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科学家的作用无远弗届

0

金赛( Alfred Kinsey 1894-1956)性学研究被低估。生物学常常有人类重大发现,第一个当然是达尔文,美国三十年代的金赛,被认为点燃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性解放的导火索。由于这个人物,实际上一次世界大战后使美国的开放甚于欧洲,尽管它因清教徒社会事实上非常保守。

金赛的《男性性行为》一书长久畅销,其研究为所有性行为合法化辩护,包括恋童癖、人兽交、乱伦、通奸、卖淫、杂交、性虐恋,当然也包括同性恋、双性恋等,但是批判者说,他只是一名昆虫学者,用昆虫雌雄变态的原理套用在人类性行为研究上,但是人们忘记了,达尔文何尝不是一个昆虫研究者,他却发现了进化论,当代还有一个贾德·戴蒙( Jared Diamond),是鸟类研究者,发现了洲际差别和不同文明落差与地理气候差异之关系,惊世骇俗。

我在上面的帖子刚刚说过一句「人类的技术包括科学,也越来越坠入反自然反人道深渊而不拔,但是涉及生育的技术最为可怕」,涉及了一个巨大的命题,自觉有些武断,忽然想起前阵子我读过的一本书《现代:从1919到2000年的世界》,作者是英国人保罗·约翰逊,此书一开头就有关于「科学」的说法,不如摘录如下:

1、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差别:

一九零五年爱因斯坦发表「狭义相对论」:时间、空间是相对而非绝对的,如同绘画中的透视原理。同时他说 E=MC2 这个公式必须得到实验观察的验证,否则不能成立。这种态度与马克思、佛洛伊德、阿德勒的思想系统截然不同。一九一九年五月廿九日英国远征观察队在西非洲普林西比岛拍下十六张日食照片,证实他是对的。

2、科学家对人类社会的冲击作用,比任何政治家或军事强人大得多。伽利略的实证主义为十七世纪自然哲学提供了基础,后者导致了科学和工业革命;牛顿物理学为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提供了框架,也促成现代民族主义和革命的政治理论;达尔文适者生存观念既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中的主要概念,也是希特勒种族哲学的构成部份。相对论像一把刀,切断了社会之舟的锚缆,令其飘离了犹太教-基督教信仰的锚地。

科学家与政治强人的冲突,八十年代正好在中国也发生一例,我曾有言:「离开两个人,我们没法描述中国的八十年代,一个是邓小平,一个是方励之。这是老方走后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而随着岁月流逝,在大历史,或大时间概念之下,方励之的意义会越来越超过邓小平。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先例:人类至今并将永远记住伽利略,谁还知道当初迫害他的教皇姓甚名谁?

「中国科学家中有『反骨』者凤毛麟角,方励之是佼佼者。他不仅继承了西欧圣贤和科学巨匠如欧几里德、柏拉图、伽利略、利玛窦、爱因斯坦的知识和精神,更承传了天文界先哲们反抗罗马教廷野蛮『天禁』的勇气,『就观测天文学而言,大清二百多年,就是一张无字的大白纸,远不如元朝。海禁,天禁,文字禁。若当时有网络,也会有网络禁。禁,禁,禁——一个价值体系衰亡的前兆』,他在『自由化的八十年代』,乃开风气先者,勇敢地向庞大的现代极权体制挑战,并成为中国天字第一号政治犯(在逃)。」(《似彗星,之升起,之陨落
——追悼天文学家方励之》,全文见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Type=2&SerialNo=138326)

3、佛洛伊德,被认为与爱因斯坦的科学验证态度完全相反。佛氏心理分析流行,因一次大战造成一种「炮弹震荡症」疾病,军人会突然崩溃。心里分析没有生物学基础,如染色体遗传、天生代谢误差、荷尔蒙、神经冲动机制等,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像爱因斯坦那样被验证,或验证有误就修正理论,使之与验证适应。当时认为批判佛氏者都是心理不稳定,需要治疗,二十年后这一套又发展成为「持不同政见者皆为心理疾患者」,要关进精神病院。佛的德文有很高的文学和想像品质,他被授予德国最高文学奖法兰克福市歌德奖;佛对神话、梦、性的研究也很杰出,正与一战后人们对性的禁忌放松有关,这些都特别吸引文人。

—作者脸书