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权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姗姗为孩子入学被拒奔走呼吁,反遭多方打压

0

谢燕益律师和原姗姗的女儿谢信爱北京市密云区教委门口手持“教育歧视,我要上学”的纸牌(来源:原姗姗推特,2022年7月11日)

(中国北京-2022 年 7 月 16 日)北京人权律师谢燕益的妻子原姗姗近日披露他们 6 岁的孩子已到入学年龄,因租住的房屋,非北京籍户口,入学被拒收。她在网上披露这一事实后,手机立即受到当局的操控而无法接听,她个人社交账户微信也被封锁。

原姗姗 11 日在个人社交媒体推特上披露,她和谢燕益的第三个小孩谢信爱已经到了入学年龄,按照他们的居住地北京市密云区的教委要求,在经过繁琐的准备手续后,他们获得了在北京密云区就读批准书,但到城区就近学校报名时却被拒收,并被拖延到报名期结束,错过了报名入学的机会。

事后,原珊珊向北京市密云区教委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请求公开拒绝孩子入学的法律依据。官方的托词是“非本市户籍,城内无房的适龄儿童不能在城区入学。”原姗姗质询教育部门制定的条文毫无法律依据,要求密云区教委必须解析这种规定的法律依据。

密云区教委及杨福军主任没有回复原姗姗的入学咨询,原姗姗也没有收到教委的回执,小学教育科科长郑立华告知,他们的孩子不能在城区上学。

在交涉无效的情况下,原珊珊带着女儿来到密云区教育委员会,拿着“教育歧视,我要上学”的条幅进行抗议。

原姗姗请求网友打电话给北京市密云区教委,以保障女儿谢信爱上学的权利,并督促北京市密云区教委制定有法可依的条文。

7 月 12 日原珊珊发现个人手机被控制,接不了电话,微信也被封。她说:“我只是想让孩子上学,被有关机关大动干戈,有点浪费国家资源了。”

谢燕益律师河北人,著名的人权律师,在 2015 年 7 月 9 日的一次律师大拘捕行动中失去自由。他和原珊珊的第三个的孩子谢信爱,在谢燕益被中国当局秘密监禁期间出生,原姗姗怀孕期间和其他数位人权律师的妻子为丈夫的自由四处伸冤,令人印象深刻。现在,谢信爱年满 6 岁,2022 年已到适龄入学年龄,因中国实行过时的户籍制度,即使他们长期住在北京,但户籍仍然在他们的“老家”无法迁移进入北京。非北京籍的户口导致孩子在北京入学困难。

中国推行的义务教育本来是不带任何条件的,政府教育部门有责任确保适龄孩童入学,地方教育部门不应该滥用职权任意剥夺或限制孩童的教育权。目前,还不确定原姗姗为女争取入学的权利能否实现不得而知。

原姗姗说:“709 已经 7 年了,唯一不变的就是维权。”

附:

北京市密云区教委杨福军主任电话:(010)69041752

小教科郑立华科长电话:(010)69041914

义务教育阶段监督举报电话:(010)69042401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