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越是下品芝麻官越“势利眼”

0
21

Original 熊飞骏2018 熊飞骏守望黎明 2022-07-21 10:33 Posted on 湖北

Image

越是下品芝麻官越“势利眼”

——熊飞骏

地球村最讨厌的病毒不是新冠,而是“势利病毒”。

凡是大面积感染“势利病毒”的民族,都会离文明进步渐行渐远没有例外。

文明世界之所以“文明”,科技发达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则是“平等”意识深入人心,“关爱弱势”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势利眼”只是个别现象。

移民欧美的华裔知识分子,在那边多数过得不开心,因为那边“不势利”,只认贡献和智慧;若懒散颓废坐享其成,不会因为你是博士富豪就高看你一眼。

与之相反,偷渡过去的华裔农民工,在那边多数如鱼得水,因为那边“不势利”,勤奋务实的劳动者不但收入高,还不被任何官富歧视,真个感到自己翻身做主人。

今天的地球村,被“势利病毒”普遍感染的族群是哪一个?

相信绝大多数正常人心中都有答案。

遗憾的是,“势利族群”正常人的概率并不高。

一个“势利族群”,官僚队伍总是“势利”的榜样,越是下品芝麻官越“势利眼”。上品官宦因为见多识广有更多知情权,“势利眼”不像下品那样赤裸裸。

陶渊明因为“不愿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挂冠辞官回乡务农后,来往九江府的很多达官显贵文人墨客,主动造访他的茅舍柴扉表达心中的敬意,一时间门庭若市;故乡的小官僚则对他满眼瞧不起。

飞骏上半生见识过太多的下品“势利眼”,很多芝麻细菌级小官僚,“势利”到令你浑身起鸡皮疙瘩。

网上有一个图片,一个小乡官见了上级低眉顺眼,两手交握垂于胸前;在下级和民众面前则双手叉腰颐指气使,就是下品“势利眼”的生动写真。

这号人真的很恶心。

有一个中学同学,四十出头才混到一个“股级”小官,一个组织部门没挂名的“无品官”,“势利眼”立马赤裸裸没任何摭掩。

五年前我突遭人生大变故,为了不连累世俗亲友同事,主动删除了手机通讯录上的绝大多数旧交,把自己的上半生“清零”。

我这人很少接陌生电话,被“清零”的旧交很难主动联系上我。

因为公认的“义气”和“真性情”,虽然多年没联系,每逢和旧交不期而遇,对方总显示惊喜和热情的,他们就算对我有“看法”,也只限于“不识时务”层面,并没因此轻看我的“人品”和“未来”。

只有那个“股级”同学例外。

前年去他们单位办点小事,遇上了两个故友,对方一把拉着不放手非要请喝酒,经过同学的办公室门口时,故友说他就在里面办公。他俩知道我们是中学同学先前关系还很好。

我想此时不进去打个招呼就太不礼貌了,会令他的同事有误会并因此轻看他。

他见到我后就象大首长接见一个有求者,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与先前那个他判若两人。

我明白自己走错门了,一言不发退了出来。

那两个故友的级别都比他高。

“势利眼”都不善良没有例外!

前两天我又和那个“股级”同学不期而遇。

飞骏的一个交情很深的中学同学,一个大都市的处级一把手,本人大限之后依旧推心置腹,一样“哥俩好”相敬没商量。

这次他回故乡探亲,刚好我也在乡下陪妻养病,自然聚到了一张酒桌上。

在座的都是中学同学,那个“股级”小官也在列。

喝酒的地方在一个村部,在座的一个中学同学才高命蹇,也在那个村务农。

我频频主动给那个务农的同学敬酒,每次请对方“随意”自己则一口干,就象“部下”对“上司”一样,同时盛赞他是我们班第一才子。

大都市的处级同窗心领神会,也对务农同学赞不绝口。

只有那个“股级”小官满脸不服气,对那个务农同学满脸的轻蔑。

我俩对务农同学的赞誉虽然有点言过其实,但都是出于发自内心的善意。在座陪酒的还有务农同学的村官,抬高失意者既能照顾对方的自尊心,又能改善对方的生存环境;我们自己也没损失什么。

“势利眼”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善意!

如果你想拥有一个“开心”又不“低俗”的人生,请远离“势利眼”!

二○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