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仁卓嘎:越共和老挝共产党对苗族实施的种族灭绝

0
5
与藏人一样,自满清时期起发动起义,后遭受赤色恐怖折磨而逃出中国的民族还有“苗族”。苗族与藏人有着类似的历史,都遭到过“土改”迫害,都在抗共斗争中帮助过CIA。
有关苗族曾遭到“土改”大屠杀的历史档案,至今深藏于中共的机密档案馆内,无法获得解密(甚至不如藏人的民族史真相曝光程度,起码现在很多藏区土改档案已经在海外解密了)。而且苗族问题未成为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所以很难有专业的研究成果出炉。不过,笔者曾经说过,改革开放后,苗族都没有停止过外逃的步伐,说明苗族问题是客观存在的。
不过在东南亚现代史上,流亡海外的苗族遭遇有更详细的记录,他们曾成为越共和老挝共产党种族灭绝政策的牺牲品。就像笔者以前介绍过“古巴问题”的真相是卡斯特罗家族向美国贩毒活该遭到制裁一样,这里不得不继续谈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黑色一页:越共与老挝共产党对“苗族”的种族灭绝。
在越南战争期间,旅居东南亚的苗族是美国中情局的紧密合作者,为美军监视越共军队动态和巴特寮共产党的活动发挥了很大作用。海外苗族人曾帮助打击当时南越西贡市的越共分子,保护美军雷达设施,援救美军飞行员。其战功甚至可以说不亚于藏人的“四水六岗”。因为四水六岗最多在边境缴获过中共“大跃进”政策宣告失败的机密文件,以及中共核子试爆的绝密文件。
西贡陷落之后,苗族人成为了越共和老挝共产党共同迫害的对象。苗族人被越共关押至集中营,实施劳改,予以处决。当时,共产党势力悍然违背战争法,用化学武器和凝固汽油弹摧毁苗族村(今天的缅甸军政府正在重演这些群体灭绝暴行)。据统计有35000名苗族人死于那场群体灭绝,占当地苗族人口的10%。许多遭到赤色恐怖荼毒的苗族人,至今留下了身心和情感伤害,难以痊愈。
而逃亡到美国的苗族人,不仅复兴了他们的文化,而且积极融入美国社会。他们也拥有在美国亚裔人口中较高的高中大学毕业率和极高就业率,95%的苗族成年人口都在美国各行各业工作,70%的苗族人在美国成为了地主阶级。可以说,美利坚合众国成为了苗族人逃离暴政后的栖身之所,与中共官媒宣传恰恰相反,苗族文明衰败于中国,残存于东南亚,在美国焕发了新生。
至今,境内苗族生活在贫困的西南少数民族地区,中国的基督教组织无私地牧养帮扶他们。“改革开放”后,他们也没有停止从境内向东南亚移民。众所周知,东协国家人均收入还低于中国,反而成为苗族的移民目的地。说明,并非经济因素造成苗族人迁徙海外。
但是,今年曝光的丰县“铁链农奴”事件,给这一问题的原因探索提供了新的资料。徐州地方志统计显示,从民族种类来说,徐州有很多来自西南民族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口。据官媒《人民网》江苏频道报道档案,丰县这种假恶丑的县,反而被中国国务院连续五次评为所谓的“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有关“民族团结进步就是民族工作最大的笑话”这一结论,笔者已有文章介绍阿坝教育局前局长如何对藏人狂言“学藏文没有用”,反而被评为“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的黑幕。假恶丑的拐卖农奴大县江苏丰县民宗局,竟然被授予“民族团结进步模范集体”。
苗族背景离乡移居海外问题,“民族团结模范”的丰县,“民族团结模范”的打压藏语阿坝教育局前局长……这些荒唐的人和事,社会乱象,值得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深刻反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