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新书《中国对决》 揭秘2012中共内部政变始末

0

接受美国之音专访的向阳与他的新作《中国对决》封面。(美国之音,2022年6月14日)

美国最大实体书店–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的售书架上最近出现了一本英文版新书“China Duel” (中国对决)。书中披露了2012年中共内部一场惊心动魄的未遂政变。如果政变是另一种结局,就不一定会有今天的“动态清零”和香港“一国两制”的粉碎等等,但中国政局如何演变仍未可知。

用英文创作的《中国对决》正在美国最大实体书店--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出售。(照片由作者向阳提供)

用英文创作的《中国对决》正在美国最大实体书店–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出售。(照片由作者向阳提供)

该书作者向阳告诉美国之音,这本书详细讲述中共党派斗争和政治体制不为外人所知的种种内情;外界对中共内部的疑问,都可以在书里找到答案。

他说:“这些高层内幕都是我近距离接触到的,有的还是我参与的,都是真实的。这是它最大的看点。”

向阳说,由于他的祖父辈用“菜刀闹革命”斩获了江山,他的父辈有的在政界和军界身居高位,有的在商海弄潮获利。他因此也坐享红利,一度在中国的官商两场游刃有余。他的家族与薄熙来家族交情匪浅,他和父亲甚至参与了周永康等人密谋的“宫廷政变”,试图让中共“改命”。

开场:胡锦涛亲调“拱卫京师”包围政法委大楼

《中国对决》以北京2012年3月19日胡锦涛亲调军队,包围周永康当时所在的政法委大楼作为开场。

中国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左二)走过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右)和中国前国家总理温家宝(左一)。(资料照)

中国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左二)走过中国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右)和中国前国家总理温家宝(左一)。(资料照)

书中描述,当天下午12点55分,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通过保密电话,连接到素有“拱卫京师”之称的当时第38集团军的作战室,下令奉命等候的该军军长许林平,以及政治部主任常跃和政治委员邹云鹏,调遣该集团军属下驻扎河北保定的第113师和陆军航空兵第八团,以及驻扎北京昌平的装甲第六师进入北京。

具体的行动命令由胡锦涛亲自口头下达。胡锦涛通过电话,命令第113师集结北京,包围中共中央政法委大楼;第六装甲师协同进京,包围公安部、武警总部、公安部八局,同时对抵抗的军事力量实施缴械;航空兵第八团扮演策应角色,掌握北京市的制空权。

不过,这次行动的文字命令上,仅有胡锦涛和徐才厚的签名,没有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的签名。这是不合规定的。

书中记载,就在同一时间,政法委大楼里,周永康与“太子党”成员陈昊苏(陈毅之子)、何光晔(何长工之子)同处一室;两名“太子党”正在劝说周永康不要迟疑,“下定决心发兵中南海”,他们担心,自己会落得与几天前刚被解职的薄熙来同样的命运。

不过,对他们而言为时已晚。他们所在的政法委大楼已经被军队包围;他们还隐约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公安部也来电告急,称他们也被包围,同时被包围的还有中央警卫局和电视台。

书中称,向来是胡锦涛“死敌”的陈昊苏与何光晔,一直策划借助时任常委之一的周永康“拿下中南海”。不过,风声走漏,胡锦涛通过内应掌握了动向,于是先下手为强,反戈一击。这才出现了开篇第一幕。这是后话。

被困政法委大楼的周永康试图致电胡锦涛无果,最后只得向江泽民求救。江为他向胡锦涛说情,并利用权威压服胡锦涛,迫使胡“以稳定大局为重”就此罢手。

于是,这场企图中的书面“政变”,与兴师动众的“反政变”对峙的游戏,在“一场误会”的托词下落下了帷幕。

后来,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了检查;一度掌握80万武警力量的周永康则被打入秦城监狱。

薄熙来与陈昊苏、何光晔同盟流年不利

书中说,陈昊苏和何光晔与薄熙来是“铁哥们”,他们原本“希望改变中共内部一人身兼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三个职位的体制”,并策划通过“政变”达到目的。

薄熙来(资料照片)

薄熙来(资料照片)

不过,半路杀出的王立军事件打破了原有的按部就班。

2012年2月6日,王立军“逃馆”,手中掌握的海量秘密随时将大白于天下。薄熙来强烈反弹,于2月8日和9日考察云南,高调现身滇池喂食海鸥。而其父薄一波过去的地盘、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14集团军就在昆明。这引发各种联想。

3月初的“两会”期间,“王立军逃馆”仍然是最刺眼的事件。书中说,这期间,在陈昊苏和何光晔的建议下,薄熙来安排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3月5日人大开幕当天,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

书中说,“黄奇帆傲慢地驳斥他为要回王立军,动用70辆警车围住成都美领馆的说法,称那是敌对势力的炒作”;他并称,那些警车都是成都的,这也引发成都警方的不满。

与此同时,胡温忧心忡忡,担心王立军事件干扰两会正常举行,“胡锦涛只好安排贺国强给正在视察重庆代表团的薄熙来捎信,希望他能低调,注意影响,配合中央不受干扰地把两会开完……不过,薄熙来并不买账,而是利用两会平台高调亮相,为自己辩解……这无疑激怒了胡锦涛和多数常委。”

书中记载,人大闭幕前一天的3月13日晚,胡锦涛紧急召集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免除薄熙来重庆市委书记职务;9常委中除了周永康,其他8人都举手赞同。至此,“幕后元老江泽民也同意这个一边倒的结论”。

3月14日上午,人大闭幕,“薄熙来随后被中央警卫局局长曹清的人马控制住”;第二天,中共中央对外宣布,“薄熙来同志不再担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职”。

周永康大难当头,胡锦涛策反对手秘书

书中描述,薄熙来与周永康关系紧密,不过,这并不耽误薄熙来对周搞监听,“薄熙来送给周永康一支精致的手工金笔和一枚瑞士手表。王立军在两件礼物中安装了顶级窃听设备。”

这样一来,周永康与薄熙来的所有交谈,与政治局常委的所有对话,和所有武警、卫戍部队高层的互动,以及收到哪些国宝级礼物,甚至与各种女人的私会,王立军都“声声入耳”。

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贺国强

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贺国强

这些四面八方的内容,王立军都重点性地汇报给了薄熙来,同时也制作了包括音像和文字在内的电子档案。薄熙来倒台后,陈昊苏通过他在重庆的内部关系获得了这些档案。这成了他推动周永康铤而走险的利器。

与此同时,陈昊苏并不知道,他的秘书李功达是胡锦涛的内应,所以,胡锦涛得以掌握陈昊苏与薄熙来等的“密谋”、并迅速调动军力予以包围。

书中还说,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温家宝的卫士长李润田则是薄熙来的内应。尽管他在王立军事件后被撤职,但之前为薄熙来所作的情报贡献可想而知。

一份“篡党夺权”的文件

书中说,事实上,王立军逃馆、薄熙来被软禁以后,陈昊苏与何光晔需要临阵说服周永康豁出身家性命来铤而走险,继续发动政变。他们知道,只有让周永康认为自己没有退路,他才会义无反顾。要做到这点,陈昊苏从重庆获得的一份文件至关重要。

这份文件说:

“初级目标:……我们要努力争取在十八大以及随后的国家机构人事调整中,解决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由一人担任,从而产生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

我们的初步设想是,应该由周永康同志出任国家主席,薄熙来同志出任总理或副总理,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兼任中央军委主席。经过两年的过渡时期,如果习近平同志不能胜任,那么他应该辞掉其中一个职务,只担任总书记,或者军委主席。我们的倾向性意见是,薄熙来同志应该在2014年出任中央军委主席兼中央纪委书记或者政法委书记。如果习近平同志不能胜任总书记职务,则应当由薄熙来同志担任。”

周永康和薄熙来都在文件中“获得最高任命”,这证明,两人都逃脱不了“密谋篡权”的罪名。

本书作者向阳(右)2002年与父亲在法国巴黎凯旋门前方合影。(照片由向阳提供)

本书作者向阳(右)2002年与父亲在法国巴黎凯旋门前方合影。(照片由向阳提供)

不过,即便如此,在周永康出师“反叛”之前,胡锦涛已经先行一步……

本书作者向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书里的“细节都是真实的”。包括113师与周永康武警对峙的场面,“都来源于当时在场的人,尽管我不能向你透露具体是谁。他们可能是作战参谋,也可能是一个警卫。我虽然不是亲历人,是讲述故事的人,但是,两边我都接触了。38军这边细节多一些,武警那边我也了解过。我证实了,两边发生的事情都能对得上。”

向阳说,他讲述这个故事,是为了揭示一个规律:即便是中共红色群体中的成员,都可能时时面临深渊,“我要说的是,独裁意味着你死我活,是每个人的坟墓。”

(后记:向阳告诉美国之音,薄熙来事件中,他和父亲主要参与帮助几支支持薄熙来部队之间的串联,这包括隶属成都军区、驻扎昆明的第14集团军和驻扎重庆的第13集团军。此外,在徐才厚和郭伯雄的示意下,他父亲参与了串联徐才厚原来领导的第16集团军和郭伯雄的第21集团军。)

2022年7月5日 06:22
雨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