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网信办理当代表网民权益——致网信办

0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

网信办:

眼看你们公开征求意见截止的期限(6月30日)要到,再不提,想提也提不成了。

可提什么呢?“核心价值观”里的“自由”一词什么意思?难道不包括言论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更是写得清清楚楚,还用广大网民提吗?

所以,我很想知道自你们“公开征求意见”这半个月来,收没收到“意见”?或总共收到多少条?之所以有这疑问,是相信给你们提意见的网民不会多。

因为大家知道,提等于白提。如果连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都不落实,不遵守,网民们提的意见会采纳吗?再说,今年不同往年,你们是带着任务搞这个所谓新的“管理规定”的。至于什么任务,大家心照不宣,也就不说了吧——说出来说不定又要犯忌。

也不知你们觉得这样一种生态环境算不算正常,世界上有几个国家是我们这样一种生态环境?如果没有,或极少,你们是不是又在走着一条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与人类文明不同乃至相反的道路?为什么要走这样一条道路?难道就因为你们——当然还有你们管束着的我们,叫中国或中国人?你们且不说,难道我们这些中国人只配过被管束的生活?

也不知你们网信办总共有多少管理者,你们当中有没有人读过约翰·密尔的《论自由》。那本小册子中认为只有在没有开化的族群中才宜实行ZZ(对不起,因为你们“规定”zhuanzhi一词属于敏感词,只好用字母或拼音代替!)也就是你们现在这种管理办法。难道在你们眼里包括心里,中国八亿或十亿网民都属于“尚未开化的人群”吗?不然,请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如此管束中国网民的正当理由。

其实你们心里十分清楚,根本不是什么“提意见”的事,而是国家根本不应该设置这样一个机构。退一万步,就算设置,网民们也早就觉得你们做过了头。既然早就做过了头,却还要继续下去,甚至还要所谓“公开征求意见”,你们觉得大家会掏心掏肺地提吗?

最重要的是,这不是一个能“提意见”的国家,这是一块只能歌颂而不能批评的土地。小丑加痞子的司马南,认为文学作品也可以唱赞歌并以此理由斥责莫言,为什么在网络上引起那么大反弹,个中缘由,你们能不明白吗?

依世界各国团体组织包括工会的意思,所有组织的存在都是为了维护组织内所有人正当权益(在“一国两制”的香港,连做泥水匠的都有组织,而且那组织一定维护每个做泥水匠的正当权益)。然而,这个国家恰恰相反:妇女组织不维护妇女权益,工会组织不维护职工权益,而中国农民由于没有组织(所谓旧社会还有农会),也就没有人维护农民的权益了。

所以说,按常理,网信办如果是个组织的话,这个组织最应该维护的是中国广大网民的正当权益,并为网民们争取更多更大的权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如何限制网民们的自由。你们说我说的对吧? 可现实是无情的,几乎所有网民都能感受得到,你们与中国的妇联、工会一样,恰恰相反:你们代表的不是广大网民的权益,而是要限制他们的正当权益,甚至要损害他们的权益。既然是这样一种组织,网民们怎么会信任你们?网民们不信任你们,又怎么会去提所谓的“意见”?明知网民们不可能提意见,人们又为何还要来“征求”呢? 本人做为一网民,只能说,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再说,你们不是一直就这么想如何就如何过来的吗,没必要作这个秀。现在是信息时代,甚至都要移民火星了,不管什么人,也不管搞什么阴谋阳谋,能瞒得了谁呢?

2022.6.29

—网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