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妞不牛:中国的靖国神社

0

世人皆知日本有个靖国神社,中国没有。

世人皆知的日本靖国神社,其实世人未必知其详。起码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那就是一个供奉着甲级战犯神位让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聚会参拜的地方。真实历史与事实比这复杂得多。

靖国神社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奉日本明治天皇之谕而建。前身叫东京招魂社,建于1869年(明治2年),最初是为了纪念在明治维新时期的戊辰内战中为恢复明治天皇权力而死的3500多名反幕武士。在1879年(明治12年),由明治天皇改名为靖国神社;“靖国”出自中国典籍《左传僖公二十三年》的“吾以靖国也”,意为安定国家,“神社”相当于现代汉语的魂灵庙祠。从那时起,该神社供奉自明治维新时代以来为日本帝国战死的军人及军属。而从明治维新起,日本帝国规模最大的战争就是两场对外侵略战争:侵略中国与太平洋战争,因此靖国神社的战死者名单,大多数就是在中日战争(1937-1945)及太平洋战争(1941-1945)中阵亡的日军官兵。靖国神社一直由日本军方专门管理,是国家神道的象征。日本战败后,占领军总司令部曾准备废除靖国神社,为此靖国神社举行了“临时大招魂祭”,实际上是抗议反对废除该社,同时也准备给亡魂做最后的超度。(毕竟日本是无条件投降, 一切由盟军说了算。)日本的战后和平宪法规定要政教分离,国家不得介入任何宗教事务,“神道”以及祭拜死者灵魂纳入宗教信仰范畴。战胜国依照民主原则,保护日本的信仰自由,因此靖国神社变成了一个非政府的宗教机构。

神社内供奉死者近二百五十万,故并没有骨灰或牌位,而只是将死者的姓名和资料记录在《霊玺簿》之上,死者在姓名后加上“命”字尊称,如“山本五十六命”。二战中的乙级丙级战犯也被允许祭祀在靖国神社,但是东条英机等被判处绞刑的14名甲级战犯当时没有被神社列入牌位祭祀。1978年后神社的祭祀对象包括了这14名甲级战犯,并且从此日本政治人物开始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使得神社的性质发生了改变,因而被反战人士,二战中胜利的同盟国,曾经遭受日本侵略和殖民的国家和地区,视为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

俺觉得,有几点值得指出:

第一, 靖国神社在战后被保留,已不是日本国家机构与象征,而是一个宗教信仰场所。保留这个场所,体现了盟军的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民主原则与对日本传统文化信仰的尊重与宽容。日本右翼强行把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名单塞进靖国神社,是滥用盟军对他们的宽容,甚至是对盟国盟军的亵渎侮辱。要记住,日本是无条件投降。盟军当时完全可以废除靖国神社。根据政教分离原则,即使不算祭祀战犯的政治含义,日本政要在担任公职期间以公职人员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就违反了了日本和平宪法中有关政教分离的条款。当然,他们可以用“私人身份上教堂”这样的行为来辩护。他们每次这样做,动机和效果其实主要是博取国内民众中的支持者和选票,远远大于国际政治带来的负面意义。

第二, 二战后,日本天皇每年都要参拜靖国神社。但自从1978年甲级战犯被列入神社供奉,裕仁天皇因为神社供奉二战甲级战犯,自1978年后再也没有正式参拜靖国神社。

第三, 甲级战犯在1978年被加入神社成为祭祀对象,有着特殊的时代背景。尽管日本自民党从1955年起就开始推动要将靖国神社从民间宗教团体改为“特殊法人”,试图国营国有化,当时由于国内与国际反对压力, 一直没有成功。到了70年代后期,日本经济飞速发展,同时中苏美大国关系急剧变化。中国开始改革开放, 同日本美国相继“关系正常化”。中共不但亟需日本的经济援助,也希望日本同美国一起支持北京对抗莫斯科。作为回报,北京开始声明支持日本“收复北方领土”,也支持日本反对美国驻军,收回冲绳主权治理权,完全撂置钓鱼岛争端,甚至避谈南京惨案。日本大和民族主义分子和右翼势力开始大声对美国苏联以及中共说“不”——东条英机等就这样堂皇入主靖国神社。中共苏联美国当时都没有什么特别激烈反应——即使他们有抗议,也无法扭转日本利用国际变局启动的以“日本国家正常化”为名的“日本本位主义”。

第四, 请神容易送神难。从此开始,靖国神社尽管仍然是“民间宗教信仰团体”,却开始回归到天皇国家政府民族“神道”标志象征的不归路。俄罗斯美国也莫能奈何,中共更没辙。

但是,中共有着比日本更神更灵的靖国神社——毛主席纪念堂。这个纪念堂甚至比日本靖国神社更著名。

1976年毛泽东死后,华国锋叶剑英同江青张春桥等“四人帮”,围着毛的遗体站成一排“默哀三分钟,各自想拳经”,有两件事惊人迅速地达成一致:建立一个规模宏大的纪念堂保存毛的遗体“供世世代代瞻仰”,编辑出版发行《毛选第五卷》。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英明领袖华国锋”创议的,还是毛主席最亲爱的战友江青同志的创意,反正他们和“全党全国亿万军民”想到一个点子上去了。连台湾人都不反对——老蒋也这样躺在台北的中正纪念堂里,只是没有毛那样的被做成标本展览的福气。要说这是中国人的发明创造,苏联人当然不服气,埃及人的木乃伊也会抗议。但是对死去的帝王和先祖的敬畏崇拜超过对他们活着时的恭顺,这是中国人的民族传统与特色,恐怕只有日本人可以分享。

鬼神靖国,中日国家民族传统与信仰,一衣带水。但是毛纪念堂并没有保佑万事平安。毛的水晶棺还没打造好,纪念堂还在画图备料,一致决定请他老人家死鬼保佑的中共常委活鬼们,就在中南海演出了“文攻武卫”折子戏——毛的遗孀至亲战友江青娘子及其一帮,被毛的另一帮战友们抓捕,批斗审判。江青们的罪状里,甚至还有一条“阻挠破坏纪念堂的建设,干扰破坏毛选第五卷的编辑出版”。

让我们看看“战胜了四人帮干扰破坏”建造的毛纪念堂是个什么样的“靖国神社”。

毛死了,不但全中国民众厄运有了一个终点,其实除了华国锋突然天降大任如履薄冰,从江青到叶剑英汪东兴都长吁了一口气,伴君如伴虎的日子终于到头了。但是,“红太阳”的突然陨落,红色笼罩的黑暗大陆并非立即有了银色月光。从太阳曝晒满目焦土,人们也恐惧没有了这颗毒日的风高放火天。毛身后留下的江山,虽然满目疮痍,但仍然是血红整套江山。不但跟着老毛打江山的元老仍在,要接掌这个江山的娘子侄儿也在,而中国的千古愚民,如今有了八亿,几乎除了毛语再没有其他母语。且不说这些愚民睁眼就是帝修反亡我之心不死,美帝蒋帮苏修随时会来砍脑袋,因此,毛的神主牌神庙,就是举国一致的“护身符”。日本明治天皇需要为他捐躯的武士之魂为他靖国,日本民族也需要这个天王神位来靖国,维系国家民族的统一。中共不能只靠“人民英雄纪念碑”来镇国,主要因为后来那么多镇反反右大跃进文革死去的冤魂遍野,唯有用毛神主牌位庙堂来镇国,以防陈毅元帅等真的“此去泉台招旧部, 旌旗十万斩阎罗”。这就是华国锋叶剑英同四人帮能够达成的最大最基本无条件共识:立即修建毛纪念堂,建立中国的靖国神社,镇国降妖,维系政权合法性正统。至于争抢权位,必须先要保全这么个东西才能抢。

日本的靖国神社,无论从建筑风格还是内容,都体现着释道儒合成加日本特色的神道文化。而毛纪念堂,就整个一个苏俄共产革命的党文化拙劣宣传风格内涵外表,从水晶棺福尔马林浸泡尸体展览到那些雕塑。只有一个毛泽东的坐立雕塑,有意模仿了美国林肯纪念堂,而不是苏俄式样毛活着时到处在全国高高矗立的泥塑巨人。

同毛纪念堂配套的广场雕塑群像共有四座:北面正门两侧各有一座,南面后门两侧各有一座。根据共产党的权威解释,“前边两座雕塑应是表现丰功伟绩,后边两座表现继续革命,要使群众瞻仰时思绪万千,更加激发起革命、团结战斗的决心。”北门东侧雕塑“表现民主革命的一组,着重体现农村包围城市、人民战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主要设计了井冈星火、抗日战争、解放全中国三段主要内容。”北门西侧雕塑“表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一组,着重体现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思想,分走集体化道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三段主要内容。”南门两侧的两座雕塑表现了继承遗志、继续革命。

这个纪念堂,除了毛尸体保存技术的确看得过去,施工质量是共产党真正信得过的难得的过硬工程之外,在艺术品味思想主题上是如此陈腐丑陋,以致于邓小平只是在刚刚复出时同华国锋叶剑英去参拜了一次,从此之后,邓小平以及他后面的中共当朝当政头头,从胡耀邦赵紫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到薄熙来习近平,都没有公开招摇去拜毛尸堂。华国锋汪东兴以及毛家后人,也只有在毛诞辰与忌日按照传统礼节拜灵扫墓之举。作为一个国有资源,毛纪念堂也是北京难得有的一处免费参观景点。因此游客和许多上访客,当然还有一辈子忠于毛教的毛民,倒是几乎每天排队要一睹真容。因此这个中国的靖国神社,同日本那个相映成趣:一个是从政治性的国家公器到民间庙堂,再被政治人物操弄变成神器。而另一个是纯正国家公器,是无神论共产党极权国家洗脑宣传愚弄“教育国民”的重地和象征,民间却当作神庙,而中共后面的政治人物,甚至包括要做薄泽东的薄熙来,都不敢随便进去跪拜烧香招摇。胡锦涛习近平等为了显示自己的毛家江山传人正统,可以千里迢迢去西柏坡井岗山,就是不方便公开参拜从中南海散步就可以到达的毛纪念堂。

究其原因,是这个神庙比混进了甲级战犯鬼魂的日本靖国神社还闹鬼。它的建立打造就是闹鬼——毛活着的时候他一个都不喜欢的那些鬼为了争抢名分,公然无视老毛当年立下的火化字据遗嘱,为了继续愚弄民众执掌江山,各自为了开打厮杀之前的缓冲而匆忙堆砌的一座永久性停尸房。不要说永久神器,就是到现在,哪怕就是纪念堂建成三年之后开始思想解放,任何有识之人到了纪念堂看见那几座雕塑并且去聆听对这些“艺术品”的权威解说,立马就有时空错乱见到赝品古董摩登垃圾之感。更不要说任何永久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了。估计邓小平第一次到那里,就强烈感受到了这种“不该建,也不能拆”的时空错乱之感。

而神庙一经建造,拆庙就是犯禁的。江胡搞了这么多年,对毛神庙除了敬而远之,后来还是胡锦涛习近平在薄熙来红歌大唱的时候,开始了尊神修庙维护。据说胡锦涛偷偷从中南海地道溜进去“视察”过毛尸。江胡在毛纪念堂增加了对刘少奇朱德邓小平的介绍与展览,把毛的专门神庙变成众神堂。十八大后,在今年毛泽东诞辰120周年前夕,习班子的中共中央办公厅决定在毛主席纪念堂设立韶山厅、井冈山厅、遵义厅、延安厅,并在四个厅内陈列反映毛泽东革命生涯中具有重大意义的地方的山水画。其中,遵义厅主题绘画作品由贵州省承担,贵州省的6名画家为此创作了《遵义颂》、《雄关漫道》、《赤水红军渡口》、《赤水丹霞》等4幅作品,并于2012年交接给纪念堂管理局。这些绘画传说所“记录的历史”,恐怕习近平也说不出到底是依照的哪个“毛版”党史,还是山寨金庸版江湖恩仇演义。

既然日本首相大臣可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参拜供奉有甲级战犯神位的靖国神社,估计习大人应该也可以向日本人学习(或者叫挑战),选定今年毛诞120年的吉日良辰,披麻戴孝法号齐鸣香烛高烧大张旗鼓参拜一下毛堂吧。

届时请听明君习大诏曰:

“前边两座雕塑表现着毛主席的丰功伟绩,后边两座表现继续革命,广大群众瞻仰时要思绪万千,更加激发起革命、团结战斗的决心。”

北门东侧雕塑“表现民主革命的一组,着重体现农村包围城市、人民战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主要设计了井冈星火、抗日战争、解放全中国三段主要内容。”

北门西侧雕塑“表现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一组,着重体现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思想,分走集体化道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三段主要内容。”

南门两侧的两座雕塑表现了继承遗志、继续革命。朕,就站在南门。身后是毛老虎。朕称孤,不能读成狐。

届时,在秦城监狱的薄熙来,如果真的是毛思想的传人,一定为有习近平这样的同志战友兄弟接班上位死而无憾。如果他只是要披毛衣当天子,那一定会七窍冒烟脑门充血而暴毙。未来的司马迁,一定会为薄熙来这样的壮志未酬身先死而写出精彩篇章。

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