是卖不出去,为了保命,有房地产企业又在对折的基础上再打对折。针对这种现象,近期,当地政府出台了一个“房价限跌令”。

2022年6月17日,福建省平潭综合实验区多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实验区商品房销售市场秩序的通知”。通知规定,各房地产企业在销售商品住房时,实际销售价格不得超出备案价格(政府纳税价)上下幅度的15%,在办理价格备案时,须同时在商品住房价格备案表上进行承诺,对超出规定幅度的,不予办理网签、备案。

案例2:广西玉林市买房送工作。据玉林市政府统计数字显示,2021年,玉林市财政收入140.79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支出375.76亿元。也就是说,2021年,玉林市要举债234.97亿,才能维持党政机关的正常运转。为了解决干部发工资难的问题,当地政府只有打房地产的主意,因为房地产商每卖出100万元房产,政府就可从中获利55万元的各种税费。去年6月份,玉林市的每方米房价平均在6700元左右,到今年6月份,每方米房价平已下跌到6200元。

为提振房市,2022年6月21日,玉林市政府出台了一个“十万大军进城” 的房地产促销计划。该计划的主要目的就是鼓励农民进城买房。政府在宣传时承诺:凡是在玉林市买房者,每套房可提供万元补贴、解决子女入学、解决3个事业单位就业岗位。

案例3:青岛市西海新区把干部买房纳入年度政绩考核,目的是推高房价。据安居网的房价行情显示,今年1月份,西海新区平均每方平房价为7.8万元,由于政府政策拉动,到今年6月份,西海新区平均每方平房价已涨到11万元。

据新浪网报道,今年年初,青岛市西海新区政府规定:要求各社区、各股份经济合作社要积极发动辖区內居民购买新房,对拥有购买能力的居民要做好排查摸底工作,组织开展新房团购工作。到6月底,每个居委会和合作社最少要完成两个网上购房签约任务。该项工作将纳入2022年度工作考核。

中国房地产泡沬形成的三大根源

2018年底,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地区住房空置率是21.4%,商品房空置数量至少有1.3亿套。如果按照中国GDP增长比例计算,2018年,中国的GDP为13.89 万亿美元;2021年,中国的GDP为17.77万亿美元。也就是说,到2021年底,中国商品房空置数量至少有1.66亿套。

中国政府明知城市住房早已过剩,为什么还要大力发展房地产呢?这其中有三大主要根源:

一是中央和地方财税分配政策不合理。1994年以前,国家总财税收入中,中央政府占25%,地方四级政府占75%。在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主导下,从1994年开始,中国的财税分配政策被倒过来了,则中央政府占75%,地方四级政府占25%。地方四级政府包括省、市、县、乡。行政村继续依靠农田稅提成和计划生育罚沒款维持运转,到胡温时代,温家宝又免除了全国的农田稅,这样一来,各行政村的支出也要靠地方税来供养。

由于地方财政被减少50%的收入,很难维持正常运转。在这种情况下,朱镕基为了充分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就采取以放权让利为主线,形成了地方财政“大包干”体制。中央给地方政府放宽了政策,把土地出让金和各项罚没款划归地方政府,并允许各省撤地设市。同时将税务局一分为二: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

地方政府为维持运转,就开始大肆强征强拆出卖土地和开挖矿山资源,并开始对各级行政执法部门下达罚款指标,许多地方为增加财政收入,还推出买房子送城市户口的促销政策。直到2020年,地方政府靠土地财政再也无法维持正常运转,李克强只好对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作了一些调整。

从2021年开始,对增值税实施五五分享改革,将原属地方收入的营业税(目前已改为增值税)以及中央和地方按75%:25%分税比例,统一调整为中央和地方按50%:50%的分成比例,并将环境保护税作为地方固定收入。但这次调整对于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来说,增加部分还不够支付银行利息。于是,各地方政府只能继续加大卖地和行政罚款的力度。

二是中国的官民比例和行政建制不科学,致使财政负担过重。2005年,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中国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了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这其中还不包括外聘人员。

2021年3月,中共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在两会上透露,陕西的官民比例最高已达到1:5。她还举例说,某县2019年常住人口3.02万,地方财政收入3,661万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5亿元,行政事业和社会组织120余个,财政供养人员6,000余人。

据1987年《中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资料分析》记载,中国历代的官民比例分别是:西汉1:7945;唐朝1:2927;元朝:1:2613;明朝1:2299;清朝1:911;民国1:600。

美国的官民比例为1:700;欧盟1:720;巴西1:610;非洲的官民比例约为1:350;俄罗斯1:330;印度1:520;日本1:690。

中国哪些人本不该由财政供养呢?一是各级党团机关的公务人员;二是全国的地级市是属于重复建制;三是像残联、工会等社会团体。这些机构人员最少占用了三分之二的财政开支。

三是央行货币超发过量,而超发的货币又大部分流入到房地产市场。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字显示:2012年,中国的GDP总量为51.9万亿,年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是97.4万亿元;截至2021年末,中国GDP总量为114万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238.29万亿元。中国货币供应的依据是参照当年的GDP总量。也就是说,多印钞就能多盖楼,而多盖楼又能增加GDP总量,GDP总量增加了又可以多印钞。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中国房市与中共政权的命运

中国政府之所以会不失一切代价保房市,主要有以下五大原因:一是保房市就是在保政府财政;二是保房市就是在保国家银行不倒闭;三是保房价就是保中国财富总量不缩水,因为财富总量缩水将直接影响中国的国际地位;四是大约有60个行业与房地产行业相关联,一旦房市崩盘,其关联行业都要遭到灭顶之灾;五是保房市就是保国家经济增长,而国家经济增长又事关习近平保连任的政绩。

由此可见,中国的房地产与中共政权早已成为命运共同体。也就说,房市衰,中国衰;房市溃,中共亡。面对即将崩溃的房地产行业,习近平不甘心中共政权就此灭亡,于是,他一边命令央行大肆超发货币保经济增长,一边加大房市维稳力度,一边又加快恢复计划经济的步伐。希望借此来为中共政权续命。但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因为正在倾倒的大厦决非人力所能挽救。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转载请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