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友:论洼地处境下你的行动

0

伟大成就恢弘史诗–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光辉历程综述–东方新闻- 东方网

如今摆在所有人面前根深蒂固的敌人有两个,这两个敌人如今竟被你们误认为是自己的武器,导致你们越陷越深:一个是中共通过建构历史传递给你们的宏大历史的景象,一个是你们数十年来被训练的理性、启蒙的头脑。

第一个敌人充斥在你们话语中,当你们谈到对抗,你们惯性反应到的那些宏大的场景,这种错误的观念,让你们始终把抗争理解成农民起义、群众运动、诛暴君、清君侧或改朝换代这几个庞大的景象,甚至启蒙公知和那些潜在的偕主们不断传递给你一个伟大的目标,你要为“中国”建立新的民主法治新秩序,去上街、去游行,这些话都是放屁,如果你们如此理解,这正体现着你们严重缺乏政治训练。

首先,不服从和对抗是一件非常日常的事情,不要总是联想到群众运动、对抗政府这种庞大无比的历史图景。

对抗应该根植在你的日常行为中,你的言语、眼神和某个姿势都属于对抗,这从来不需要所谓的组织,也不需要你预先构建一套完整的理论找到一群人信任你或与你共事,说这话的人,都是深层次洗脑制造给你的障碍。你只需要推开阻挡你行动的那只手、拆掉 他们限制你自由的铁丝纲、从驯服的队伍中扭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摘下别人强制让你带的口罩、拒绝顺从的掏出手机出示绿码、对那个冲你命令的人大吼展示你的抗拒、从一个闸口和一个通道里不理会干预的闯过去、为了你的家人安全你敢于和一个萎缩的大白或保安干一架,你敢于承担你心脏的跳动、他们的口头威胁和训斥、甚至接受最多被拘禁几小时,甚至大多数情况什么都不会发生,因为你的气势让他们选择避开你优容你,这就是日常对抗了。你的每一次对抗所消耗的精力和时间看似无用,但都成为你的积分。

当有人跳出来提醒你,忘了乔治·奥威尔那句:“它们有枪!它们之所以做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枪。”当一大群学者反复告诉你们“要有组织要有枪杆子要有充足的资金”,你要搞清楚他又是在用庞大的历史律恐吓你,你楼下保安有枪吗?大白有枪吗?楼层网格员有枪吗?那些日常你单位对你施加行为干预的领导或同事有枪吗?即使一个人有枪,他会在任何场合任何状态下直接选择击毙?如今,他们不是用枪,他们是福柯所谓的权力的规训,他们慢慢用一切琐碎的看似无害的行动一步步让你学会习惯于服从他们的口令、监管、驯服,当你为了节省早期的精力和顺从时,他们再一步步的加强锁链的捆绑,所以你在一开始就应该从这些日常规训出发,反向让他们明白你不会轻易服从的。当你试着不服从,你就明白了一切的开端,而不要等到最后一步你被饿死的时候才想到抗拒,一切都太晚了。不要总是拿宏大历史律给自己的懦弱和懒惰找借口!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一个很可笑的事情,当你们说中国人懦弱和无组织,为什么你们却幻想那些大白、保安、网格员是不懦弱和有组织的呢?

其次,对抗不需要遥远的一个英雄从天而降领导你“帮你开第一枪”,更不需要你有一大拨同志对你无条件信任。

你不需要帮别人争取权利,且任何人都没有义务(更不可能)帮任何人争取权利,犹如别人再使劲也无法帮你撒出尿一样。哪些呼唤别人来带领你们的,你觉得你的邻居下楼对抗不服从保安,保安会因此敬畏他还是顺便也敬畏躺在床上的你?每个人只能在对抗和不服从中为自己争取尊严,树立自己的地位和形象,这点别人无法为你争取,你也永远无法为别人争取。甚至一个勇猛的父亲都无法帮自己在校园中被欺凌的儿子争取。当你选择懦弱想让别人庇护你带领你,那么你不仅得不到庇护,而且保安还会转过头加倍威慑你,你的邻人也会鄙视你,反而你会发现保安越来越敬重你那位与他对抗有血气的邻人。是的,勇者只会敬佩勇者,这就是基本的法则。你不用期待别人附和,你也不用期待制造严密的理论形成组织,你只需要从最小的抗拒做起,为自己积累所在区域的认同,争取熟人的敬畏,扔掉匪共毒害你们的大革命武装起义的思维惯性与图景。记住,你的地位不是谁赋予你的,你靠你的行动靠口耳相传一次次确立起来的。记住,每代人都还有可能,每个人都有可能,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只要你动手对抗自己身边的权利控制为自己建立秩序,这就是开端。记住,理论和观念都是后设的,是权力产生后随之而来的产物。

最后,扔掉“中国”“民族”“华夏”这些概念,这是捆绑你思维的词汇。

你首先需要做的是确立你自己在生存社区、活动区域中的生态位,你没必要也不可能为一个陌生的地区或陌生人争取权力。中国这个共同体本身就是一个梁启超们制造出来的虚假概念,每个人是生活在有血肉共同语言的人群中,共同体的形成也应该依靠你的生活圈子为基础。且你对抗的结果,也只能为你赚取生活空间中权利的通行证,正如你努力吆喝卖货物赚到的钱和别人对你的信任会放进你的口袋一样,你对抗的成果也只属于你。当然,你的权利确立了,你的地位也就确立了,那些与你一样有血气的人会互相感召,你会被自动被纳入到他们的群体或你们自动的形成一个群体,弱者也自然会信任你们,对,这就是一切历史上自发秩序的开端。这是一个无奈的现实—理性启蒙公知宣传的是,你应该觉民行道,你应该预先用大量的时间广泛的传播真相和制造理念来唤醒民众,这是最懦弱的知识分子的说辞。

任何社会中,有勇气的人都是极少的,而软弱与习惯依附强者的人都是极多的。当你选择进行一个毫无风险的动动嘴皮子的行为时,那么你感召到的也是跟你一样没有勇气只会刷手机的懦弱又不甘的两脚羊。放弃那些塑造完整理论再进行理性、启蒙、观念传播感召同志的思维吧,这是一个巨大的思维陷阱。如果一个人是弱者,无论如何,他都会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同时为自己在键盘和手机上做的那些毫无意义的工作贴上奖章。反之你的行为如果使你获得权利,他们看到眼里,会信任你、依赖你,进而有个别有血气和勇气的人会效法你,你不用在大脑里制造一个完美无缺的理论,你只需要在现实中对抗,在你所在的社区和组织中展示你的勇气和话语权,剩下的会跟着来的。

你不要一上来就思考“没有组织,个体是散沙。没有武器,组织是枪靶。没有思想,组织没灵魂。”你要知道开端,组织是怎么来的?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靠你勇气感召和吸引来的同道。武器是怎么来的,如果乌克兰人都屁滚尿流全部寻求外国庇护,那么他们什么都得不到,只有不断抗争,别人看在眼里,才会帮你。而至于思想,那是你每一次对抗中获得的第一手经验,根据不同形势不断应对论敌制造出来的外围包装,而不是一开始都全部准备好的!

第二个敌人我想你们也已经意识到了,就是你们那理性和启蒙的大脑一再告诉你,你需要去传递自由民主人权宪政法治的观念,你需要去制作视频传播真相,你需要去书写历史来记录中共的暴政,这些事情才是第一流的,文明的,最有意义的。

从1919到1989这七十年间一系列的理论传播,在知识分子塑造的历史中,仿佛成为催动改朝换代的核心动力,但真实历史啪啪打脸,最后铁棒直接镇压,不就证明所谓的理论传播只不过是充当着僭主与阴谋家夺权的外围宣传工具吗?最重要的意义,不就标志着从五四开始依靠理念传播、改造社会这项运动从始至终丝毫没产生价值吗。不就已经意味着依靠理性观念传播复制诉求整个帝国实现政治改革的彻底失败吗。不就证明七十年的学生运动的闹剧彻底终结,近代知识传播只扮演着暴力集团改朝换代后的表层附会面纱,并导致大一统模式延续吗。从始至终都是一小撮知识分子集团的自娱自乐,完全跟社会民众脱节。

如今每一天都在反复验证这么一点,而你们却跟一个愚蠢的做题家一样,乐此不疲地按照一个错误的答案一次又一次试图运转一台机器。整个行为除了让你们自己在书斋、学术会议和手机屏幕前转发时充满激情,实际上真实的世界跟你们的方向背道而驰,你们竟不懂得按照现实去修正答案,却一再按照想象的路径重复做一道错题。最后,甚至中共都觉得可笑,帮你们拍了大量的宣传“理论武器最有效”表彰五四精神的电视剧来僵化你们的观念,甚至中共比你们更积极的把“民主”“法治”等口号书写到各个街道的墙壁上,这不啻是一个极大的讽刺和笑话。中共屏蔽六四的信息,不是因为威胁到他们,恰恰是为了完整的呵护你们这群做题家的历史观念,让你们相信传播思想这种毫无作用的手段是最有效的抗争。而你们还自愿往这个坑里跳,迷信这个方法是洼地最有效的方法。

你们认为说出那些道德正确的口号才是最文明的,最正义的,殊不知洼地从来不缺这种废话、诗歌、文学作品和纠缠不休思辨的道理,事实上,这些东西不仅没有一丝作用,恰恰是这些东西才导致你们现在的陷入如今的困境。你们认为一篇篇诉求的作品能激起墙内居民的共鸣与传播就一定有效。你们认为“墙内发声总要把握尺寸,戴着枷锁发声可以折射民智的进展与希望。”殊不知,那些转发背后的心态不是勇气和对抗,而是“安全”。两脚羊们心里觉得这个作品似乎是安全的,既没有直指中央也没有反革命。是的,如果你们是一群降奴,那么们感召到的是更多的跟你们一样的降奴。你们认为记录历史有效,殊不知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历史档案,是文字史料最丰富的国家。

事实是,写史就是一个纯粹的两脚羊行为,因为这不仅表明他只敢用文字释放怒气,并且也只希望后代人帮他们去复仇和谴责,史书是懦弱的体现,史书和你们制作的那些视频乃至所谓的大翻译运动,是对着空气希望看不见的幻想出来的勇士帮你们伸张正义,而自己什么都不敢上手做也不愿做。当你越是表明自己的行为有价值,你就越是在表明自己是弱者为自己在辩护。你们只是传达出一个思想,就是“我是弱者,来可怜我吧,来拯救我吧,有勇气的人快帮我给我点儿正义的秩序把,我在不承担实际风险的求救呢,你们听到了吗?”当你们连家门口对抗的声音都不曾收录,全都是期待不可见的法律、理性、官员和遥远想象的善人时,你们的地位就写定了。

谈及对抗,你们想必又一再在自己大脑中挤出那仅有的一些匪共教科书传递的图景,就是一种全国上下几千万人的群众运动,这当然是一种深层次洗脑。不仅如此,人民运动史观、大革命史观,农民起义史观,全都是一种深层次的事后附会。匪共传递给你们的历史律是,只要掌握了正确的意识形态和历史律,那么就能够像咒语一样突然召唤起几千万的群众云集响应。是的,儒家、自由主义这些知识分子们都怀有这么一个幼稚可笑的图景,因为他们注定了是毫无血气的知识分子,他们的能力只有做这些文字的工作。而只要你去看第一手史料,没有任何一次行动是有严密的理论的,至多有几个快速传播的口号和小册子。大量的工作根本不是理论建构,而是行动,具体上述在一个小社区长期就存在的日常对抗与扩大,理论书写都是相伴而来的那些侯外庐们、郭沫若们腆着脸跑来分赃的。

不仅观念无法依靠传播在一个国家复制,而且运动的理论也不可能复制抄袭。你们往往拿甘地作为参照,殊不知甘地的选择不是取决于他,而是因为他的对手英国政府有一种贵族的,自由主义的悠久传统。因为这个传统,英国总是赋予其殖民地相当的自由。对于殖民地人民所产生的革命领袖,总是以任用、吸收、或者以利诱之而毁之的手段来应付。这样的一个对手对于消极抵抗的手段总是会加以容忍,并且到最后总是会向这种手段屈服。因此甘地才选择那种你们看似“文明”的手段。甘地的对手如果是纳粹一类的极权国家,甘地的手段断不会有成功的机会。你们需知,文明是最后赏赐给勇者的奖励,只有勇者配享有文明的手段,文明一开始就给每个人定了价格。

你们难道没有意识到吗?《四月之声》和你们这群做题家反复向外发出自己的声音,不仅无法清晰的指明自己要对坑的人,甚至你们连自己的呼唤的对象都不知道,因为你们大脑中只能模糊的感受到一个庞大的“中共”和“全党”,要么就是按照中共塑造的历史律想象会突然有一天有一颗火星点燃,突然冒出一个英雄、领袖、甚至是张献忠。你们难道没有发现,你们的思维惯性被中共锁的死死的。

请问谁是“中共”?谁是“全党”?这都是空泛的概念,这些概念不是让你们遭受虐待的具体对象。具体对象是你楼下一个保安、一个大白,一个群组中的领导,一个每天限制你行动的管理员,跟这些人斗争不需要枪,你需要拿出勇气先吵一架,先抵抗与不服从试试。你对抗的人不是习近平,也不是穆巴拉克,甚至不是市长、省长、区长,你对抗的人很简单,你身边的权力!习近平不可能也无法直接把权力加诸你身,中共这个概念更不可能,你要面对的永远是具体影响到你的人、每天限制你的人,具体的权力终端环节!任何塑造改造中国的、传递启蒙观念的、刻画宏大历史律的、开口就是中共习近平机关枪坦克车的、让你为别人为整个民族或意识形态去做的,不仅无法实施,而且无从实施,他们都是僭主,都是骗子和知识分子!政治的关心和对抗应该从身边的敌人做起,从家到社区到城市到共同信仰和共同语言、民族的区域,一层层用血和勇气建构起来共同体秩序,而不是总围绕着遥不可及的上层政治做规划或观念建构!

现在开始,放弃匪共告诉你们的宏大历史律,放弃遥远和不可见的敌人。你要对抗的是来自你日常的,是对抗自己生活区域的控制,是每个人明确以争取自己身份权利出发,争取在地话语权的,是随时不断的进行日常冲击的。对抗很简单,每个人为了自己眼下的权利在日常生活的社区长期不服从和对抗,从而争取到自己的地位,没有任何人能帮你塑造形象,每个人只能帮自己。不要再信中共和启蒙知识分子那套革命叙事、历史叙事、群众运动叙事,不要相信所谓的理性、思辨和法律。你的勇气就是对抗一切周遭的奴役,对抗和不服从让你获得权利,你要像每天工作,相信月底一定会结算工资一样,每天去对抗,自发秩序最后一定会结算属于你的奖励。

请牢牢记住这一点。

(本文只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

—James Lin 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