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桂秋:在第六届中国人权律师节的上的发言

0
11
图片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我每天晚上在精确计算着时差,确保我打电话的时候,谢阳不是很忙。我们持续进行着祷告和祝福。这样的祷告,突然在2022年1月11日终止。我再也打不通他的电话了。

谢阳第二次被捕是如此地突然,发生在他去寻找那位被精神病的李田田老师之后。我是在上班的路上接到建钢的电话的,我依然需要平静地上班,下班后我平静地和孩子们解释爸爸又被关押的原因。我假装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

我知道我需要接受很多事实。自2015年的709大抓捕以来,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没有向长沙市公检法司勾兑屈服,我和辩护律师们、支持谢阳案的人们一起,揭露他们的违法,他们的作恶,我们曾经打过一场美好的仗。

魔鬼没有放弃我,这几年里,魔鬼竭力在摧毁我的家庭。我经历了抑郁、以及随之带来的疾病;我经历了家庭关系与我的剥离;我经历了8次连续失败的托福考试。

我竭力想证明自己,结果我还是不行。我甚至不能克制自己的泪水,常常在做饭时嚎啕大哭,我已经等不及躲在厕所里无声地哭。

是的,魔鬼想摧毁我的生活,我的意志,我的希望。但我要出门,在最冷的冬天里,我顶着寒风,我要去教会,我的教会姊妹在等着我,她要为我读圣经,为我祷告,为我擦去眼泪。我終於走出了魔鬼的控制,神给了我平安和喜乐。

看啦,我已经走出了魔鬼的控制,神给了我平安和喜乐。我已经穿上基督的盔甲,常常祷告,时时赞美,我就是那被神拣选的人,不是因为我如何努力,只是因为我渴慕神,我接受神的爱,击退了那阻挡神的爱的魔鬼。

我依然每天祷告,祷告圣灵保护谢阳;祷告神赐下平安和喜乐给谢阳。

我们家的故事,难道不是我们这个人权律师群体故事的一个缩影吗?

朋友们,吊销我们的律师证、关闭我们的律师事务所、摧毁我们与家人的亲密关系,甚至利用酷刑、非法关押、闭门审判我们的律师们,你们害怕了吗?你们服气了吗?

魔鬼,这就是魔鬼,它们进行着这样那样、有形无形的摧毁。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毁灭。他们能毁灭了什么呢?丁家喜、许志永案的律师们被逼签的保密协议能掩盖酷刑吗?能掩盖那个非法法庭的罪恶吗?被酷刑后的余文生难道不是在用左手写着“自由”二字吗?8年的牢狱难道不是吴淦对他理想追求的最好诠释吗?三年后的陈家鸿不是再次有着爽朗的声音吗?失踪四年的高智晟,不是对中国掌权者最好的讽刺吗?

朋友们,我们不能沉沦,我们要有清晰明辨的心。世界的掌权者,是那造物主上帝,不是那些酷刑我们、剥夺我们的探视权、通信权的人;不是那群明知违法却还宣布这个颠覆、那个煽动颠覆的集团;不是那个精于计算、精于奴役我们、把我们当韭菜割、割了我们的父辈、割了我们、又来割我们的孩子们的那个集团。

朋友们,我们要迎接那爱我们的神;我们还要谨防那魔鬼的化身,化身为金钱、权力、性,这些东西狡猾地隐秘在细节里,让我们陷入罪里,被罪所控制,剥夺我们内心的自由。

这些东西不是我们要敬拜的,它们让我们远离神的爱。

因为神造我们,所以我们尊贵,我们应当被爱,我们要借着神的爱联结;我们不要在罪里受折磨,那十字架上荣耀的是上帝对我们的爱。

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和样式造了我们,我们就当有做人的尊贵、荣耀、威严。我们当被政府所尊重,我们有律师执业的权利而不是被随意吊销执照,我们有旅行的权利而不是全家被列入黑名单被限制出境、我们有受教育的权利而不是把我们的孩子们拒于学校之外。我们的身体当被尊重,不能随意被酷刑殴打折磨;我们的信仰应当被尊重,不能囚禁我们的牧师、烧毁我们的十字架;我们有权利选择谁进入政府为我们服务,我们更有权利监督政府为我们服务的质量……

我们有太多想要做的,因为我们爱这片家园;

我们有太多需要被尊重的地方,因为我们是尊贵、荣耀、威严的;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人权。

这,也是我们现在所追求的人权。

谢谢。

2022年7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