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国进:20世纪中国的——“苏中国”与“美中国”

0
30

2022-07-20 19:50:59

中国在进入20世纪之际,整体上说,其社会形态已经腐朽到一种极端的状态。从经济上说,以家庭为基本单位的小农经济全面破产,而社会内部根本无法产生出以产业革命为主流的劳动力量,破产的农民也根本无法找到向其它的产业领域转移的途径、方法和出路;在政治上,满清皇权的腐败已经完全不能正确处理内部的社会公共事务,更无法解决社会的发展问题。

1851年洪秀全在天高皇帝远的广西金田发起成立“天平天国”,赢得大量破产农民的追随,其声势好大并且迅速北上,这场运动一直持续到1864年才算被镇压下去,然而,紧接其后,在1899年北方农村又兴起一种号称“刀枪不入”的“义和拳”运动。这是基层社会完全彻底崩溃的两个典型的表现。1898年以康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提出变法的主张,最终被慈禧太后所镇压,由此,源自于1840年鸦片战争后的“洋务运动”也告终结。中国社会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不具备全面转向产业革命的条件,这就预示着20世纪中国注定走上一条以暴力、战争为主要表现的线路。事实也正是如此。

在1911年10月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创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整体与国家——中华民国。由于整个中国社会普遍缺乏良好的基层民主经验和法治传统,事实上,中华民国在短时间里无法站稳脚跟和稳固政权,辛亥革命后中国的实际权力掌握在各地拥有武装力量的军阀手中,孙中山先生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开始进行创建军队并且北伐,北伐有蒋介石完成。

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在政治上的一个重要的表现,即是各式各样的政党的纷纷创办,当时据说全国涌现出300多个政党。当时,到最后,不拥有武装力量的政党要么瓦解了,要么就依附于一个拥有武装力量的政党。20世纪中国的政党政治,两个最大的、拥有军队的政党——国民党和共产党走上了以战争方式争夺国家政权的线路。导致20世纪中国的政党政治形成“一党专政”的格局,没有走上“个党派平等”并且进行公平“选举”之路。

中国生存下来的政党——国民党和共产党,一方面在社会内部招兵买马,以组建武装力量为生存的支柱;另一方面,则是各自向国外寻求支持自己的国家,共产党本身即是由前苏联(和共产国际又名第二国际)直接支持成立的政党,孙中山先生的政党,几经改造而定名为“中国国民党”,初期定下“联俄容共”的方针。国民党通过创建“黄埔军校”而走上独立组织武装军队的道路,共产党在上海1921年7月成立后,经历与国民党的短暂的合作,最终在1827年以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走上了“武装夺取政权”的军事化道路。中共是一个以基层群众运动为根基的政党,让比尔,从某种意义上,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只是天平天国和义和拳等农民造反的延续,是中国社会找不到产业革命之路也无法走上产业革命之路的表现,暴力几乎是一切生产力落后与社会成员普遍愚昧的社会的固有方式。

在20世纪初,国际格局在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以“苏联”的成立为标志,逐步形成所谓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而中国在整个20世纪里都处于选择“资”或“社”的两端。

中国国民党天然地亲近美国,而中国共产党则天然地倾向于苏联。而美国和苏联,也正是直接影响中国内部政治的两支巨大的力量。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后,1912年元旦孙中山先生在南京宣告成立“中华民国”。然而,在事实上,中国的实权掌握在地方军阀的手中。鉴于这样的局面,中国国民党发动了数次北伐战争。

可以说,从1917年护法运动开始到1928年东北易帜为止的长达十多年时间里,都可以算作国民党的北伐战争时期。从1917年到1924年在孙中山亲自主持下,先后进行了三次北伐。1926年4月,广东国民政府作出出师北伐统一全国的决定。6月6日,蒋介石任北伐军总司令。7月1日,广东国民政府发布北伐宣言;7月9日,国民革命军正式誓师北伐,分三路向两湖、闽浙、江西进军。本次北伐的对象主要是吴佩孚和孙传芳。直到1927年,以“四一二”事变为标志,国民党和共产党彻底分裂。

1928年2月2日蒋介石主持召开了国民党二届四中全会,改组国民政府,谭延闿任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任军事委员会主席。2月15日,蒋介石等在徐州集会,决定“继续北伐”,蒋介石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兼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任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阎锡山任第三集团军总司令,李宗仁任第四集团军总司令。1928年4月5日蒋介石在徐州誓师北伐,沿津浦铁路、京汉铁路、正太铁路,分途挺进。6月8日,国民革命军进入北京。15日,国民政府在孙中山灵前宣布“统一告成”。

在国民党的北伐取代巨大成功之际,从1931年“918”事变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千疮百孔的中国不得不从1937年展开全面抗战,进行长达8年之久的抗日战争。

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与民国政府,与美国有着良好的协作与战争上的合流。美国给予了民国政府巨大的支持。然而,在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结束后,1945年12月,美国的马歇尔将军作为驻华特使抵上海,负责“调处”国民党与共产党的关系。1946年11月军调失败,他返回了美国。并且,当时美国的杜鲁门政府撤销对蒋介石国民党与民国政府的支持。而苏联对于共产党的支持没有停止,从而导致中共在内战中取代大陆政权,并且创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1964年麦克阿瑟元帅写到——“美國違反承諾,不再援蔣的軍隊,實是犯了史上罕有的大錯。美國在亞洲的百年經營毀於一旦,還背上『紙老虎』的罵名,成為世界的笑柄。在未來幾百年,美國這一失誤對自由世界造成的災難性後果將逐漸顯露出來。”现在,不得不说,麥克阿瑟這段話极其具有历史远见。

中共于1948年12月24日公布43名战犯名单。 1949年7月7日中国的99位政要与社会名流共同发表《反共救国宣言》,其中讲道——吾人深知中国如为共党所统治,国家绝不能独立,个人更难有自由,人民经济生活绝无发展之望,民族历史文化将有灭绝之虞。中国民族当前之危机实为有史以来最大之危机,而中国四亿五千万人口一旦沦入共产国际之铁幕,远东安全与世界和平亦受其莫大之威胁。其中,《反共救国宣言》签署人的43人被中共提名战犯名单。

1922年12月30日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首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召开。标志着苏联的诞生。苏联是一个联邦制国家,由15个权利平等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按照自愿联合的原则组成,并奉行社会主义制度及计划经济政策,由苏联共产党执政。1991年12月21日除波罗的海三国和格鲁吉亚外的原苏联的11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签署《阿拉木图宣言》,该宣言的主要主要内容如下:确认由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3国签署的独立国家联合体的宗旨和原则(主要为互相承认和尊重国家主权和主权平等,互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不使用武力和武力威胁、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互相承认并尊重领土完整及现有边界不可侵犯的原则等);宣布联合体成员国将通过协调机构进行平等协作,保留军事战略力量的统一指挥和以核武器进行统一监督;各成员国将在形成和发展共同经济区域方面进行合作;宣布随着独联体的成立,苏联将停止存在;独联体对承认其宗旨和原则的前苏联成员国或其他国家开放,经成员国一致同意均可加入独联体。到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

中国共产党首先创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县成立,以中国工农红军作为国家的武装力量。它是中共在苏联和共产国际的直接支持下而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先后辖有18省、4直辖县。该政权主张在全中国推翻中华民国和国民党的统治,在全世界消灭资本主义、实现社会主义,以及彻底的民族自决。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被迫放弃中央苏区,随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同月,组建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办事处。1935年5月,中共西北特委组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联邦。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治体制演变为联邦制。10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抵达陕甘苏区。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变更对外名义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12月,中华苏维埃政权改国名为“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宣布迁都延安。1936年再度改国号为“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对外继续沿用“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名义。1937年9月6日,中华苏维埃民主共和国中央政府西北办事处更名“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22日,正式结束苏维埃国家政权形式,陕甘宁边区政府成为民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中国工农红军部队相继改编为中国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八路军)和新编第四军(新四军),参加对日作战。

上述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1949年10月之前的大致经历。从1949年10月中共在北京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在中共大陆已经执政71年。

在2007年6月1日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苏关系史纲》写到:“莫斯科不顾外交受损坚决支持中共按照俄国革命的模式发动苏维埃革命,从政治方针一直到具体政策文件的制定,从决定中共领导人到选派代表亲临上海,甚至直至苏区,就近帮助工作和指导作战,可以说是事无巨细,几乎一包到底。”证明前苏共是中共的最直接的国际支持力量。

在20世纪百年,或者追溯到17世纪满清王朝时期,地处中国北部的俄国,是从中国获益最大、最多的国家。1900年所谓的“八国联军进中国”,其中也包括俄国。俄国一共从中国手中掠夺了15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917年十月革命,列宁宣告在世界上建立起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从而以革命的实践推翻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不能够在一个国家首先实现”的理论结论。列宁把他的新兴的社会主义国家叫做——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共和国,这个国名一直持续到1991年底,在苏联共产党被宣告非法后,恢复了“俄罗斯”的传统国号。前苏联是影响20世纪中国命运的最直接的国家,向中国输出了“共产主义理想”以及政治模式。

从宏观历史的角度衡量,自秦汉之后,汉民族的分散的、以家庭为核心单位的小农耕作的经济基础,导致其整个社会形态固化以及生产力与生产方式不易发展,在政治上始终处于极易统治的状态,因为分散的农耕生产方式下的民众不易联合与组织。自1279年蒙古族灭宋之后,到满族建立的清朝,都属于外族对汉族的统治。在20世纪,中国更是直接受到外国的影响,甚至是内部力量自觉地接受外国的影响和完全模仿外来的制度。这是一个长期停滞不前的社会的固有心态,也是内部根本无法形成良好的文明因素的表现。

在20世纪上半页,“苏中国”是中国社会的支流,主流则一直是中华民国,但是,由于极其复杂的内外原因,由孙中山先生肇造的中华民国没有能够得到确立,属于一种开花而未能结果的状态。在20世纪下半页,“苏中国”在中国大陆是一种现实。美国与中国大陆在1950年朝鲜战争后完全隔离,直到1972年实现两国关系的正常化,并且,在1976年9月毛泽东死后,中国人民又经过两三年的痛苦的反思,终于走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之路,在整个改革开放时期,中国接受了美国在经济上的直接而全面影响。但是,中美两国在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方面,仍然处于水火不相容的状态。

中国大陆社会内部必须快速涌现出一支文明的政治力量,而且这支力量必须是强有力的、具有信念上和理论上的自觉性、能动性、主动性、积极性。由此,华夏民族将在21世纪的未来岁月里,坚定地与世界上一切文明的、主流的国家站在同一个行列,并且成为国际文明队伍中的一员,尤其是与美国成为并行不悖的文明力量,由此,一个屹立在地球东方的“美中国”就将冉冉升起。

家天下—党天下—民天下——这注定是华夏民族政治文明进步的必然逻辑。21世纪华夏民族也注定会创建起一种真正的、伟大的“民天下”的政体。

徐国进

2020年8月11日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