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凯彬: 美国最高法院今天推翻了堕胎保护权

0


生命季刊专稿

本文YouTube视频由“承光学会”制作:

https://youtu.be/49XpBQesK1M

国内读者点击观看视频:

美国最高法院今天推翻堕胎保护权

本文音频:


1973年1月22日,美国第36任总统约翰逊逝世的消息占据了各大报纸的头条。当天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并不抢眼,却给美国社会带来了持续将近半个世纪的震荡和撕裂。那就是最高法院七比二判定“ROE.V.WADE罗诉韦德”案件中的Roe胜诉。

今天,看起来平凡的一天,在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 的判决中,最高法院以6:3的投票判定密西西比的限制堕胎法案并不违反美国宪法。最高法院网站首页有关此项判决列出以下三点:

  1. 堕胎权不是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权利(The Constitution does not confer a right to abortion);

  2. 两个历史性的判决Roe v. Wade和 Planned Parenthood of Southeastern Pa. v. Casey被否决 (Roe v. Wade, 410 U. S. 113, and Planned Parenthood of Southeastern Pa. v. Casey, 505 U. S. 833, are overruled);

  3. 堕胎的权力归还给各州人民和他们所选出的代表(The authority to regulate abortion is returned to the people and their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是密西西比州的堕胎机构,Thomas E. Dobbs是密西西比州的卫生厅官员,这个案件本身的名字或许很少人知道,然而我们已经看见并将会继续看到铺天盖地的新闻和此项判决相关。这标志着美国的法律在堕胎这件事情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历史拐点。左派媒体立即义愤填膺地攻击那几位保守派大法官,并且把各样罪过加给保守派基督徒。确实,因着“罗诉韦德”被推翻,美国有好些州有关堕胎的新法律将被通过。

美国的法律案件以原告和被告的名字命名。如果你去问美国的普通老百姓,大多数人举不出几个高院重大案例的名字。然而,Roe v Wade中的Roe却是家喻户晓,她是一个想要堕胎的孕妇,在当时德克萨斯州法律的约束下,绝大多数堕胎是违法的,除非胎儿危及母亲的生命,或者说怀孕是因性侵导致的。Roe作为原告,把德州达拉斯地方检察官韦德告上了联邦最高法院。在媒体的不懈努力之下,Roe这个名字成为了堕胎合法的象征。Roe V Wade成了女性自由的里程碑。其实很多人并不清楚案件的详情,也不知道相隔将近五十年的判决书里面各自有什么内容。对许多人来说,推翻Roe就意味着妇女在美国无处可以找到合法堕胎的地方。其实那些已经立法允许堕胎的各州比如加州、马里兰州,是不受这项宣判影响的。

我们简单讲讲这个案件的来龙去脉。罗伊Roe的原名是Norma McCorvey。她是达拉斯的白人女性,出自一个破碎,酗酒的家庭,未婚先孕,已经生下了两个孩子,均被领养。当Roe第三次怀孕的时候,有人给她介绍了女律师莎拉威丁顿和琳达咖啡。这两位律师有个远大目标,就是推翻德州的堕胎限制法律,让孕妇自主选择要不要腹中的孩子,她们认为这将大大促进男女平等。两位律师蓄谋已久,当Roe的案子出现时,时机终于到了!她们帮助Roe一路告到联邦最高法院,并且在1973年胜诉,一举成名。

当时的判决从宪法第14修正案和第9修正案出发,利用之前的避孕案件,把堕胎权与宪法赋予的隐私权联系起来。最高法院的理由是,禁止堕胎会侵犯孕妇的隐私权,生下不想要的孩子可能会迫使妇女未来的生活痛苦;可能带来迫在眉睫的心理伤害;照顾孩子可能会对母亲的身心健康造成负担;还包括其它与不想要的孩子有关的痛苦,等等。

1992年,最高法院在同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计划生育联合会诉凯西案中再次确认了堕胎权,并且取消了先前确立的妊娠期框架(1st,2nd,3rd trimester) 转而采用胎儿存活力标准。凯西案判定,在胎儿可生存之前就对堕胎进行限制的州法律,给寻求堕胎的妇女造成“过分负担”,侵犯了妇女根据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因而是违宪的。从此,堕胎权就成为了美国公民的宪法权利,不可被剥夺。从此,任何州州议会通过的有关堕胎法律都可能违反美国宪法,无法执行。

Roe v Wade判决中正方借着把堕胎定义为隐私权而归类于宪法所赋予的权利,判决中反方只有两位大法官,其中怀特White大法官在意见书中有一句名言。他说,Roe v Wade的结果是“赤裸裸的司法强权”。最高法院不但是司法者,还成了立法者。这是什么意思呢?

英美保守主义里面有个观念“审慎的民主”,也就是对人性有着天然的戒备,它不但拒绝接受某个人可以永远是正确,也不认为作为政治抽象概念的“人民”可以永远正确。“审慎的民主”在美国最典型的体现就是“司法复审制度judicial review”。联邦最高法院能够判定国会制定的联邦法律以及各州立法机构制定的法律是否符合美国宪法。司法复审制度充分体现了宪政对民主的约束。

然而,自从艾森豪威尔总统提名的沃伦大法官于1954年上任以来,”司法复审”却成为了自由派和激进派所主导的“社会民主化进程”重要推动力,在某种程度上最高法院成为了立法者。艾森豪威尔总统曾表示过提名沃伦是他总统生涯的遗憾之一。

Roe v Wade的判决和今天的被推翻,不只是有关堕胎是否宪法赋予的权利;更重要的问题是,最高法院能否按照自己的理解而不是按照宪法的原义来解释宪法。自由派大法官们利用”司法复审制度”,按照自己的意愿对宪法进行重新解释,在宪法中推导出了许多根本就不在宪法里面的权利,以至于最高法院很多时候起到了立法的作用。作为宪法守护者的最高法院,设计之初是为了遏制社会改革中的激进力量,用宪政辖制民主的暴政,他们却成了激进的力量。大法官需要恪守自己“司法者”的角色,他只能依照“法律的原旨”,而不是“自己的意愿”来审判,他不可以创造法律。

从堕胎权利的角度看,好像绕了快50年的圈,又回到起点了。因为,制定堕胎法的权力重新被交回了各州立法系统。

Roe v Wade判决书中也谈到堕胎本身的道德伦理问题。归根结底有关堕胎的问题会引向“人”的定义。未出生胎儿的生命权与孕妇的自主选择权的对抗必然回到神学的层面。如何定义“人”的问题?孕妇子宫里孕育的个体是否算为一个人?Roe v Wade判决提到,宪法条款中使用的“人”一词不包括未出生的人。凯西案判决书里有这么一句话:自由就是人按照自己的意思定义宇宙和生命的奥秘。

根据圣经,上帝照着祂自己的形象造男造女。人是被造界的最好,更是上帝特别眷顾的对象。大卫的诗篇说,“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bi),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

今天最高法院的这项判决还会带来许多实际运行的挑战和机会,包括领养婴儿,妇女心理健康等等,基督徒有许多可以参与服事的机会。愿基督徒不是因着站在道德制高点而得意,乃是因着有可能效仿基督的公义和慈爱而快乐。最后,让我用一句圣经经文来结束:“弥迦书6章8节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

支持堕胎的人在最高法院前抗议

“罗诉韦德案”的原告在1998年出版了自传《被爱征服》,描述她转为反堕胎的历程。图为同年,在该案25周年之际,反堕胎者在参加“为生命而游行”的活动。(图片:Scott J. Ferrell/Congressional Quarterly/Getty Images)

相推荐阅读关于“罗诉韦德案”中关键人物的见证:

美国史上最轰动堕胎案件背后的女人:“我一生最大的错误!”

傅凯彬 牧师,现在美国牧会。承光学会(inherit.live)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