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石灰:家国情怀的悲哀

0

什么是国,什么是家,现代人都不难理解,但我们中国人却长期被一种是是而非的理论所误导,怀有一种错误的家国情怀。这和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文化信仰有关。中国人的信仰是天人合一,君权天授,我们的古人认为天和人一样,宇宙万物都有着一致的运行规律。自然界有天有地,有上有下,人有男有女,有尊卑贵贱,人的道德法则和自然的法则是一致的,君臣父子的忠孝伦理道德就是遵循着自然法则的永恒真理。而皇帝代表着不容置疑的最高权力,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世间万物一切都属于皇帝的,因为皇帝,名曰“天子”他是上天的代表。人要孝敬父母,敬畏天地,更要服从君王,否则就禽兽不如。

中国是农耕文明的大国,人们以血缘为纽带过着氏族群居的农耕生活,故土难舍难分,骨肉亲情是我们全部的精神世界,爱家、爱乡、爱国,维护民族利益是最自然的民族心理。也是团结人民,振兴民族,使中华民族在艰难的生存环境中保持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但我们的这种情感被统治者高度利用,随着皇权的膨胀,人们效忠的对象被转变为代表国家的皇帝、朝廷,君主成为国家的代表。忠君爱国是一种普遍的道德,皇权兴衰代表了天下兴亡,匹夫也仅有维护王权之责。中国自古多忧患,每当民族危亡,苍生倒悬的时刻,总有仁人志士挺身而出为国家为民族舍生取义,奋力拼搏,但很多情况下他们处在奸臣当道,国君昏庸之际,他们的爱国情怀往往被污侮中伤,甚至成为杀身之祸,中国历史上含冤屈死的忠臣不计其数。在那皇权至上,人性尚眠的时代,这个家国之理我们一直模模糊糊,从来没有搞清过,因为我们实在走不出这片天地,看不到外部世界,人民只能匍匐在这片黄土地上,无处可逃,无所选择。这个皇权社会,这个官僚制度,这个价值体系是我们唯一的认同。中国历史就在这沉沉黑夜中走过了几千年。

中国的统治者从来就是将整个国家看成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为维护这个庞大的家产,使之传之万世,他们绞尽了脑汁,中国专政伦理,统治术被发展得登峰造极,人民只能做顺民,儒家学说被改造成维护统治者的御用工具。

时间进入20世纪,共产党的暴力革命使中国重新回到了专制统治之下,共产党要打破现有的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的国际秩序,要建立以他为中心的天下秩序,在国家问题上他重提家国同构,推行维护专制统治的儒学。在反对帝国主义,反对资本主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下,人民的一切自由权力统统被剥夺,专制恐怖达到了极致。和历史上所有的专制统治者一样,他们压迫人民,封杀言论,垄断教育。但他们最看重的还是他们的专制理论,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只有将一切人的正常情感纳入到他们的专制伦理中,才能从思想上奴役人民,使人民永远处于他们的绝对统治之下。

今天的中共的共产主义的专制伦理,掺和了世界上的法西斯主义,更承传了中国的专制伦理,利用了人民中间普遍存在的民族主义,重提家国同构,是一种极具欺骗性的理论构建。

一种奴性的家国情怀,被中国强大的宣传机器下,强行的被灌输给人民。人民被认为是螺丝钉,被统治者拧在什么地方你就应该在那里发光,只要你是黄皮肤,你就要认同中国文化,中国人无论你身在何处,你都是华夏子孙,龙的传人,都应心系祖国。爱国,爱亲人,爱家乡被引导为爱党,爱政府,爱领袖。从小就被教育在那个明显标为专制暴政的旗帜下必须庄严肃穆,一种神圣的不可冒犯的权力被早早的固化在每个人心中,专制被成为伟大,施暴者被称为伟人和英雄。领袖,要求人民崇拜。国是第一位的,没有国就没有家,没有国家的统一强盛就没有家庭的美满和个人的幸福。国家好、民族好,家庭才能好。那些五毛红粉更是说什么“没有共产党,你们什么都不是”。这些荒唐逻辑,无耻谎言充斥在中国大地,一切人类美好的伦理道德都融化在党文化的巨大熔炉之中。

中国人都成了唯唯诺诺的小人,不敢反对领导,不敢反对政府,犯上作乱被认为是最大的罪过,几十年来那些因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被杀的冤魂还没有得到昭雪,如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又在威胁着每一个中国人。在这种文化下,中国人没有好奇心,没有对真理的追问,不敢心存疑虑,不敢伸头向外,更不敢分离反叛。人格被扭曲,记忆消失,文化堕落,道德沦丧。

大多数中国人不认为我们思想信仰有什么问题,认为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不同于外部世界,中国人就应该如此的活着,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对社会不满的人不被大多数人所赞同,中国人习惯于这种生活,存而不论,好死不如赖活着,习惯于在家国情怀的迷幻中艰难度日。因为奴性基因早已融入我们血液之中,实在是可悲啊!中国人温顺老实,也意味着麻木和愚昧,亲情和孝道被他们高度利用,一张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如一根根绳索套牢了中国人的心灵。

民众的这种心理,稳固的支撑着这个政权,统治者可以心安理得,有恃无恐。今天的中国,权贵们当官发财两不误,在收紧权力的同时也大发其财,在他们看来,财富不是人民的血汗,是他们领导的成果。有钱了,最要紧的是加强军备,加强专政机器,维稳不惜耗费巨资,国际上大撒币,至于人民的福祉,他们从未考虑过。

在中国,财富分配极不公平,那些高官即使是离休后还能穷奢极欲,而多少老人因无钱医病而非悲愤而死,中华大地,孝道何在?统治者只要求人民无条件的忠于他们,但他们什么时候忠于过人民?他们心中牢固的概念就是,中国的老百姓都是一群群氓,他们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造反,即使出现一些社会危机,只要稍加表演,恩威并用,立刻就可以化解。两千多年前,中国的统治者就知道人民必须让他们有些困苦,你再稍加恩惠,他们会对你感激流涕。中国人无条件的服从统治者,就可以胡作非为,对人民的压迫愈演愈烈。

我们的家国情怀是极权主义的最大支持,它使我们身陷民族主义的泥潭中不能自拔,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一种对罪恶的认同,我们不仅自身是罪恶的最大受害者,而且身陷罪恶之中,不知觉的为罪恶摇旗呐喊,助纣为虐,平庸之恶不知不觉成为一种道德。我们的历史传统影响太深,多少年来,我们始终无法跳出自己的民族和阶级,无法超越自己的意识形态和自己的身份认同去思考。无法看见他者,也无法想象他者。

是时候了,我们必须抛弃我们的民族主义,改变我们的家国情怀,人类的主流意识早已深刻的认识到了民族主义的危害,民族主义的最大受害者就是这个民族本身,中华民族必须从民族主义和人类大义之间作出艰难的抉择。平等,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包含着一种新型的,现代的家国观念,必将在我们民族中重新树立。

今天是世界,人人生而平等,中国这片富饶的土地,绝不是什么革命先烈打下的“江山”,也绝不是什么人的“家天下”,“党天下”,人民才是是这片土地的真正主人。谁人不爱国,爱国是人的正常情感,但岂不知,这个国家早已不是我们自己的国家,国家的性质是由政权的性质所决定的,一个极权的国家,一个专政的政府和人民的利益是背道而驰的。在现代社会,国家由人民组成,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人民不是螺丝钉,即使是在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国家领导人,人民也应有足够的防范,更何况这些靠暴力夺得政权的权贵。

对于腐朽反动,与其决裂乃是正义之举。反叛,分离是人的觉悟的开始,是新思想的起源。敢于反抗,是个性独立的表现。温顺的绵羊只能被他们任意宰割,只有反抗才能争取权力。

家,谁都希望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成立家庭,抚养孩子,孝敬老人,有稳定的经济收入,才能养家糊口,只有经济稳定发展,才能保证人民的收入,而只有一个法律健全,国家与人民的关系正常的社会才能保证国家经济稳定的发展。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每一个家庭,这是我们组成国家的目的,国家应该为所有的家庭着想,国要为家服务,而不是倒过来。我们都应该赡养老人,在商品经济社会,赡养老人的责任主要在社会,曾为社会作出过巨大贡献的老人们应该有充分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力。

忠,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指不考虑个人得失,而始终的投身于一个事业,矢志不渝,但前提是这是一个正义的事业,是一个有益于人类的事业,而不是一个黑社会,一群无能无耻之徒。今天的中共,重新提家国同构,他们要求人民无条件的忠于他们,他们什么时候忠于过人民?牺牲个人的幸福,去忠于这个黑社会,根本不值,为他们的个人目的去当炮灰,死得连狗都不如。

爱国是人的一种自然情感,爱国就是爱故乡,爱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爱和我们血肉相连的亲人,朝夕相处的朋友以及在那片土地上辛苦谋生的人民,而并不需要爱政府,更不需要爱什么党。我们爱国,就是希望这个国家不断变好,走向富强,只有实行民主政治,才能达到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坚决的反对这个党,反对这个党所强行的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反对由这个党控制的政府以及一系列祸国殃民的政策,这正是爱国的表现。

铲除党国,实现民主,爱我中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