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咱们的雾霾

0
张鸣 感受不同 2022-06-24 05:30 Posted on 安徽

 

名导演贾樟柯说,他一次拍纪录片,在北京的一个胡同,正拍着,突然冲出一群大妈大爷,叫着说:他们拍咱们的雾霾,赶紧把摄像机给扣了!贾科长的摄像机怎样了,我不大关心,我喜欢的是大妈大爷们嘴里的金句——咱们的雾霾。

以前一直以为,像雾霾这样人人讨厌的东西,是不会有主儿的。即使知道哪个是罪魁祸首,人家也绝不会认账。那里知道这玩意有的时候,还真的有主儿。当然,大妈大爷们的觉悟高,但绝不糊涂,知道这雾霾不是好东西,不让人拍,就是为了这个。因为你们在拍,或者误以为你们在拍“咱们的雾霾”,是在出咱们的丑。所以,要扣你们的摄像机。

我敢肯定,雾霾跟这个胡同没有太多的关系。大妈大爷们,绝对没有参与制造哪怕一丁点的雾霾。他们如此热心地捍卫咱们的雾霾,无非是出于惯性——凡是咱们这儿的事儿,好的可以说,更可以拍,但是,不好的,不能说,也更不能拍。想想雾霾这事儿刚刚闹起来的时候,某些人物的鸡头白脸,气急败坏的样子,他们跟贾樟柯碰上的大妈大爷,思路都是一样的。

什么东西,什么事儿,只要变成了咱们的,多少都有点变味。咱们的不好,只能咱们关起门来自己说,别人说,那绝对是不行的。胡同的大妈爱胡同,大学里的学生老师、包括大学里出来的校友爱学校。别看都受过高等教育,自己的母校,只能自己说,别人说了,就跟你们没完,一窝蜂上去战斗。这样的网络战打过多少回?说不清,反正总是在打。学生和校友捍卫自己的母校,在某些时候,已经到了到了不分青红皂白护犊子的地步。这道理很简单,因为你说了“咱们的”。咱们的,即使是家丑,也不可外扬。只要你一个外人说了,那就是别有用心,就是有意出我们的丑,我们绝不答应!

在这样的氛围下,一个单位,出了点恶心事。外面的记者来报道,如果单位的人提供了消息,不让人知道便罢,知道了,一定会全单位共讨之,恨不得共诛之。我就知道好几个,干了这样的傻事,最后在单位待不下去的人。

其实,大妈大爷,以及各个单位的员工,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尤其是已经毕业的校友,捍不捍卫那个单位或者学校,跟他们的利益没有多少相关。坏事丑事被揭出来,也有利于改进,让这些单位变得更好。誓死捍卫单位,从本质上,是献媚的逻辑。因为只有这样,他们的位置才坐得稳。简而言之,任何单位,都没法保证自己的下属,也包括他们自己不干坏事,杜绝贪腐,不多吃多占,不欺负单位里的弱势。但是,他们希望这些坏事丑事,不会被曝光。他们制造了问题,却希望通过消灭曝光问题人来消灭问题。

可是,奇怪的是,那些根本得不到任何好处的小人物,包括学校的保安,在学校的时候,也是被人看不起的对象,但是,不知怎么一来,偏偏有了同样的思维,替上头操心,急上之所急,想上之所想。不用表扬,无需回报,仔细想想,这真的是真爱。这样的爱,发展下去,就成了咱们的雾霾。既然是咱们的雾霾,就一定需要保卫。

这样的爱如果泛滥成灾,别的不讲,有些人物肯定会越变越坏。所谓的内部解决,其实没有一例不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结果呢,如此有大爱真爱的小人物的处境,就越来越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