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习近平香港之行泄漏了哪些实情?

0
Xi Jinping, China's president, speaks at the West Kowloon Station in Hong Kong, China, on Thursday, June 30, 2022. Xi arrived in Hong Kong for its 25th anniversary of Chinese rule, in his first trip to the city since overseeing twin crackdowns on political dissent and Covid-19 that risked the former British colonys future as an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commerce. Photographer: Justin Ch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6月30日,习近平在香港西九龙站发表讲话,场面冷清。当晚习近平返回深圳过夜。(Justin Ch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7月1日,习近平参加香港“回归”25周年庆祝活动和新任港政官员就职典礼,新华社高调报导了习近平的重要讲话,但字里行间却泄漏了不少尴尬的实情。

习阵营还没有真正掌控香港

习近平到访香港的行程被严格保密,港警高度戒备、如临大敌,这些倒并不新鲜。中共领导人到各地视察,也大都如此,还要安排大量群众演员配合,香港政府自然也要照此办理。不过,习近平不敢在香港过夜,而是返回深圳过夜,就不大寻常了。

港警应该全面布防,任何示威、抗议的人估计会被立即逮捕,也接近不了习近平。内圈应该由中央警卫局负责,他们担忧的大概不是香港民众,而是习近平的政敌可能派出杀手,在香港太多的人无法信任,只能返回深圳。

这表明,中共各派在香港的势力仍然盘根错节,甚至哪些人到底忠于谁都不一定搞得清楚。虽然香港的各个地下党组织名义上都归党领导,但长期以来很多人都戴着多个假面具做人,应该很会伪装,其中的某些人表面上称效忠习近平,但是否可能对习近平不利,没人真正知道。中共领导人在各地都有官办的宾馆,实际就是安全的官邸,香港却没有这样的场所,不在香港过夜,的确算万全之策。

这也表明习阵营并未真正掌控香港的各路人马,可能还没有全部掌握准确的资料信息。过去25年,从大陆移民到香港的人超过百万,大都是利用中共权贵阶层的特权办理的,江曾派的人马应该最多,他们各自都有效忠的主子,并在香港经营着所在派系的利益,很多人并不直接听命于习阵营,不断遭遇反腐打击之下,还可能变成死对头。肖建华就是从香港被绑架、秘密押送回北京的。

大大小小的肖建华们和他们豢养的打手,确实可能对习近平的安全造成威胁。不仅如此,刚刚上任的港府官员们,表面上应该经过了习阵营的筛选,但也不见得都真正忠于习近平。

2022年7月1日,香港新任行政长官李家超(左)请习近平(右)到台下就坐。习近平在香港没法在主席台就坐。(Justin Ch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7月1日,香港新任行政长官李家超(左)请习近平(右)到台下就坐。习近平在香港没法在主席台就坐。(Justin Chi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李家超等对谁效忠?

新华社的报导称,李家超宣誓就职时,习近平走上主席台监誓,李家超面对国旗、国徽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依照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规定宣誓。

习近平在香港没能一直享受到主席台的待遇,只有监誓和讲话时,才能上到主席台。这和习近平等政治局常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各种会议和活动的情形大不相同,在香港,中共领导人没法始终高高在上。

李家超宣誓,习近平监誓,似乎故意在形式上要造成李家超宣誓忠于习近平的氛围,但新华社不敢称李家超表示忠于“习核心”,这与大陆各省市官员频频表态效忠习近平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外,李家超可以表示“爱国”,但不能表示“爱党”。

李家超在致辞中,只能循规蹈矩地重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最后仅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作出贡献”,却不能称接受“党的领导”,为“党的事业”做贡献。

李家超等宣誓后,习近平还要“表示热烈的祝贺”,这更像是对外而不是对内的口气。大陆各省市官员就任,习近平应该不会表示祝贺,他们的职务都是习近平赏的,他们只能对习近平表达感激和效忠。香港之行应该令习近平感到相当别扭。

习近平到访香港的身份,应该是国家主席,而不是中共总书记。若李家超将中共总书记视为上级,“一国两制”就成了笑柄。李家超等可能都是中共地下党员,但不敢公开,也不能提“党”,上下的戏演得应该都很辛苦。

2022年6月30日,香港一家餐馆内的大屏幕正在播放习近平的画面,顾客们没有表示关注。(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2022年6月30日,香港一家餐馆内的大屏幕正在播放习近平的画面,顾客们没有表示关注。(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中共号称的“一国两制”被世界否认

新华社的报导称,习近平在讲话中说,“‘一国两制 ’实践在香港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得到香港、澳门居民一致拥护”,“也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赞同”。

中共宣称的“一国两制”是否被世界公认,应该由外界来评说,而不是自己说。

6月28日,七国集团(G7)联合公报直接称,中共“镇压香港民主自由”。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言人沃森(Adrienne Watson)就香港主权移交25周年发表声明说,“与其期待看到香港下一个25年的自治,我们却目睹了香港民主制度遭到破坏,司法机构经受前所未有的压力,学术、文化和新闻自由被扼杀,数十个公民社会团体和新闻机构被迫解散。这些行为破坏了基本自由和维护着全球稳定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今香港几乎所有支持民主的政治人士不是在狱中候审,就是在海外流亡”。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发表声明说,中共“剥夺本来就承诺要给香港人的东西”,“我们声援香港人,接应他们要求恢复承诺的自由的呼声。”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首席共和党议员麦考尔(Rep. Michael McCaul, R-TX)发表声明说,中共“摧毁了让香港独特的自由和自治,他们还将暴政延伸到香港人的日常生活中。”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表示,中共未能遵守承诺,未能尊重根据1997年香港结束英国殖民统治协议时达成的“一国两制”安排,“这种事态既威胁到香港人的权利和自由,也威胁到他们家园的持续进步和繁荣。”

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Liz Truss)声明说:“自2020年6月30日实施《国家安全法》以来,我们看到政治和公民权利不断受到侵蚀。当局压制反对派,将异议定为犯罪,并驱逐任何向当局说真话的人。”

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在脸书上说,他曾经熟悉的香港如今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新香港”已经失去了共鸣,港人仍然渴望回到“我们的旧香港”。

数度被捕而于2020年逃往海外的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峯表示,习近平口中所谓“真正的民主”是“谎言”,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形式上和实质上的民主,尤其在实施《国家安全法》后”。

显而易见,中共所说的“一国两制”没有得到世界和香港人的公认,而是被彻底否认。中共继续假称“一国两制”,世界各国不会相信,香港人不会相信,台湾人也不会相信,中国大陆民众恐怕都难以再被欺骗,到底在给谁听呢?

习近平不提殖民地历史却称“屈辱”

新华社的报导称,习近平强调,“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近代史,记载着香港被迫割让的屈辱”。

中共刻意掩盖香港殖民地的历史,原因之一应该是要掩盖中共坐视香港被殖民的事实。1949年中共夺权后,号称不承认一切不平等条约,但为了换取英国对中共政权的承认,默认香港继续被割让,直到1997年新界99年租约到期;若再不收回,就等于要续签新租约了。

英国移交香港主权,履行了结束全球殖民主义、支持民族独立的承诺,与世界其它殖民地独立相比,香港远远落在了后面。中共长期遭遇西方封锁,不得不依赖香港作为对外窗口,凸显了中共的被孤立和无能。

中共仅称“屈辱”,将香港的殖民地历史一带而过,就是害怕1949年所谓“民族独立”的谎言被戳穿。到1997年,中共至少把新界99年的租约继续执行了48年,48年间却没有感到过“屈辱”?

48年间,至少250万人从中国大陆逃亡到香港,他们应该没有感到“屈辱”;相反,他们在中国大陆体验到了无法忍受的“屈辱”。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至少敢于面对现实,提出了办深圳特区、仿效香港的建议。

如今,香港人也体验到了中共黑手搅乱香港的“屈辱”,再次掀起了出走的大潮。

2022年7月1日,北京出生的香港新任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局长孙东(左)在就职仪式上向习近平(右)鞠躬,新任行政长官李家超在中间。(Selim Chtayt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2年7月1日,北京出生的香港新任创新科技及工业局局长孙东(左)在就职仪式上向习近平(右)鞠躬,新任行政长官李家超在中间。(Selim Chtayti/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只允许“爱国者” 治港令香港丧失活力

新华社的报导称,习近平指出,“必须落实‘爱国者治港’”,“政权必须掌握在爱国者手中”,“任何时候都不能动摇”。

习近平在香港没法说“必须维护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只能说“爱国者治港”,实际仍然是忠于“习核心”的代名词,只是太过隐晦;当然上下心照不宣,就是指在香港的地下党成员必须掌权。这些人并非香港人的主体,更多应该是渗透到香港的大陆人,意味着香港的真正人才会遭到排挤,中共的庸才们将掌握实权。香港的前景实在堪忧。

中国大陆的官僚体系始终遵循这样的效忠体系,大量人才被排挤、不得不出走;庸才当道后,更多人才又被排挤。中共党内还有派系,如今习阵营想在二十大上尽量拔擢自己的人马,却经常发现无人可用,只能破格火箭式提拔,但这些人除了献媚表忠心、蛮干外,又往往不堪大用。

香港被要求“必须掌握在爱国者手中”,或者说必须掌握在习阵营手中,习近平讲话中还指望香港“提高治理水准”,“充分释放香港社会蕴藏的巨大创造力和发展活力”,“长期保持独特地位和优势”,岂非一厢情愿?香港人才必将出现更大流失。

香港的民主、自由被镇压,英国留下的法律体系被中共破坏,香港媒体自由丧失,中共强行推动洗脑教育,一个缺乏人才、又失去了监督的港府,只会把香港引入歧途。

这些就是香港“回归”25周年的实情,中共党媒很想报喜讯,为习近平的连任之路增添砝码,却丝毫没有展现功绩,相反都是败绩。中共搞乱香港的结局,也预示了中共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