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习近平培育了一种丑陋的中国式民族主义(中)

0

经济学人刊文介绍中国民族主义2022年7月14日 © 经济学人网站截图

经济学人7月14日介绍中国某些民族主义者提出“趁美国被乌克兰分心,对台湾发动军事进攻”。但该文指出:自毛时代以来,还没听说过北京允许举行与台湾有关的示威活动。这显然是因为该党不希望好战人群导致中国卷入与美国的核冲突…”。

向海峡两岸传递仇恨

中国的民族主义者当然越来越容易被激起,并迅速要求对认为的敌人采取强硬行动,特别是台湾的中国怀疑论者。安倍晋三去世后,在微博上拥有近300万粉丝的中国最知名的民族主义者之一司马南在网上思考,暗杀台湾总统蔡英文是否正确。他写道,”和平解放台湾是所有中国人的愿望”,但”如果刺死蔡英文能带来和平统一,人们岂不喜出望外?”

微博上流传着两个民族主义者的视频,他们认为,中国应该抓住现在的机会,趁着美国被乌克兰分心的时候,发动军事进攻。其中一位名叫李毅的学者说,中国可以在三天内完成任务,他在YouTube上有4.3万名订阅者,在微博上有数千名追随者。李先生在中国发表演讲,他认为与台湾的和平统一(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官方目标)是无法实现的。他最近的一次演讲是在北京一个区级党委开办的官员培训学院进行的。

不过李先生的观点是有争议的,甚至在体制内部也是如此。2020年,鹰派前将军乔良发表了一篇不同寻常的斥责文章,斥责那些一直要求入侵台湾的人。他说,政府的任何决定都不是仅仅根据公众意见做出的。”必须首先考虑限制性因素”。他写道,否则”可能在名义上是爱国的,但在实践中会伤害国家”。

一家为北京“加固胸肌”的小报《环球时报》的前主编胡锡进在最近的一条微博中表示公众意见不会诱使中国采取行动。他说:”如果我们认为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台湾问题的时机还不成熟”,那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迫使我们开始一场战争”。

民族主义由党塑造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说,中国流行的民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中共党本身塑造的。在粉碎了1989年的天安门抗议之后,中国加强了“爱国主义”教育,官员们坚持认为,爱国主义包括“爱党”和“爱国”。从那时起,学校被要求强调中国在党夺取政权之前,在外国人手中遭受的屈辱,可以追溯到19世纪英国发动的鸦片战争。其目的是灌输一种受害者的意识,以及对党使中国再次强大的感激之情。在过去3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的经济都在快速增长,这对党的工作很有帮助。此外,习近平先生对外交政策采取了更加张扬的态度,许多中国人强烈认为西方正在衰落,尤其是自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

目前,该党似乎仍有能力控制民众的民族主义,以满足其目的。在习近平先生2012年上台之前,这个党偶尔会允许针对西方国家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这样做的一个原因是,通过展示西方在中国的利益可能会受到影响,给中国当局带来外交优势。1999年,在北约轰炸中国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后,官员们用巴士将学生们送到北京使馆区,在美国和英国使馆外举行了示威活动(中国不承认这起轰炸是一个意外)。在习近平先生上台前的几个月里,该党还容忍了许多关于有争议的尖阁岛(中国称钓鱼岛)的反日抗议活动。

暴徒规则

经济学人这篇文章说,但习近平先生似乎比他的前任们更紧张。在培养网上虚拟民族主义的同时,他对现实世界的民族主义进行了更严格的控制。习近平先生对非政府组织的强硬态度几乎同样适用于那些致力于民族主义事业的非政府组织,以及那些倡导民权的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俄罗斯的暴徒民族主义青年团体“Nashi”(我们的)相提并论,后者在克里姆林宫的支持下兴盛了几年。

尽管网上的死亡威胁层出不穷,但还没有关于民族主义抗议者杀人的报道,这表明官方并不希望发生这种暴力。方方和习近平先生都已年过六旬。他们的世界观可能非常不同,但都有文化大革命的记忆,文化大革命给各政治派别的人们带来了创伤。习先生和他的父亲曾被红卫兵告发。根据官方说法,习先生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被”迫害致死”。

经济学人说,2017年,该党允许针对韩国部署美国”萨德”反导弹系统举行分散的示威活动,中国称萨德反导系统将威胁其安全。

但在习近平先生上台后的十年里,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民族主义抗议活动。与以往相比,稳定一直是该党的口号。在为预计于今年年底举行的五年一次的党代会(20大)做准备的过程中,官员们变得更加紧张了。最近在河南省为阻止破产银行账户持有人的示威活动所做的努力表明,他们是多么紧张。

自毛泽东时代以来,还没有听说过与台湾有关的示威活动。这显然是因为该党不希望好战的人群导致可能使中国卷入与美国的核冲突的关系复杂化。

然而,在这场(冠状病毒)大流行中,该党将民众的民族主义推到了新的高度。该党的宣传人员谈到”西方的混乱和中国的秩序”–这句话至少在最近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共鸣,他们赞赏该党为防止病毒进入中国并部署大量人员控制国内疫情而做出的巨大努力。由于这种警惕性,死亡人数保持在极低水平,大多数中国人能够像往常一样生活。(中)

作者:古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