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卓尔不群的民运才子蒋杰走了

0

昨天(6月27日)下午,我参加汉藏协会举办的西藏议会议长堪布索朗丹培和副议长卓玛次仁的纽约餐会。陈立群大姐告诉我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好友蒋杰走了。据叶宁律师推文介绍,当天上午十点,蒋杰和一位年过八旬的画家涅先生,一起冒雨在他租用的高低不平的倉庫門口抬家具时拌了一跤。救护车十分钟左右赶到,但蒋杰已生命垂危。后送到医院急救,但他还是撒手人寰,终年61岁。叶律师说,昨晚他、西諾和蒋杰三人还在一起吃燒烤,但沒想到竟成最後晚餐。蒋杰的母亲尚在国内,已年届八十八岁。

去年11月,好友王澄医生突然离世;今年3月14日李进进律师被害;6月27日蒋杰又匆匆辞别人间。我不觉悲从中来,顿感世事无常,人生无常。

我认识蒋杰是在民主人士的中国问题研讨会上。蒋杰个高,但不爱发言,只是默默听着。从他表情可以看出他对很多发言者的观点颇为不屑。

蒋杰,浙江宁波人,早年曾积极参与八九民运,六四事件后被捕,被中国政府以反革命煽动罪判处三年劳动教养。出狱后,曾在深圳等地经商十年。2013年他辗转来到纽约定居。

蒋杰国学根基深厚,对诗歌辞赋颇有研究,一些民主人士的挽联大多出自他的手笔,被誉为民运才子。他为李进进律师写的挽联既高屋建瓴又真挚朴实:

上联:为国为民为友毕生无愧;
下联:敬法敬业敬人浩气长存。

蒋杰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秉持大一统的观念,坚决反对任何民族独立,并用尖刻的语言将支持民族独立的人士称之为汉奸。但他又是中共独裁专制的坚定反对者。推特是蒋杰的主要言论阵地,他常用辛辣的语言批评和嘲讽与他观点相悖的人士,决不妥协。为此,我曾公开批评他,但我们私下仍是好朋友。由于偏激的语言,他的推特曾被屏蔽和封号多次。

这就是蒋杰,或许一些朋友不喜欢他,甚至将他误解为五毛。追求民主自由和维护大一统国家观念有机融合在他的思想中。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后,蒋杰痛批俄罗斯和普京,充分体现了一个民主人士应有的正义感和良知。

在民运人士中,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完美的人,他们大都受过中共迫害,热爱民主自由,但对国家、民族、人权以及西方政治的看法又很不相同,甚至个别观点为主流所不容,但这就是他们。他们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人生经历;不同的品格和个性,甚至偏激、刻薄,但正是不同的他们汇成了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的洪流。

蒋杰乐于助人,曾帮助我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

民国时期,上海滩女星陈璐2000年11月在武漢去世,享年78歲。她曾嫁給了江青的前夫唐納。陈璐靠着唐纳的点拨以及自身聪慧,加上不同的演技和美貌,很快在当时的上海戏剧界一炮打红。她曾经和中国第一小生刘琼在“蓝心大戏院”合演话剧《文天祥》,连续数月观众爆满,轰动了整个上海滩。

唐纳与康健的婚姻只维持到了抗战胜利。后陈璐嫁给盐商汪兴瑶。1949年后,汪兴瑶因被人告发早年参加过国民党三青团,被捕入狱,死于上海提篮桥监狱。

文革中,陈璐的经历和言行被街办工厂同事陈文举报,陈璐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罪名是“攻击中央首长”–江青。后陈璐被“下放”到湖北襄樊农村达10年之久。

文革结束后,年近六旬的陈璐和子女返回武汉生活。尽管生活艰难,但陈璐性格开朗,随遇而安,生活平静。陈璐之子汪泰来在陈璐去世后的第二年离开了中国赴美国定居。

2017年,我曾做了一个视频介绍陈璐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但王泰来及家人误认为我是迫害陈璐的陈文之子。2019年王泰来来到法拉盛就医,后在蒋杰的幫助下,我與王泰來在法拉盛相聚,尽释前嫌。

蒋杰的去世让我很悲痛,尽管我们的政治见解不同,我也毫不客气批评过他的尖刻和大一统观点,但蒋杰是一个善良的人和追求民族自由的人。我们只有包容与自己不同的人,才能汇集成中国民主运动的江河湖海。

蒋杰走了,但中国民主自由的漫漫长路,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

别了,我的好兄长,一路走好。

2022年6月28日于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